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明末求生记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三
    第五十九章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

    大局以定,不仅仅是张轩如此想,连罗汝才也如此想。李自成也这样想。

    此刻罗汝才固然在李自成手上,但是如果李自成杀了罗汝才,他绝对是走不出这里的。

    毕竟他身边只有二十多人。

    虽然个个都是他的老兄弟。却不是什么天兵天将。

    “哈哈哈。”罗汝才忽然笑了,说道:“闯将,有种就下刀,看我老罗怕不怕死。”

    李自成没有说话,只是一只独眼更加冷酷。

    所有打斗都停止。

    张鼐与李过并肩站在李自成的左右,张轩也缓缓的从地面之上站了起来,罗岱与杨山一左一右护在张轩身边。

    “叔,大局为重,不要上了曹操的当。”李过说道。

    李自成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手中的刀握着更紧了。

    “轰。”王龙一马当先踹开院门,闯进院子里。无数火把一起点亮,由于卧室的窗户,张轩踹破了。从院子里面也看得清清楚楚,王龙顿时大怒,厉声喝道:“闯将,快放下我舅舅,否则我让你今天走不出这里。”

    “哼。”李自成忽然冷笑一声,他根本没有理会罗汝才,说道:“罗兄你有一个好女婿啊,真可惜我老李没有一个漂亮女儿,张轩被你拢到手里了,也是小看了张凭之,真不愧为小周瑜,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看出不对了。”

    张轩冷汗刚刚落下来,恭敬的说道:“闯王缪赞。”

    李自成今日所谓,说起来,也算得上不动则矣,动如雷霆。快得连闯营的很多人都反应不过来。

    如果不是张轩在关键时候,想起了一些记忆。连张轩这个知道有事发生的人,也未必想得到李自成居然会在今天下手。

    但是这个却无法对李自成解释。

    张轩索性不解释了。

    “不过,你以为单单凭借这个就赢了吗?”李自成说道:“凡事还是要用实力说话的。”

    李自成话音刚落,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之声爆发起来。

    “不好了,闯营打过来了。”一个士卒跑过来报信,只是见院子里面一片狼藉,一时间也不知道将这个消息告诉谁?

    李自成松了一口气,暗道:“老刘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刘宗敏就在营外,一听营中的动静不对,立即挥师攻曹营。而此刻群龙无首,一时间根本挡不住刘宗敏的攻势,第一道营寨立即失守了。

    “王龙。”罗汝才镇定自若的说道。

    好像他脖子之上没有架一把刀子一样。“这个交给张轩就是了。”

    “这---”王龙见这个局面,他如何能放心的下。

    “去。”罗汝才说道:“你再外面打得越好,这里就没事。”

    “是。”王龙狠狠的看了李自成一眼,立即出去了。

    “杨山。”罗汝才继续说道:“你掌管中军。”

    “是。”杨山立即说道。

    杨山原本就掌管这些,此刻再次接管根本不什么交接。

    “双喜。”罗汝才转过头,说道:“让你的人将这里收拾一下,乱糟糟的像什么样子。”

    张鼐听了罗汝才的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听他的。”李自成说道,他也不甘示弱,说道:“张轩,弄几个酒菜过来。”

    张轩看了罗汝才一眼,对杨山说道:“你安排吧。”

    张轩对这里都不熟,只能让杨山安排。

    不过片刻,罗汝才的房间就变了一个样子。

    一张桌子之上放着几个临时弄出来的小菜,李自成与罗汝才相对而坐,李过与张鼐站在罗汝才的身后,长刀出鞘,一有不对,就立即杀了罗汝才。

    而张轩与杨山等人都在房间外面站着,数百士卒将房间包围的严严实实的。

    外面的喊杀之声震天,这里面却是好像是两个老友在饮酒。

    “闯将,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装醉的本事真得很烂,一眼让人看出来。”罗汝才说道。

    “你不是吗?”李自成反问说道。

    “报,闯营士卒冲到院墙下面了。”一个士卒来报告战况。

    张轩说道:“再探。”

    “是。”这名士卒立即走了。

    “听听,宗敏快来了。”李自成笑道。

    “即便刘宗敏来了又怎么样?”罗汝才笑道:“对你是好事吗?”罗汝才转过头来,说道:“张轩你听着,如果刘宗敏杀过来,什么也不要管,杀了李自成。”

    随即罗汝才对李自成说道:“我老罗死,岂能不拉个垫背的。”

    “是。”张轩答应下来。

    但是他心中心乱如麻。

    如果这一夜打下来,两败具伤,罗汝才与李自成同归于尽,历史又将走向何方?张轩一时间都不敢推演了。

    唯一确定的一件事情是。不管今日之事结果如何,历史改变了。

    “来人。”张轩跟着罗汝才的意思作戏,说道:“拉门炮过来。”

    不过片刻,一门小炮抬了过来,张轩一看,居然还是他督造的临颍炮。

    “曹操,你觉得这么容易就能吓住我吗?”李自成说道:“咱们两个来赌一把,不赌别的,就赌你这个女婿敢不敢将你与我一并杀了。”

    罗汝才心中泛了嘀咕,暗道:“这臭小子,从来是心思太软,不会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吧。”

    “这用赌吗?”罗汝才冷笑一声说道。

    李自成转过头来对张轩说道:“张轩给我开炮。”

    张轩微微一笑,说道:“闯王少等,真到了时候,自然送闯王上路。”

    话虽然如此说,但是张轩心中有几分犹豫。

    他不是别人,是李自成啊。

    没有了李自成的明末将是什么样子啊?义军大败退,官军大胜,但是以官军的德性,估计也挡不住清军。

    “如果刘宗敏打进来,我估计活不成了,我真要将李自成拉下去垫背吗?”张轩一时间迷茫了。

    对后世来说李自成这三个字。有太多赞誉,也有太多诋毁,但是却是任何论及明末也绕不开的人物。

    “报。”一个士卒再次进来,说道:“王将军带精骑突击,将闯营打了下去,而且旁边的营地,也有动静,少帅已经派人来了,说稍后就到。”

    “听听。”罗汝才说道:“刘宗敏无能为力吧?我给你说,论骑兵,你闯营的骑兵虽然厉害,但是比不过我曹营。这样好了,你不用死,我也不用死了。”

    “哼。”李自成冷笑,说道:“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罗汝才拎起酒坛,喝了一大口,说道:“我老罗没有对不起你老李,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我。”

    李自成有一丝怅然如失,闷了一杯酒,说道:“我读书少,但是小时候听三国,青梅煮酒论英雄,曹操为什么要杀刘备,我就为什么要杀你,而今朝廷不行了,能打的不过关宁军,秦军,似乎还要一个勇卫营,这些我统统不看在眼里,将来能与我争天下的,定然是义军中人,就如元末,太祖,张士诚,陈友谅一般。但是义军之中,太多是碌碌之辈了,能被看得起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黄虎,不杀你们二人,我心难安,罗兄,你救过我三次次,一次在香油坪,一次在黄虎营中,一次在柿园之役。我都知道,但是江山如画,不得不争。这杯酒给你赔罪,即便今日杀你不得,但是将来有机会,不要怪兄弟我忘恩负义。”

    李自成说着,端起一杯酒,罗汝才大笑道:“感谢老李看得起我。干。”

    两个酒杯重重的撞在一起。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