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启灵传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二张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正魔两道冲突爆发,身为正道的支柱云剑生也不得不出山镇压魔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正魔两道足足打了上百年的时间,云剑生凭借近乎无敌的实力,把十二大魔教压的喘不过气来,已经达到散仙境巅峰的修为占据了优势,仅凭一己之力便把魔教势力打得溃散,龟缩在极北方的落云山。

    而就在奠定胜局之时,云剑生突然得到自己亲传徒弟叶少离密报,魔教聚集高手前往自己的门宗青莲剑宗报复。

    当时青莲剑宗几乎倾巢而出,门中守卫薄弱,云剑生为了宗门,云剑生带着妻子凤百灵回援,哪知魔教高手并不是报复青莲剑宗,而是在距离青莲剑宗不远处对云剑生进行了埋伏。

    魔教聚集了十二个顶尖高手,云剑生双拳难敌四手,诛杀三人,重伤四人,而自己与妻子也是力竭,云剑生拼尽最后一丝力气送走妻子,可是云剑生与凤百灵厮守多年,哪里又肯独活,双双自爆陨落。

    云剑生摸着下巴,自己与凤百灵自爆最多能拉一两个人垫背,剩下九人不可能都死光了,按道理存活之人会把自己的魂魄处理干净,那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破落的房间有着一面铜镜,走到面前露出剑眉星目、冷冽的少年脸庞。

    而这时云剑生开始整理这一世的记忆,这一世云剑生出生在魔教,而魔教赫然就是当年围攻自己的魔魂宗宗主“云青枫”。

    二人虽然同姓,但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正魔大战之后云青枫伤势严重,而云剑生上一世身死之后,正魔两道交战陷入胶着,云青枫也不得不忍着伤势

    参与。

    最后云青枫在战役中莫名失踪,留下了一个还未出生子嗣,云青枫的妻子生育之后便离开魔魂宗寻找云青枫,留下了这个还未取名的云剑生。

    可能是因为上一世的干扰,所以这一世的自己给自己取名为云剑生。

    云剑生的父母失踪,整个魔魂宗都陷入了争权夺势的混乱,要不是有魔魂宗二长老齐长老保护,云剑生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而且不知是何缘故,云剑生身体资质明明极高,但就是无法进行修炼,所以一直便顶着少教主的头衔,却没有任何的权力。

    随后云剑生莫名其妙陷入昏迷,而这一昏迷便是五年之久。

    云剑生站起身来来到一面镜子前,“嗯~面容有些许改变,身体并没有排斥,看样子是转世之后魂魄影响了这一世的面容,只是自己为何能以凡人境界恢复前世记忆?散仙境就算转世修为起码也得到真人境,到底怎么回事?”

    云剑生实在想不通,索性便走出房间,看看这五年发生了什么情况。

    破落的房间外黑石铺路,怪石林立,布局按照五行八卦布置,却是一处修炼之地,只是颜色单调,有些阴森恐怖。

    这时一位身穿黑衣的少年走过,其袖口绣着一个魂字,云剑生盯着少年打量,少年被云剑生盯着发毛,眉头一皱感应云剑生只是一介凡人,顿时大怒道:“哪里来得外门弟子,这内门是你该来的地方嘛?找死不成。”

    “恩?这地方你能来。我就不能来?难道你是内门弟子?”云剑生诧异问道,云剑生虽然毫无修为,但眼力还在,这少年只是刚刚引气入体,刚刚踏入练气境的样子,当初云剑生在世之时魔魂宗可是魔教第一大势力,就算衰弱也不至于如此地步吧。

    “找死!”这少年被云剑生的言语刺到心中隐痛,朝着云剑生一拳打去。

    这少年明显修炼不到家,而且毫无战斗经验,一拳只是蛮力,一丝能量都没有夹带。

    只见云剑生身体微微侧移,右手轻轻一拨,少年力量十足,落到空出中心不稳,云剑生轻轻一推,少年直接面部着地。

    少年快速起身,顿时大怒的双手不断捏诀,双手之中出现一团黑色的火焰形状的火球,朝着云剑生甩去。

    这黑色火球速度极慢,就是普通人反应快一点便能躲开,而云剑生刚要闪躲,这时一声清灵的女子声音传来“谁人竟然敢在内门争执?”

