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启灵传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九章 理清头绪
    玄清万万没有想到这玉清翎的居然有这么深厚的背景,也管玄清下意识认为李元一利用身份和见识骗骗女孩,可能这李元一还真有手段,连这种人都能骗到手。手机端 https://

    玄清尴尬的继续问道:“不知首席师兄能否告知我玉清翎的来历?”

    剑青峰诧异的看着玄清微微一笑说道:“她与段家有着深厚的关系。”

    “段家?掌门的世家?”玄清眉头一皱说道。

    “对,我不是不能查探到玉清翎的位置,可是我不敢,你能活下来三年,没有这玉清翎,你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剑青峰幽幽说道。

    “这么说我还当了一回小白脸。”玄清也是笑道。

    “李元一,这回我是真信你失忆了,要不然以你的心高气傲,是不可能承认这个事实的。”剑青峰也是笑道。

    “信不信都随你,怎么找玉清翎?”

    “你得去问掌门,对了,听说徐长老要收你为徒,你拒绝了!”

    “对,这事与玉清翎的事情有关系嘛?”

    “有很大的关系,你要是拜师,在意剑门算是有根底之人,别人就算暗害你也需要称量一下,玉清翎你也够资格娶。”

    “其实找玉清翎不是很重要,我只想知道有很多人对我不爽,暗害我是谁,至于我能不能解决就不劳首席师兄操心了。”

    “呵,当初要死要活的要跟清翎在一起,现在倒是无所谓了。”

    “首席师兄,我怎么一直感觉你不是很想针对我啊!”

    “我是不得不针对你!”

    “我现在能不能跑?”

    “你在未凝聚绝品剑肧之时尚可,现在你的威胁太大了。”

    “我当初到底做了什么?不会真的是简单的与玉清翎交往有关系吧?”

    “你俩的关系不正常,可是让意剑门很多人注意!”

    “她不会是鼎炉或者特殊体质吧?”

    “你失忆之后是真聪明啊!”

    “我究竟引来了多少人的注意?”

    “几乎意剑门上下所有长老!”

    “掌门和徐长老呢?”

    “他俩境界那么高,又没有子嗣后代,加上掌门宇玉清翎是她的外甥女,所有人只敢争取,强逼没人敢。”

    “你与她不是订婚了嘛?”

    “一张纸而已,掌门不遵守你觉得我有办法?”

    “她的体质能把剑肧提升?”

    “对的!”

    “我说是靠我自己你信嘛?”

    “绝品剑肧哪里那么容易凝聚,你不是说你失忆了嘛?你怎么确定没有关系?”

    “额……”

    “好了,该说的和不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郑元这人是什么情况?”

    “他一个泥腿子出身,哪边风大朝着哪边倒。”

    “多谢,告辞了!”

    说完玄清直接告辞离去,这剑青峰也算是坦荡,至于真假玄清大致也是猜出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摸了摸头疼的脑袋,这意剑门恐怕还得待上不短的时间。

    这一段时间意剑门忙着比武,自己只要不跑应该没有人注意,而修炼又苦于绝品剑肧没有好的功法炼化,正好无事,便去找这意剑门教授阵法的地方。

    意剑门的阵法堂在一个极为偏僻的位置,阵法大殿也是异常古旧显得有些破败。

    门口连一个守卫都没有,玄清走进大殿,看到地上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样子连小偷都得哭,跟垃圾场似的,小偷还得分类。

    玄清随意捡起一块巴掌大的旗子,上面有微弱的剑气,阵旗星天世界倒是有人炼制,可是阵法威力一大,需要炼制阵旗得品质极高,阵法师又不是炼器师,所以就是玄清用的也是很少。

    玄清继续查看脚下的物品,发现了阵盘、阵石、阵基,这些都是炼制的东西。

    玄清布阵大都是用一些珍贵材料,调整五行,增减灵气,最后形成阵法,这些阵旗之类的东西虽然形成的阵法极为稳定,但是限制就是威力太小,最多就能布置中阶阵法,高阶阵法想都不用想,炼制不出来这种阵旗。

    当然要是玄清的炼器手段达到一定程度也是可以,但是假手于人恐怕炼制的东西是没有办法说清楚的。

    这时玄清突然看到一块阵盘,这阵盘之中符文和散发的气息极为诡异,玄清拿起来仔细观察发现上面竟然有剑肧的气息。

    正当玄清继续深思之时,突然有人说道:“你是什么人?跑来这里胡闹!”

    玄清回头看到一个披头散发,脸上带着黑灰,头发半白,整个一番乞丐模样。

    玄清愣了一下抱手说道:“这位前辈,是这阵法堂的堂主?”

