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女神超给力 > 章节目录 第2247章 你相信他吗?
    精心计划的坦白,最终也没能说出口。

    云画自己也很是郁闷。

    暂时也只能偃旗息鼓了。

    她有些怀疑,薄司擎是真如她所说的那般不喜欢小孩子呢,还是为了照顾她的情绪,故意说的不喜欢也不想要?

    她有些分辨不出来了,有关嘟嘟的事情,只能暂时先搁置。

    周三。

    云画去了星辰娱乐,跟项目组讨论有关电影制作计划。

    “谈小姐,这个科幻题材的电影,去年就立案了,但是还没开拍呢,最大的古董就撤资,现在这个项目连最终演员都没有确定下来。不是我说,前两年还有一个同题材的科幻电影,那个的原着更加有名,连国上一届的总统都是那本书的粉丝,但是那个项目……圈内人都知道,就是圈钱之作,从演员到后期到制作,根本不行,有人看过片子,乱七八糟的,真上映了就是一场笑话,也幸亏没上映。所以现在这个项目,圈内真的是没有人看好。”评估组的负责人跟云画介绍道。

    云画沉默了一会儿,“两个项目还是不一样的。从导演到演员都不一样,这个项目虽然缺乏资金也缺乏主要演员,但是导演很有诚意,很拼,别的不说,你看导演为这部电影画的分镜,有关电影的各种高科技的设定,还有未来世界的设定图……如果不是十二万分用心,做不出来这种东西的。”

    “确实是很用心,但并不是用心就能做好电影的。”

    “但不用心肯定做不出好电影。”云画说,“咱们不差钱,目前我跟明总达成的共识就是,要有一部打破本土观众固有观念的科幻电影,一部从立意和特效上都能媲美好莱坞大片的科幻电影!再说了,现在圈子内什么情况,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太多电影都是糊弄观众的,弄几个流量明星,选一个大,故事情节没逻辑,画面乱七八糟,目的就是为了赚粉丝钱。不是粉丝的路人观众进场,就是在被坑钱,现在整个市场的大环境如此,电影制作费用的大头都在明星片酬上,真正能用在电影后期制作上的少之又少。忘记今年的现象级大片了吗?观影人次超过15亿,票房将近六十亿。以前敢想吗?不敢。这部片子就充分体现了导演的诚意。”

    “那也不是所有诚意足的片子都能取得好成绩啊……”

    “当然不是,但是我们有钱,我们愿意投资,愿意期待一部中华里程碑式的科幻电影。”云画说,“明总已经跟那位导演聊过了,我们愿意相信他,今天这个会议不是来论证可行性的,而是要决定投资的方式和后期关于资金使用的监管。”

    云画看了看众人,“不用干涉导演的创作,但是后期质量,必须要监管,记住我想要的标准,好莱坞一流大片!”

    ……

    从明辰娱乐刚开完会,云画正要回去呢,就接到了顾淮一的电话。

    她有些诧异,“让我现在过去?有进展了?行,好的我知道了,那我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之后,云画立刻让司机掉头,去顾淮一办公室。

    一路上,云画都在绷着脸。

    顾淮一说案子有进展了。

    终于有进展了,可是……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吗?如果发生什么新案子的话,她肯定会知道的。

    她不知道……就意味着并没有新的案子发生。

    那是案子有新线索了?

    云画心里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

    如果案子真的有了新的进展,当然是件好事,只是……

    她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感觉。

    云画看向车窗之外,心里在微微叹息。

    到了顾淮一办公室,只有他自己在。

    “坐,喝点什么?”

    “不用了,你直说吧,有什么新线索了。”云画问道。

    顾淮一看了云画一眼,“你稍等片刻,我这点儿东西马上处理完。”

    果然没有让云画等多久,也不过是三五分钟,顾淮一就把东西整理完,放入档案袋收好,这才又看向云画,“我是想跟你说,案子有新进展了。”

    “嗯,新进展是什么?新的证据?还是别的什么?”云画问。

    顾淮一想了想,好像有些不知道要怎么说。

    “从齐子衡说起吧。”顾淮一道,“我跟凌南讨论了之前的那部分工作,其中对于齐子衡的部分,我们还有些怀疑。”

    “你们不是已经排除掉齐子衡的嫌疑了吗?”

