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蛋糕小姐 > 章节目录 第41章 不必知道我是谁
    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微胖、长相有一点丑的中年男人,他的身体刚好挡住了门。聂丛丛她思来想去,对这个人都没有什么印象。此时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聂丛丛有种不安的感觉,她故意把声音提高了几度,大声问,请问你找谁?那人闷声说,找你。聂丛丛直接说,我不认识你,你有什么事?那人说,进你办公室说。聂丛丛说,就在这里说吧,我没有什么不方便。那人依然是那一句,进你办公室说。当这个男人重复第一句话的时候,聂丛丛的第一反应是自己遇到了危险,在这个楼层,除了钱阳和徐正,她也不认识别人,而且也知道徐正根本就不在办公室,但是,她仍然扯着嗓子叫了一声,徐正,你来一下。

    听到有人大声叫徐正,下半月的钱阳,和上半月的一个男编辑同时把办公室的门打开出来了,钱阳立即跑了过来,怎么了?上半月的男编辑也走了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聂丛丛说,我不认识这个人,我问他找我有什么事,他不肯说,还非要进我办公室和我谈。男编辑的个子很高很壮,比那个微胖的中年男人高了十公分,他很不客气的问,你谁呀你,找她啥事?给我说说。那男人没想到会出现这个场面,大概上怕挨揍,态度也没有刚才那么嚣张了,说,她不想谈就算了,我先走了。回头别人会找她的。

    钱阳一看这情况,立即给男编辑说,张哥,别让他走了,看他咋回事,不行咱报警,这还翻了天了,竟然有人大白天跑到杂志来威胁人。你想多亏丛丛聪明,如果他和丛丛进了办公室,他把门锁上,发生啥事了,咱们都不知道,这太危险了。男编辑一听钱阳这么说,也觉得有道理,一把抓住那人衣领,你今天不把话给说清楚,就别想下我们这个楼。那男的一看遇到了对手,立即就怂了,他赶快求饶,大兄弟,你先把手松开,有话好好话。钱阳尖着嗓子说,张哥,你别让放手,我现在就打110报警,今天必须让他给咱们一个交待。要不,丛丛以后太危险了。那人看钱阳要报警,赶紧说,我说我说,我说了你们千万别报警。

    钱阳厉声说,别废话,快点说。那人说,有人给了我大哥1000块钱,让来教训教训这一女娃,让她快离开郑州,别在这里瞎整,坏了别人的好事。聂丛丛听他这么说,着实吓了一跳。多亏刚才自己比较机敏,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男编辑问聂丛丛,这事大了,咱们报警吧,让警察查一下,这到底谁想害你。这一会儿,聂丛丛心里也挺怕怕,但是,她只考虑了几秒,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今天就不报警了,让他走吧,我没做坏事,不怕任何人。

    男编辑大概也觉得没有到报警的地步,狠狠地把那人踹了两脚,警告了他几句,就让他走了。那人走后,他给聂丛丛说,聂主编,你把这事给社长说一下,让他那边查一下。你一个女孩在这边,还是注意一些好。我叫张彬,在前面那个办公室,我一般都在,有事你就叫我。聂丛丛的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轻声说,谢谢你。现在没事了,你就先忙。

    她打开办公室的门,钱阳和她一起进来,顺手就把门锁上了。非常紧张的问,丛丛,你在这边得罪谁了吗?聂丛丛摇摇头,我肯定没有得罪谁,如果说,一定要得罪谁,那就是因为我的到来,影响了杂志社一些人的利益,所以才会找人来威胁我。你不知道现在社里的很多人在后面说我坏话,我经常上下楼的时候,都能听到。丛丛,那你打算怎么办?钱阳又问。聂丛丛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事目前也不好闹得太大,我自己学机警一点。这段时间,你能不能陪我住我那里?钱阳也没犹豫,行,这段时间我陪着你。不过,这事我还是得给社长说一下。你就别管了。自己锁上门安心忙一会儿,你要走的时候给我发QQ。我现在回家取几件换洗衣服。聂丛丛很感动,钱阳,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钱阳说,切,跟我,还这样。别啰嗦了,我走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左右回来,说完就出去了。

    聂丛丛坐在办公室,对着电脑,一点干活的心情都没有。她拿起镜子把自己仔细照了照,仍然是那个黑黑瘦瘦的女生,天庭不够饱满,眼睛不够大,脸色有一点暗,因为近来休息不好,黑眼圈很严重……她忽然觉得厌倦,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生,有一点梦想,仅此而已,甚至没有任何大富大贵的想法。但是,现在,这还没怎么样,都有人开始找人威胁她了,她究竟触动了多少人的利益呀。

    正胡思乱想之际,手机叮咚一声,她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发来的一条的信息:聂丛丛,郑州这个城市不适合你,你还是离开这里吧,我是为你好!聂丛丛立即回,你是谁?对方回复,我是谁都不重要,你也不必知道。聂丛丛立即拨过去,但是,对方的手机已经关机,聂丛丛又持续拨了几十次,电话再也没有打通过,也没有再发来任何信息。

    聂丛丛给新闻清洁工打电话,说今天被人威胁和收到匿名短信的事。对方沉吟片刻说,百合,我个人觉得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和社长沟通一下这件事情,另外,你考虑考虑要不要离开。虽然一个杂志的主编不算什么,但是,如果在一个地方,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话,离开是最好的结果。你还年轻,我不想你成为任何一个人的牺牲品。聂丛丛叹了一口气,你说的有道理,我也好好想一想,阿亮,我有一点想你。新闻清洁工没有说话,聂丛丛从话筒里清晰的听到他的呼吸声,大约有10秒的时间,聂丛丛挂断了电话。她已经很失望了,不想再继续下去。

    只是一瞬间,她收到新闻清洁工发来的一条短信,百合,希望能与你同在。这种相伴可以穿越任何关系,跨越任何距离,所以,我不能用任何世俗的语言来给这种感情定义,我爱你,希望你好。聂丛丛一遍又一遍的看,看得她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