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启灵传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卑微
    赵峰看到玄清惊讶道“杨战,原来是你,我说是谁用去年的暗语呢。”

    玄清笑道“找将军,好久不见,杨战已成过去,现如今我叫玄清。”

    赵峰有些不明所以的说道“杨...玄清,怎么想到改名了?”

    玄清打了个锋机说道“过去的事情因果已经了断,既然过去种种都已放下,那不如改个名字重获新生。”

    赵峰怀疑这玄清脑袋是不是有病?一直的看着他说道“算了,我是听不懂,你来找我有事嘛?”

    “陆嫣雪在我那儿”玄清直接开口道。

    “真的?雪儿那小丫头被你救了?太好了,带我去吧”赵峰开心道。

    玄清刚想带赵峰去自己的院子,脑筋突然想起之前冯景说过赵峰是个抠门,突然严肃的说道“赵将军啊,这陆嫣雪吃我的,穿我的,你是不是该把帐结一下,也不多,给个四五十枚白玉钱就行。”

    赵峰一停玄清提钱,立马惊恐的看着玄清说道“你们吃了什么,这么贵?”

    玄清索性坐到赵峰之前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说道“反正你不给钱,我是不带你找陆嫣雪,想好了,这可是吴国的京城。”

    赵峰眼睛一转,想到了什么说道“好,我给,我这就叫人去拿。”

    玄清听到赵峰给钱,有些不可思议,决定不再玩笑说道“好了,开玩笑的,我这就带你去,就你一个人人手够嘛。”

    赵峰面不改色的说了一句“哦?我自己一个就够了,还需要别人干嘛。”

    玄清有些不明所以的说道“那我带路了。”说完,起身给赵峰带路。

    一路之上,玄清看到赵峰一直嘴里嘟囔什么,有些好奇,脚步慢了下来,仔细的听赵峰的自语。

    玄清走进只听赵峰嘟囔道“玄清要五十枚玉钱,我完全可以找元帅要一百枚玉钱,玄清不要了,我是继续管元帅要一百枚呢,还是五十枚呢?元帅对我还不错的,这样一会我给玄清五十枚玉钱当做奖赏,随后管元帅要一百五十枚报销,这陆嫣雪元帅的女儿,这钱他得拿,对,这钱他得拿。”

    玄清听完,脚步乱了一下,好悬绊倒,呆滞的看向赵峰的。赵峰听到玄清停步,看着玄清说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嘛。”

    “没事,没事”玄清说完,就继续的往前行走,同时健步如飞的飞快行走。

    走了小一会,玄清和赵峰走到了客栈小院。

    玄清刚想进入小院,赵峰开口道“不对,里面有三个人。”

    玄清看向赵峰,眉头一皱,说道“怎么办”

    “无妨,里面就是个真气境而已。”赵峰自信的说道。

    玄清直接开门而入,目光穿过院资看向房门,只见房门大开,陆嫣雪被禁锢在椅子上,傍边有两个人,一位是昨天那位女子,一位是真气境三四十岁左右,脸上有着一道长疤,看到玄清开门说道“在下关军,你就是打伤小姐的人。”

    “对,怎么要来报仇?”玄清反问道。

    “你可知,我家小姐是何人,你就敢伤他”关军问道。

    玄清笑道“呵,那你知道我是何人,她居然敢在大街对我出手,没杀她都算我心情好。”

    关军说道“在这吴国,就是太子也不能随意伤我上官家,小子你找死”说完,拍了一下腰间的玉佩,手中出现一把单刀,向着玄清扫去。

    此时赵峰在一旁收敛气息,看着玄清打架,毫无有帮忙的样子看着。

    玄清瞅了赵峰一眼,手中出现天辰,这段时间也是练习了一下近身剑术,剑柄举过头顶,准备截住单刀的横扫。

    刀与剑刚一接触,玄清只觉剑上传来巨力,身体不自由的往后退了三四步。这关军看到玄清不善蛮力,接着运用单刀向着玄清刺去。

    玄清马上运起逍遥步,不断的后退。关军看到玄清速度大增,但身法有些迟钝,左手一掌打出一个掌印朝着玄清飞去。

    玄清举剑格挡,身形顿了一下,关军立马贴身上前,与玄清开始缠斗。

    玄清一时之间左支右绌,不断的围着院子后退。玄清准备施展七星转换,但这关军根本招式不断变化,没有给玄清踏出七步的机会。

    缠斗了一小会,玄清身上已经挂彩,五雷决也没有好的机会施展,躲过关军的单刀一次横扫,七星脚步连续踏了四步。关军跟不上玄清的速度,再次向着玄清打出掌印。

    玄清一狠心,硬吃了一掌,勉强踏出逍遥步的最后一步,原地等待关军单刀的刺来那一瞬间,七星转换到了关军身后,玄清抛出天辰,运起天剑杀。

    这关军突然看到玄清消失,脚步不停继续向前,同时不断的寻找玄清位置,看到玄清在身后,而且天辰的悬空而起向着他刺来,也是大惊的单脚一扭,转身双手用刀挡住身前。

    天辰刺在单刀中间,天辰贴着单刀不断把关军打的向后滑去,直到把关军打到墙上,此时围墙也是石块纷飞,天辰也是被单刀挑飞。

    在单刀挑飞天辰的一瞬间,玄清右手的五雷决朝着关军印去。关军看到玄清手中雷光四射,无奈继续用单刀挡住身前,与五雷决碰撞在了一起。

    五雷决的雷电从单刀传入关军的身体,关军的抵挡变轻。关军一狠心不管体内的雷电,运起灵气朝着玄清一掌印去。

    玄清胸口中了一掌,打的身体不断退去,同时口中鲜血一吐。而关军也被体内的五雷决在身体冲撞的吐了一口鲜血。

    双方都在看向对方,不过都是半跪地上,体内伤势不轻。那名上官家小姐,看到玄清受伤,以为机会来了,手中宝剑一出,朝着玄清刺去。

    而一旁的赵峰,哪里能没有发觉,一挥手一团灵气朝着上官家小姐打去,这上官家炼体期的小姐直接被真武境的灵气打进了屋子之内。

    关军惊恐的看着赵峰嘴里下意识的说道“真武境?”

