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军少暖宠王牌杀手 > 章节目录 第63章 仨人只觉得呵呵哒
    “这是什么?”黄泽茗一脸黑人问号,他的麻醉剂有什么不好的吗?值得别人千里送麻醉剂?

    “你管那么多干嘛!快点!”马慎担心宋卿,赶紧催促黄泽茗。

    郝煜看到宋卿那截腰就不淡定了,指着马慎说:“你来!”

    马慎被点名,也有些无奈,不过她确实更想自己给宋卿取子弹。

    接过手术刀,利索的给宋卿取了子弹,然后缝合,技术简直一流!黄泽茗有些侧目,这女人看着年纪不大,医术倒是很牛逼啊!

    “大小姐!”马慎微微低头。

    “谢谢你了。”宋卿微微颔首。

    “是少爷让我来的,我竟然不知道大小姐出事了!”马慎有些自责。

    “不关你的事。”

    “她后背也有伤,你给她处理一下。”郝煜看不下去,这两个怎么就叙旧起来了?

    “得等腹部得伤口好些了才行。”马慎摇头。

    “嗯,你们出去吧。”郝煜依旧冷这个脸,沉声说道。

    “欸?郝煜,你怎么过河拆桥,用完就丢?”黄泽茗还想说什么,被马慎直接提起来,带到门外。

    一时间两个人都在沉默。

    最后还是郝煜没忍住。

    直接坐在宋卿身边,然后弯腰,狠狠得吻了下去。郝煜真的是发了狠,他难以想象,如果今天他没有回来,宋卿会怎么样,那些人会不会直接杀了她。

    他还没有拥有宋卿,难道就要失去了?

    不,不行,不行的。他必须要这个小家伙活着,好好活着。死,也是陪他一起,老死!

    宋卿得嘴唇被咬破了,鲜血弥漫在两个人之间。

    分开时,两个人都时怒目圆睁。

    而此刻得宁家老宅,宁老爷子、宁念安、叶汝徵等人都已经来了、赫连韵是叶汝徵得好友,也带着自己的儿子姜羽一起来了。

    姜羽正在打完一盘游戏,手机上来了一个推送,手误点了进去,就看到了今天中午的新闻。

    虽然宋卿的身形很模糊,但是那块手表,姜羽是见过的。

    姜羽连忙坐了起来,跟宁宅的人告辞,说同学出事了,要去医院。

    赫连韵问姜羽那位同学,姜羽说:“宋卿。”

    宁念安一听宋卿,立马坐不住了,平静的脸上多了焦急,拉着姜羽说要一起去。

    结果就是赫连韵带着姜羽,叶汝徵带着宁念安,都一起去了帝都医院。

    四个人赶到的时候,就看着帝国少帅尊贵的用那双拿枪卫国的手,给宋卿小心翼翼的在腿上的伤口上涂药。

    宋卿就腹部中了一枪,过程中身体力度大了点,伤口撕扯开了些,就取个子弹,缝了几针,完全就是个没有危险性的手术,是郝煜紧张过了头。

    宋卿躺在床上想要喝口水郝煜都不让起身,自己喝了一口然后俯下身嘴对嘴喂给她。

    背上的伤口还没办擦药,郝煜就自己去领了药水,给宋卿擦腿上的擦伤。

    几个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觉得有些惊悚......

    郝煜身边没有过女人,他是兵王,但也是世家公子,可是他却一门心思扑在部队里,平时整个人也冷得很,十个女的爱慕他,八个被吓跑了,两个胆大的有一个半都是被他冷眼以待的。

    什么时候轮到郝煜伺候女人了?

    “姐姐......”还是宁念安先出了声,毕竟还是孩子,没有想太多。

    宁念安乖巧的坐在郝煜身边,一瞬不瞬的看着宋卿。宋卿看得清楚宁念安眼里的担忧,抬手摸摸他的小脑袋,揉了揉,“我没事,你放心。”宋卿笑的很温柔,这孩子,真让她喜欢。

    “别动!”郝煜十分严肃的拿开了放在宁念安头上的手,然后用自己的大掌包裹住,放在另一只手里,简直前后夹击包裹着,不让她脱离自己的手心。

    “郝煜......”宋卿有些羞,私下闹就算了,这还有孩子呢!他是想怎么样!

    “宋卿,你没事吧?”姜羽看着郝煜强烈的占有欲,心底有一丝受伤划过。

    宋卿歪头一看,竟然是姜羽眼里有些错愕,但还是点头,“没事。”

    姜羽也不是一个爱讲话的,听到了回答之后,就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一言不发的站在边上,赫连韵大概知道了自己儿子的心思,笑嘻嘻的打了圆场,然后带着自家失恋的儿子离开了。叶汝徵起身送了他们。

    “放开!”宋卿想要抽出被郝煜包住的手,郝煜看她用力,也不敢真违抗她,乖乖松了手。

    “念安。”宋卿转而温柔的喊念安,念安两眼一亮,看着宋卿。

    郝煜看这双标对待,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奈何宋卿是个病人,是个祖宗,得罪不得。郝少将也只能自己心里委屈巴巴。

    “你看。”宋卿拿起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递给念安。

    “生日快乐,念念。”宋卿微笑,是那种真诚的笑意,夹着温柔,带着这个年纪该有的清纯,是这世上,最美好的笑意。

    念安打开,是一个高阶魔方,适合小孩子,又能提高智力。

    念安很喜欢,当场拆开,爱不释手。打乱了拼起来。

    郝煜坐在边上给他们削苹果,虽然脸上仍然带着幽怨,但是也暂时不跟宋卿这个病人计较。

    念安搬着小板凳坐在边上玩魔方,解不出来的时候,宋卿会给他一些提示。

    叶汝徵送赫连韵和姜羽出医院的时候,碰上了同样也要出院的常歌儿,常歌儿一看到姜羽,就兴奋的赶了过去。

    “赫连阿姨,姜羽,你们是来看我的吗?”常歌儿一脸娇羞,以为姜羽知道自己被挟持了,赶过来看她的。

    赫连韵本来就不喜欢常家这个女儿,来的路上又听自己弟弟吐槽了一遍她的行径,顿时更是扫了胃口,她都巴不得自己儿子不跟她来往了,怎么会来看她?

    叶汝徵更是受不了,她是属于那种女强人型的,自然看不上这种娇柔做作的女子。

    “不是。”姜羽冷冷的出口,平日里只有不耐烦,知道了今天的事情之后,更觉得她恶心至极。

    姜羽说罢便往外面走。

    常歌儿哪能让他就这样走了。

    “姜羽你不知道,宋卿也在这里,你不知道,她自己没能力救人也就罢了,竟然不让我活下去,在天台堵住了出口不让我走!我们被挟持,跳伞的时候,她还想抢我的降落伞!”常歌儿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哭的梨花带雨的。

    仨人只觉得呵呵哒......连孕妇都不让着的人,有何用?

    叶汝徵强势逼人,向前一步:“这位小姐,这青天白日的,说谎也不打草稿?你在污蔑人,我叶氏律师函等着你!”

    费什么话?直接法庭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