    “对!老夫练金火,你小子来干嘛?”炼金火不耐烦说道。

    “弟子路过这里,看到阵法堂有些破败,便好奇进来瞧瞧。”玄清直接说道。

    “好奇?你当我这里是小孩玩闹的地方!滚!”炼金火立马不耐烦转身就要走。

    “稍等前辈,晚辈的好奇是对阵法的好奇,所以特来拜访学习一下!”玄清连忙表明来意。

    “把你的观想图册亮出来我看一下。”炼金火随意说道。

    随后玄清把剑肧亮出手中,炼金火看到玄清的剑肧也是无语说道:“你这资质不好好练剑,过来学什么阵法?滚!”

    “剑肧好坏与阵法有什么关系?”

    “你观想的根基是剑,与阵法无关,自然修习不了阵法。”炼金火有些心灰意懒的说道。

    “如果不是观想阵图就不能学习阵法了?”玄清皱眉问道。

    炼金火看了一眼玄清表情略带痛苦说道:“对!”

    “胡说八道,阵法师学五行、悟阴阳、引天地,引变化,与观想有何关系?”玄清皱眉说道。

    “狂妄小儿,不懂就不要瞎说。”炼金火不耐烦的转身就要离去。

    玄清眉头一皱,用神识引动了五块地上的残次品,瞬间向炼金火打去,这炼金火有着真灵境的修为,自然不会被偷袭,随手一挥把东西打飞,怒气刚升想教训玄清。

    哪知这五块垃圾居然暗藏方位,借助炼金火的攻击形成了一个五角星。

    炼金火感觉四周压制灵气和神识,也是知道自己中了阵法,这时玄清轻轻一跺脚,地上的飞起一块阵旗和阵盘,玄清神识一扫其中的属性,连弹两下,阵旗和阵盘进入阵法。

    炼金火虽然能蛮力破除阵法,但是想在以阵法胜过玄清,哪知刚要破阵,阵法瞬间变了。

    正所谓当局者迷,炼金火没有看到玄清增加的阵眼是哪两个位置,陷入了思考。

    这时玄清目光一扫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口气又增加了十多个阵眼,形成了一个玄清常用的七阴七阳散光阵的迷阵。

    本来玄清想困住炼金火一会儿让他丢脸,哪知玄清突然感觉阵法之中出现一股庞大的牵引之力,整个阵法也是支离破碎,玄清定睛一看,阵法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座阵法。

    “小子,既然你要跟我斗阵,那你就试试老夫的阵法。”炼金火刚刚说完,玄清就感觉眼前一黑,神识被封锁,空气流动的声音也是彻底消失。

    阵法虽然诡异,但玄清身体却可以操纵自如,手中出现青雪剑,以剑感应四周,发现周身出现上百个阵眼,这些阵眼与玄清手中的青雪剑有着本质的相同,玄清也是知道这阵法便是这世界观想的阵图。

    玄清几个呼吸便察觉到了阵法有破绽,用青雪剑的剑气朝着左前方攻击一处阵眼,哪知阵眼突然开始转换,变成了另一个,阵法顿时开始攻击玄清。

    玄清微微移步踏在了阵法脉络之上,阵法失去攻击目标渐渐稳定。

    不过这时玄清微微一笑,又对着一处阵眼攻击,阵法如法炮制转移阵眼,哪知玄清随后以一道更快的剑气打向另一处,而这一处正好是玄清想要攻击阵法的阵眼。

    炼金火一口鲜血喷出,阵法消散,玄清看到炼金火居然与阵法息息相关,也是猜测出这阵图是炼金火的根基。

    “你怎么可能看出我阵法的移动?”炼金火不顾伤势反而连忙问道。

    “这阵法虽然你可以随意操纵,但是阵法运转的规则没有变,只要找到你阵眼的必经之路就可。”玄清也是解释说道。

    随后炼金火想了一下自己那处阵眼为了保证阵法稳定不得不朝那个方向移动,要是别的方向恐怕阵法就算不破,漏洞也是显现出来,破阵也是轻而易举。

    “区区一个剑气境的弟子怎么会有如此阵法造诣,你到底是什么人?”炼金火皱眉问道。

    “晚辈修为被废,重新修炼了一番。”玄清一想光顾着显摆,忘了这一层解释说道。

    “那你的阵法跟谁学的?”炼金火好奇问道。

    “家族长辈!”玄清随意说道。

    “意剑门的家族没有擅长阵法。”炼金火直接点破说道。

    “我是百皇王朝的人。”玄清继续解释说道。

    “怎么跑到这里了?”

    “是躲到这里来了!”

    “你这么高的阵法造诣来我这里是戏耍我嘛?”

    “阵法本就是交流沟通互相借鉴,闭门造车也难有作为。”

    炼金火叹息了一声说道:“你说得对,闭门造车难有作为。”

    启灵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