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蛋糕小姐 > 章节目录 第40章 你就是聂丛丛
    聂丛丛一边上楼,一边胡思乱想,一不留神差一点撞到一个下楼的男子的怀里。聂丛丛习惯性的说了声,对不起啊,不好意思。谁知道那个男子也没客气,你上楼就不能注意一点吗?聂丛丛一抬头,眼前站着一个个子高大,国字型脸的中年男子,虽然他的头发不多,但那一对剑眉倒也显得英气逼人。

    聂丛丛心里也有一些不高兴,我已经给你说对不起了,你还要怎样?那男子愣了一下,他大概是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居然敢和他顶嘴,在这个大楼里,有近十几年的时间,没人有敢对他这样说话。他皱了皱眉,以自己的身份,也不太好和一个小姑娘去计较,在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他忽然想起什么的,回头问,你就是聂丛丛?聂丛丛愣了一下,脆生生回答,是的,我是聂丛丛,怎么?你要去找领导告状?他看到聂丛丛气鼓鼓的样子,忍不住有一点想笑,但还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不管在别人的传言里,聂丛丛是一个多么攻于心计,又多么让人讨厌的女人,但在这一刻看来,她还是一个小女孩,真不懂那些人,一个小女孩有什么难对付的,他今天倒是想领教一下。他用低沉的声音说,我姓刘,办公室在201,你一会儿来我办公室一下。说完转身就走了。

    姓刘,办公室在201,这难道就是开除张晓群的刘副总编吗?他想怎样,难道现在打算再拿她开刀,把他也给开除掉。哼,我才不怕呢。工作这几年,虽然没有大风大浪,死人都见过很多,还怕一个活人吗?大不了他也开除我。不过,现在估计自己的身份,也不是谁说开始就开除的吧。想到这儿,聂丛丛又勇敢了很多,他给赵社长发了一个信息:社长,在楼梯口遇见刘副总编,他让我去他办公室,他如果问杂志的事,我需要怎么说?赵社长的信息很快就回了过来,你如实说。今天中午这顿饭吃完,所有的信息已经公开了。合同刘总那边已经签过字,你明天拿过去盖完章,就到咱们这边走流程了,不用担心,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聂丛丛看到赵社长这样回复,心里感觉踏实了很多,回到办公室换了一双跟稍微低一点的白色鱼嘴鞋就下去了201办公室。

    刘副总编办公室的门虚掩着,聂丛丛轻轻地敲了三下,她刚停下,就听到刘副总编让她进去的声音。刘副总编的办公室比赵社长的略大一些,窗帘没有拉上,窗台上摆了一排绿植,个个长得生机勃勃,四周都是书柜,每个柜子里都满满的放着书和杂志,打眼一看,看得人眼花缭乱。

    他办公桌的后面有一幅字,宁静致远。这和赵社长的办公室明显不同,有很浓郁的书香味道,可见刘副总编真的是一位有底蕴的文人。她拿着笔记本和笔,安安静静地坐到刘副总编的对面,等着他发话。他看了一眼他的笔记本和笔,怎么还带上了这东西。聂丛丛回答,总编找我,肯定有指示,我必须得记录下来。她在说话的时候,刻意把副字给取掉了。她没有想到,刘副总编立即就给她进行了纠正,我不是总编,我是副总编。聂丛丛笑着说,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带不带副,都是我的总编,我一样要尊重,

    刘副总编听聂丛丛这样说话,心里忍不住赞了一下,这姑娘年龄不大,但着实聪慧,言谈举止都很得体,没有一点谄媚的样子,一看就是一个见过世面,有骨气的女子。他的语气也温和了很多,他说,其实也没有什么,你来这么久,咱们还没有正式见过,今天让你来我里,就是想和你随便聊聊,你不用太介意。不说别的,我开除了你一个员工,还没有给你解释呢。聂丛丛笑着说,刘总编,您不需要给我解释,您作为社里高层管理者,有权力开除任何一个您觉得表现不好的试用期的员工。刘副总编笑笑,没接她的话。

    他喝了一口水,问道,小聂,听李副总编说,你是刘总那边安排过来的资方代表,负责杂志的整体制作和经营?聂丛丛把他说的不对的地方纠正了一下,刘总编,我确实是资方派过来的代表,主要的工作就是负责杂志的制作,广告经营和发行由咱们社里这边负责,我进行沟通和对接。今天中午刘总已经把合同签过字了,明天早晨我拿到公司那边盖章,盖完章之后拿回来,咱们社里再走流程。合同流程走完,三个工作日之内第一笔投资资金到帐。

    刘副总编用审视的语气问道,你能保证三个工作日之内第一笔投资款到帐吗?聂丛丛微笑着点头,我能保证。刘总编,既然我能来到社里,我一定会努力让双方的合作达到双赢。当然,这也需要您的支持与帮助,您在期刊界是元老,我在来之里之前,就听说过您的盛名,很是仰慕。只是来了以后,职位相差有一点大,不敢贸然来叨扰您。今天有机会能和您坐在一起说话,真的是非常高兴,觉得蛮荣幸的。聂丛丛的话说完,刘副总编哈哈大笑,聂丛丛果然不简单,我领教了。

    他说完看了一下表,说,抱歉,小聂,我一会儿有个重要的会,咱们今天就交流到这里。下次有机会咱们再聊。聂丛丛立即起身,向刘副总编告别,她逃也似的从他的办公室出来。

    聂丛丛知道,今天刘副总编绝非是偶遇,而是专门去她办公室找过,而她当时刚好不在,却在下楼的时候偏偏就遇到了。以他平日的傲慢作风来说,他绝不会轻易去找任何一个职务比他低的人聊天,而是今天李副总编回来给他说了中午吃饭时发生事情,他有一点迫不及待的想确定这一结果。他的年龄比赵社长大了七八岁,一看就是一个深谋远虑的人,更准确的说,真的是一个老狐狸啊,他说话做事滴水不漏,让聂丛丛由不得在心里替自己和赵社长捏了一把汗。

    她也在心里忽然就明白了赵社长的不容易,你想啊,任何一个领导跟前有一个资历比你老,年龄比你大,还处处与你为敌的副手,人不疯了才怪呢。难怪张晓群被刘副总编开除的时候,赵社长也只是给她通知了一下,他知道合作的问题是大事,在这个事情上,他不能计较,必须以退为进,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聂丛丛越想越烦恼,这哪里是工作啊,根本就是一出宫斗戏,也不知道自己会在第几集就被人灭掉,可是她的理想要做一本全国知名的时尚刊啊,否则,她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她真希望自己能变成一个孙悟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拔下一个毫毛吹一下,立即就能解决问题。可是,这只能是一个幻想,她太需要得到神助了。她在心里呐喊,希瑞,请赐予我力量吧!

    就在聂丛丛觉得自己刚刚又过了一关的时候,却在办公室门口的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