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启灵传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坦然
    玄清走到放自己挑出书籍的地方,也没有马上翻阅,而是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修为。和之前体内的真气已经稀少了不少,而且质量也有所下降,看样子过不了几天玄清就会开始跌境。

    虽然玄清在这藏书楼不辩日月,但是也估计自己在这得大约半年左右,加上给母亲送寿礼,按照这种速度增长的话,也就三个月左右,玄清就会跌倒炼体期,到时候衰弱的就不只是灵气,还有身体的素质。

    玄清看向那大约在四五千本的书籍,心中有些烦闷,虽然没有仔细的参考,但是自己心里也清楚,上面没有办法。

    经过半年的书海的磨炼,玄清已经慢慢地接受了事实。然而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就算玄清真的找不到办法,也会结合自己来尝试出办法,或许是贻笑大方,也许是自不量力,也许没有好结果,但这些不是他玄清放弃的理由。

    玄清再次看着书籍,眼神出现了坚毅、果决、挑战慢慢地从眼中涌出。看书中的知识,是需要思考的,不是背了下来就是看过了。

    玄清开始了认真的看书,有些书是记载,有些书是知识,有些书是道理,有些书是做法。有的书是对对的人是对的,有的书对不对的人是错误的。但不管对错,对玄清来说都是对的,这是前人的实践、积累、思考,这些东西才是玄清要看的。

    这几千本书几乎全部包括了游记、医书、理论、方法,玄清他知道这里面没有玄清要找的答案。也知道答案是需要自己来寻找的,但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爬高,现如今的人高度一定会超越前人。当然对一些不想爬高的人,却一心想着往下走的人来说,站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玄清看完了书籍,开始了闭目思考。这变异灵气分着等级,说明强度有着高低,也同时说明玄清太过弱小才会染病,既然没有方法治好,那就让自己变得强大来让病痛惧怕,逃离。

    玄清在藏书楼的时候,陆嫣雪曾经告诉玄清镇魔城真气境中阶到炼体四阶全部变为凡人了。也对这炼体三阶和以下都不需要灵气的存在,只是强身健体到了极限而已。

    玄清想着如果自已突破真气境高阶或者更高有没有可能不药而愈,想了一下,以变异的灵气为基,恐怕到了高阶也是根基虚弱的大楼,这灵灾的霸道恐怕解决不了。

    不过出现了质变,这灵灾恐怕也是纸老虎了,就犹如空中的建筑需要根基嘛?但以玄清现如今已经跌入到了真气低阶想要突破真武境也是天方夜谭。

    玄清慢慢地睁开双眼,天方夜谭如何?可望而不及又如何?就算失败了又怎样?事在人为,失败了再去寻找其他的办法,朝闻道虽死足以。玄清只想在这寻道的路途上走的更远,自己破釜沉舟的修炼血魔大法,要不是聚灵珠的保护,玄清早就被这血魔大法的魔性冲击的变成了另一个人了,自己又何时怕过死?

    玄清走出了藏书楼,走出了陆府,看到往常街上热闹繁荣的街道,如今变成寥若晨星,不禁有些感慨世事无常。

    玄清走了没有多久,就有一队官兵来到了玄清身边,开口说道“你是何人?可曾交过免役税?”这官兵看到玄清眼生故此问道。

    “在下玄清,不曾交过什么免役税”玄清淡淡的说道。

    “哟!好久没有看到可以抓的壮丁了,你家住哪里?哪里人氏?”官兵问道。

    “我父亲早早病故,母亲也丢下我一人,就在这京城勉强度日罢了”玄清说道。

    “好,你这就与我到县衙登文造册,送你去战场当个士兵,有了军功归来,也是一辈子不愁吃穿了。”官兵也不想抢抓他人去当壮丁,故如此劝道。

    “好”玄清说道。

    官兵愣住了,本有一肚子的话想劝玄清,哪里知道玄清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

    “兄弟,这就跟我走吧,没想到如今还有自愿要去报效国家的。”官兵说了一句,就带着玄清往兵营的地方而去。

    路上官兵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兄弟不是你的修为如何?”

    玄清刚想说真气境初阶,不过一想自己的修为可能要跌落,开口的却是“炼体圆满!”

