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军少暖宠王牌杀手 > 章节目录 第102章 而此时此刻,她叫他,陆河。
    “东西呢?”

    “侄儿果然是大了啊,当年,你可没有这样的气魄。”陆骏坐在主位,淡淡得品茶。

    “老子问你东西呢!”陆河掏出枪,黑漆漆的洞口,对着陆骏。

    陆河话音刚落,只见二楼走廊上,一圈圈的,全都是拿着枪的杀手。

    “呵,陆骏,你也就这点胆量了啊。”陆河讥讽。

    “我可不是你那个脾气暴躁的爹,你这种激将法,对我没有用,谁人不知陆河的威名,我已经折在你手上一个儿子了,我可不能再没了命,不然,岂不很亏?”

    “别跟我废话,东西在哪里!”陆河依旧拿着那把手枪,对着陆骏的脑袋,大不了,同归于尽!

    “先喝茶,小六,怎么说,我也是你亲叔叔。”陆骏一改平日里的忌惮,变得随和了很多,到底是什么,让他变得这么有底气?他儿子死了之后,可是一直很怨妇模样呢!

    “这是最好的信阳毛尖,不尝尝?你母亲生前的最爱。”

    提及母亲,陆河的握枪的手又紧了几分,最终他还是放下了枪,走了过去。

    陆骏一扬手,二楼的杀手便收了枪支。

    “这样就对嘛!毕竟,我们是一家人,自相残杀,有什么好呢?”陆骏这副仿佛掌握了大局的模样,让陆河气的牙痒痒,狗东西!

    “你到底想怎么样?”陆河一点没有多纠缠的样子,只装模作样的喝了一口。

    “我能怎么样?我只希望,回到从前而已。”回到从前,回到你最落魄的时候,然后再狠狠的踩你一脚!让你永世都翻不了身!

    “从前?难道你忘了,你儿子的死?这种话骗骗孩子就好,骗我,算了吧。我二十四了,不是那个孩子了。”

    曾经的好二叔,当他被所有人抛弃的时候,保护他去瑞士的好二叔,也不过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陆家的一窝东西,都不是个东西。

    “就这么想保护那个小姑娘?呵呵,我还真是押对宝了啊。”陆骏笑的越开心,陆河的眼中就越冷。

    “陆骏!”

    “二叔都不叫一句的吗?”陆骏瞥了一眼陆河,仿佛在看一堆垃圾。

    “二叔!”陆河捏着青花瓷杯,力道大得机会要碎了它。

    “给你看个好东西。”陆骏带着陆河上了二楼。

    三个小时之后。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陆小六,你别以为我会一次次忍受你!”陆源气得半死,赶紧招呼身边的手下将陆河身边这几个身上只挂着几片碎布的女人拖走。

    那几个女人大惊失色,身上全是凌虐带来的伤痕。

    “陆爷,陆爷,陆爷饶命啊!”一个胆大的女人过来,死死的抱住陆源的裤脚,被陆源一脚踹开,头磕到了石头,当场死亡。

    “二少爷,二少爷救我!求求你了,二少爷!”一个女子眼看同伴被一脚踹死,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原本就不细致的妆容,此刻更是显得恐怖。

    “我?我可救不了你,我的父亲,此刻正想杀了我呢。”陆河冷漠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子。这些人,如此会做戏。

    陆骏,真是好样的,原来,憋了这么一个大招。

    “陆小六,你给我跪下!”陆源是真的动怒了,这个儿子,怎么样他都可以忍耐,就算他要老陆家,也不是不行,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再做出这种事情!

    “我不叫陆小六。”陆河平静极了,淡淡一笑,真是够累的啊,呵。

    “二弟!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你现在已经不是十四岁的少年了!”陆小五心中虽然惊讶,陆河为何如此,但是现在的结果,他也是乐见其成。

    陆小六不爽,他就爽!

    “呵,二弟?你真当我是弟弟?”陆河双手环胸,背靠着门栏,睥睨着这一帮人。

    陆源、陆骏、陆小五、陆家上上下下的子弟。

    都姓陆啊......

    “老,老爷,肖簪津待人杀过来了!”佣人吓得屁滚尿流,跑进来汇报。

    “什么?”陆源心中也有诧异,陆河这几年虽然张狂,可是从来没有他的黑道势力来过陆家,更何况,如此明目张胆!

    宋卿带着肖家兄弟赶到的时候,陆河衣衫不整,嘴角噙着笑意,眼中全是戏谑。

    明眼人,只要扫一眼,就知道陆河干了什么好事。衬衫敞开,西裤也是松松垮垮的挂着,胸膛之上还有几道抓痕。

    脖子上还有唇印。

    一切都宛如十四岁时,那一场颠鸾倒凤。

    陆河已经脏的不行了,他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看到宋卿,他心中的最爱的女人。看到宋卿的那一刻,他以为所有都无所谓的心,逐渐的炸裂了。

    不要看!不要看!

    陆河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叫嚣。

    可是宋卿的目光都没有移开一瞬间,哪怕是一瞬间,都没有。陆河越来越奔溃,甚至,手都有些颤抖。

    肖簪津带来的人手中都带着冲锋枪,大刺喇喇的就闯了进来。

    肖簪津跟在宋卿身边,同样,也没有人敢拦宋卿。

    “陆河。”陆河这两个字,是宋卿给取的,可是,很多时候,宋卿都没有叫过他陆河。

    她总是喊他陆小六,陆小六。当他成为陆河的时候,宋卿希望,他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曾经是陆小六。纵然那么痛苦,纵然那么脆弱,也不要忘记,曾经的那些自己。

    而此时此刻,她叫他,陆河。

    抛弃遇到宋卿之前的陆小六的那个陆河。

    “陆河,回家了。”宋卿扎着一个马尾,白色的衬衫,红色的阔腿裤,青春而又美丽,在这个污浊不堪的陆家大宅显得格格不入。

    陆河怔怔的立在原地,耳边仿佛所有的声音都已经消散,只余那人一句:陆河,回家了。

    宋卿行至陆河跟前,眼尾扫了一眼。

    “走不动路了?”语气不好,含着怒意。

    “宋卿!陆家还轮不到那你放肆!”宋卿公然闯陆家大宅,已经是在打陆源的脸了。

    “陆河!”宋卿不理会陆源,见陆河没有反应,怒喝了一句。

    陆河才缓缓回过神,眼中全是孤寂。不敢看宋卿。

    “跟我走。”宋卿握住陆河的手臂,他本能的想要逃开,宋卿的力道却大的惊人。

    “陆家,我迟早会来收!”宋卿瞥了一眼立在边上的陆源和陆骏,张狂而又霸气。

    “大哥!你看看这个女人!”陆骏气极,但心中确实冷笑,陆河从今天起,算是名声扫地了!

    “闭嘴!”陆源心中更是生气,这个女人,三番两次打他的脸!妈的!

    “小宝贝,二哥。”陆小七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宋卿拽着陆河离开。

    宋卿脸色阴沉,没有理会陆小七,径直离去。

    陆小七看着宋卿阴着脸,而陆河,被宋卿拽着,却显得,那么鲜活。

    小宝贝,比山竹还要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