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启灵传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成婚
    只是匆匆百年,曾经的友谊便已经不复存在,而在修行的这一条道路上,百年的时间确实不是很多,二人感觉到迷茫,也理解了为何那些修行多年的前辈高人清心寡欲,实在是如果长时间不想处,友谊是会慢慢变淡,直到消失殆尽。

    亲情或许能好些,但是很多上一辈和下一辈所处的环境不同,所知的事情不同,必然行走的道路不同,所以人生的道路陪伴很少是亲人。

    玄清与陆嫣雪席地而坐一个晚上,述说着各种曾经的往事,曾经的友谊,只是结果却有些不尽人意。

    剩下的二十多天,玄清和陆嫣雪也算是忙里忙外,虽然玄清和秦笑敏几人渐渐熟络了起来,但是玄清还是感觉到了一丝陌生。

    赵月儿嫁为人妇,曾经身为赵月儿的唯一亲人,此时更关注的是绫亦,毕竟玄清和赵月儿相处不到十年,但是绫亦与赵月儿可是成亲百年之久,赵月儿与绫亦更为亲近这是自然。

    但是作为曾经是赵月儿最重要的玄清,此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也许是以为玄清死去,所以赵月儿遗忘玄清的感情更甚,这一丝陌生让玄清无法释怀。

    玄清一直教导绫亦多时,算得上半个弟子,可是自己这个弟子如此不成器,加上时间的冲刷,二人的关系也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风骏,曾经一起谈天说地,一起探讨修行,但是此时玄清修为更甚,对人生感悟更多的玄清,此时玄清说得,风骏都无法反驳,不似朋友,好似长辈与晚辈,关系也是开始陌生。

    秦笑敏和龙清翎与玄清相处不久,关系本就一般,如今百年过去,最多也就是熟悉的陌生人。

    时间这个东西很可怕,熟悉的人变得陌生,熟悉的东西慢慢腐朽,熟悉的环境一去不返,玄清本以为回到赵国自己会很开心,但是结果却是让玄清心中有了一丝悲伤。

    这时玄清想到自己与陆嫣雪要是分开足够久的时间,二人的爱情也会不会随着时间消逝,身为孤儿的玄清不了解亲情,来到这个世界也没有享受到亲情,二人的爱情也会不会随着时间消逝,所以亲情会不会随着时间而享受玄清并不确定。

    在原来世界中的玄清,看到很多子女长大成人,但是都很忙的没有时间去看望自己的父母,但是再忙的人,抽出一点时间还是能的,有没有可能是时间磨灭了亲情的重量。

    也是因与父母相处时间不长,反倒是爱情受到了长时间的滋润,才会出现爱情比亲情更重的情况的事情时有发生吧。

    曾经有过一个很白痴的问题,就是女朋友问自己和男友母亲同时掉进河里,有的为了哄女友,就说出女友更重要。

    但是据玄清所知,妻子比母亲更重要的事情时有发生,只是很多人不愿意承认罢了。

    感情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好哪个更重哪个更轻,就比如父亲和母亲,在相处时间相同,没有对孩子一样关注的情况下,子女还是很难分辨哪个更重的。

    玄清不敢继续再想,越想心中越感觉时间的可怕,甚至不敢想自己与陆嫣雪以后会发生什么。

    二十多天过去,玄清和陆嫣雪的大婚赵国的国主也是布置完毕,虽然陆嫣雪并没有说给赵国留下什么,但是以陆元岳此时对赵国的感情,想必陆嫣雪还是留下了一些好东西,丹药、功法之类的。

    在成婚的前一天,此时久违的赵峰也是赶了回来,在客栈找到玄清。

    玄清邀请赵峰进入房间开口说道:“还以为你事务繁忙,无法赶回来了呢。”

    陆元岳被贬,赵峰成了赵国的支柱,成为了元帅,加上需要用真武境的修行震慑敌国,玄清以为赵峰无法赶来了呢。

    “离开一两天的时间,敌国也组织不了什么有效进攻,没想到你们百年之后还会回到这里,当初就看你们二人眉来眼去,还真有猫腻!”赵峰笑道。

    “当时我们有眉来眼去嘛?”赵峰说道

    “你舍命救陆嫣雪,其后陆嫣雪为了帮你治疗灵灾,当时可是几乎求遍了赵国所有名门富商,身为皇室的我,陆嫣雪自然也是找到,只是没有结果罢了!”赵峰感慨说道。

    “这事我倒是不知道!”玄清顿时心中一软,想不到当初陆嫣雪为自己做了那么多,只是当时因病缠身,对外界几乎毫无联系,想到办法之后,玄清也是立马赶到战场,所以当年的事情玄清并不知道。

    “那时陆嫣雪就对你有意思,不过当时你性情大变,狠狠的伤害到了陆嫣雪,当年你两次离去,那丫头每次都伤心了好久,最后老元帅安排陆嫣雪嫁人,回到皇城的路上才被莲花宗有机可乘被绑架了。”

    “那这么说,我还得谢谢莲花宗了,要不然我得后悔死了!”

