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女神超给力 > 章节目录 第2248章 我们都有爸爸了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

    云画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

    她愣神了好几秒才问道:“他们有什么证据?或者……没那么容易让他们带走一个在中华上过户口,现在已经拥有中华国籍的未成年人吧?”

    薄司擎叹了口气,“见面再说吧。”

    听他这口气,云画就知道事情不太好。

    云画到家之后没多久,薄司擎就也到家了。

    看到云画的脸色,薄司擎就知道她的心情肯很难受。

    “国际邢警组织,提供了很多证据。”薄司擎把云画揽入怀中,轻声说道,“他们有兰斯的出生证明,上面的生物信息完全能够跟兰斯对上,还有那个组织贩卖人口的所有信息,甚至还有周成志和杨娟去国的入境记录,以及他们在那个组织的交易记录,包括他们带回兰斯之后的很多记录……都有。”

    云画依偎在薄司擎的怀里,紧紧地抿着唇,“可是……可是……”

    “这些证据足以表明,兰斯是国公民,你知道的,国在未成年人这一块……非常严格,不管他们国家私底下有多少肮脏苟且,但明面上,他们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写入法律条款中的保护,值得被全世界非常多的国家学习,包括我们。”

    薄司擎轻轻地叹了口气,“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是一定要把兰斯带回国的,通过外交手段,我们也很难拒绝这种正当要求。”

    云画靠在薄司擎的胸口,心里很闷,“可是他们把兰斯带回去,要怎么办?再给她分配一个收养家庭?可是你知道的,国有一些家庭,是专门以收养孩子为生的,他们收养孩子会有政府给的补助,所以有些人就钻这个空子……”

    “别担心。”薄司擎看着云画说,“对方这么快找到兰斯,并且坚持要带走兰斯,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云画抬头看着薄司擎。

    薄司擎抿唇,亲了亲她的额头,“通过对比,兰斯的生父找到了。在对方的强烈要求之下,程序才会走得那么快,兰斯……也必须被送走。”

    云画却是在发愣,“你说什么,兰斯的生父找到了?”

    这……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事情。

    “那个贩卖人口的组织,通过偷、抢、诱拐等很多方式,绑架了很多小孩,当那个组织被一锅端的时候,公布了很多信息,你知道的,国各大州之间的很多信息都不共享,为什么国连环杀手很多?除了国非常发达,是滋生连环杀手的圣地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国国土面积太大,人口太少,警力不足,各州之间也很少互通……有时候在这个州杀了人,逃到另一州或者是抛尸到另外一个州,就会给警方制造非常高的难度……”

    薄司擎道,“人口拐卖问题更是大难题。这次的事情,据说是有很多失踪孩童的父母,找到了有关自己孩子的信息。”

    “可是……”云画还是不安,“兰斯的父亲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当初兰斯为什么会丢?他……他会喜欢现在的兰斯吗……”

    “别想那么多。”薄司擎道,“兰斯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只要解除掉那个组织对他的桎梏,他会有非常多的办法,让自己的处境变得更好。”

    云画点点头,“我相信兰斯的智商能够解决掉很多问题,但你要知道,他只是个小孩子,他的监护权在家长手上,以及当他回到国之后……我稍微想想他可能遇到的麻烦,就觉得头疼。况且,他跟自己的父亲完全不认识,他能不能适应?他……”

    “画画。”薄司擎捧着她的脸,“兰斯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大很多。况且,我们终究不是他的父母,他有权利选择回到他父母身边生活。以及,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兰斯都要被带走。”

    云画的心情一下子就跌入谷底。

    对她来说,兰斯就像是她的另一个小孩子一样。

    她还没有告诉任何人,兰斯和嘟嘟是同一天的生日呢。

    只不过兰斯的眼睛,一看就是混血儿。

    “兰斯很聪明,我们把联系方式给他,我不可以随便出国,但是你可以。如果兰斯真的遇到什么麻烦的话,他完全可以给你打电话发邮件,你出国之后,我们有的是律师团可以帮助兰斯。如果他生父对他不好,律师团会名正言顺地剥夺他对兰斯的监护权,我们甚至可以再为兰斯挑选新的合适的收养家庭,可以定期探视。”