    赵峰此时笑着开口道“上官元帅和我们陆元岳元帅也是老朋友了,身份什么的不重要,带着你家小姐滚回去吧”

    关军神色阴晴不定,进屋捡起小姐,对赵峰抱拳离开了。

    赵峰来到陆嫣雪身边,挥手把禁制解除,开口道“雪儿你没事吧。”

    玄清半跪地上默默无语,起身连看都不看他们二人,朝着门口走去。

    陆嫣雪看到玄清一言不发的要走,开口说道“玄清,你怎么现在就走,不留下疗一下伤势?”

    玄清身形没停,继续往着外面走去。

    赵峰此时开口说道“小子,怎么这就就走了?”

    玄清停住身形,转身对着赵峰说道“赵峰,我这一身伤势可是因为陆嫣雪。”

    赵峰不明所以的说道“是啊”

    “那你刚才为何不先出手”玄清说道。

    “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战力如何”赵峰笑道。

    “好,我玄清突破到了真武境的时候,会试试你的战力如何,那时会叫你比我的伤势重伤百倍,”说完,直接离开了院子。

    赵峰一时无语,看了看陆嫣雪说道“我做错什么了?”

    “赵叔叔,玄清本就卑微,最是反感对他有所质疑、考验的人,很多人认为他欠缺经验、磨炼,他其实什么都不欠缺,唯一欠缺的是那一份凤凰涅槃的机会,和一个不顾一切的目标,你刚才的所作所为是在侮辱玄清。”

    陆嫣雪想到这几日玄清的言论如此说道。

    “对啊,不知不觉他已经是真气境,二十一岁的真气境,他已经成长到了他人已经没有资格评头论足的人”赵峰感慨说道。

    玄清在这个吴国的京城漫无目的的走着,一时之间不知该去哪?也不知道哪里应该去?玄清感到一阵迷茫,自己卑微,他承认。但他不想忍受侮辱,而且是一个自己认识的人的侮辱,他真的不想忍受。

    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拿出之前的醉春秋,独自喝着。自己不禁的想,自己是如此的卑微,但如何让自己不卑微,因为境界?在真灵境的眼里真武境就不卑微?

    因为年纪?活了上万年的王八年纪够大了吧!它就不卑微了嘛?因为经验?一辈子苦苦做工的人,经验够多了吧!他就不卑微嘛?

    玄清想不透,就喝酒,但这酒却是喝个不停。

    喝着喝着,有一个不知岁数的人走到玄清面前说道“这位朋友,看你喝的是赵国的醉春秋是吧?”

    玄清有些醉醺醺的说道“额,朋友,对朋友,朋友一起喝一点啊”

    “我正好也是馋酒了,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人说道。

    玄清直接从袖子里拿出一坛醉春秋说道“给,送你了”

    “呀?这法术可以当做储物之用,倒是罕见,而且看其法诀精妙,对敌也是上品法诀。”那人惊讶说道。

    玄清醉的有些迷糊说道“这法术需要领悟什么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之意,可惜在下才疏学浅,领悟不了那么高的境界,所以只能当做储物之物的法术了”

    那人深思了一下这句话,说道“好一个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法诀以意修成,意成则法成,意深则法深,创出此等妙法的人也不知何人,真想见一见啊”

    “呵呵,这人不是身死道消,就是羽化成仙,恐怕挺难。”玄清笑道。

    “还行吧,不算是事不可为。对了看你喝酒有快,都不仔细品尝美酒,不知因何事酗酒啊”那人说道。

    “在下想不明白自己为何卑微?何人不卑微?只能喝喝酒能忘记这事?”玄清迷糊糊的说道。

    “卑微,呵呵,也是境界高的就不卑微了嘛,在更高的眼里高的和低的都是一样的卑微。不过在下比朋友痴长几岁,还真就知道何人不卑微。”那人说道。

    玄清有点清醒的说道“哦,朋友知道”

    “呵呵,知道,智慧高的人不卑微。”那人说道。

    “智慧?”玄清疑惑问道。

    “这有智慧的人,想要钱财,不管他多穷,听说异世界有一个三次散尽家财的范蠡,一样是富可敌国,因为他有常人看不到的智慧。想要权利,在这权利的争斗中,智慧高的人可以随意玩弄智慧低下的人,不管是他的上司,长官,一样的玩弄,阴谋、阳谋,照样扳倒。想要修行,没有智慧也就能在低境界厮混,根本突破不了真灵境。”那人解释道。

    “智慧,好一个智慧,那这智慧怎么求呢”玄清问道。

    “你每活一分一秒,智慧都在增涨,就是快慢问题。”那人说道。

    “那怎么快呢”玄清问道。

    “多看些不同的东西,多了解一下不同人,多活一下不一样的人生。”那人说道。

    玄清“哦”了一声醉倒了,那人拍了玄清一下,看到醉倒自言自语的说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呵呵天地为何要仁,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呵呵圣人为何要仁,如果不明白这个道理,你这辈子都是卑微的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