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嫡妃,农女驯夫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找打
    一秒记住【书迷楼.org】,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岛上的人口密集,所以街上商铺的生意都是出奇的好,此时秦苗苗苗与顾重楼所在的茶楼人满为患,由于二人的长相实过于显眼,所以他们挑了一个相对偏僻的角落坐下。

    台上的说书先生正绘声绘色的讲着话本里的内容,说到精彩的地方,惊堂木一拍,唬的听客们一愣一愣的。

    说书先生讲的精彩,秦苗苗确实听得神情恹恹,这些糊弄人的故事她并不感兴趣,她想听的是关于这个岛上的一些事情。

    而坐在一旁的顾重楼则一脸不解的望着秦苗苗,他不明白为何费尽周章甩掉邬雅的手下,她却在这里不咸不淡听着说书先生讲的话本。

    一段戏说完,说书先生暂时下去休息,底下的听众便热闹起来。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说起最近城里发生的新鲜事,秦苗苗这时似乎也来劲头,饶兴趣的听着旁边的人胡诌八扯。

    这里的人全都身材高大,说话来也是声如洪钟,邻桌不远处有几个男子正在侃侃而谈,一个男子长得豹头环眼,说起话来隆隆的,像打雷一样:“大家听说了吗?最近咱们岛上来了一伙海外人。”

    令一个男子不屑的开口:“不过是来了几个海外的人,有什么可稀罕的,这一年到头不知道要来上多少。”

    “唉,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伙人可是大有来头,听说咱们的首领大人亲自相迎,这一年来的海外人是不少,可能让首领大人亲自相迎的人却没有几个。”

    “有什么好稀奇的,说不定是海外哪个国的皇子公主,以前不也有这样的人来过吗?”男子一边吃菜,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同桌的人这么不上道儿,最开始说话的男子有些着急:“这伙人可真的不一般,我家里有亲戚在宫内当差,听说首领大人对她十分尊重,并以恩人相称。”

    听男子这么一说,同桌的人才有了兴趣:“倒是说说,你们家亲戚还跟你说了什么?”

    男子故作神秘的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小声说道:“这伙人中有一个女子,就是当年那个姓柳的后人,而咱们的至宝就她他的身上。”

    “可是龙目?”同桌的几个人兴趣更浓了,见周围没有人注意,便更兴致勃勃地议论起来:“我说当年那也不是什么恩人,都听老人讲了,姓柳的趁人之危,以全岛的人性命为要挟,硬是夺走了龙目。”

    “应该是仇人,可现在的首领大人还把她当成恩人,这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这里的虽然表面对邬雅尊重,但她似乎不得人心:“是啊,这首领之位明明是她哥哥的,却生生被她抢了去,恶毒的女人。”

    齐苗苗状似无意的低头喝着茶,实际心里却在盘算,看来自己所猜不假,邬雅对自己的尊重,不过是装出来的而已,她必定另有所图。

    她拦着不让自己独自上街,应该就是怕自己听到这些风言风语吧。

    见自己的猜测得到证实,秦苗苗也不想在此久留,拿出荷包,丢了一锭银子在桌子上,起身,准备离开。

    谁知转身急了,迎面撞上一名男子,男子长的虎背熊腰,足足比秦苗苗高出两头还多,她要仰起头才能看清男子的面容。

    这男子长相凶悍,粗重的眉毛下是一双三角眼,此时他也正低头看着秦苗苗,二人目光相接,他在看到秦苗苗的时候眼中精光乍现,转而便猥琐的笑了起来,紧接着是他更猥琐的声音传来:“呦,一个海外的小娘子!别说,长得还挺标志。”

    岛上的女子虽不像男子长的那么凶悍,但大多数也都是肩宽体胖,苗苗与之比起来就显得格外娇俏可人。

    男子猥琐的目光引得秦苗苗眉头一皱,语气生硬的开口:“让开!”

    男子没有想到苗苗娇滴滴的,说起话来竟然如此刁蛮,先是一愣,随即狞笑着开口:“哎呦呵,脾气还挺爆,不知道,在床上脾气是不是也这么爆?”

    他话刚一出口,脸颊却是一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个小不点儿,暴喝一声:“你竟然敢打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见到有人争吵,人们纷纷看向这边,也是这时才注意到秦苗苗这个海外人。

    不过在看到她惹怒的对象时,茶楼里的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这位是首领大人的表哥,在宫中担任要职,凭着自己的身份一向张扬跋扈,在这城中走路都是横着走的,无人敢惹。

    那个小姑娘却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他,怕是要惹祸上身了。

    气氛不对,顾重楼拉着秦苗苗,让她站到自己身后,笑着对面前的男子开口:“公子对不住了,我妹妹向来脾气不好,蛮横了一些,还请您见谅。”

    当然顾重楼知道这男子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他这么说,无非是把男子的目光引到自己身上而已。毕竟秦苗苗是女子,自己与她同行,总不能让她吃了亏去。

    男子怒不可喝,狠狠地推了顾重楼一把:“你算什么狗东西,给老子滚一边去!”

