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启灵传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二章 陷入险境
    “她怎么好好的被扣下了呢?”玄清皱眉问道。

    “他们说玉小姐是意剑门的人,被执法殿的人给抓了!”陈勇连忙说道。

    玄清顿时想起自己与玉清翎本就是意剑门的人,鬼窟宗发现也不是什么意外之事,可是让玄清不解的是,李元一的名头可是比玉清翎响亮太多,先发现的本应该是自己,玉清翎怎么会率先暴露?

    “她被抓走了几天了?”玄清皱眉问道。

    “回师父,昨日就已经抓走了!”陈勇回道。

    这下让玄清更加疑惑,自己带来的人是意剑门的人,而玄清身为鬼窟宗的供奉,执法殿应该率先通知自己,只是也得确认一下玄清是不是有问题,这执法殿不声不响,倒是诡异的很。

    玉清翎该救还是要救的,毕竟这地方是玄清带她进来,要是不管不顾倒是有些失了道义,玄清想了一下,还是动身前往执法殿一趟。

    执法殿在鬼窟宗宗门大殿旁边,玄清自然也是看到过执法殿的位置,而执法殿的殿主名叫“鬼九”,这并不是他的名字,而是他的代号。

    鬼九这个人性情阴霾,倒是找过玄清炼制过一根修炼用的聚阴阵旗,对战斗的阵旗倒是没有炼制。

    玄清来到执法殿之中,门口的两位守卫弟子也是认识玄清,连忙恭敬说道:“李大人是要找殿主嘛?”

    玄清点了点头,其中一位弟子连忙前去通报,带着玄清走进了这执法殿。

    这执法殿布置也是有些阴森恐怖,也是正常,要是不给一些犯错弟子一些压力,又何谈问话。

    玄清来到大殿之中,鬼九正坐在大殿的椅子上,玄清直接在旁边的客椅坐了下去。

    “不知李供奉来我执法殿何事?”鬼九淡淡说道。

    “是这样,我进来鬼窟宗之时曾带进来一位婢女,想必鬼九大人也是见过!”玄清直接说出来意。

    “那个玉小姐,对是见过,怎么了?”鬼九疑惑的问道。

    “我的弟子告知她被抓进执法殿了,殿主不知?”玄清皱眉问道。

    “这?我倒是真的不知,我询问一下,来人!”鬼九也是不清楚情况,直接对外面喊道。

    这时一位弟子来忙走了进来,鬼九直接吩咐道:“查一下最近是否抓了玉清翎!”

    弟子口称“是!”就退下查询,而这时鬼九转头问玄清“李供奉莫急,一会就能得知。”

    玄清点了点头,可是心中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感觉自己陷入了什么圈套之中。

    没过多久,这时刚刚进来的一位弟子带着另一名弟子来到大殿之中。

    “怎么回事?”鬼九威严的说道。

    “回禀大人,玉小姐确实被抓了,不过已经逃了!”这名弟子也是支吾说道。

    “李供奉只是供奉,鬼窟宗的规矩还管不到李供奉头上,其带来的人鬼窟宗更是无法插手捉拿,你们在胡闹什么?”鬼九直接皱眉说道。

    “回禀殿主,属下的师弟暗七则是无意撞见玉清翎小姐练剑,暗七曾参与意剑门的那场大战,认出其剑法正是意剑门的剑法,所以怀疑玉清翎是意剑门的人,暗七与其交手,那玉清翎更是用出多种意剑门的剑术,本来昨日就像禀明殿主,可是一时不查让玉清翎逃了,暗七追了出去。”这名弟子也是解释说道。

    “恩?李供奉,这事你解释一下?”鬼九直接皱眉问道。

    玄清听完这名弟子说完,就知道坏了,这玉清翎和李元一早就相遇,二人给玄清下了套,要不然战斗经验稀少的玉清翎就连同等境界的真武境都无法胜过,怎么能逃出升天?

    “对,玉清翎确实是意剑门的人。”玄清索性承认说道。

    “李供奉难道不知道意剑门与我们鬼窟宗是死敌,上任宗主更是陨落在了意剑门之中。”鬼九大声说道。

    “李某自然知道,但是我与意剑门的玉家有旧,他们玉家想让我传授阵法,正好当时我也缺一位处理杂事的人,有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时间过去不短,我都快忘了。”玄清扯谎说道。

    “忘了?难道你的婢女没有提醒你她是意剑门的人?”鬼九自然不信继续质问道。

    “信不信随你!”玄清也是淡淡说道。

    玄清随意扯谎,要是鬼窟宗不想为难玄清,自然也会借此台阶下去,要是非要为难玄清,玄清也是没有怕的,毕竟这鬼窟宗这一段时间已经熟悉阵法,逃走自然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别以为你是宗主邀请过来之人就如此张狂,去请宗主过来。”鬼九气得直接吩咐属下说道。

    而玄清这段时间在这鬼窟宗异常安逸,加上那阴白常虽然是魔道中人,但是对玄清也是礼遇有加,索性便于阴白常道个别也好。

    不一会,阴白常便来到这执法殿之中,表情复杂的看向玄清说道:“先生我自问待你不薄,为何如此欺骗我等?”

