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军少暖宠王牌杀手 > 章节目录 123章 但是他恍然已经过完了余生。
    从警察局那一天开始,到今天,正好,八十八天。

    一年的九分之二而已。

    但是他恍然已经过完了余生。

    就这样,余生了却,也不失为一件愉快的事情。

    而此时,两人正要再度亲吻,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宋卿推开郝煜,开门。

    “怎么了?”宋卿看着眼前焦急的安祯,问道。

    “我妹说去上厕所,就不见了。我刚刚听到陆河房间里有响动,我怀疑出事了。”

    安祯其实有些不好意思这么说,但是陆河那些事情,他也是有所耳闻,自己妹妹不见了,陆河房间里又有些不同寻常的声音。

    他不得不担心。

    好在,宋卿没有在意。

    “走。”宋卿直接撂下话,就抬起大长腿往陆河房间走去。

    郝煜跟在后面,一副欲求不满而又极为不爽的看着安祯。

    安祯摸摸鼻子,有些尴尬。但没办法啊,他还是有骨气的,跟得罪少将大人来说,他的妹妹更重要!

    再怎么着,再怎么着,还有宋卿撑腰!

    “陆小六开门。”宋卿屈指,敲了敲房门,里面的声响已经消失,此刻安静的不得了。

    宋卿又敲了敲,没人应。

    宋卿直接抬腿,一脚甩出去,“嘭——”,门开了。

    郝煜默默地收回了欲抬得脚,看来,自己这小媳妇还真是不需要她担心的。

    不就是犹豫了一秒,觉得这酒店现在属于卿卿,踹坏了不太好,结果下一秒,人姑娘就自己动手,噢,脚了。

    屋里没有开灯,但是有浓重的血腥味,宋卿皱了皱眉,整个人的神经不自觉的就绷紧了。

    床边上有浓重的喘息声,浴室有水声。

    郝煜第一时间打开灯,安祯看到陆河的情况,一愣,然后就冲到浴室,抱起了整个人埋在冰水里的安菁菁。

    陆河的鲜血从肩头汩汩的流出来,手中还死死的握着碎玻璃,整个人十分的不正常,皮肤呈现不正常的红色。

    气息浓重,似在压抑。

    宋卿看到陆河的第一秒,眼中就闪过一丝杀意,谁这么大胆,敢在这里做这些鸡鸣狗盗的事情?

    “陆小六!”宋卿的话不自觉的就凶了起来。

    陆河木讷的抬头,眼中没有焦距,大口的喘息。

    口中轻柔的呢喃“卿卿。”

    宋卿一愣,陆河从来没有喊过她卿卿。

    “他是中了药了。”郝煜看着陆河,皱起眉头。

    宋卿上前,欲要一把拎起陆河,陆河似乎清醒了些,认出了宋卿,朝宋卿大喊:“滚!”

    “发什么疯?”宋卿气,这他妈?不识好歹!

    “宋卿,你滚开,你别过来!”陆河快要爆炸了。朝宋卿吼道。

    而后,陆河无措的蹲在地上环抱着自己,带着些祈求:“你别过来,别过来......”

    郝煜的大掌按住宋卿的肩膀,“别过去,我来。”

    宋卿怔了怔,郝煜竟然会帮陆河?

    只见郝煜将陆河扶起,放在床上,然后,一掌劈在后脑勺,恩,晕了。

    宋卿:“......”

    安祯将安菁菁抱出来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身上裹着安祯的西服,整个人的状态和陆河一模一样。

    宋卿眼中皆是怒火。

    郝煜直接打电话给黄泽茗,让他推掉手术,给安菁菁和陆河解药。

    宋卿观察四周,最后目光落在桌上的水杯上。

    宋卿端起来,直接喝了一口。

    “你干什么!”郝煜吓得半死,赶紧阻止,“快吐出来!”

    宋卿摇摇头:“我没事。苯丙酸诺龙,绒毛促性腺激素,甚至含有少量氯胺酮。强力催情药,市面上绝对没有,要买,只能是黑市。”

    “你自己喝什么!药物成分医生不会鉴别?”郝煜有些气,怒吼道。

    “我很特别。”宋卿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郝煜。

    郝煜那沉沉得眼眸明显得顿了顿,想起姑娘受伤之后得情形,便了然了些,难道,还能抗药?

    强大到,这种地步了吗?

    “出什么事了?”苏琦脚步有点虚,明显喝高了。不然不会这么慢才察觉到。

    “陆河和菁菁中了药。”

    “什么?呵,敢在你得地盘上放肆,活腻了?”苏琦酒醒了大半,双手环胸,一头短发英姿飒爽,惊讶的喊道。

    “这件事交给我,你先休息,晚上不陪你守夜了。”郝煜知道小姑娘担心朋友,不想让她难得得生日被破坏,主动拦下了这件事情。

    “好。”宋卿抿了抿唇,现在郝煜出现也的确好些,毕竟,她目标太大,整个陆氏、陆河、陆二,都和她有关,被外界盯得死紧。

    郝煜虽然也是人尽皆知的人物,但毕竟,人家是军人,有军人的方法。

    两个女孩也是睡不着,点了烟,爬上楼顶。

    那些活色生香的美酒佳肴都已经撤了,空旷的顶楼,只剩下一片默然。

    空气中还有香槟美酒的味道,偶尔,夹杂着玫瑰花香,今天的夜空格外美好,黑色的夜空,干净的出奇,挂着漫天的繁星,星星亮的,照出了天空的蓝色,黑漆漆的夜空,带了一圈淡淡的雾霾蓝色。

    更加的深邃诱人。

    这样的夜空,只能在夏天看到。

    干净透彻,很多最美好的东西,其实我们抬头就能轻而易举的看到,却因为,忽略而错过。

    “别担心,郝煜看起来很靠谱。”苏琦撸了一瓶没喝完的香槟,你一杯,我一杯的倒着。

    “我总感觉,很不安。”宋卿平静清冷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浮躁。

    “怎么了?你觉得老陆家还能掀出什么风浪?还是觉得那个智商欠缺,胸大无脑的江霓烟有威胁?拜托,有个脑子的男人都知道选你好吗?江霓烟那种人,营养都给了胸了吧。发育欠缺。”苏琦下了晚宴之后,酒闲来无事,抓了几个白天宴会上的酒侍玩催眠,白天发生了什么,她一清二楚。

    “不是,我不知道。”宋卿摇摇头,江霓烟?她根本没看在眼里。

    “行了,别瞎操心。还是你怕郝家......毕竟,人家是根正苗红的军人世家,你的身份......”苏琦想,或许宋卿是担心郝煜的家人了,毕竟,自己现在也有这种想法,方泽里不仅自己是个老师,爸爸妈妈也都是老师,连外公都是大学教授。这样的家庭,会接受她一个跳爵士舞的人吗?

    而且,她也是个杀手啊......

    “恩,知道了。”宋卿摆摆手,本来,今天没打算抽烟的,可是控制不住,点了一根。

    宋卿掏出了香烟,脸上哪还有面对郝煜时的羞涩,漠然似乎是她常有的表情,但今天,那副表面漠然的清冷面孔上,多了几分常人看不见的浮躁。

    宋卿用大拇指按了按额头,许是今天喝多了酒,头疼的难受。

    宋卿双手叠在身前,抵在围栏上,边上是半瓶香槟,味道诱人。

    突然,天上有直升机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