    顾重楼表面温润如玉,但却实打实的是个心狠手辣的主,虽然不在大梁,但他也受不了这份屈辱,堪堪站稳脚,含着笑意的眸子冷了下来,阴恻恻的开口:“这位公子,我劝你遇事冷静些,不要做了让自己后悔的事。”

    男子横行跋扈惯了,他的随从自然也狗仗人势,得了男子的默许,趾高气昂的来到顾重楼身前,伸手便想将顾同楼拿下。

    顾重楼虽然身子孱弱,但防身的武功他还是会一些的,寻常的小厮,他还是不放在眼里,身形一闪,轻巧躲过。

    闹事的男子看出顾重楼会些功夫,立马谨慎起来,这海外来的人他见过不少,大多是些商人,见了他们这些岛上官员都要点头哈腰的躲着走,而他会些功夫,还不怕自己,看来身份却不一般。

    他也不是忍气吞声的性格,身份不一般又怎样,即便是皇子来了这岛上也是他说了算:“你们都上,把那个小娘们也抓住。”

    男子的随从少说也有五六个人,一个两个顾重楼还好对付,如今人一多起来她他便是自顾不暇。

    回头看了一眼秦苗苗,开口叮嘱:“躲在我身后,不要乱跑!”

    面对顾重楼的叮嘱,秦苗苗不屑的冷哼一声:“你还是躲在我身后吧,对付这种人下手就不要留情!”

    说着秦苗苗身形一闪,一只手抓起桌子上的筷子,另一只手则扯过一个身材高大的小厮,动作毫无迟疑的将一把筷子狠狠插入小厮的胳膊,顿时一声惨叫回荡在茶楼里。

    拔出筷子时带出的血喷溅出好远,而小厮捂着胳膊栽倒在地,痛苦的哀嚎。

    秦妙妙目光阴冷,直勾勾的盯着刚才言语轻薄于她的男子,阴恻恻的开口:“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不待男子有所反应,大步跨到他面前,攥着筷子的手高高举起,准男子的腹部插去。

    见了苗苗狠辣的身手,男子身子一僵,一时间竟然忘了躲闪。

    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娇小柔弱的女子,出手会如此利落狠辣。

    在筷子即将插入他腹部的时候,一柄长剑挡住了苗苗的攻势。

    一击不中,苗苗懊恼的看向来人:“你也是找死来?”

    男子看着秦苗苗笑着开口:“贵客,图鲁莽撞无知,请您饶了他这一次!”

    群苗苗神态倨傲的瞄了一眼,只见来人身后跟着数十名侍卫,而他这一身打扮,倒是像皇宫当中的领军:“是邬雅派你过来的?”

    男子收回长剑,微微晗首,神态颇为恭敬:“见您久去未归,妹妹担心您的安慰,便让我带着卫兵出来寻您。”

    将手中的筷子随意一丢,秦苗苗危险的眯着眼睛,仔细打量面前的男子,一时间竟然发现他有点眼熟,心中思量片刻,这男子便是昨日在海岸上的侍卫统领,是他派手下将邬雅叫来的。

    而一旁刚才挑事的图鲁看到自己的表哥对秦苗苗如此尊敬,不免心中后怕,他虽嚣张跋扈,但却不敢在邬雅和莱恩面前造次。

    偷偷的看了秦苗苗一眼,立马收起自己浪荡跋扈的样子,对着秦苗苗拱手道歉:“是我无礼,请贵客宽恕于我!”

    一旁看热闹的人,见到图鲁如此恭敬,甚至低三下四的模样,很是畅快,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曾经被图鲁欺辱过。

    既然邬雅插手此事,而自己又在她的地盘上,秦苗苗即便心中再恼火,也要收敛一些:“看在你们首领大人的面子上,我就饶他一次,不过再有下次,我可就没有这样的好心情了。”

    看着秦苗苗据傲的神情,图鲁的眼中满是恨意,但如今形势对自己极为不利,他虽然鲁莽,但是也不傻,知道审时度势。他只能将这笔帐在心中暗暗记下,待日后寻机会,再狠狠地报复苗苗。

    他的不甘被秦苗苗一丝不落的看在眼中,但自己却不甚在意,像他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寻个机会,杀了便是。跟本不足放在心上,更不足为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