    “宗主这话就不对了,你邀请我来给你门中炼制阵旗,而我这段时间也是在藏书阁兑换一些低等功法和阵法参考,说到底也就是一个交易而已,难道宗主对这正魔之分如此在意?”玄清也是轻轻一笑说道。

    “某自然是不会在意正魔之分,对先生也是没有进行任何的调查,因此对先生的身份也是一无所知,今日先生直接解释一下身份如何?”这一段时间玄清炼制的阵旗让鬼窟宗实力大增,有些不甘的问道。

    玄清知道这时是不可能继续扯谎的,索性说道:“我也是意剑门的人,名叫李元一,不过已经叛逃了。”

    “李元一,就是那个意剑门拐走高玄宗门下弟子未婚妻之人?”阴白常也是问道。

    “对,就是那个!”玄清承认说道。

    “先生莫要诱骗我等,虽然意剑门说你叛逃,但是至今也是未曾派一人追杀,而阁下身上还要意剑门的镇派法诀意剑诀,你早晚得回到意剑门中去,我等是不可能留你了。”阴白常顿时愤怒说道。

    “既然如此,阴宗主,那在下这就走了。”玄清淡淡说道。

    鬼九自然是听出阴白常要杀了玄清,毕竟玄清的身份是意剑门的天才弟子,其剑肧等级极高,大声喝道“哪里走!”

    说完就手持一柄战刀向玄清砍去,可惜玄清的咫尺天涯早就准备好,瞬间来到大殿之外,飞速向外面飞去。

    “先生是想逃出山门?以为我宗门的护山大阵就那么简单?”这时阴白常快速追出,并在后面自傲的喊道。

    “宗主是以为山门大阵一旦全力打开其阵眼和运行方式逆转嘛?”玄清也是笑了一下回头喊道。

    “你是如何得知?你来的这段时间大阵可从未打开过?”阴白常顿时大惊问道。

    “宗主还是小觑了我,虽然贵宗的阵法高明,但是我也不差。”玄清的咫尺天涯再次使用,二人的距离再次拉开。

    “这时阴白常脸色一变,双手捏诀,额头上出现一只金色的飞鸟,阴白常对着飞鸟说道:“快去请老祖!”

    这金色飞鸟顿时金光一闪,从虚空穿梭。

    玄清对空间极为敏感,虽然无法阻止,但是察觉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只见玄清速度再次一快,仅仅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跑到了鬼窟宗离开的通道口,这时玄清直接走进一条通道,双手不断捏诀,周身形成一道青色光芒,竟然直接传授与鬼窟宗威力全开的护山大阵。

    护山大阵一经打开,也只有阴白常能自由出入,可惜二人的速度天壤之别,连玄清的身影都消失了。

    玄清走出鬼窟宗,看到身后茫茫的黑光,也是大出一口气。

    “阁下真的以为我鬼窟宗就这么来去自由?”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传出,玄清立马惊讶回头,看到一位童颜鹤发身穿黑衣的男子,不禁说道:“阁下就是鬼窟宗的老祖,鬼泣散人?”

    “知道本老祖还不束手就擒!”鬼泣散人直接冷冷一笑说道。

    “束手就擒在下还做不到,正想与你讨教一番!”玄清轻轻一笑说道。

    “哼!你还真以为以剑魂境越亮级与剑皇境对抗,狂妄小儿。”鬼泣散人说完,周身出现大量黑气,操纵天地灵气幻化成龙爪向玄清抓去。

    玄清看出这一爪凝而不实,一些犀利的攻击会直接透过,手中出现彼岸,御剑成风,直接把龙爪引到一旁,随后身体飞速向前冲去,接住贬用出清风追月刺向鬼泣散人。

    鬼泣散人看到玄清用剑,也是不屑的神情一闪而过,右手赫然出现一柄黑色长剑,其剑上的煞气极重,而玄清耳中也是出现嘶喊之声。

    玄清之前炼制过星辰剑,自然知道万万不能被此剑划过,不过玄清受到天剑门和陆嫣雪的熏陶,对剑术也是没在怕的,剑上的银光一闪,竟然用出空间奥义第五阶的毁灭与鬼泣散人硬拼了一招。

    两剑接触,玄清感觉到鬼泣散人是修炼类似水属性,虽然这水煞气极重,但是奥义的程度也只达到第三阶,与空间奥义第五阶察觉太多,直接弥补了修为上的差距,二人竟然不分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