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启灵传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胜念
    第二天一早,绫亦与赵月儿登上了比武台。绫亦和往常一样,开始了抢攻。只见绫亦拿着石刀向着赵月儿横斩了过去。

    赵月儿不慌不忙,用石剑一架把力道偏移到了上空,只见绫亦石刀斩空。

    二人战斗了三四十个回合,绫亦虽然每次攻击凶猛但是碰到赵月儿全力防守一时之间绫亦也是拿赵月儿没什么办法。

    双方的灵气又是有些见底,绫正在看到绫亦的表现摇了摇头,转身离去了,这时绫亦没有与赵月儿缠斗,想着缓一口气再与赵月儿比试,正好看到绫正的摇头与离去,顿时心里很不是滋味。

    赵月儿看到绫亦不动,开口说道“怎么又没灵气了,还是认输了把?”

    听到这话的绫亦顿时心中一怒,灵气灌入刀身,下意识的用出家传的一招“虎怒”,刀身在绫亦身后,绫亦拿着刀柄对着赵月儿冲去。

    赵月儿严阵以待,只见绫亦到了赵月儿附近的时候,身后的刀身向着前方狠狠的甩出,这一刀绫亦好似忘记了一切,怒气涌上心头,全力的斩出了那一刀。

    赵月儿右手执剑,左手托着剑身,在接触的一瞬间,赵月儿顿时感觉有着一股巨力向着赵月儿斩去,顿时只见赵月儿双手一麻,石剑震的脱了手。

    绫亦的石刀还有着不少力量,石剑打在赵月儿的胸口,连人带剑被甩出了比武台,玄清这时也是在观战,马上用灵气化解,但是赵月儿还是捂着胸口中吐出了鲜血。

    赵月儿伤势不重,但是赵月儿委屈的对着绫亦喊道“你是要杀了我嘛?”

    绫亦看着自己的杰作,顿时有些慌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玄清此时皱眉开口说道“比武场上受点小伤很是平常,月儿不要胡闹。”

    赵月儿看到玄清没有替自己说话,顿时委屈的掉下眼泪,丢下石剑,往外跑去。

    玄清对着绫亦说道“我去看看他,你早点回去修炼。”

    说完,玄清转身去追赵月儿,而绫亦神色有些难看,感觉自己下手过重了。

    玄清不好在这个船上动用灵气,而且船上人数众多,用神识也是不妥,只能徒步寻找。

    玄清找了一会,在观景台上找到赵月儿,此时赵月儿脸上带满了泪珠,玄清温和的说道“怎么了月儿,谁欺负你了?”

    赵月儿“哼”道“你,还有绫亦,你们都欺负我”

    玄清笑道“比武嘛有损伤也是常事,上次我与绫正比武,我不是也把他打的很惨嘛?他也没有记恨我啊。”

    赵月儿狡辩道“那我是女孩子啊”

    玄清说道“好好好,一会我就把绫正揍一顿,月儿行不行,别哭了”

    赵月儿檫干眼泪不服气的说道“不用你,我自己能欺负回来。”

    玄清笑着的说道“那好吧,明天你们接着打,我回去了啊”

    “别走啊,你得教我怎么打败绫亦啊”赵月儿委屈的说道。

    “你不是不用我嘛?”玄清笑道。

    “你....我还是不是你妹妹了”赵月儿委屈的说道。

    玄清说道“好好好,教你行了吧”

    赵月儿“哼”了一声,玄清再次开口说道“好了我的大小姐,回去吧”

    赵月儿感觉不解气开口说道“不行,你背我回去。”

    玄清笑了一下,弯下身体让赵月儿上了玄清的背上,一路背着回到了房间。

    二人回到了房间之中,看到绫亦也是在屋子里,绫亦挠了挠头的说道“月儿,那个对不起啊,我下手有些重了”

    赵月儿“哼”道“别跟我说话,烦你,你回你个那里去吧”

    绫亦神色有些尴尬,玄清这时对着绫亦开口说道“月儿这是想让我传授她打败你的办法,不想让你听,今晚你去你个那里修炼吧”

    赵月儿有些不好意思,跺了一下脚埋怨语气的说道“哥”

    绫亦知道状况,开口说道“那我走了”

    赵月儿“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绫亦推门离去。

    绫亦走后,赵月儿拉着玄清的袖子,玄清也知道赵月儿说什么,先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月儿,这就教你。”

    赵月儿马上去给玄清沏了一杯茶,玄清调笑说道“平时没看你那么勤快。”

    赵月儿噘嘴说道“哪有?”

    玄清笑了一下说道“你们的比斗问题不是你防御的问题,而是绫亦对于功法有了更深一层的领悟,所以威力大增,你要想赢绫亦倒也需要下一番苦工。”

    赵月儿疑惑问道“什么苦功啊?”

    玄清想了一下说道“办法有很多,你可以修习身法躲开绫亦的一刀,也可以修习防御性的法术抵挡,亦可以修炼攻击性的功法以攻对攻,月儿你想学什么的?”

