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蛋糕小姐 > 章节目录 第36章 华丽的战袍
    聂丛丛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从天亮,坐到天黑。她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心里空空的,像一面水溅不湿的无壁之墙。

    从小到大,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细腻的女孩,被家人放在婆婆家寄养,她从来不自卑,被同学欺负,她都能狠狠的打回去,在她眼里,她的世界是她可控的,她想怎样,就可以做到怎样。而这个下午发生的事情,第一次让她有了孤立无援的感觉。她想找人说话,把手机里的通讯录翻了两遍,还是颓然地放下手机。

    最后,她狠狠心,播通了家里的电话号码,电话只响了两声,就听到父亲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还是那样平和,和以前她在西安一样。她叫了一声爸爸,情绪就有一点控制不住了,忍不住想哭,几次想说话,都没能说得出口。父亲问她,丛丛,你怎么了,没事吧?她说,我想你了。父亲在电话那端温和的笑了,想我了就回来看看,你在那边工作怎么样?聂丛丛说,还行。就是刚开始比较忙一些。父亲说,你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如果觉得累了,或者不想做了,随时都可以回来。家里虽然不能给你大富大贵,但也会让你衣食无忧。父亲的话让聂丛丛的心里很温暖,忍不住撒娇说,那我想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呢?父亲笑了,那还是算了,你好好在郑州呆着吧。这样的懒虫不符合我们家的家规。父亲说完,两个人忍不住同时笑了。聂丛丛说,爸爸,那你早一点吃饭,早一点休息,出车的时候要慢一点,注意安全,不要操心我。父亲答应着挂了电话。

    聂丛丛的心情比刚才好了很多,她打开办公室的灯,两个功力很大的电棒立即让屋子灯火通明,她有一种瞬间穿越回到现实的感觉。她开始认真思考当前的自己,既然刚才给父亲说,工作一切都好,那么,当前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退让。只要赵社长还愿意做这本杂志,她就会努力的坚持下去,即使不为做他的同盟军,也不能让那些当初妒忌她的人看她的笑话。

    她打开电脑,把做好的时尚刊文件又认真过了一遍,确定每一个细节都没有错误,又预测了一下明天和资本方刘总会见的情况,写了详细的预备方案,心里才踏实了不少。

    忽然,她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犹豫要不要开门,想了想,还是去开门吧,即使刘副总编或者其他人过来找麻烦,她也不怕,她都想好了,如果别人说其他的事情,她就明白让去找赵社长,自己不接任何人发来的招数,抱着这样的决心,聂丛丛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竟然愣了一下,门外站的竟然是赵社长,一身休闲的服装,像是刚从家里出来,准备出去散步的样子。聂丛丛问,社长,您这是?赵社长问,怎么?不能进去吗?聂丛丛慌忙让到旁边,让赵社长进来。

    她给赵社长泡了一杯她常喝的乌龙茶,好奇的问,社长,你怎么知道我在办公室呀?赵社长笑了一下,我家就住在后面楼的三楼,在客厅往上一看,就能知道你们办公室有没有人。张晓群已经走了,那么亮着灯的时候,一定就是你在。

    聂丛丛笑,这可完蛋了,以后我都没有隐私了,我在办公室干什么,你都能看见。赵社长说,这不可能,我哪有那么多时间监视你啊。我就是来问你,咱们明天见资本方刘总,你都准备好了吗?聂丛丛哈哈大笑,哎呀,社长,原来你找我是为了明天和刘总见面的事啊。你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等一下,我打印出来给你看。赵社长露出欣慰的目光,心里忍不住想,聂丛丛果然是个做事认真的姑娘,有胆有识,值得信任。

    赵社长的茶刚喝了几口,聂丛丛的打印文件已经寄到了他的手上。聂丛丛把前期做的杂志策划方案修改的更加细致和完善,薪酬体系、杂志的各项成本以及落地执行,每一点都做得非常详尽,他看到最后一个文件是聂丛丛写得明天和刘总的沟通的细节方案,赵社长忍不住说,丛丛,你真的很优秀,我果真没有看错你。不过,最后这个文件,你自己多看几遍,把它们都记在你的心里。明天早晨,我先和刘总沟通,到中午十一多的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你下来,咱们一起吃饭,在饭桌上,你把杂志的整体情况从杂志制作、印刷流程、广告发行、盈利模式以及预期收益都给他刘总做一个详细的介绍,你的这个介绍环境对咱们很重要,你要高度重视一下。聂丛丛答应着,送赵社长离开,在门口赵社长又叮咛了一句,我说的话,我一定要记得。晚上早一点回,好好休息,明天打一个漂亮的仗。

    送走赵社长,聂丛丛也收拾东西回去,睡觉前聂丛丛又把明天要讲的内容回顾了一遍,保证自己万无一失以的,才安心的去睡觉。

    第二天早晨,聂丛丛的起的比往常早一些,她把已经长长的头发盘了起来,化了精致的裸妆,穿上一条改良过的铭黄色的旗袍,这个旗袍是一个国际大牌的高定产品,价格很贵,买的时候几乎花了聂丛丛小半年的薪水,当时心疼坏了。但是,一个做时尚刊的姐姐对她说,丛丛,黑白刊和时尚刊虽然都是杂志,却完全是两种产品,你入了我们这一行,就需要活成一个圣斗士,你必须要有一两件很拿得出手的衣服,那是我们的战袍,只有这样,在和客户的沟通过程中,大家才能信任你的能力。所以,聂丛丛知道,今天谈判虽然她不是主角,但是她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势必会影响杂志社和资本方的合作,否则,昨天晚上,赵社长根本没有必要再去她的办公室找她。

    聂丛丛拿着小包,八点半准时出门,她计划九点到办公室,把准备好的材料再看一遍。她在杂志社的门口,遇见了社办的李主任,她给她打招呼,李主任当作没有看见的样子扬长而去,聂丛丛的心里瞬间感觉到沮丧,正在这个时候,钱阳从后面追了上来,丛丛,等我一下啊。聂丛丛看到钱阳的笑脸,心里舒服了很多。钱阳大声说,丛丛,你今天干嘛搞这么漂亮,难怪那个老女人不愿意搭理你。我有一些妒忌了。

    聂丛丛把食指在嘴边放了一下,示意钱阳声音小一点。钱阳满不在乎的说,我才不怕呢,有本事让她开除我。聂丛丛叹口气,钱阳,她没有本事开除你,却有本事给我的工作设置障碍,你知道吗?钱阳立即说,你不用怕,丛丛,有我在,看谁敢动你一个指头,何况——她压低了声音,轻声说,不是还有赵社长嘛。你也太小看他了。他想护住的人,谁也不敢动,他可是有背景的人。你以为随便一个人,就能当我们社长啊。河南这地方,难着呢!

    她正说着话,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话锋一转,悄悄地问,丛丛,老实交待,今天有啥好事,搞得这么漂亮?聂丛丛低声说,今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谈判断,所以,我必须得重视。钱阳立即表示了理解,我懂了,你这是战袍,看来你要孤军奋战了呀。聂丛丛眼神明亮的看着钱阳,用力点点头,笑着打了一下钱阳,这么多话啊。

    两人说着话,聂丛丛已经到了办公室门口,她习惯性的准备推门,才想起来张晓群已经不来了,她需要自己拿钥匙准备开门,心里顿时一片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