    只见一位身穿黑衣,袖口也是绣着鬼族,不过鬼字周围绣着红色云朵。

    少年不知是法术修炼不精,还是被吓了一跳火球竟然打偏,云剑生也懒得躲避。

    云剑生打量来得女子,面容姣好,长发及腰,冷冷的看着二人。

    这时少年顿时跪在地上道:“冷师姐,在下是张庆元师兄的仆人张大,突然发现一个凡人的外门弟子闯入,师弟询问来历,此人更是含糊不清,便争执起来!”

    这位冷师姐转头看向云剑生皱眉问道:“可是这样?”

    “嗯~差不多吧!”云剑生淡淡说道。

    这时张大插嘴道:“师姐这人一定是私自闯入!”

    这位冷师姐不满张大插嘴瞪了一眼,张大被吓得缩了缩脖子,像小鸡一般。

    “你是外门何人门下?来内门何事?”冷师姐大声问道。

    “我住在身后的屋子之中!”云剑生指了指走出的房间。

    这时张大又插嘴道:“胡说,此地乃是内门重地,附近都是一些大殿,就是张师兄都没资格住在这里”

    冷师姐再次瞪了张大一眼,对着云剑生道:“你是谁的仆人?”

    哪知张大继续插嘴道:“师姐,他就是一个凡人,连炼体都没有进行,怎么可能来内门办事,跑腿都不够资格!”

    被张大接二连三插嘴,气得一挥手直接把张大打飞,张大捂着脸庞,含糊不清道:“师姐,我可是张师兄的仆人,你,你……”

    张大还没说完,直见冷师姐对着张大隔空一抓,张大被捏住脖子凌空而起,三个呼吸之后张大泛起白眼,而就在这时张大身前出现以男子,一挥手破开冷师姐的法术,皱眉道:“冷师妹,打狗还得看主人,过分了吧!”

    “怎么,你的狗不看好在这里狂吠不准教训了!”

    二人剑拔弩张,这时云剑生有些不耐烦道:“你们慢慢打,本,我还有事走了!”

    云剑生的态度更是张狂,张庆元虽然不知道其中因果,但一个凡人如此对自己说话也是大怒,只见双手一拍,一道黑气缭绕的爪子便向云剑生抓去。

    云剑生下意识运气灵气,可是这时刚想起自己如今已经是凡人,想要躲避,可惜身体速度跟不上,眼睁睁的看着黑爪向自己抓来。

    而就在黑爪临身,云剑生以为自己身死之时,胸口突然迸发出七彩光芒,直接把黑爪泯灭,朝着张庆元打去。

    只见张庆元空中一口鲜血喷出,到地不知生死,张大和姓冷的女子也是愣住,这张庆元可是有着练气五阶的修为,居然莫名其妙的倒地不知生死。

    而云剑生根本没有去管张庆元,而是看着胸口的一块黑色石头,此时黑色石头凌空漂浮,之前的七彩光芒正是有此石发出。

    云剑生看着这石头是阴阳鱼一半的形状,质地不清,喃喃自语道:“怎么这么眼熟?”

    云剑生想了好久,而张大和姓冷女子以为云剑生是隐藏了修为,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而就在此时,一声中年男子声音传来“何人伤我弟子?”

    随后一个身穿紫衣男子飞到张庆元身边检查伤势,同时转头问云剑生三人“你们三个小东西,可曾看到谁伤了庆元?”

    张大悄悄指了指云剑生,而姓冷女子也是看向云剑生。

    中年男子看着云剑生毫无修为,也是眉头一皱,自己弟子什么修为当然清楚,一个毫无法力的凡人是怎么伤得他?

    “你是何人?为何伤我弟子?”中年男子问道。

    这时云剑生胸口石头早就落下,云剑生微微抬头道:“自己找死!”

    “你,你大胆!真的以为老夫不敢杀你嘛?”中年男子说完周身杀气升腾,张大被杀气吓得的趴到在地,而姓冷女子正是连连后退!

