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纸上谈婚,豪门佳妻不好追 > 章节目录 第188章 你不是我
    顾慕芸没有着急问陆澜她要说的是什么,反而问道:“你和施柔不是好朋友吗?怎么,现在连你都要出卖她了?”

    “出卖倒是算不上,就是最近这段时间仔细想了想,有些事情她做得确实不够好,我要是帮她隐瞒着,也对不起我自己的良心啊!”

    这个冠冕堂皇的说辞,顾慕芸可以给五十分。

    “那假如我不是顾慕芸的话,你还会觉得对不起你的良心吗?”

    顾慕芸的反问,也很直白,陆澜听出了她话内的嘲讽之意。

    确实,她们之前也都认识了那么久,陆澜也从来没有说过施柔怎么样怎么样,反而在现在这个关节说出来,这不是直接给施柔这把火又添了一把柴吗?

    “顾小姐身在这个位置,应当相当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

    “那我也提前告诉你,这个消息是你主动要告诉我的,不是我问的,所以你别想着在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陆澜闻言,眼波一闪,随后嘴角微微一勾:“当然不会,我是那种随便向别人索要好处的人吗?”

    “最好如此。”顾慕芸搅了搅面前的咖啡,“说吧,什么事儿。”

    顾慕芸敛眸之时,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在咖啡氤氲的雾气中,像是一只收了翅膀的蝶。

    她这种漫不经心的语调和态度,让陆澜觉得自己真是犯贱,才会上赶着来给人家送情报。

    但是又没有办法,她现在已经坐在这里了。

    而且她知道,就算她现在甩脸子要走,顾慕芸也绝对一个字不会多说。

    明明是她主动来提供消息的,却搞得她好像是被动的那一方一样。

    陆澜也是醉了。

    “我最先想说的是,我可以作为一个人证,来证明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施柔所为。”

    顾慕芸抬眼看她:“所以打算绑架我的这个想法,施柔之前也和你说过?”

    陆澜摇头:“没有。”

    “那你当什么人证?”

    “她没说过不代表不存在啊是不是?无中生有这个词你难道没听说过吗?”

    这一瞬间,顾慕芸有些无语。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把栽赃陷害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

    真的是,这些人难道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然后呢?”

    随后陆澜给顾慕芸讲了很多,施柔利用自己的职权在南夏期间所做的事情,包括她因公谋私的不良行为。

    而且陆澜今天是有备而来的,她在手机上打开了一个名单,递给顾慕芸:“这都是施柔做过假的名单,这些都是本来得不到奖学金但是却被施柔法外开恩的人员,其中还包括两名省奖一名国奖的学生。而且最重要的是,施柔学术造假,她去年在一级刊上发表的那篇文章,并不是她写的,是她找的枪手,现在如果去联系那名枪手的话,也是可以找到的。”

    学术造假,这对于一名老师来说,可是真的德行有亏了。

    顾慕芸认真看着她:“你说的都是真的?”

    “如果有一句假话,我不得好死可以吗?”陆澜直接发了毒誓。

    “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用这么激动。”顾慕芸摆摆手,“看来你和施柔的关系真的不错,学术造假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都能告诉你。”

    “不是她告诉我的,是我偶然发现的。”陆澜抿唇,“其实我和施柔的关系真的很一般,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和她的关系还不如我和夏慈慈的关系来得亲密。”

    顾慕芸知道,陆澜是完全将夏慈慈当做亲闺蜜来看待的,至于施柔……

    “你帮我联系那名枪手。”顾慕芸道,“我要这件事情的详细过程。”

    陆澜微微一笑:“好。”

    施柔绑架顾慕芸这个事情,前一阵子闹得满城风雨,施柔的名声,已经臭得差不多了。她当然知道顾慕芸就是这幕后推手,是处于让施柔身败名裂的想法,所以她才找到施柔学术造假这个事情出来,可以让施柔的名声烂到家。

    她赌了一把顾慕芸会对这个事情感兴趣,现在看来是她赌对了。

    “要是说你没有企图的话我还是不太信。”顾慕芸抿了一口咖啡,“直接说,你有什么打算?”

    陆澜沉默,半晌才道:“我们家有往京城那边发展的打算,我不指望你们能给我们提供什么帮助,但是只求你们不要对我们下手就可以了。”

    其实这一次,陆澜是被自己父母逼着过来的。

    在他们知道她和顾慕芸有过过节之后,他们差点儿晕过去。

    如果要往京城那边发展,顾家动动手指头,他们的新公司就可以死无葬身之地了,所以他们才赶紧让她来向顾慕芸示好,只求不会给她们家带来什么麻烦。

    于是她就来了,借着施柔的这个噱头。

    “放心,我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我也不会随意打击别人。”顾慕芸笑得相当和美,“虽然我和你的关系不怎么样,但是还没有到牵连到你家人的地步。”

    “这就好。”陆澜总算松了口气。

    顾慕芸有些好笑地看着她:“难道我很恐怖吗,居然把你吓成了这个样子?”

