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启灵传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仙魔大战
    南宫轻穹在赌,赌血泣放不下血魔门,而要赌自然要先把赌注压上去,南宫离一个月前已经用天剑令说明了他那头的情况,如今已经有杀手去试探南宫离,而且异族已经察觉到南宫轻穹是假扮的,天剑门也是受到一定的进攻压力。

    天剑门的人也是不断催着南宫轻穹回去,而南宫轻穹还是忍着继续假扮南宫离,如今血泣入套,南宫轻穹心中的石头也是放了下来,如果把血泣击杀,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血泣眉头一皱,心里也有些犹豫不决,南宫轻穹血泣也算是熟识,曾经也是交过手,自己稍弱一筹,平时要是就南宫轻穹一人,血泣也是不太害怕,但是此时明显自己中记,要是南宫轻穹有着别的手段或者埋伏,自己就危险了。

    血泣想跑,但是此时如果自己真的跑了,血魔门的血魂子连月尘都打不过,更何况南宫轻穹和月尘,自己一走血魔门比灭。

    就在血泣犹豫不决的时候,南宫轻穹传音给月尘“快点解决血魂子,我拖住血泣,此次要是击杀血泣,我做主把天剑门的九转轮回决传授给你。”

    南宫轻穹说完,飞快的冲向血泣,右手画圆,胸口顿时出现太极图打向血泣。

    血泣看到南宫轻穹攻击,打算看看情况再说,顿时身体四周出现血海,太极图打向血海,把血海打的四分五裂,露出血泣的身影,只见血泣一指太极图,本就被血海消耗的太极图顿时破碎,而血泣的血海却是不断吸收四周死亡的魔族和人族鲜血慢慢恢复。

    这血海是血泣的一种诡异神通,属于攻防一体,如果周围死亡的人族和魔族被血海吸收的过多,恐怕就是南宫轻穹都无法抵挡血海的攻击,当然南宫轻穹自然也不会让血泣把血海的威力无限叠加,只要不断攻击血海,这神通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威胁。

    只见南宫轻穹左手从天剑令中拿出一面洁白的镜子,灵力灌入其中,对着血海就是一照,血海顿时如同雪水一般快速消散,南宫轻穹右手突然显出一把洁白长剑,身体融入剑光,却是用出人剑合一,白光快速的朝着血泣刺去。

    血泣看到这些变故也不惊慌,从魔云袋中拿出一条红绫,用手轻轻一抖,顿时一道红光快速的在身前形成一张巨大的血网。

    白光穿进血网中间打算透过血网,怎知白光穿进一半的时候,血网突然收缩,直接缠住白光,不过白光速度威力极大,血网也是被白光带着朝着血泣刺去。

    血泣突然阴险的一笑,血血网突然化作血水,包裹住了白光,随后血泣突然念念有词,被白光包裹血水刺进血泣身体,血泣身体突然化作血水四散,朝着剑光后方再次化成了脸色有些苍白的血泣。

    被血水包裹的剑光突然光芒大振,把血水蹦飞,露出南宫轻穹拿着洁白中带着红光的长剑。

    南宫轻穹看了一眼宝剑,脸色突然心疼的一抹剑身,红光退散,但是剑身发出的光芒却没有之前暗淡。

    南宫轻穹看了一眼血泣,却不敢继续人剑合一,直接身体向前冲去,手中长剑连续挥舞,周身顿时出现十多把与长剑样子一样的剑气。

    血泣眉头一皱,南宫轻穹冲的很快,自己没时间动用法宝,无奈手中化出一把战刀,与南宫轻穹近身搏斗。

    血泣刀法哪里比得上南宫轻穹的剑法,打掉了南宫轻穹所有的护身剑气,身上却也留下了二十多道伤口,不过血泣身体本就异常,伤势倒是不重。

    二人打了半个多时辰,血泣的脸色已经煞白,而南宫轻穹的气息也是有些混乱。

    而一边血魂子已经被月尘打的狼狈不堪,月尘找到机会,突然化身成一轮圆月,发出万丈光芒照向血魂子,血魂子发出惨叫,双手挡住面前身体不断冒着白烟,同时不断往着光芒外跑去。

    月尘化身的圆月又不是不动,血魂子去哪,圆月就跟到哪里,这时血泣突然对着血魂子喝道:“废物,你攻击圆月啊!”

