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启灵传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九章 终见佳人
    “本尊本就是已死之人,如今四族大战将起,谁也不敢保证能从此战活下,不如改头换面,少些感情纠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天阵叹息说道。

    玄清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此事本就是天阵之事,玄清也无法插手。

    ……

    随后玄清被人告知尽快把狐族以及旗下妖族带领缥缈山参战,不过玄清此时不想回到妖族,而是用妖神戒告知心儿结果,让其派遣妖族前往缥缈山,而玄清以多和人族交流的借口,留在了天剑门与慕辰飞一起前往缥缈山。

    虽然头领选出,但是三十三军怎么安排也是一件大事,这要顾虑到修为、智力、以及阵法训练,安排此事龙族真仙和黄龙真人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而玄清也是趁机留在天剑门看看能否打听到陆嫣雪的情况和位置,可是身为天剑门的真仙,又是金仙转世以玄清妖族的身份想要见到谈何容易。

    不过玄清还是有玄清的办法,走下天剑山,来到下方的天剑城,玄清直奔陆元岳和陆三的住处。

    玄清神识一扫便发现二人还没有搬家,心中顿时放心下来。

    玄清解下面具,直接敲起了房门。

    破落的房间外黑石铺路,怪石林立,布局按照五行八卦布置,却是一处修炼之地,只是颜色单调,有些阴森恐怖。

    这时一位身穿黑衣的少年走过,其袖口绣着一个魂字,云剑生盯着少年打量,少年被云剑生盯着发毛,眉头一皱感应云剑生只是一介凡人,顿时大怒道:“哪里来得外门弟子,这内门是你该来的地方嘛?找死不成。”

    “恩?这地方你能来。我就不能来?难道你是内门弟子?”云剑生诧异问道,云剑生虽然毫无修为,但眼力还在,这少年只是刚刚引气入体,刚刚踏入练气境的样子,当初云剑生在世之时魔魂宗可是魔教第一大势力,就算衰弱也不至于如此地步吧。

    “找死!”这少年被云剑生的言语刺到心中隐痛,朝着云剑生一拳打去。

    这少年明显修炼不到家,而且毫无战斗经验,一拳只是蛮力,一丝能量都没有夹带。

    只见云剑生身体微微侧移,右手轻轻一拨,少年力量十足,落到空出中心不稳,云剑生轻轻一推,少年直接面部着地。

    少年快速起身,顿时大怒的双手不断捏诀,双手之中出现一团黑色的火焰形状的火球,朝着云剑生甩去。

    这黑色火球速度极慢,就是普通人反应快一点便能躲开,而云剑生刚要闪躲,这时一声清灵的女子声音传来“谁人竟然敢在内门争执?”

    只见一位身穿黑衣,袖口也是绣着鬼族,不过鬼字周围绣着红色云朵。

    少年不知是法术修炼不精,还是被吓了一跳火球竟然打偏,云剑生也懒得躲避。

    云剑生打量来得女子,面容姣好,长发及腰,冷冷的看着二人。

    这时少年顿时跪在地上道:“冷师姐,在下是张庆元师兄的仆人张大,突然发现一个凡人的外门弟子闯入,师弟询问来历,此人更是含糊不清,便争执起来!”

    这位冷师姐转头看向云剑生皱眉问道:“可是这样?”

    “嗯~差不多吧!”云剑生淡淡说道。

    这时张大插嘴道:“师姐这人一定是私自闯入!”

    这位冷师姐不满张大插嘴瞪了一眼,张大被吓得缩了缩脖子,像小鸡一般。

    “你是外门何人门下?来内门何事?”冷师姐大声问道。

    “我住在身后的屋子之中!”云剑生指了指走出的房间。

    这时张大又插嘴道:“胡说,此地乃是内门重地,附近都是一些大殿,就是张师兄都没资格住在这里”

    冷师姐再次瞪了张大一眼,对着云剑生道:“你是谁的仆人?”

    哪知张大继续插嘴道:“师姐,他就是一个凡人,连炼体都没有进行,怎么可能来内门办事,跑腿都不够资格!”

    被张大接二连三插嘴,气得一挥手直接把张大打飞,张大捂着脸庞,含糊不清道:“师姐,我可是张师兄的仆人,你,你……”

    张大还没说完,直见冷师姐对着张大隔空一抓,张大被捏住脖子凌空而起,三个呼吸之后张大泛起白眼,而就在这时张大身前出现以男子,一挥手破开冷师姐的法术,皱眉道:“冷师妹,打狗还得看主人,过分了吧!”

    “怎么,你的狗不看好在这里狂吠不准教训了!”

    二人剑拔弩张,这时云剑生有些不耐烦道:“你们慢慢打,本,我还有事走了!”