    赵月儿想了一下说道“哥哥我对这些不在意,反正哥哥教我能打败绫亦的办法就行。”

    玄清笑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教你一套剑术,这套剑术名为水莲剑,与你修习的水莲决本是一脉相承,为了怕你分心所以一直没有教你。”

    说完,玄清用灵气幻化出了一把剑,在赵月儿的面前耍了起来,一个十八式,每一式都与上一式连贯,耍完之后,玄清开口说道“现在也不教你对敌应该用哪一式,明日你只要抢攻绫亦,从起手式一直到最后一式不断循环,就行。这剑法对于灵气要求很低,所以你学得快的话,绫亦也用不出那一刀。”

    赵月儿点了点头,开始模仿玄清的动作,玄清在一旁看着,凡是赵月儿的动作和步法有问题,玄清马上指出,就这样赵月儿练了一天的剑法。

    说实话,玄清对于剑法也是不太擅长,虽然有着天辰,但是玄清一直都是用天辰的血剑杀来对敌,对于御剑之术一直没有好好的练习,而御剑之术与剑术本就一脉相承,教导赵月儿的时候,自己也是感觉自己应该好好磨练一下剑术。

    第二天,赵月儿与绫亦照常比武,这次绫亦还在想自己要不要让一让赵月儿,哪里想到,赵月儿一上台就是开始了抢攻,只见赵月儿拿着石剑向着绫亦刺去。

    绫亦刚想用石刀架开,赵月儿却变化了招式,剑尖回收,改成了拿剑横推,绫亦看到自己招式已老,马上的往后推了一步。

    绫亦躲过了这一剑,面临的却是赵月儿狂风暴雨的招式,绫亦不断招架、闪躲,连反击的都没有。

    其实赵月儿的招式很死,但是绫亦无法找到机会,经过了一炷香的功夫,绫亦也是苦不堪言,但是赵月儿毕竟还是刚刚练习,脚步乱了一下,绫亦找到机会,开始了反击。

    赵月儿刚想防御,却发现自己已经来不及防御,被绫亦的石刀架在了脖子上。

    赵月儿输了,回去找到玄清就是劈头盖脸的埋怨。

    玄清无奈的说道“你自己失误了也怪我?你还是勤加练习把。”

    赵月儿还是比较相信玄清的,又一日的疯狂练习。

    过了一天,赵月儿继续与绫亦比武,但是还是差了一丝。

    皇天不负有心人,赵月儿在第三天的时候终于打败了绫亦。

    绫亦看到赵月儿这三日不断成长,知晓不想不到办法,自己就得天天败给赵月儿。

    绫亦又再次寻求绫正的帮助,绫正告诉了绫亦赵月儿的剑术很死,每一式都是固定的,所以告诉了赵月儿的破绽,同时也是教导绫亦开始修习刀术。

    赵月儿又是经历了惨败,玄清开始教导赵月儿身法、防御法术。

    赵月儿与绫亦胜负一来一回,玄清与绫正也是乐此不疲的教导,只是两个孩子开始认真的修行。

    但是绫正与玄清还是有一定的见识差距,绫亦开始了输多胜少。

    绫正也不想自己的弟弟如此丢人,苦想着办法,正好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风骏在比武场,绫正眼睛一亮的找到风骏开口说道“好久不见风兄。”

    风骏看到绫正也是开口说道“绫兄怎么在此啊,倒是巧了”

    绫正苦笑一下说道“风兄有所不知,我这一阵子是天天来此”说完,绫正把情况告知风骏。

    之后,开口求助的语气说道“风兄可否帮帮我这个弟弟,舍弟总是输给一位比自己修为低下的女子,总感觉我都有些面子上不好看啊。”

    风骏也是有心与绫正结交,开口说道“恩...这赵月儿的兄长有些不凡,我试试吧,也不能保证能帮的了你”

    绫正大喜说道“那就麻烦风兄了”

    风骏也是客气了一下说道“绫兄客气了”

    二人开始教导绫亦,这风骏本就是皇族子弟,见识也是颇为不凡,对绫正的教导也是别具一格,绫正的成长也是突飞猛进。

    玄清虽然有着不俗的见识功法,但是赵月儿毕竟天资有限,就是有着玄清的*,赵月儿与绫亦的比武也是占不了上风。

    玄清无奈开始对赵月儿进行了严格的教导,同时开始传授一些法术和符箓。

    而风骏本就是擅长法术与符箓,看到赵月儿使用这些东西,心中也想与玄清在法术和符箓斗个高低。

    正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绫正与赵月儿也可以说的上是平分秋色。

    时间久了,玄清与风骏的关系倒是越加熟悉,一年的相处也是几乎无话不谈,当然也是因为二人在船上除了修炼,就只能找人聊天的缘故。

    马上就要到达天剑门,赵月儿与绫亦已经不怎么比武了,实在是玄清与风骏、绫正能教授的大都教完了,比武也是各有输赢。

    赵月儿与绫亦也是苦修多时,发现这么比下去也是没有意义,开始了回归偷懒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