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军少暖宠王牌杀手 > 章节目录 第80章 宋卿只有这两个选择,没有折中。
    宋卿找出医疗箱,拿出银色喷雾,郝煜早早把衬衫脱了,露出一截粽子似的手臂。

    “你挽袖子就可以了。”宋卿看着郝煜精瘦有力的上半身,脸有些微微发烫,说道。

    明明是过来上药的,为什么还要穿西装?穿个宽松的运动服不好吗?

    “我以为你喜欢......”郝煜唇角有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就那么大剌剌的看着宋卿。宋卿便给他解绷带,边说:“我着一瓶药几十万,郝少将用了我多少了?是不是该还?”

    “你说,要多少,我都给你。”郝煜凑近,附耳说道。

    “只求少将大人以后别进我的别墅就好了。离我远点。”宋卿冷冷道。

    “这可不行,我可以给你万贯家财,但是绝对不允许你离开我,你可比万贯家财值钱。”

    “嘶——”宋卿一个用力,郝煜就叫了起来。

    “知道疼就别说错话。”宋卿下手轻了些。

    “这不是错话,这是我的真心话。你会爱上我的,宋卿。”郝煜仿佛看不到宋卿的冷眼,深沉的眼眸里,都是宋卿的倩影。

    “如果你想用一辆车和完全没有用的英雄救美来取悦我,抱歉,恐怕不行。”她不能再给自己留下一丝余地,这个人,她要不得。

    “我当然不会用车来取悦你,最后取悦你的,一定是我这个人。”郝煜的气息萦绕在宋卿的鼻息之下,两个人靠得极近。

    宋卿眯起眼睛,一只手按住郝煜的肩膀,看起来轻飘飘的,力道却很大。郝煜僵持着,不肯后退一寸。

    最后输的还是宋卿,手放下来,郝煜肩上就多了五个淤青,宋卿皱眉:“退一步又何妨?”

    “我说过要走向我的小星星,所以,退一步,都不行。”

    宋卿一顿,缠好纱布,说:“好了,少将可以回了。”

    “还有腿。”郝煜微微抬了抬腿。

    “药给你,自己弄。”宋卿“哐——”的一声将药箱砸在桌上,起身就往里走。

    “宋卿!”郝煜看宋卿走,也顾不得上,猛地坐起来就要去拉宋卿。宋卿没想到郝煜竟然不要命的跟过来,一转身,却和郝煜撞在了一起。

    两个人齐齐朝楼梯走去,宋卿眼看就要摔倒楼梯上了,郝煜一个翻身,自己给宋卿当了垫背。

    “你!”宋卿倒在郝煜身上,你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郝煜瞅了瞅自己已经染血的腿,“现在还真的要麻烦你了。”

    宋卿从郝煜身上下来,一言不发的扶着他上楼,进了客房。郝煜有些不乐意,不是宋卿的房间。

    宋卿剪开他的西裤,重新给他包扎了腿,银色喷雾vv-13只能治疗外伤,这种伤到骨头的,治不了。

    宋卿不是没有治疗骨伤的特效药,只是,不能再暴露给郝煜了。

    艾德说过,帝都医院有医生查过vv-13的出处。估计是郝煜将药给了黄泽茗。

    收拾好了一切,已经是晚上了。宋卿给郝煜拿了一床干净的被子。

    “今晚就在这里睡吧。明天我联系杨副将来接你。”宋卿知道,郝煜肯定是不肯走的,还不如顺了他的心,免得再折腾。

    “好。”郝煜很乖,宋卿给他掖好了被子,就关了他房间的灯,离开了。

    宋卿回到自己房间,洗漱完毕,正要上床,却发现,床上鼓了个包。

    “出来!”宋卿还在擦头的手一顿,毛巾就朝床上砸过去。

    郝煜掀开被子,有点可怜的喊了一句:“卿卿。”

    “给我下去!”宋卿气的咬牙,这个人怎么跟个牛皮糖一样,伤成这样也不忘记爬她的床?

    “我不。”郝煜缩了缩,把床上半湿的毛巾的拿起来,放在床头柜边上,然后缩回头被子里。

    “郝少将,你不是缩头乌龟!”

    “我当然不是乌龟!”被子下,有人闷声道。

    宋卿冷着一张脸,就要往外走。

    “你别走!我走,我走。”郝煜越说声音越小。掀开被子就要起来,腿艰难的挪着。

    “别动,躺着吧。”宋卿看他腿伤的那么眼中,又想到了坠机的时的那一幕。

    “那你过来,一起。”郝煜眼里闪着光,脸上带着笑,整个人如沐春风。

    “我去客房睡。”

    “卿卿!”郝煜急了,下床跌在了地上。

    “你三岁吗!”宋卿皱眉,加紧脚步回来,将他扶起来,郝煜蹬鼻子上脸,干脆将人一揽,死死的按在怀里。

    宋卿又不敢跟一个病人动武,万一郝少将折在了她手里,估计她要被整个帝国追杀。

    “别走好不好。我不过是,想跟你躺一张床,我现在这样,又动不了你,我就抱着你,好不好。”郝煜温声细语的在她肩上蹭着。

    宋卿没有讲话,冷着脸,却没有再动作。

    郝煜唇角勾了勾,细密的亲吻她刚刚洗过的长发。宋卿明显的身体一僵。

    “你对我有感觉,卿卿。”郝煜的唇若有似无的摩擦着宋卿的脖颈,低声说道。

    “郝煜,难道是我没有直接的拒绝你吗?”

    “我们不能在一起。”

    宋卿背对郝煜,说道。郝煜放在她腰上的大手一顿,然后死死的将人扣在自己怀里。

    “看来,你根本没有把我说的话当一回事。”

    是,是,郝煜说过,让宋卿什么都不用担心,放手大胆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她唯一需要努力的,只是去爱上郝煜。

    她承认,对郝煜这个人,不是没有感觉,可是呢?那是基于她的身份最多不过一个黑帮背景。

    如果郝煜知道她是杀手,她不敢赌,郝煜会不会护着她。

    宋卿从不愿意轻易相信一个人,更何况,那个人是相伴一生的人。

    要么不开始。

    要么不结束。

    宋卿只有这两个选择,没有折中。

    郝煜还没有到那种能让她堵上性命的地步。

    她对郝煜有感觉,郝煜替她受伤她也心有不忍,但这都不能成为她放手一搏的理由。

    “我们可以做朋友。”宋卿掐着自己的右手的中指,最终还是无力应付,她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么一句话。

    “不可能的。”郝煜吻上她光洁的耳垂,含在嘴里,舌头勾了一下。

    宋卿炸毛了,翻身起来,整个耳朵通红。

    “你干什么!”踹又不能踹,赶又赶不走!

    “我很想干你,总有一天要干到你。我想干你,你却把我当朋友,太吃亏了。”郝煜用一只完好的手撑着自己的身体,说道。

    看到宋卿已经快要原地爆炸,郝煜才换了一副嘴脸。

    “好了,跟你开玩笑的,我说过了,你还小,我不会碰你的,过来睡吧,好晚了。”郝煜躺下,特别乖巧的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宋卿此刻眼底一片深沉,到底是羞的还是恼的,她自己都分不清。

    看了眼那边上的床,宋卿还是躺了过去,不过离郝煜很远。

    郝煜也没有再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直到快要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