    “我知道……”

    云画闷闷地说。

    她知道薄司擎说的都是事实。

    纵然她再舍不得,兰斯也是非走不可。

    “兰斯的父亲要来中华接他。”薄司擎又说道,“对方也是华人,要自己过来接兰斯,也要见见我们。毕竟我们帮助了兰斯。”

    “这样的态度……”云画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点,“或许对方是个不错的人。”

    “我也是这么想的。”薄司擎笑,“现在可以稍微放心一点吗?”

    “嗯。”

    “这件事情,还要跟兰斯说。”薄司擎道,“我来跟兰斯说吧,男人之间的对话总是容易一些。”

    “你是男人,他还是小男孩呢,薄司擎,你别欺负他。”云画说。

    薄司擎抽了抽嘴角,“画画,我是那种会欺负小男孩的人吗?”

    “说不准。”

    “……”

    云画也不知道薄司擎跟兰斯是怎么谈的,男人之间的对话,没让她参与。

    最终的结果就是,兰斯接受了这件事情。

    “姐姐,放心啦,薄叔叔说的对,如果有什么事情,我可以给你打电话求救呀。”兰斯笑着说,“姐姐不会丢下我不管的,对不对?”

    “嗯。”云画点头。

    “我也有些好奇,我爸妈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兰斯眨了眨眼睛,“知道他们不是故意抛弃我的,我就已经很开心啦。”

    云画心中有些酸楚,但也只能如此。

    通过领事馆,跟兰斯的父亲约定好了时间。

    三天后,兰斯的父亲就会来到帝都。

    这三天,云画带着兜兜和兰斯去了市,去迪士尼玩,所有项目都玩了个遍。

    最后一天,他们重新坐飞机回帝都。

    “姐姐,谢谢你。”兰斯坐在云画身边,靠在云画的胳膊上,低声说道。

    云画忍不住掉了眼泪,“兰斯,如果……如果有任何不好的情况,一定给我打电话。我立刻去国。”

    “知道啦。”兰斯笑眯眯地说。

    兜兜也跟着说道,“你回去国之后,如果有人欺负你,记得凶一点,狠狠地欺负回去。要是……要是欺负你的人是成年人,那就报警!”

    “知道知道。”兰斯的笑容十分灿烂,不见一丝阴霾,仿佛春日里最明媚的阳光,又如同雪山之巅傲然独放的花朵。

    三天时间已经过去。

    明天就是兰斯父亲来接走兰斯之时。

    云画一夜都没睡好,薄司擎也几乎一夜都在陪着她。

    明明……

    明明跟兰斯相处的时间并不长,甚至一开始,云画对兰斯只是出于普通的同情而照顾,可是这才多少天,她竟然觉得有些割舍不掉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云画窝在薄司擎的怀里,轻声说道,“就觉得难受。想象一下如果是兜兜……如果是兜兜要离开我,我根本接受不了。”

    薄司擎轻拍着她的后背,“别想那么多。今天就要见到兰斯的父亲了,摆出你最高的姿态。”

    云画一大早就起床,收拾自己。

    最终呈现的结果,让薄司擎醋意很大,“画画,你都没为我这么精心地打扮过。”

    云画瞬间心虚,立刻眨着眼睛,“没有吗?有啊!只是你不记得了!”

    “……”

    瞬间戳中某人的软肋。

    她为他打扮过,只是他不记得了。是的,他连他们相识相恋的记忆都没有……

    某人不敢吭声。

    云画噗嗤一笑,凑近在他耳边说,“薄先生,你确定喜欢我现在的风格,还是另外一种风格呢?”