    云剑生的态度更是张狂,张庆元虽然不知道其中因果,但一个凡人如此对自己说话也是大怒,只见双手一拍,一道黑气缭绕的爪子便向云剑生抓去。

    云剑生下意识运气灵气,可是这时刚想起自己如今已经是凡人,想要躲避,可惜身体速度跟不上,眼睁睁的看着黑爪向自己抓来。

    而就在黑爪临身,云剑生以为自己身死之时,胸口突然迸发出七彩光芒,直接把黑爪泯灭,朝着张庆元打去。

    只见张庆元空中一口鲜血喷出,到地不知生死,张大和姓冷的女子也是愣住,这张庆元可是有着练气五阶的修为,居然莫名其妙的倒地不知生死。

    而云剑生根本没有去管张庆元,而是看着胸口的一块黑色石头,此时黑色石头凌空漂浮,之前的七彩光芒正是有此石发出。

    云剑生看着这石头是阴阳鱼一半的形状,质地不清,喃喃自语道:“怎么这么眼熟?”

    云剑生想了好久,而张大和姓冷女子以为云剑生是隐藏了修为,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而就在此时,一声中年男子声音传来“何人伤我弟子?”

    随后一个身穿紫衣男子飞到张庆元身边检查伤势,同时转头问云剑生三人“你们三个小东西,可曾看到谁伤了庆元?”

    张大悄悄指了指云剑生,而姓冷女子也是看向云剑生。

    中年男子看着云剑生毫无修为,也是眉头一皱,自己弟子什么修为当然清楚,一个毫无法力的凡人是怎么伤得他?

    “你是何人?为何伤我弟子?”中年男子问道。

    这时云剑生胸口石头早就落下,云剑生微微抬头道:“自己找死!”

    “你,你大胆!真的以为老夫不敢杀你嘛?”中年男子说完周身杀气升腾,张大被杀气吓得的趴到在地,而姓冷女子正是连连后退!

    这气息虽然庞大,但云剑生见过太多风浪,这点杀气一丝都无法影响。

    中年男子看到云剑生毫无影响,心中疑虑大起,不断想着云剑生的来历,太过神秘的云剑生让中年男子顾忌不敢出手,而杀气云剑生直接无视。

    场面陷入了寂静,云剑生昏迷五年,加上之前大都在房间内修炼,几乎没几个人认识云剑生这个少宗主,云剑生还想借助这少教主的身份翻阅典籍,看看多少年过去,自己死亡这一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云剑生不说话,中年男子皱眉用杀气威胁云剑生,如此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一个身穿紫衣,胸口绣着金色鬼怪图样的童颜鹤发的老者闪烁到二人身前,皱着眉头对中年男子说道“何长老,在宗门大殿附近如此,是不把我这个代宗主放在眼里了嘛?”

    “宗主师兄有所不知,这小子竟然伤我弟子,询问因由一句话也不说!”何长老抱拳行礼说道。

    “嗯?”这位代宗主转头看向云剑生“你是何人?”

    云剑生此时脑袋都大了,这位宗主名叫戮魂,是魔魂宗的大长老,自从云青枫夫妇失踪之后一直代为管理门派,不过竟然连他都不认识自己了。

    “为何看你如此眼熟?”魔魂宗的宗主疑惑说道。

    云剑生指了指身后的房子“那处是我住的地方!”

    宗主看了一眼云剑生所指,脸上露出慌乱神色,随即收回对着何长老大声说道:“何长老,你的弟子竟然敢对少宗主不敬,该当何罪?”

    何长老蒙了,姓冷女子蒙了,而张大更是蒙了。

    “掌,宗主,我宗何时有了少宗主?”何长老诧异问道。

    “少宗主乃是宗主云青枫之子,宗主失踪,下一代教主自然是少宗主!”代宗主大声喝道。

    何长老思索了一下,对着云剑生跪下道“老朽不识少宗主罪该万死!”

    而云剑生摸着下巴看着戮魂和何长老,而代宗主则是抱拳道:“少宗主,何长老和其弟子冒犯大驾,罪该万死,请少宗主随意处置。”

    云剑生回过神来,口中道:“罪该万死?那就杀了吧!”

    云剑生说得风轻云淡,而宗主和何长老心中却是惊涛海浪,二人都是暗语“罪该万死只是说说,你还真信啊!”

    “额,那个少宗主,这何长老也是劳苦功高,仅仅因为冒犯就处死不合适吧!”代宗主皱眉道。

    “哦!这样啊,那把那个人杀了吧!”云剑生指了指张庆元道。

    陆三开门看到玄清也是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杨战你回来了?”

    “陆叔好久不见!”玄清也是点头说道。

    “来,快进来!”陆三一边说着,一边对院子内喊道:“老爷,姑爷回来了!”

    陆元岳看到玄清来了顿时欣喜说道:“战儿!”

    随后玄清便与陆元岳和陆三进行叙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