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启灵传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准备
    在陆嫣雪答应之后杨战心里的一块石头放下了,自己的身体本身就不是很好。就是有杨战的调养,杨战估计自己也很难活到二十五岁,心里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但杨战有考虑到去边关的危险,思虑了一下。杨战准备去街上买些材料,炼制一些保命的灵符。

    在街上买些材料的事情并不顺利,主要是两个世界的叫法不一样。但上好的朱砂在药铺应该能有,至于符纸却是一个问题。等到杨战在药铺买完朱砂,杨战还是没有想到在哪里去买一些符纸。

    在街上逛了许久,一直到天快黑了也没能买到符纸。杨战无奈只能退而求其次,杨战自己炼制一些连他都不想用的办法。在贩卖猎妖材料的集市上其中一个小摊,买到了很便宜的妖兽皮,就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之中。

    回到自己的小院之中,那些朱砂杨战也用不上了。买完给陆嫣雪的礼物和那一张兽皮,杨战也算是清皮了。杨战也不太看重这些东西,收拾好了情绪准备开始炼制灵符了。

    把那一张兽皮分割成了五十多份,随后用灵气把自己的动脉割破。用自己的鲜血为媒介,在这兽皮上开始了绘制。等到绘制完毕,杨战手中法诀变化了几次,炼制出了初阶的木藤符。虽然只是初阶,但杨战用自己的鲜血绘制,加上杨战筑基期的境界。威力倒是接近筑基期的。后果却是很严重,杨战本身的体质就不是很好,流失了不少的鲜血脸色更加惨白,而这也仅仅炼制了一张。

    在连续的七天之中,杨战炼制了二十多张血符。其中有遁地符,木藤符,疾风符,幻术符这几种灵符。除了遁地符比较难以炼制就炼制了三张,剩下的幻术符居多。剩下的兽皮都炼制失败了。

    而杨战脸色没有了血色,他自己估计这幅身体撑不了一年了。这些年用灵魂力量滋养这幅身体,估计这具身体死亡,他的灵魂连夺舍的念头都生不出来随风消逝了。

    在一个清晨,杨战脸色苍白的从自己的院中走出。在元帅府的门口停了下来,等了一会陆嫣雪带了俩个丫鬟走了出来。看到杨战的脸色,就是不太注意杨战的陆嫣雪都发现了问题。

    “你没事吧!你还是别跟着去了”陆嫣雪都害怕杨战能不能到战场的说道。

    “我这身体本来一直都不是很好,在死前能去看看父亲的战场也是一桩心愿”杨战说道。杨战都已经破釜沉舟了,不去是真的要死了。

    “那好吧,最近招募的三千新兵训练的差不多了,也要跟随我赶赴边关,你先陪我去领一下人吧”陆嫣雪虽然不想杨战跟去,但不太懂得拒绝他人如此说道。

    “好”杨战放下一口气说道。

    陆三总管此时出来了,看到陆嫣雪说道“小姐,我已经给你备好了马车,至于去领人我已经安排好了,人马已经在城外等你了”

    陆嫣雪也没说话直接走向陆总管带来的马车,傍边还有一匹不错的枣红马。知道那是给杨战的,但陆嫣雪看向杨战考虑要不要让他在马车上休息。但毕竟男女有别,也就没有邀请杨战。

    “杨战,我知道你想去边关一趟。既然陆小姐邀请你去了,我也不好拦你。此剑是你母亲所用佩剑,本来是你修炼到真气境的时候让我转交给你,不过你去边关还是需要武器傍身,就现在给你吧”陆总管从他的腰带的储物空间拿出一把碧青色的剑,看其样子应该是女子所用。

    虽然这位母亲把杨战抛弃了,但杨战也说不上恨不恨。毕竟是这幅身体的生母,还是有一番因果的。只是杨战如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拿着此剑思考了一下。

    “有时间我会去,看一下我母亲的”杨战说道。同时也把此剑拔了出来,打量了一番。此剑是这个世界的武器,据说作用是增幅修炼者的武技威力。不过杨战炼体才一阶,也不知道怎么运用这把武器。

    杨战带着佩剑,上了马跟随丫鬟驾着陆嫣雪的马车出城而去。本来杨战是不会骑马的,但毕竟是修炼者,实验了一小会就明白其中的关窍。

    刚出了城,远处就有三千来人在那等着。四人自然知道那便是三千新兵,走到近前。有一个人高马大、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炯炯有神,鼻子坚挺,脸上的胡子像钢的刷子,脸部轮廓棱角分明之人走上前来。

    “在下是这三千士兵的教头,来人可是元帅府中的路小姐”这位教头说道。

    陆嫣雪听到声音下了马车,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交于这位教头说道“我便是陆嫣雪”

    “在下孟安平,拜见陆小姐”孟安平自我介绍说道。

    “孟教头,闲话不要多说了,赶紧启程吧,我们要在一月之内到达边关”陆嫣雪说道。

    “是”孟安平说完指挥三千新兵起身赶路。

    路上这位孟安平看到杨战跟随着陆嫣雪,心中纳闷怎么跟了一个病秧子,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走到傍晚大家都安营扎寨,孟安平安排完一切。看到杨战一个人在那里坐着,打算过去聊一下。

    “杨公子,听说陆小姐的丫鬟香儿说你是杨平潇将军的公子?”孟安平说道。

    “孟教头,家父去世多年,我也谈不上是公子了。称呼随意一些就是”杨战苦笑说道。

    “那我屈居岁数较大,叫你一声杨兄弟。看你这脸色,身体不太好,这次你跟去战场是因为什么呢?”这位教头有些八卦的问道。

    杨战苦笑回了一句“在陆府多年寸功未有,也是受尽白眼。去战场经历一些,对以后倒是好过活”

    “老哥说一下不好听说的话,你这年纪本应该朝气蓬勃,别学那些肤浅老迈之人的态度”孟安平有些对将军之子的样子失望说道。

    “多年来久病缠身,也朝气蓬勃不起来了。孟教头还是别与我说教了”杨战如此说道。

    “既然杨公子看不上我等,我也就不再打扰杨公子了”孟安平有些生气的走掉了。

    杨战坐在原地没动,刚才是故意这么说的。主要是想到去了战场要吸纳精血,与人相熟行动可能有一些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