    这气息虽然庞大,但云剑生见过太多风浪,这点杀气一丝都无法影响。

    中年男子看到云剑生毫无影响,心中疑虑大起,不断想着云剑生的来历,太过神秘的云剑生让中年男子顾忌不敢出手,而杀气云剑生直接无视。

    场面陷入了寂静,云剑生昏迷五年,加上之前大都在房间内修炼,几乎没几个人认识云剑生这个少宗主,云剑生还想借助这少教主的身份翻阅典籍,看看多少年过去,自己死亡这一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云剑生不说话,中年男子皱眉用杀气威胁云剑生,如此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一个身穿紫衣,胸口绣着金色鬼怪图样的童颜鹤发的老者闪烁到二人身前,皱着眉头对中年男子说道“何长老,在宗门大殿附近如此,是不把我这个代宗主放在眼里了嘛?”

    “宗主师兄有所不知,这小子竟然伤我弟子,询问因由一句话也不说!”何长老抱拳行礼说道。

    “嗯?”这位代宗主转头看向云剑生“你是何人?”

    云剑生此时脑袋都大了,这位宗主名叫戮魂,是魔魂宗的大长老,自从云青枫夫妇失踪之后一直代为管理门派,不过竟然连他都不认识自己了。

    “为何看你如此眼熟?”魔魂宗的宗主疑惑说道。

    云剑生指了指身后的房子“那处是我住的地方!”

    宗主看了一眼云剑生所指,脸上露出慌乱神色,随即收回对着何长老大声说道:“何长老,你的弟子竟然敢对少宗主不敬,该当何罪?”

    何长老蒙了,姓冷女子蒙了,而张大更是蒙了。

    “掌,宗主,我宗何时有了少宗主?”何长老诧异问道。

    “少宗主乃是宗主云青枫之子,宗主失踪,下一代教主自然是少宗主!”代宗主大声喝道。

    何长老思索了一下,对着云剑生跪下道“老朽不识少宗主罪该万死!”

    而云剑生摸着下巴看着戮魂和何长老,而代宗主则是抱拳道:“少宗主,何长老和其弟子冒犯大驾,罪该万死,请少宗主随意处置。”

    云剑生回过神来,口中道:“罪该万死?那就杀了吧!”

    云剑生说得风轻云淡,而宗主和何长老心中却是惊涛海浪,二人都是暗语“罪该万死只是说说,你还真信啊!”

    “额,那个少宗主,这何长老也是劳苦功高,仅仅因为冒犯就处死不合适吧!”代宗主皱眉道。

    “哦!这样啊,那把那个人杀了吧!”云剑生指了指张庆元道。

    何长老气急道了一声“你~”,代宗主随即拦住对着云剑生道:“少宗主有些不合规矩吧!”

    “呵!这也不能杀,那也不能杀,还随意处置,你玩我呢?”

    “这……”代宗主顿时语塞,而云剑生懒洋洋的挥手道:“算了你做主吧!”

    “少宗主慈悲,对了您不是走火入魔昏迷不醒嘛?怎会突然醒了?”代宗主问道。

    “不知道,我只记得大脑迷迷糊糊,知道现在才清醒过来?”云剑生淡淡问道。

    “少宗主洪福齐天,真乃我魔魂宗的幸事!”戮魂解释道。

    “呵!我记得我不是住在这里吧!怎么回事?”云剑生指了指身后的房子说道。

    “这个,这个少宗主有所不知,此处乃是门中重要场所,为了保证聚集灵气,所以不能根本不能建筑大型寝宫,而远处老朽又不方便照顾少宗主,还望少宗主恕罪!老朽这就给少宗主安排寝宫!”

    “好带我去吧!”

    ……

    云剑生的寝宫在宗主大殿后,此处原来是戮魂居住,此时云剑生苏醒,也不敢继续住下去,便给云剑生腾了出来。

    云剑生第一件时间便是让戮魂把近百年玄剑大陆发生的大事情报呈上来,好好研究一下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上一世云剑生身死,正道再也无法彻底压制住魔教,而青莲剑宗则是有云剑生的亲传弟子叶少离担任,当时正魔两道本就死伤无数,少了云剑生,魔教更是与正道硬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