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寻龙迷踪卷一华山惊变 > 章节目录 京师疑云 第二十九章 胜伯
    辞别杨文昌,叶枫一行走出杨府。

    铁无情回身看了眼杨府紧闭的大门,轻叹一声:“想不到平时大家都认为胆小怕事,唯唯诺诺的杨大人,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厉害角色,这旁人看来全无头绪的无头悬案,在他眼里竟然有如此多的疑点破绽,就像那筛子一样,浑身上下都是窟窿。”

    叶枫点点头,他对于杨文昌敏锐的观察力确实非常的佩服,不过他也叹息了一声:“可是他到底还是不敢管。”

    铁无情感慨地说:“他肯把这些告诉我们,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了。毕竟,这里是京师。”

    没错,这里是京师。

    他见过了太多的官员,本来在各个地方上也都是出了名的不畏权贵,干练能吏,可是一旦调任到了京师,这里满大街都是达官贵人,丢个磨盘都能压死一堆王孙公子。这里到处都充斥这风云诡谲的权力斗争,踏错一步,就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这些原本刚正忠直的能吏们,一旦得罪权贵,往往轻则被弹劾排挤,远斥流放,重则遭受谗言陷害,蒙冤落狱,生死难料。

    所以,能在这京师存活下来的官吏,要么找到一个靠山党同伐异,勾心斗角,要么就像杨文昌一样唯唯诺诺,谁也不敢得罪,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哪一桩案件身后会牵扯到那些手眼通天,炽手可热的权贵高官,哪一个案件后面隐藏着深不可测,不见天日的黑暗阴谋。

    毕竟,这里是京师。

    铁无情心中还在感慨,一旁的解祯亮却看见在杨府一旁的角门处,停着一辆拉货的板车,一个老头正在指挥几个后生把车上的蔬菜瓜果搬进杨府。

    解祯亮扬声唤了一声:“胜伯!”

    那老汉转过头来,看见解祯亮,立即满脸陪笑着走了过来,和几个人见礼。

    解祯亮对叶枫介绍道:“这位胜伯,是之前死掉的小地主赵四手下的雇工,专门负责每天给京中一些达官贵人府中运送蔬果的。我们解府中的每日所需也是一直由他负责运送的,所以认得。”

    叶枫听说这个老汉是赵四的手下,不由大感兴趣,上前问道:“胜伯您老是京郊赵四家的雇工?”

    胜伯虽不认得叶枫,但看他与解祯亮相熟,料想也是哪家的贵公子,态度非常恭敬的应道:“正是,老汉一直在赵四爷家帮忙混口饭吃,每日就是给京城里的各位贵人府上送些蔬果。”

    叶枫一指那车上的新鲜蔬果问道:“赵四如今已死,这些蔬果又是谁家的?”

    胜伯叹了口气:“赵四爷虽然突然离世,但是那些种菜的佃户还要过日子,京城里的各位贵人府上也还需要新鲜蔬果,所以老汉就牵了个头带着几个后生继续做着这个营生,替赵四爷守着这摊子生意。”

    叶枫暗自点点头,看来这是个忠仆啊。于是又问道:“赵四爷既然殁了,如今赵家是谁在当家主持着呢?”

    胜伯皱起了眉:“说也奇怪,自从赵四爷殁了,没两天他那两个妾室也各自卷了些细软跑了,现在赵家再无一个做主的人,所以老汉才出来牵了个头,守着这摊子生意,等着赵四爷的家里人来京城接手。”

    两个妾室?莫不是就是赵四死时那两个在旁的目击者?那可是重要的证人啊,怎么会丢下这一摊子的生意和家产,也没有变卖私分,仅仅是卷了些细软就跑掉了?这实在是不合常理。听上去她们倒像在怕什么,躲什么。

    叶枫心中犯疑,继续问道:“赵四爷府上就没有其他什么人了吗?”

    胜伯想了想,答道:“好像曾经听说他是江南一带的人,在京城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两个妾室也是这两年买下的。至于他在老家有没有兄弟姊妹什么的,就不得而知了。”

    他叹了口气,又说道:“可怜好好的一座府邸,如今连下人都跑光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人拿走变卖了,连墙上的字画什么的也没留下一幅。”

    叶枫原本还想要去赵四家中查问一番,听他如此说不由得大失所望。

    犹豫了一下,他向胜伯问出了那个最关键的问题:“关于赵四爷的死,你们都有什么看法?”

    胜伯没回答,看着叶枫看了好半天,忽然问:“公子是官府中人吧?”

    叶枫微微一笑:“何以见得?”

    胜伯淡淡地说道:“其实赵四爷出事之后,我们一直都在等着官府来调查,找我们问话,可是奇怪的是一直也没有官差来找我们,大约是我们人微言轻吧。刚才公子问的这些问题都是关于赵四爷的,还非常的细致,所以老汉猜想公子乃是官府中负责调查此案的。”

    叶枫笑道:“老人家好眼力啊!”