    南宫轻穹却也是怒道:“跟我交手还敢分心!”说完,南宫轻穹顿时人剑合一战向血泣,而血泣也是大惊的念着咒语,直接血泣被剑光斩成两半,而血泣好似流水一般,再次合拢。

    南宫轻穹显出身影,继续近身和血泣缠斗,虽然血泣化解的南宫轻穹的人剑合一,但是破解也是耗费了大量的魔气。

    而一旁的血魂子却是优酷说不出,攻击圆月说得容易,要是全盛时期的血魂子倒还能把月尘化身的圆月打破,但此时血魂子已经伤上加伤,攻击了三次圆月看似接近破碎,但最后都是再次恢复,血魂子也是知道自己的魔气不足打破圆月。

    要是血魂子把魔气全部攻击圆月倒是能打破,不过之后血魂子连跑得魔气恐怕都是不够,眼睛左右看了一下,一咬牙,身体化作血光快速的朝着天边飞去。

    圆月把血光一半照的消散一半,圆月突然破碎,月尘的身影显现出来,刚想追击血魂子,但是看到血魂子不顾重伤的逃跑,自己恐怕一时三刻无法追上,犹豫了一下,转身帮助南宫轻穹攻击血泣。

    血泣看到血魂子逃跑,也是怒喝一声“竖子误我!”说完,血泣突然把剩余的魔气用出大半,攻击南宫轻穹也是转身就想逃跑。

    而南宫轻穹看到血泣要跑,也不管血泣的威猛攻击,直接拿出一块八卦玉盘,手指连点,口中喝道:“起!”。

    只见血魔门的整个深渊牢狱顿时出现巨大的红色光罩,血泣化身血光想在红光合拢前穿出光芒,最后还是慢了一步,血泣撞到红色光芒顿时弹了回来,而红色的光罩也是“砰”的一声破碎。

    南宫轻穹看到血泣被弹回深渊之中,左手划向右手动脉,右手划向左手动脉,顿时双手鲜血淋漓,双手快速在空中不断挥舞,在空中形成一个类似禁的诡异符文,双手一指被光罩弹回的血泣,口中大喝道:“禁”

    顿时以二人为中心,方圆十里出现一道暗红色的细纹,而血泣看到光文也是大惊道:“生死血禁术!”

    这生死血禁术是以自身精血为引,在四周出现一种特殊禁制,这禁制会无时无刻消耗使用者寿元,只要使用者的寿命未终,谁也逃不出这个禁制,当然要是有着攻击禁制,使用者的寿元也会消耗的更快,要是低境界的人用生死血禁术困住高阶的修炼者,恐怕高阶修炼者几个攻击就会让低境界直接因寿元不足死亡。

    血泣的攻击当然可以消耗南宫轻穹的大量寿元,只要给血泣一刻钟的时间,南宫轻穹恐怕也会直接死亡,但是此时南宫轻穹自然不会让血泣随意攻击,加上月尘辅助,如果血泣真敢攻击禁制,二人一定会直接把血泣斩杀。

    “南宫轻穹你这个疯子!”血泣对着南宫轻穹怒吼道。

    “这一战,我南宫轻穹必斩你!”南宫轻穹说完,直接朝着血泣攻击,而一旁的月尘从被南宫轻穹的做法中反应过来,帮助南宫轻穹攻击。

    血泣被二人缠的有些发慌,对着下面血魔门的人大喊道:“所有血魔门的人全力攻击禁制,只要禁制破碎,南宫轻穹就会反噬而死。”

    血泣刚刚说完,血魔门的人就开始不断攻击禁制,不过血魔门的人却也不会那么好攻击禁制,本来人族的人数和实力就大于血魔门的人,如今能拖住人族已经就是大幸,真敢分心攻击禁制的魔族,也会因分心被人族斩杀。

    不过血泣的话还是有着不少魔族听从,确实是分出了不少凡仙和真皇攻击到了禁制,南宫轻穹也因此脸色突然苍白,攻击力度弱了不少。

    血泣压力一轻,高兴的对着下面继续喊道:“好,就这样继续攻击。”

    不过这次下面的人却是没有听从,刚刚攻击禁制的魔族都被人族趁机斩杀,就是不死也成了重伤艰难的抵挡攻击,凡仙境少了五人,而真皇境则直接少了一大半,此时更是挡不住人族攻势。

    血泣看到无人攻击禁制,心中也是咯噔一下,一咬牙从魔云袋中拿出一颗绿色的丹药,直接吃了下去。

    南宫轻穹二人知晓血泣已经开始使用禁法,自然攻击力度开始加强。

    不过二人没有想到,血泣的魔气不但没有增强,反而减弱,被南宫轻穹一剑斩成两半。

    这次两半的血泣却是没有合拢起来,反而其中的一半化为血泣。

    正在二人疑惑的时候,另一半的血泣身体突然变成绿色,顿时“砰”的一声向着四周散去。

    二人愣了一下,继续攻击血泣,不过血泣根本不敢抵挡,反而不断闪躲。

    二人发现血泣的修为好像变成刚刚进入散仙境一般,就是血魂子的修为都比血泣高上不少。

    而这时整个深渊中突然泛起了绿色的雾气,人族和魔族不断有人开始浑身泛绿死亡,不问也知是中毒身亡。

    这时魔族中毒的程度远远不如人族,不少魔族腾出手来开始攻击禁制,顿时南宫轻穹的脸颊冒出了冷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