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无限杀戮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五十三二十五
    沉闷的声音在教化场中回荡,我看向周玲,她为什么什么事情都知道?

    “我们的第一组幸运儿是,二十五号,和五十三号。”

    随着两个熟悉的号码传进我耳朵,我和周玲笼子里的墙壁缓缓升起,刺鼻的血腥味在在空气中交融。

    白骨和秽物堆在墙角,这气味令人恶心。

    我看到了其他牢笼中羡慕的目光,还有雇佣兵吞咽口水的声音,他们想上一个吃人的女人,真是有意思。

    不过十天的时间,我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个恶魔,我知道以后的我想要正常的生活是不可能的了,即便是我隐瞒我吃人的事儿。

    我获得了力量,释放了野性,这些东西令我着迷。只要有实力就能杀人,就能剥夺人的性命。

    我走向周玲,周玲也看向我。

    “下一对是,六十六号,和五十八号。”

    随着教皇的声音落下,不过片刻,一声声娇喘就在牢笼中响起,声音此起彼伏,*的气息在教皇场中显得格外的浓烈。

    我也揽住了周玲的腰。

    “嘿嘿嘿,看来你们都很享受,那不如我们加一条奖励吧,那一对的时间最长,那一队就获得三十点积分。”教皇玩味的声音在喇叭中响起,

    牢笼中的众人更加卖力了,就像是在为教皇表演一般。

    血腥与绯糜逐渐交融,一场持续了两个小时的运动,让我和她都精疲力尽。

    可是教化场里的声音却并没有停歇,依旧是一波接着一波,他们真的很想出去吗?我叼起一根骨头,看着周玲。

    “反正没事。”周玲摊摊手。

    这里以前是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的,现在一男一女被关在了一起,也算得上为这些囚徒们找了些乐子,他们自然就抓住了机会。

    难得的正常食物出现在餐盘里,进食之后周玲走出了牢笼,而我则像是一个家庭妇男一般,收拾起了我的笼子。

    骨头碎肉被我扔出了笼子,我拿着水管不断的冲刷着这间笼子,企图让他稍微有点生活的气息。虽然我已经吃人了,但是我并没有彻底的麻木,我觉得我还是一个人。虽然现在被兽性主导意识,一直处在杀戮与被杀的境地中。

    一张张麻木的面孔停在了我的笼子外,看着我,他们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就像是机器人一样。

    他们已经不算是人了吧,我想到,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待了多久。

    我坐在牢门外,看着白色的广场,压抑的气息迎面而来。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了,周玲该回来了,我的目光投向了巷道,显得有点呆滞。

    周玲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时间还剩下二十五分钟,我已经提上了刀走向了岔路口。

    我在巷道的尽头看到了一只脚,男人的脚,我走向了那个方向,手中的刀被我捏紧。

    我的脚步声好像惊动了什么人,轻微的呼吸声在拐角处响起。

    会是谁呢?我想着,我的刀已经缓缓的抬了起来。

    “是我。”周玲看到了我的刀,她的声音就在我耳边。

    而我也看到了周玲,同时还有一地的人。

    大概有十来个,是周玲做的吗?应该是吧,我想着,走进了人群中。

    我的刀从每一个人的心口刺进去,一蓬蓬血花溅起。

    “别过来,别杀我。”

    一个女人的声音,看模样只有二十来岁,比周玲还要漂亮些。

    “我什么都可以做,我比她漂亮。”那女人指向了周玲,说道:“我什么都会,我可以帮你,我可以告诉你她的所有信息。”

    我离那个女人还有大概三个人的距离,地上刚好有三个人。

    三个男人仰躺在地,一个捂着裆部,两个捂着胸口,看着十分痛苦。

    周玲没有看那个女人,她的手中捏着一根断骨,一头带着血迹,看样子应该很锋锐。我的视线没有在那根骨头上停留,从周玲的身边走过。

    一刀刺进了那个捂着裆部的男人的胸口,血液从他的胸口喷出。

    “别过来,别过来,我们是不灭的人。”捂着心口的男人撑着地板,不断的后退,他的眼神中满是恐惧。

    我没有说话,刀刺进了他的眉心,卡在了他的头骨上,我皱了皱眉,看向周玲。

    周玲略一由于,把骨头扔给了我,骨头插进了那人的脖子,还剩下最后一个女人。

    拔出刀的周玲砍断了她的脖子。

    “要把他们吃了吗?”我看着周玲笑道。

    “吃了吧。”

    我和她的对话很简单,就像是钓鱼的渔夫吊起了鱼苗,在考虑是吃了还是放了的问题,不过我们的答案只有一个。

    “好。”

    半个月的时间,我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人,身上的积分已经到了七十,我也看到了周玲的积分,八十三,比我要多一点。

    我知道她在这里的时间肯定比我要久,而且实力也不弱,但是我却从没有问过她这些问题。

    第三天的晚餐依旧是正常的食物,我和周玲坐在一起,各自吃着各自的东西。

    “你猜猜下一场比赛是会是谁?”周玲周玲看着我,笑着说道。

    “你都说了那应该是我吧,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好奇的看向她。”扯了一大块鸡肉下来递给她。

    “嘿嘿,我就是知道。”她俏皮的抬起头,看着我。

    “那我的对手是谁呢?”我看着她,跟着她一起笑。

    “你的对手啊。”周玲接过鸡腿,手指点在嘴唇上。

    “你猜猜。”

    “咳咳咳。”喇叭里再次传出了教皇的声音,这声音越听越欠揍“喜闻乐见的环节又要到了。”

    “你是听他说,还是听我说。”周玲看向我。

    “听你说。”我毫不犹豫的说道。

    她的身子一震,看着我的目光多了些别的味道“你不会真的喜欢上我了吧?”

    “呵呵。”我笑了笑,从她的食物上掰下一块“怎么可能?”

    食物还没有被我送进嘴里,她的唇就已经印在了我的嘴上,油腻而湿滑触感,让我的心脏跳了不停。

    “给你们带来表演的是,五十三号和二十五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