    相爱的人之间,一个眼神,就足以勾动天雷地火。

    “画画……”薄司擎的声音瞬间哑了。

    云画却抱住他的脖子,亲了一口之后,立刻就跑了。

    被晾在原地的某人,感受着浑身热力都往某一处汇聚,额头青筋忍不住跳了跳。

    ……

    云画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这段甜美的小插曲而好转。

    吃过早餐,兰斯和兜兜也都起床了。

    “先吃饭。”云画说,“一会儿我帮你收拾行李。”

    兰斯一看早餐,眼睛立刻就亮了,“我最爱吃的小馄饨!谢谢姐姐。”

    云画一阵心酸。

    “多吃点。”兜兜说,“等你回了国,想要吃到这么正宗的小馄饨就不容易了。不过,我允许你过节的时候来帝都,我请你吃。”

    兰斯的表情瞬间就垮了,“出国之后连正宗的中餐都吃不到了。”

    “噗。”兜兜笑了,“去国对于我们来说叫出国,对于你这个国人来说应该叫回国呀。”

    兰斯十分怨念地看了兜兜一眼,“我才不想要什么国国籍呢。”

    “啧啧,你这话欠打,很多人想要要不到呢。”兜兜笑眯眯地说。

    兰斯叹气,但是很快就又说道,“你上次跟我说以后长大要考麻省理工的,来不来?比比我们谁先进去?”

    “……我考虑考虑吧。”兜兜十分傲娇地说,“麻省理工确实不错啦,但是我没想好要不要出国,我还不知道以后长大了想做什么呢,好像都没什么意思,如果不做学术的话,去不去麻省理工都无所谓啊……”

    兰斯的脸黑了,“你上次是骗我玩呢!”

    “没有没有。”兜兜赶紧说,“大概率会去吧。要是我真不去的话,大不了你以后来国内上大学啊……哎不对啊,为什么我们非要在一起上大学?”

    兰斯:“……”

    两个小家伙你来我往的,确实冲淡了离别的伤感气氛。

    但是,那一刻终究是要来到的。

    云画帮着兰斯收拾了东西。

    兰斯来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别的什么都没有,但是现在要走的时候,东西竟然三个大大的行李箱都装不完。

    兰斯眼睛红红的。

    这还是云画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明显是刚才偷偷哭过了。

    云画又想笑又心酸。

    兰斯终究还是个小孩子,哪怕他智商再高,哪怕他心智再成熟,也无法掩盖他只是个小孩子的事实!

    时间差不多了。

    薄司擎云画和兜兜一起,送兰斯去领事馆。

    他们将会在那里见到兰斯的父亲,也将会在那里,把兰斯交给他的父亲。

    上车。

    一路上几个人都很沉默,好像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一直到领事馆路,兜兜才赶紧跟兰斯说,“手机号全部都记了?还有邮箱,微信,所有联系方式都要记住,这个不行就换另一个。遇见事情千万不要忍气吞声,也不对,也不能太冲动,最先保护自己,再求救……”

    兰斯没说话,就是一个劲儿地点头。

    薄司擎无奈了,“你们别自己吓唬自己,兰斯的父亲应该是个教养很好的人,他要见我们,要感谢我们帮助兰斯呢,况且如果他不爱兰斯的话,为什么要花这么大力气找兰斯?”

    “对。”兜兜说,“我爸爸说的对!”

    兰斯瞪大眼睛,“不是薄叔叔吗?”

    “是啊,但那是以前,他跟我妈妈结婚了,就是我爸爸呀。”兜兜理所当然地说。

    前排的薄司擎也是一阵窒息,忍不住回头看了云画一眼,眼底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云画也没想到兜兜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改口,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但是兜兜愿意叫薄司擎爸爸,确实很好,很好。

    兰斯盯着兜兜看了几秒钟,缓缓地说,“兜兜,你是不是看我马上就有爸爸了,不甘心落后啊。”

    被戳中心事的兜兜,哼了一声,“我才没那么幼稚!”

    兰斯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云画和薄司擎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

    终于到了领事馆。

    中方和方的工作人员都在等他们。

    “兰斯的父亲已经到了,就在会客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