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明末求生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萧县
    第六章  萧县

    蒙城县城东边。

    无数黄沙掀起,万余骑兵从北边而来,浩浩荡荡的,直如沙尘暴过境。

    蒙城知县带着乡绅本想迎接一下黄得功。

    如果之前,蒙城知县从来不在乎区区一总兵官,毕竟文贵武贱,不过而今是乱世,不得不倚重武人,而且黄得功所部的军纪,在当时官军之中,可以说是翘楚了。

    从来没有屠城之事,也没有略带地方官军的的事情。

    故而这位蒙城知县,也有几分未雨绸缪之意,想与黄得功攀上一些消息。

    结果,他们在城门之外等了好一阵子,只见大队人马绕城而过,没有一兵一卒入城,却见一位小将上前,不是别人,正是任有袴,他恭敬下礼说道:“末将任有袴见过县尊大人,军情紧急,大人犒劳大军的美意,我代我家将军谢过了,只是军务繁忙无暇相见,还请见谅。”

    说完之后,任有袴翻身上马,跟着大军而去了。只让这位县尊大人吃了一肚子沙子。

    蒙城知县并不生气,反而感叹一声,说道:“如果天下武臣,能如黄将军如此,天下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啊?”

    此言一处,众多乡绅纷纷言是。

    自打进了崇祯年间,蒙城也有过好几次客兵过境,几乎上每一次都要闹出一些动静,要粮的要饷,不要粮不要饷,自己动手拿的。劫掠妇女,比流寇还流寇的,他们都见过,如黄得功这样绕城而过,无所求的,实在是少见。

    黄得功不知道,他们对自己的评价。

    他只是闷着头赶路,见任有袴跟上来了,说道:“怎么样打发了吗?”

    “打发了。”任有袴说道:“将军何妨见上一见?”

    “老子是粗人,见了这些穿长衫的,就浑身不舒服。”黄得功说道:“算了吧,我去了说不清怎么就把人给得罪了。”

    “报。”一声长长的呼声从南边而来,一名骑兵与大军相对而来,从黄得功身边的亲军之中冲过来,说道:“大人,丘大人的急报。”

    任有袴立即上前接过,递给黄得功。

    黄得功说道:“我没心思看,你看看,有什么事情给我说说吧。”

    黄得功识字,但认识的也有限,故而骑在马上,没有心思看书信。

    “哦。”任有袴说道。这样的事情,他也见多了,毫不惊讶,他检查过火漆之后,撕开一看,说道:“大人,贼人的先锋已经到

    了峡石城,而今丘大人占据了南岸,贼人占据了北岸,丘大人请您速速进军。”

    黄得功听了之后,一把将书信扯过来,匆匆一看,忽然说道:“传令下去,就地休息。”

    任有袴立即将命令传了下去。

    一路向南滚滚而去的马队,一点点的变慢,减缓速度,停了下来。

    如果不是必要,其实骑兵在行军的时候,并不是全部骑马行军的,很多时候都是牵着马走的,因为对骑兵来说,马力是相当重要的资源。因为事情紧急,黄得功已经破例所有士卒骑马行军了。

    只是现在看来这个速度,还是不够。

    “我们要连夜行军了。”黄得功对任有袴说道。

    黄得功喊停,是为了调整行军休息时间,无他,按照之前的计划,是到傍晚就地扎营,所有让士卒疲惫一点,也没有事情,反正晚上要休息了。

    而现在黄得功推翻之前的计划,就要特别注意大军休息的时间与频率了。

    就在曹营与勇卫营围绕着寿春一场战役开打的时候,张轩大军也到了萧县之下。

    萧县东南方向,数万人马集结在一起,给人一种熙熙攘攘的感觉,最中间的是,张轩本部人马,袁时中所部,与杨绳祖所部,三部人马虽然在训练程度之上,有些参差不齐,但是毕竟是久经战阵,已经相当正规化了。

    但是外围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啊,看上去熙熙攘攘的,简直就是赶集一样。根本称不上军队。

    看了外面的情况,张轩也就非常理解了,为什么数万人马,被官军东拼西凑的一万人马给硬生生的击败了。看这情况,败才是正常情况,不败才是不正常情况。

    张轩大帐之中,诸将林立。

    张轩有一种将士如雨的感觉,张轩本部诸将,袁时中本部诸将,杨绳祖本部诸将,算起来也有十几名之多,每一个放出去也是统兵千余的将领,在义军之中也算得上中坚力量了。

    而除此之外,还有程继孔,王道善,以及大大小小的土匪杆子头目,即便是张轩限制了很多只有几百喽啰的头目,但是一时间大帐之中,居然有一种人满为患的感觉。

    更不要说,他们纷纷攘攘的乱说话,说道:“张将军为我们报仇啊。”

    “我家兄弟,死的好惨啊。”

    “报仇,报仇。”

    一时间张轩的耳朵之中,好像有无数小鼓一起敲响,张轩厉声说道:“好了。”

    伧啷一声,却

    是贺虎头陡然拔刀,厉声喝道:“张统领面前,谁敢放肆。”

    此刻的贺虎头正如一头小老虎,一声暴喝,顿时镇住了这些头目,一时间大帐之中鸦雀无声。

    张轩看了贺虎头一眼,说道:“诸位的意思我都明白。何腾蛟杀我义军战士,可怜张方造张将军,英雄了得,我素来敬仰,却没有见上一面,实在痛惜,张将军的头,我一定会报的。”

    “多谢张统领。”一时间所有头目都说道。

    张轩听得出来,有些人虚情假意,有的人语气之中,微微带着哽咽,想来是动了真感情了。张轩随即扫了一眼,顿时看出来了。张方造虽然死了。但是他的旧部还没有死完了。

    在乱世之中拉起杆子的,没有几个铁杆心腹,早就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了。这些动了真感情的,定然是张方造的旧部。

    张轩心中暗道:“这些人可以为我所用。”

    张轩此来徐州绝对不是为了张方造报仇来的,其实他之前根本没有听过张方造这个名字,那来的敬仰。不过是借死人的名号一用而已。

    “今日我们数万大军君临萧县,正要攻破萧县,先杀萧县县令,再转攻徐州,杀何腾蛟,为张将军报仇。”张轩说道:“不过,连吴王也知道诸位忠义之举,下了一封令旨,让奖励忠义之士,攻下徐州之后,当在徐州之中选忠义之辈,为徐州防御使。”

    张轩现在还用这闯营的官职,在闯营的官职之中,节度使相当于省一级的巡抚,而防御使,相当于兵备道,至于知府,知县,就大差不差了。

    这一句话传到了程继孔与王道善的耳朵之中,他们顿时有几分心动了。

    哪怕程继孔想到了二逃杀三士之计,但是也忍不住心动了起来,说道:“却不知道张统领属意谁?”

    张轩所说的,自然是他信口所言,不过,他有便宜行事之权,也不算是胡乱许诺。在张轩看来做事要分清主次,他的主要目标,一直都是从北边威胁凤阳,减轻大军的负担。来徐州,也不过是想弄一些人员粮食的补充而已。至于徐州是姓程,还是姓王,对张轩还是罗汝才来说毫无意义。

    但是对程继孔与王道善来说,却意义重大了。

    他们这么自立为首领的人,心中难免有一些小心思,他们既想依附闯营如今的声势,又想保存独立,徐州又是自己的老家,如果能担任徐州防御使,岂不是成为了徐州的坐地虎,独立一方小藩镇。

    这个结果对他们来说,再好不过,由不得他们不动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