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启灵传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挑战
    玄清行走了半个月,中间碰到的两个城主被玄清轻而易举的解决,终于到了所谓的火荒城,这火荒城有着火荒的名头,不少魔族为了安全,前往火荒城中安家,人多了自然繁华。

    这火荒城是玄清来到魔族嘴繁华的城市,在玄清的记忆中以人数来说就是赵、吴的都城火荒也是毫不逊色。

    跟路人打听了一下城主府在哪?得知在城中心处,玄清也是直接前往,来到深红大门的门口,两边站着两个守卫,玄清便走上前去。

    这时守卫,拦住说道“阁下有什么事情嘛?”

    玄清淡淡说道“麻烦帮我把这封书信给予火荒城主,对了,这把战刀也一并转交吧。”

    说完,玄清怕火荒不应战,所以从袖子中拿出火荒儿子的黝黑色战刀,给予守卫,玄清便离开了。

    两个时辰之后,火荒从外面回来,这时管家急匆匆的来到傍边说道“老爷,刚刚有人给你送来了一封挑战书。”

    火荒笑了一下说道“呵,一封挑战书而已,我收到不知道多少想出名年轻人的挑战了,你用得着大惊小怪嘛”

    说完,火荒直接往里走去,一点想应战的样子都没有。

    而这时管家说道“老爷,那人还送了一把战刀,看样子像是少爷的佩刀!”

    火荒“嗯?”了一声,连忙说道“把刀给我看看!”

    管家从储物袋中拿出战刀,火荒拿起打量了一下说道“确实是那不成器的战刀。”

    这时管家又把一封打开的挑战书给予火荒,这管家是火荒的心腹,所以火荒的书信他都可以过目查看。

    火荒拿出其中纸张,上面只是写着“三日后,城西三十里一决生死!”

    火荒笑了一声说道“好,好,现在的年轻人很张狂啊!”

    此时玄清也没在城内,毕竟那是人家地盘,谁知道有多少眼线,至于玄清为何没有直接偷袭、挑战,也还是因为火荒城毕竟是人家地盘。

    虽然魔族不擅长禁制阵法,但是不代表不会,再说,魔族只是修习阵法的人数稀少,顶级的阵法比不上人族,针对魔气到散魔境界的阵法,魔族也是不逊色与人族的。

    本来玄清就没那么大的把握,自然也不敢在他人地盘上动手,至于约战三日后,玄清也是打算用三日时间好好的调整心态和修复最后一点伤势。

    三日后,玄清在一处石头上打坐,这时一个将近三米,身穿白色布衣,手拿红缨尖枪,走进之后,粗犷的五官,健硕的身材,来到玄清面前。

    玄清就这么看着火荒,一句话也没有说,仔细的打量对方。火荒的手中枪上有着多道刮痕,看样子也是经历大战,脚步沉稳有序,擅长步法,来到这里之后,不断的打量四周,也是小心谨慎之人。

    一刻钟后,火荒率先开口说道“我儿子呢!”

    玄清淡淡说道“死了!”

    而火荒听到儿子死亡,眼神也是一厉,却也淡淡说了句“好!开始吧!”

    玄清歪头看着火荒,从其眼神中,玄清没有看到一点的怒意和慌乱,心中也是一紧,甩出天辰,身后血剑显现,配合玄清一起攻击火荒。

    血剑几乎覆盖了火荒眼前视野,但火荒却一点不着急,只见火荒踢枪把枪尾踢到左手,血剑与天辰快要临身,左手上扬,右手下压,瞬间挽出枪花。

    玄清手中天辰被枪花刮到,方向失了准头,玄清无奈收剑回退,等待血剑建功,哪知这时火荒的枪花不停,瞬间扩大,六柄血剑全都一一扫到,瞬间破灭。

    玄清看到血剑被火荒轻易解决,眉头一皱,再次召唤出六柄血剑。

    而火荒看到血剑之后,也是嘲笑说道“故技重施?没招了嘛?”说完,只见火荒握枪刺去,临近是,左手突然发力,红缨枪瞬间前进一段距离,而血剑却是刚刚酝酿完毕。

    玄清右手与肩平行,持剑上挑,左手剑指向后,松开天辰,右手指诀一变,只见天辰在玄清身前不断旋转快的好似一面盾牌在玄清身前,用出一招庚金养剑诀中的“环剑盾”,枪尖刺中剑盾中心,天辰形成的剑盾也是就此消失。

    而此时玄清左手剑指一变,只见天辰突然自转,把火荒的枪尖引离一点位置。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堪堪刺中玄清胸口的衣物,而玄清也是扬手反握天辰,由上而下的劈向火荒。