    “你还真得谢谢莲花宗,要不然你哪里去取这貌美如花的媳妇。”

    “也怪我当时只顾着修行邪功改变资质,一心只顾着修行,却忽略了嫣雪!”

    “陆丫头也算是我从小看着长大,你以后对她好一点就是,不过百年没见,你的修为增长的这么快,陆嫣雪更是达到真君境,你们夫妻二人倒是可以载入赵国的史记了。”

    “赵国地处偏僻,灵气稀薄,自然修行缓慢,在天剑门分坛修行一天就能抵得上赵国修行三天,而天剑门的主山更是豪华,加上各种各样的丹药,以及无数同等或更高境界的敌人,修行自然快上一些。”

    随后二人开始聊了一些,这时玄清倒是感觉赵峰和以前一样的豪爽,突然没有了那种陌生感觉。

    其实从玄清认识开始,赵峰就一直在边境的军队之中,所以一直接触的人也是军人,其性情并没有改变多少,也是玄清好友中唯一没有大幅度改变性情之人,所以玄清才没有所谓的陌生感觉。

    而风骏、秦笑敏、赵月儿几人当时可都是少男少女,改变的几乎是翻天覆地,所以玄清才会感觉几人陌生。

    二人聊了很久,一直到玄清该去成亲的时间,这时大量的婢女来到玄清的房间,开始为玄清梳洗打扮,而赵峰也是就此离去。

    长时间都是独自修行的玄清,此时突然被大量婢女伺候,很是不习惯,穿上了新郎衣服,出门带着花轿前去迎娶陆嫣雪。

    成亲的规矩很多,多得身为修行中人的玄清很是不习惯,不过这一切都是陆元岳的安排,虽然玄清很想取消这些,但是玄清想了一下还是不敢违背快要成为岳父的陆元岳。

    玄清终于知道什么是过五关斩六将,一大堆的习俗和繁文缛节的东西,玄清宁可和真皇境大战一场。

    玄清想不明白为何迎亲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说道和习俗,本来祝愿的风俗,此时反而太多,就好像拜完菩萨,拜三清,随后再拜月老,好像拜得越多越好一般。

    从天还没有大亮开始,玄清一直到了快中午,终于把陆嫣雪送到了花轿上,然后一路上有着大量的红毯,加上赵国国主的昭告天下,一路上大量的百姓在围观,玄清突然感觉自己就是一只猴子,在被众人观赏。

    随后玄清接着陆嫣雪前往京城皇宫之中一处新盖的礼堂成亲,赵国国主也是因玄清和陆嫣雪二人修为实在太高,这一场婚礼也是赵国举全国之力在办。

    这礼堂的极为庞大,大量的赵国官员都来参加二人的婚礼。

    二人来到礼堂,走上红毯,看着四周几乎没几个认识之人,玄清不禁想到这些人心里能祝福自己的又有几人,想必除了二人少量的好友,剩下那些人想必一丝祝福都懒得给吧。

    礼堂坐在长辈位置的只有陆元岳,而赵国国主却是没敢坐在陆元岳的身边,至于赵国国主在哪玄清都懒得寻找。

    随后开始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然后陆嫣雪送入洞房,而玄清却开始敬酒,一直到了天快黑了,才彻底完事。

    玄清来到洞府,发现门口有着大量婢女对里面喊着陆小姐,好奇对众人问道:“这是怎么了?”

    一位婢女站了出来回答玄清说道:“陆小姐把红盖头揭了,奴婢本想劝阻,但是被陆小姐一挥手打了出来,门口还有阵法禁制,我们根本进不去啊!”

    “你们先退下吧,剩下的事情我自己处理!”玄清苦笑说道。

    “奴婢告退!”婢女说完,就离开了,而玄清来到禁制前,以玄清对阵法禁制的理解,很轻易的便走了进去,看到陆嫣雪正坐在桌前郁闷的表情吃着水果。

    “你总算是来了,我都快被她们烦死了!”陆嫣雪委屈说道。

    “我也烦啊,被人指挥了一整天,比打架都累。”玄清吐槽说道。

    “早知道不让爹安排了!”陆嫣雪后悔说道。

    “那我们现在该洞房了吧!”玄清突然说道。

    陆嫣雪脸瞬间红了,如同蚊子声音小声说道:“嗯!”

    随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