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蛋糕小姐 > 章节目录 第32章 32.派系之争的牺牲品
    回到办公室的聂丛丛,一个中午都显得无精打采,坐在电脑前,任自己发着呆.张晓群有几次想和她说话,都忍住了.在她眼里,聂丛丛一向都积极乐观,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一副乐呵呵的,好像天塌下来也能撑住的样子。今天从社长办公室回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午饭的时间,张晓群说,主编,看你今天精神不好,我一会儿出去吃饭,要不要给你带一些回来。聂丛丛蔫蔫的说不要,转身就对张晓群说,晓群,咱们一起去吧,我请你吃饭。就门口的萝卜香吧,怎么样?一听吃萝卜香,张晓群特别高兴,好啊好啊,主编,我最喜欢吃那里的萝卜皮和莲藕炖排骨。聂丛丛问,这大热天,你不嫌热吗?张晓群咧着嘴笑,那么好吃的东西,还能怕热吗?不怕,不怕。

    萝卜香是湖北菜馆,出了杂志社的门向左手走50米就到了。她们到的时候,人还不算太多,聂丛丛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把菜单直接寄给了张晓群说,晓群,你来点吧,点你喜欢吃的。张群群一脸的疑惑,主编,常你今天咋这么不正常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聂丛丛假装生气的说,我请你吃个饭,让你点个菜就不正常了,什么逻辑啊,你这样我会生气的。张晓群看着聂丛丛脸上真的显露出不高兴的神色,赶快说起了好话,对不起,主编大人,我错啦。让我点单是看得起我,我不能瞎说说话。聂丛丛心里陡然生出一些心疼的感觉,晓群,你是聪明伶俐的感觉,在任何时候,你都值得拥有最好的东西,不要这样轻视自己。张晓群的眼睛一红,看着聂丛丛很认真的说,主编,我小的时候,我父母嫌我是女孩,从四岁多开始,就开始做家务,用弟弟不要的东西,我工作以后,遇到很多尔虞我诈,做了很多份工作,也经历过很多职场霸凌,而你是对我最好的领导。不管我们以后能在一起工作多久,我都会记得你对我的好。聂丛丛赶快打断她,晓群,不要说了,你再说,我就要哭了,你给咱们点菜吧,咱们先好好吃一顿饭。

    张晓群答应着,就叫来了服务员,我们要一个莲藕炖排骨煲,一个萝卜皮和两碗米饭,别的就不要了。在服务员转身的瞬间,被聂丛丛叫住了,晓群,你想饿死咱俩啊,两个人,你叫这点东西,不行。再增加一个农家小炒肉和一份清炒西兰花,一份凉拌海蜇丝。张晓群着急了,主编,你太浪费了。不行,不行。聂丛丛说,不要你一下吃完,吃不完咱们打包。听聂丛丛这么说,张晓群才放服务员离开。

    在等菜的过程中,聂丛丛一边嗑桌子上的瓜子一边问张晓群,这几天我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有没有外面人到咱们办公室来过?或者说,社里除社长之外的一些其他领导?张晓群略微迟疑了一下才开口,前天下午,你不在办公室,刘副总编、社办李主任和一个不认识的男的,到咱们办公室来了一下。那天,你刚好出去,我就坐在咱们小会议桌上看杂志,当时咱们的门没有虚掩的,没有关上。门被他们推开以后,感觉他们愣了一下,尤其是那个刘副总编,竟然一脸意外的问李主任,这个办公室什么时候安排上了人?李主任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对着我问,你上班时间怎么不在电脑前做稿子,还坐在这里看杂志?自从我来了杂志社,您一直都要求我看杂志,也没有强调一定要下班回去看,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咱俩边看边沟通,在这个过程中我成长挺快。所以,我没有觉得看杂志有什么错误。就和她说,我们杂志编辑,必须都要多看杂志才行,只有多看别人的杂志,才能做好自己的杂志,否则,我们做的东西都没人看,杂志又卖给谁呀?!看我这么说,李主任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那个刘副总编说,咱们社里有规定,上班时间不允许做与工作无关的事。看他态度很强硬,我就没有再说什么,然后他们三个人就关上门走了……张晓群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主编,我个人觉得这不算什么事,所以,后来你回来,我就没有给你汇报,发生什么事了吗?聂丛丛没有直接回答,拿起茶壶替张晓群的杯子里加满了水。

    她们点的菜陆续端了上来,聂丛丛一边吃,一边思考张晓群刚说的这件事,根据张晓群的描述,再加上早晨赵社长打的那个电话,她可以清楚的确认一件事,那就是赵社长虽然是杂志社里的一把手,但是,还有两位副总编,社里做时尚刊这件事,其他总编都不知情或者不同意,不说别的,这个刘副总编是肯定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当他推开时尚刊办公室的门看到里面是一个正常的办公场所,就很意外,但是,这个事情因为社办李主任从头到尾就是一个执行者,但她又两边都不能得罪,既不想出卖社长,也不想拂逆刘副总编,所以,就一直装糊涂,他们自己发现了,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也不是一个出卖者,若然没有发现,她也不能得罪社长,把他安排事情都不做。办公室主任的工作就是这样难做,她也不能不做。

    这一刻,聂丛丛彻底明白了,不管是聂丛丛还是张晓群,她们目前的身份都是“黑户”,不用脑子想,聂丛丛都可以知道,这两天的杂志社里,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一片祥和,但实际上却发生了一场非常激烈的斗争。那场聂丛丛没有参与的社办会上,一定发生过十分激烈的争执,所以,赵社长以辞退张晓群为挡箭牌,私下更加迅速的推动时尚刊的进度,张晓群就成了这个社里改革派与保守派在经营中发生矛盾之后,一个彻彻底底的牺牲品。

    聂丛丛吃完一份凉拌海蜇丝之后,静静地抬起头,对张晓群说,晓群,我推荐你去另一家杂志社吧?张晓群刚喝下的一口水直接给呛出来了,咳了好一会儿才涨红着脸说,主编,你说什么啊?你介绍我去另一家杂志?是咱们杂志不做了还是你不想要我了?聂丛丛说,晓群,咱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是,我很喜欢你,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你已经可以独立胜任工作了。我推荐你去的那家杂志社社长和主编都是我的朋友,她们人都很好,不会难为你。你过去以后,我把我以前的作者都介绍给你,以你的高情商和高智商,很快就能上手,比在这里跟着我朝不保夕更安全一些。

    聂丛丛说完看些话,就目不转睛的看着张晓群,她看到比张晓群的眼睛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流得满脸都是,她哭着说,主编,你早晨回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不敢问你。我是真心想跟着你的。聂丛丛把纸巾寄到张晓群的手上,轻声说,快擦一下脸,免得别人以为我欺负你呢。张晓群擦干了泪,接着说,主编,我就不问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你也有难处。我听你的安排。你人那么好,到这一会儿首先想到是我的去处,我真的十分感谢你,我就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聂丛丛也没客气,端起杯子,狠狠地喝了一大口……这刻她的心情是无比复杂,难以言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