    “呦!兄弟没看出来啊,你还是个天才,要是平时就以兄弟你的岁数,前途似锦啊。”官兵说道。

    “兄弟,怎么想到自己去这战场,看你衣着而且炼体也是颇耗资源,应该不是交不起免役税的人。”官兵有继续道。

    “有些事我不想再躲了,也许越躲越麻烦,不如痛痛快快的在战场上厮杀一番,论一论谁是真英雄”玄清笑道。

    “呦!就凭兄弟的气魄,也知不是常人,只要不死,定能光宗耀祖,出人头地。”官兵说道。

    “我要是为了光宗耀祖、出人头地,去哪不是一样?”玄清不屑的笑道。

    “兄弟好气魄,我就远远不如兄弟你,家中还有妻儿老小,不得不去做那缩头乌龟。”官兵自嘲说道。

    “哈哈,这位大哥,鼠有鼠道,人有人道,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道,你有喜爱之人,我有喜爱之事,哪里来的高低上下之分?”玄清说道。

    “额...”官兵一时无言,他的修为也是炼体七阶,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奈何实在放心不下家中妻儿,和年迈的父母。自已万一身死,恐怕就能得到微薄的抚恤,倒不是这赵国如此昏庸,而是这场大战本就及其耗钱,死伤如今已经不下千万,又怎么可能有太多的抚恤金。

    这位官兵街里邻坊和亲朋好友没少戳脊梁骨,在此危难之际在这京城厮混过活,自己也曾生气、也曾愤怒,但谁又没有无奈的事情啊。

    “兄弟,你是唯一对我没有冷嘲热讽的人”官兵感慨道。

    “哦?是嘛!”玄清说道。

    “呵呵,兄弟你是不知道我抓了多少的壮丁,多少人看我修为比他们还高,自己不去反而去劝他们,多少的闲言碎语让我心中恨不得现在就在战场厮杀来的爽快。”官兵吐苦水说道。

    “哈哈,这位大哥,你以为在下不想有佳人相伴?你以为在下不想和父母子女享受天伦之乐?奈何这事事无常,我这一身了无牵挂,死了恐怕都没人领取抚恤,恐怕没人记得我是何人?恐怕没人给兄弟我收尸啊”玄清笑道。

    “兄弟,就冲你刚才的话,你真不小心死在战场,我一定给你葬个风水宝地,就是没有尸体也会给你立一个衣冠冢,不敢说日日拜祭,但每逢佳节必有你一份香火。”玄清说道。

    “哈哈,好啊,如果我真不幸战死沙场,抚恤就写大哥的名下。小弟我身无长物,这一坛醉春秋是我的心头之物,自从发生战事,这酒也没有卖的了,这最后一坛也就送与大哥,到时候把这酒坛当做我的衣冠冢,也是一桩秒事”玄清笑道。

    “兄弟,我其实贪恋他人抚恤之人,这抚恤不要也罢,不过兄弟既然喜欢醉春秋,我还是能给你弄到几坛的”

    官兵说道。

    “哦?现在不是有着禁酒令嘛?”玄清疑惑问道。

    “呵呵,兄弟你有所不知,我们没收酒水本就是怕那些商人继续酿酒,不过既然没收了,自然都收起来了,到时候战事胜利,也用这些来庆祝的。”官兵解释道。

    “大哥,是否会有些为难与你?”玄清问道。

    “兄弟,我虽然干着脏活累活,但修为毕竟不低,弄些酒水,小事而已。”官兵说道。

    “对了,聊了半天不知这位大哥姓名呢”玄清问道。

    “玄清兄弟,在下封雄,可惜白瞎了这个名字。”封雄说道。

    “封大哥,这雄者是保护他人的安危,而不是贪生怕死。那些古之英雄,哪个不是为国为民,为他人安身立命,不管是保护一人,还是保护天下人,都配的上雄这个字。”玄清说道。

    “兄弟博识,老哥佩服。”官兵说道。

    封雄带着玄清走到了军营处,登记的老人听到玄清是炼体圆满的修炼者,有些欢喜的不得了,直接对着玄清说道“看你衣着也是饱读诗书,修为又是出众,这带队之人你可愿意?”

    “哦?我这刚来也能带队?”

    “唉...这带队的人都已经留在制胜城,我们派遣了四五十波的带队之人,修为能力也是越来越次,能有一个炼体期圆满已经就很不错了。”老人叹息道。

    “那倒是机缘巧合了,在下应承了”玄清笑道。

    “行,三天之内你看下路线和地图,熟悉一下你带队的人。”老人开口道。

    “恩”玄清应声完,封雄开口道“那既然我已经带路完成,老兄还有任务在身,玄清兄弟明日我就派人把这醉春秋给你拿上几坛。”

    “多谢大哥了”玄清谢道。

    封雄告辞,玄清也被人带到他的休息的地方,连带谁过去都不知道,就开始对玄清开始教导一些军阵知识、地图、和一些常识。没办法乱世中需要的人才太多了,不得不找一些新手来教导,成与不成全看天意,一般能活下来的都是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