    而火荒脚步一停,右手的枪尾往上一抬斜着挡住天辰,而左手却是发着黑光朝着玄清一掌印去。

    玄清左手也是现出五雷决与火荒对了一掌。

    两人刚刚对掌,却同时马上撤掌,原来火荒感觉此掌极为克制魔气,马上进入自己的身体。

    而玄清却感觉掌中带毒,不敢继续相拼。

    火荒撤掌之后也是马上打算继续进攻,而这时看到血剑却朝着火荒刺去,却也不得不放弃,提枪刚要把六柄血剑打散,而这时玄清左手法诀一变,两柄血剑剑尖朝下一甩,却是用出“剑分沧澜”,朝着火荒劈去。

    而火荒看到变化,也是心中一惊,顿时张开大口,朝着剩下四柄血剑怒吼一声,而红缨枪却是对着两柄剑招血剑左右各自快速一点,两柄血剑劈在了空气之中,在地上砸出大坑。

    而剩下四柄没有剑招的血剑速度较慢,却被火荒的吼声吼的渐渐消融,到了火荒身前,只剩下猎猎的剑风,却也毫发无损。

    玄清刚想继续攻击,却感觉左手一痛,感觉有着什么东西快速逼向自己体内,无奈用灵气连忙压制。

    而这时火荒也是再次提枪向玄清刺去,玄清一边压制剧毒,一边快速的用逍遥步往后退去。

    火荒看到玄清速度突然加快,脚步也是一变,脚下突然有风环绕,却也一点不输逍遥步,继续向玄清刺去。

    玄清不敢背对火荒,而背风而行速度大减,眼看就要追上,心中一狠,用天辰在左手一划,毒血瞬间喷出,毒性大减的玄清,开始在体内快速的融合水木双雷,方向一变,往左侧飞去。

    而火荒也是枪头一调,接着刺向玄清。

    双方各自调转方向,速度都是大减,玄清趁着速度减弱,不退反进,用出清风醉月朝着火荒刺去。

    双方都是各自对准对方心口,剑尖与枪尖交错而过,玄清抬起左手的水木双雷诀与枪尖碰撞,而火荒也是抬起左手,只见左手突然出现鳞甲挡住天辰的剑尖。

    只听“叮”“轰”“噗”的声音同时响起,天辰与火荒手中的鳞甲发出“叮”的一声,双雷诀引爆,发出“轰”的一声,而双雷诀毕竟是攻击法术,所以火荒的枪尖从玄清左手的掌心一直刺到肘部。

    而双雷诀也是由红缨枪打中火荒,火荒的右手衣物消失,右手也是显出了被雷决轰击的血肉模糊,两人各自被反震力量逼退。

    双方站定,都打算再次攻击,这时玄清左手一痛,连忙一看,只见左手已经发黑,原来余毒未清,被魔气再次引发,毒性加大。

    火荒却是突然发现雷决余力在自己体内四处游走,连忙用魔气压制,却发现此雷决极为克制魔气,用大量魔气压制,雷决也只是慢慢消散。

    玄清压制毒性,口中说道“阁下这毒功倒是精深啊!毒性如此之大。”

    而火荒也是回应说道“阁下的人族剑术和人族雷法也是不凡,只是真没想到,你一个人族胆子倒大深入这么远,居然来到这里不当缩头乌龟,还敢露头?老朽也是佩服啊!”

    玄清被揭穿却也一点不害怕,知晓自己与这火荒一战必然会暴露人族身份,但是一不怕,因为今日,双方都不会退走,玄清退走,火荒会召集很多魔族围剿玄清。

    而火荒退走,玄清在魔族领域逃命,能不能追上火荒也不敢确定,而且杀子之恨火荒也是很想亲手解决,所以二人都不打算逃,拼死战斗。

    玄清发现自己一时三刻无法把毒性逼出,右手法诀连变,却是把自己的左手彻底封印,封印效果和玄清砍下左手效果一样,既然能不失去左手,所以就没砍掉。

    而火荒看到玄清封印左手,也是心中一狠,一拍腰间的储物袋,瞬间出现一颗红色的药丸,火荒想也不想,直接吞下,体内魔气瞬间暴涨,双雷诀的雷电之力慢慢消融,而暴涨的魔气也是被双雷诀磨去。

    暴涨魔气消散,火荒的脸色却是瞬间白了下去。

    原来吞下的药丸,名为“燃血丸”,一旦吃下,会以自身精血为燃料,提供大量的魔气。

    玄清站起身来,一甩天辰,而火荒也是提枪蓄力,这时火荒却开口说道“说实话,阁下的剑法真是一般,法术倒是精绝,恐怕不是天剑门的人是泉灵宗的人吧!”

    玄清有些无语,看来自己真该磨炼剑法,敌人都认不出自己是天剑门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