    “不是不是。”陆澜连连摆手,“是我自己胆子太小了。”

    顾慕芸勾唇一笑,没有多说。

    接下来吃饭的时间,陆澜没有主动说话。

    倒是顾慕芸很八卦地问了一句:“你最近和叶泽炎,怎么样?”

    陆澜的手停顿了一瞬,然后语气淡淡地回答:“分手了。”

    这个回答即使不是那么令人惊讶,但是顾慕芸还是恍惚了一瞬。

    “分手了啊……”她的语气状似是在感叹,但是具体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在感叹什么。

    “嗯,已经好多天了。”陆澜垂着头,“接触多了之后才发现,是越来越不合适了。”

    是真的不合适吗?

    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顾慕芸无从探究,也懒得去探究。

    她只是感叹,哪怕以前闹得再轰轰烈烈的感情,临了分手的时候,也是这么的云淡风轻。

    陆澜也是曾经那么热烈地喜欢过叶泽炎的人啊。

    “难过吗?”她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还好吧,哭上几天就完事了。”

    顾慕芸盯着陆澜的眼睛看了几秒,陆澜却极力躲避她的眼睛,并不敢和她对视。

    “是他要和你分开的吧?”顾慕芸又问。

    就这么被她给戳穿了,陆澜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她也不用躲躲闪闪了,而是有了直视她的勇气。

    “对,是他要和我分开了。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只不过是想给自己找找场子顺便气气你罢了,但是没想到啊,你一个眼神都不给他,根本就不在乎他到底和谁在一起了。在他那里我没有了利用的价值,他当然也就没有和我在一起的理由了。”

    顾慕芸眉头一皱。

    “就像是他追了你那么长时间并未打动你的心一样,我喜欢了他那么久,他也并没有心动。”陆澜惨淡一笑,“我当初还嘲笑过他,既然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还要那么缠着你,但是随后一想,我自己也是这样啊,我有什么资格嘲笑别人?”

    感情中的人,鲜少有不可怜的。

    在爱情中,付出和回报,尤其是不对等的。

    “等你以后见到的人多了,你可能也就不在执着于他了。”

    “是啊。”陆澜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归根结底还是现在我见过的人太少了,等我见过更多美好的人,我大概就知道,他叶泽炎也不算什么了。”

    一顿饭吃完,姑且算得上是愉快。

    “要是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告诉我就好了,我会去做人证的。”陆澜道。

    “嗯,谢谢。”顾慕芸站起身,“那我先走了。”

    陆澜点头,和她一起离开。

    在顾慕芸刚刚打开车门的时候,她忽然出声叫住了她。

    天色已经暗了,夜风起,扬起了陆澜颊边的头发,迷住了她的眼睛。

    “顾慕芸,你真的很幸运。”顾慕芸听到了她对自己的评判,“你一出生,就生在了很多人都难以达到的终点上。”

    顾慕芸看着她,倏然一笑:“是啊,这句话,我听过太多次了。”

    在龙帮,在东南亚,在军队里,很多人很多人都对她这么说过,只是他们后边还会加上一句:“但是你为什么还要让自己这么辛苦呢?”

    她的辛苦,那些朝夕相处的同伴可以看到,但是陆澜她们,是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她们只是觉得,她如今所拥有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她姓顾而已。

    “我真的很羡慕你。”陆澜的声音大了几分,甚至还隐隐带着哭腔,“我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我是你的话,那他也就会喜欢我了。”

    顾慕芸不禁叹了口气。

    为情所困的人啊,真是不容易。

    “但是你不是我。”一句话撂下,顾慕芸坐进了车里,发动车子,离开。

    陆澜在原地,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泪眼朦胧。

    是啊,她不是她,多么残酷的现实。

    所以她注定得不到自己喜欢的。

    而顾慕芸刚刚开出去还没有一百米,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赵昊打来的。

    “赵哥。”顾慕芸接起电话。

    “小老板,出事了。”赵昊的语气很迫切,“今天一天,我们接到了一共一百八十多万的退单,我们的文具全都被商家退回来了,再加上我们在生产厂家那边的订单,我们的资金链大概要断了!”

    顾慕芸“哦”了一声。

    该来的,果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