    “是排除了,从作案时间上排除的。”顾淮一说道,“说明不是齐子衡动的手,而且说实话,我也不认为齐子衡有那样的能力。”

    “所以呢?”云画问。

    “所以自然是要找另外一个又有嫌疑,又有能力的人。”顾淮一看着云画,“你自己心中就没有嫌疑人选吗?”

    云画的眉头皱了起来,“为什么这么问?如果我知道凶手是谁,还至于这么长时间都抓不到他。”

    “如果凶手是你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人呢?”顾淮一问。

    云画看着他的眼睛,几秒钟之后,她的脸色不好看了,“顾淮一,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直说?”

    “你废什么话!”云画瞪了他一眼。

    顾淮一看着她,“那我就直说了……”

    一个小时之后,云画精神恍惚地出来,顾淮一看着她,很是担心,“要不……我送你回去?”

    云画摇头,“司机在外面等我。”

    “那……”顾淮一迟疑着,“画画,你……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最终还不一定什么结果,只是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云画转头看她,“这心理准备,恐怕永远都做不好。”

    顾淮一叹了口气。

    云画紧闭着眼睛,深呼吸,再深呼吸,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又看向了顾淮一:“我还是不相信。我不信会是他。”

    顾淮一看着她的表情,有那么一丝丝的怜悯,“现在的证据确实不足以给他定罪,毕竟以他的能力,只要他想,就根本不会留下任何可供追踪的证据。”

    “我不相信是他。”云画又重复了一次,“我宁愿相信那个凶手是我自己!”

    顾淮一的眼神瞬间复杂起来,“画画,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不,你不能。”云画转头看着他,“谁都无法理解我的心情。”

    顾淮一抿唇,没有说什么。

    云画又看向了顾淮一,“你也不相信他吗?”

    “我……只相信证据。”顾淮一说,“我必须对所有人都保持怀疑,哪怕对方只有一丝丝的嫌疑,我也必须要调查清楚,必须要排除一切嫌疑,最终才能认定他有罪或者是无罪。”

    “所以你也根本不确定。”

    “对,根本没有办法确定,但是我不能直接去找他,我只能找你。”顾淮一说,“无论是要给他定罪,还是要给他洗刷嫌疑,都必须要你来帮忙。毕竟你是跟他朝夕相处的人,你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他或许可以瞒过周围其他人,但肯定瞒不过你。”

    云画看着他,“我不信是他。”

    顾淮一沉默了,只是拍了拍云画的肩膀,“你觉得我想认定他是凶手吗?”

    云画微微叹息。

    是啊,顾淮一肯定也不想认定薄司擎是凶手,说实话,顾淮一调查到的东西,根本不能证明薄司擎是凶手,甚至抛开个人能力去看的话,薄司擎的嫌疑还比不上齐子衡。

    可是偏偏,就是有一丁点儿的疑点。

    云画能够理解顾淮一,像薄司擎这样的人,如果真的做了什么,只要他想就不会留下任何一点儿疑点,但如果真是他做的案子,他偶然疏漏留下一丁点疑点的话,那就极有可能是他唯一留下的疑点,也是唯一能够给他定罪的证据。

    当然,还需要证据链,需要更多证据,才能给薄司擎定罪。

    甚至……无法给他定罪。

    可以说,只要最终证据不够确凿,真相根本不重要,因为哪怕有一丁点的疑点,都是不可能给薄司擎成功定罪的,那真相如何也根本不重要。

    找到确切的证据,证明薄司擎无罪,或者是找到真正的凶手,那自然也能证明薄司擎无罪,否则……不清不楚的,这个疑点就会跟随薄司擎一辈子。

    这才是顾淮一找云画的真正目的。

    不是为了证明薄司擎有罪,而是要想办法找出真相,证明他的清白。

    尤其是薄司擎还失去了五年的记忆,有关那五年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想要给自己解释,都不行。

    另外就是,五年前的案子,跟五年后的新案子之间,无法准确鉴定为同一凶手所为,有可能是模仿作案等等。

    云画的心情有些乱。

    还没到家呢,薄司擎给她打来电话。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喂,我出来一趟还没回去呢,怎么了?”

    “兰斯出了点问题。”薄司擎说,“你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说。国外控制兰斯的那个机构,被一锅端了,现在正在追查一切被卖掉的孩童信息。兰斯的信息比较容易找到,他们已经联系了中华这边,要求带走兰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