    胜伯得意地笑了笑:“老汉没什么长处,总算这辈子阅人无数,又经常出入达官贵人们的府邸,这点眼力价儿还是有的。只是你们官府办案也忒拖沓了,时隔如此之久才来调查,实在有些晚了。”

    叶枫歉意地笑笑:“老人家说的是,不知对于这案子,老人家有什么看法?”

    胜伯带着几分狡猾地看着叶枫:“对于这个案子,你们官府是怎么看的?”

    叶枫道:“官府还在调查之中,不过大家都传言是被逼自杀的佃户鬼魂复仇杀人。”

    胜伯冷冷一笑:“胡说八道,这绝无可能。”

    叶枫眉头一皱:“哦?却是为何?”

    胜伯说:“这事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了,那块地本就是赵四爷的,当初赵四爷收回土地,不但赔给了那佃户银两,还安排了其他土地给他耕种,谈何逼迫二字?那佃户没过多久忽然上吊自尽,本就很蹊跷了,这和赵四爷本就没什么关系,更加谈不上鬼魂复仇杀了赵四爷云云。”

    叶枫反驳道:“可是鬼魂杀人可是有人亲眼目睹的啊?”

    胜伯满脸的鄙夷之色:“不就是那两个跑掉了的小妾吗?那两个小妾都是当初赵四爷从秦淮河畔的勾栏场馆买来的烟花女子,本就不是什么良家闺秀。赵四爷殁了,这偌大的房屋田产她们都顾不上了,卷了些细软就消失无踪了,这难道不奇怪吗?她们的话还可信吗?”

    一席话说得叶枫默默无语,低头沉思。不错,那两个柔弱的妇人作为最重要的证人竟然在还没结案的情况下不顾官府的警告,抛下偌大家产消失了,这的确让赵四的死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叶枫想了片刻,转而又问道:“老人家可知道赵四爷当初为何要收回这块土地,听说他是用来修了一处新宅子?”

    胜伯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奇怪,反问道:“你说的是那一所鬼宅?”

    不单叶枫,连同身边的解祯亮和铁无情都吃了一惊:“鬼宅?”

    胜伯点点头,一脸的神秘:“赵四爷当初收回了那块地,就在上面新修了一所宅子,可是奇怪的是白天从不施工,到了晚上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群人就开始热火朝天地干活,到了天亮又是一个人都看不见了,每天都是如此。而且这宅子修得飞快,十余天就已经修好了。”

    叶枫眉头一皱:“这么奇怪?”

    胜伯双眼一瞪:“奇怪的还在后面呢。宅子是修好了,可是赵四爷还没来得及搬进去就出了事,那宅子也就空了下来。这空宅子白天都是空荡荡,阴森森的,一个人影没有,可是到了晚上,宅子里就亮起了灯光,还有不少人进进出出,不知道干什么的。到了白天再去看,又是空无一人,连有人待过的痕迹都没有。”

    铁无情接口道:“也许是附近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晚上宿在这空宅子里?”

    胜伯说道:“原本我们也是这样想,附近有几个胆大的后生晚上结伴去查看,还没进宅子就全都昏睡了过去,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却是身在不远处的一处乱坟岗上。于是这宅子晚上闹鬼的消息就传了开去,再也没有人敢靠近那鬼宅了。”

    听完胜伯的话,叶枫他们都有些愣神,赵四的死本就感觉扑朔迷离了,现在又冒出个阴气森森的鬼宅,这之间只怕大有关联。

    这时那几个搬运蔬果的后生大约已经准备好了,高声招呼胜伯过去,于是老汉和叶枫他们作礼告辞,引着那几个后生从角门走进杨府去了。

    叶枫转身若有所思地信步走着,一旁的铁无情说道:“明日才能检验孙殿臣的尸首,你们之前一直在赶路,看来今晚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叶枫摇摇头:“不,今晚我们要做的事可不少呢。”

    铁无情不由一愕:“什么事?”

    叶枫抬起头对解祯亮说道:“刚才胜伯所讲的,赵四那两个跑掉的小妾是从秦淮河畔的勾栏妓馆里买来的,想必那里会有她们的户籍记录,我想二哥跑一趟,去查一下她们的背景出处,兴许能帮我们找到她们。只是一定要快,迟一分则她们多一分危险。”

    解祯亮一点头:“没问题,我就是一家一家地找,今晚也一定要查到她们的资料,你就放心吧!”

    铁无情问道:“那我们干什么去?”

    叶枫神秘地一笑:“现在这里就数老铁你的武功最高,自然是你保护我,我们一起去见识一下那个让人谈之色变的鬼宅!”

    铁无情精神一振,连声叫好。

    叶枫低头一笑,心里暗暗思忖,消失的两个小妾,神秘莫测的鬼宅,所有的线索忽然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就摆在了眼前,而把这些摆在他们眼前的人,就是那个看似普普通通的胜伯,但是这个胜伯,真的是那么普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