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启灵传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意外收获
    玄清还没走到夜魅的房间,就有一道很是温柔的声音传来“哪位朋友来我府上,请恕魅儿怠慢。”

    玄清脚步停下,也是诧异自己暴露,虽然自己没有练习过收敛气息的法术,但是自己灵气控制很好,神识也强大,没发现之后玄清也是皱了一下眉头,但还是艺高人胆大的往着夜魅房间走去。

    玄清走到门口,看到一男一女,一人血魂有着记忆是夜魅,两米高的个子,精致的五官,加上脸上有着花纹刺青,穿着也很是暴露,只是穿戴抹胸和亵裤,同时有着一层丝纱劈在外面。

    而另一男人,比夜魅高出两头,鼻梁高耸,蓬松卷发,裸露的上衣,下身则有穿戴一条黑色的皮裤。

    玄清到来,夜魅刚想说了“阁下”就被卷发男打断说道“小子,你不请自来是要找事嘛!”

    “我来此只想要二人的小命,找事情却没有那个时间”玄清淡淡说道。

    卷发男道了句“小子猖狂!”

    说完,卷发男,便从腰间的袋子中拿出一把斧子,夜魅刚刚说了个“别”字,卷发男的斧子就朝着玄清劈去。玄清动用逍遥步,躲开斧子,而卷发男也不是太菜,斧子力量很少,瞬间调转斧刃,继续逼迫玄清。

    而夜魅也知这时不可能善了,也是参与战局,只听夜魅张口樱桃小口,唱出歌谣,玄清的神智也是一阵恍惚,险些被斧子劈到。

    这时玄清身后也是出现六柄血剑,朝着夜魅刺去,夜魅无奈闭上嘴巴,左右闪躲抵挡。

    玄清打算磨炼一下剑术,也没有用出七星转换和五雷决,只见玄清拿出天辰,挡住斧子的剑尖连点斧子两下,卷发男的斧子被天辰点开,空门大开,玄清刺向卷发男的心口,哪知这时卷发男松开斧子,一拍腰间袋子,出现一个古朴的镜子。

    镜子显出八卦光芒,瞬间挡住天辰,玄清眉头一挑,也事惊讶魔族怎么擅长人族的手段,也顾不上想太多,看到八卦只是挡住卷发男的身前,瞬间也是有了主意。

    只见玄清刺向八卦光芒,一抖天辰,瞬间出现两把天辰,玄清手拿一把天辰朝着八卦左边刺去,一把朝着右边凌空飞去。

    卷发男调转身形,挡住玄清手拿的天辰,怎知天辰与八卦光芒一碰,天辰瞬间炸裂,而玄清也是手捏剑指,指向卷发男,口中喝道人族语音“血剑杀!”

    天辰瞬间加快,卷发男反应不及,被天辰穿兄而过,瞬间倒地。

    而一旁的夜魅听到玄清人族语音,也是惊恐道了一句“人族?”

    玄清嘴角一扬,刚想挺身上前,怎料夜魅神色一狠,自断右臂,口中念了几句咒语,速度瞬间加快,往着外面逃去。

    玄清想也不想,天辰一抛,手中剑指变化,用出庚金养剑诀的一招清风追月,只见天辰模糊了一下,瞬间出现在了夜魅的身前,夜魅看到天辰向着远方飞去,自己也是倒地身亡。

    这一招清风追月玄清很少用,虽然速度奇快,威力也大,但是一旦被对手躲开一时半会也是无法飞回,玄清在莲灵山练剑之时,童岚不让玄清运用此招,只说“此招你还不知何时用出。”

    如今自己根本追不上夜魅,用出此招,中了自热很好,不中,玄清自己也是一时之间追之不上夜魅的。

    天辰慢慢飞回,玄清一挥袖子把天辰收起,同时也是出现石缸,把二人的精血精魄取出,打进石缸之中,手决变化一下,用禁制封住石缸,玄清慢慢走出夜魅的府苑,在一无人之处,身形再次变换,却是在这夜魅城中一处客栈住下。

    玄清来到客栈要了一间房间,拿出夜魅和卷发男的储物袋子和一个铜镜,却是今天的战利品。

    玄清仔细打量袋子,这袋子与魔云袋样子差不太多,但是神识一扫,其中的禁制却是粗劣不堪,用神识一刺袋子禁制,只见储物袋光芒一暗,倒出了两个储物袋中的所有物品。

    夜魅的储物袋全是一些各种各样的衣物和一些魔石,倒是没有价值,而卷发男的储物袋子之中,却是有着很多的稀奇古怪的东西。

    书籍,玉钱,魔石,妖核,鬼晶,还有很多包含了四族的武器,玄清想了一下,这个卷发男的身份应该不简单,祖上或者亲属应该去过神魔战场,而且收获不菲,要不然以卷发男的本领,去神魔战场能活下来都是奇迹,哪里能有这么多的四族物品。

    在物品中玄清找到一枚写着“血”字的令牌,搜寻一下相关的血魂记忆,知晓这枚血令是血魔门奖励门下弟子在神魔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才能奖励,与玄清在天剑门获得的令牌作用相似,却也是不可多得。

    玄清再次搜索了一下血魂对卷发男的记忆,原来这卷发男是不远处的“火荒城”中的城主儿子,这个火荒城主,就是血魂过去都得以晚辈礼节对待。

    这个火荒曾经在神魔战场帮助管理者夺取过一个洞天之心,立下了汗马功劳,但也因此伤了根基,此生无望魔武境界,虽然没有达到魔武境界,但是此人的战力据说也是堪比魔武,所以血魂见了也得自居晚辈。

    玄清笑了一下,这个火荒的儿子如此不争气,要是勤学苦练,就是玄清也得麻烦一番,哪里能被玄清如此轻易斩杀。

    玄清开始清点了一下自己能用的法宝,居然有着三十多件,威力也是各有高低。

    虽然看着很好,玄清想了一下,只是把那个古朴铜镜留下,剩下的都收进袖子之中。、

    法宝是需要祭炼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等玄清把这三十多个法宝祭炼完毕,自己都已经晋级真武了,到时候法宝也是用不上了。

    玄清正好想到自己一直祭炼段离的铃铛,自己也是一直没用,实在是因祭炼的时间太短,用不上,如今祭炼差不多,倒应该试试效果了。

    玄清再次拿着铜镜,开始仔细打量。玄清刚刚看到铜镜,就知道此物不凡,被魔气祭炼都能发挥出不错的作用,自己用灵气祭炼自己也有了更好的防御手段了。

    铜镜圆形,此镜镜面有些划痕,让镜面粗糙不堪,所以依稀能把玄清的样子照出。背面刻画着八卦阵法,也是有些残破,所以当时卷发男只能防御前方。

    此镜明显是长时间没有灵气滋养,加上魔气的灌注,所以让此镜的灵性大失,才导致如此残破。玄清用鲜血和神识开始祭炼,发现镜子开始修复了一些。

    心中也是大喜,这镜子没有坏了根本,祭炼久了,可以慢慢恢复,如果完全恢复,玄清相信就是真武境都能用上。

    玄清小心收好镜子,考虑了一下以后的行程,虽然火荒城不是自己的目标,但是自己也是想挑战一下那个所谓的魔族,试一试自己手段。

    考虑良久之后,玄清如今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到了火荒城也是能彻底恢复,而且据血魂所知,整个火荒城中就他们父子两个是魔气境,没有第三个魔气境的修炼者,玄清再次意动。

    最后决定,先去火荒城一行,要是真没有其他魔族,自己试一试那个魔族魔气境的强者。

    想好之后,玄清正常的修行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开始往着火荒城而去。

    前往火荒城的路上有着三个带有魔气境的修炼者的城市,自己也好试试铃铛和其他手段,自己虽然要去会一会火荒城主,但是据血魂所知的情况,玄清也是没有把握,所以路上正好有三人可以试出所有手段,以最好的状态前往火荒城。

    两日后,玄清来到一个城中,也不去偷袭,叫出城主,这城主是一个将近四米多高的魔族,在魔族也是高大的身材,玄清口中张狂说道“你我一战分生死,不分胜负,你可要使出全力,要不然死了都后悔。”

    只听高大城主口中“哼”了一声说道“突兀小二很是张狂,看戟!”

    说完,就朝着玄清一戟划去,玄清感觉脸色有着狂烈的戟气划向玄清面门,手中剑指一指,出现一把血剑挡住戟气,拿出铃铛,神识和灵气灌入其中,只是这么一摇,顿时出现一声清脆的铃声。

    只见,高大城主神色挣扎了一下,双眼变的无神,手中的戟也是“当啷”掉落在了地上,玄清也不偷袭,看着高大城主,看他多久清醒。

    不到一刻钟,高大城主突然摇了摇头,看到玄清在看着他,手中的武器却是掉落地上,连忙捡起武器,慌乱的朝着玄清劈去。

    玄清再次摇了一下铃铛,只见高大男子看到玄清摇铃,戒备的收回神识防御自己的脑海,却见高大男子只是神色痛苦了一下,并无失去神智样子。

    玄清也是明白铃铛的作用,原来很多人战斗都是神识外放观察敌人的一举一动,但是外放的神识接触到铃声的波动,会瞬间通过神识传入敌人的脑海,照成敌人神智受损。

    高大城主发现自己没事,继续的向着玄清冲去,玄清也是连忙拿出天辰招架,却是想以剑术胜敌,这个高大城主也是战斗经验太过稀少,而又没有其他神通宝物,被玄清轻易的用天辰授首倒地,而玄清也是收起精血精魂往着下一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