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章 污蔑纵火
    “可是这样,宫家不就背上了背信弃义的污名了么?”

    阿秀歪着头,小小声的说道。

    这倒是个问题,毕竟家里头的从老到小,都是认死理的古板性格。

    不如她先回家问问,大哥哥的婚约,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他们原本打算在这里稍作停留,明天就继续去往内城。

    却没想到,才睡下不久,林梦雅就嗅到了一股子焦糊味。

    披上外衣走到窗前,她看到不远处,居然是火光冲天。

    一股股浓烟直冲云霄,看着就有些吓人。

    “主子,怎么了?”

    白苏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她的身边,一同朝着窗外望去。

    街面上,不停的有人来来回回的救火,渐渐的火势被控制住了。

    “奇怪了,怎么火势会这么大?”

    她有些疑惑。

    虽然这里不是主城,但因为民居甚多,当初宫家的先人在修建城池的时候,就考虑过如何防火。

    而且大哥哥也加强了夜间的巡逻,按说一开始起火的时候,就应该会有人发现。

    起火的地点,也算是城内比较繁华的商业区,按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火。

    她正思忖间,底下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开门开门!”

    那声音很急也很吵,估计客栈里的客人都被吵醒了。

    她跟白苏对视了一眼后,两个人到了门口。

    值夜的伙计立刻开门,站在外面的,竟然是白天看到的巡逻队的那群人。

    他们一涌而入,满满当当的占了客栈的大堂。

    “几位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泰宁客栈里的伙计倒没什么慌乱,只是客人都被吵醒了,他也着实是难办。

    “我们是奉命,来搜查纵火犯。你这里,可来过什么可疑之人么?”

    纵火犯?

    果然,是有人故意纵火。

    虽然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测,但她却没有半点的轻松。

    能让巡逻队半夜三更的查人,只怕这纵火犯,没那么简单。

    “您也知道,在咱们泰宁客栈投宿的客人,那都是主家的朋友。这样的人里面,怎么会有纵火犯呢?”

    伙计笑着说道,但那为首之人,却一把推开了他。

    “是与不是,要查过才知道。来人,给我搜,一个房间都不要放过!”

    “是。”

    眼看着那群人就要冲上楼,伙计也顾不得其他,快跑几步,挡在了那些人的面前。

    “这位大哥,您要拿犯人也是好事。只是,我们这客栈里,多有女眷。您先容我上去一一敲门通报一声,以免惊扰到这些女眷们可好?”

    伙计的话没错。

    毕竟这大半夜的,大多数的人都睡了。

    而且能在这里投宿的,大多是一些富商或者是世家之人。

    要是让他们这样闯进去,还不吓死个人了?

    但没想到,那人却冷冷的瞥了伙计一眼。

    “你这样横档竖拦,难道是跟纵火犯有关系么?给我搜!快点,免得犯人跑了!”

    “使不得,使不得啊!”

    伙计喊了几声,但却抵不过那些人的蛮力。

    很快,他就被人给架住了,无可奈何的看着人冲上楼去。

    顿时,惊呼声、叫骂声此起彼伏。

    幸好她们三个醒得早些,此事已经穿好了外衣。

    那些巡逻队的人倒也没怎么过分,仔细的瞧了屋内各处之后,就退了出去。

    这些人行事虽然粗鲁些,可大概也可能是因为想要快点搜出纵火犯吧。

    “老大,这个房间有古怪!”

    顿时,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可林梦雅却皱起了眉头,那,不是清狐的房间么?

    “发现什么了?”

    “这里明明是有人住的,可是现在人却不见了!”

    怎么会呢?

    清狐一般轻易不会离开她的身边,若是暂时离开,也会跟她说一声。

    睡前他们还在一起,怎么房间里会没人呢?

    “我问你,这里住的是谁?”

    伙计瞧了林梦雅他们一眼后,神色有些犹豫。

    毕竟,这是掌柜的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得罪的贵客。

    “这里住的,是我们的一位客人。不过,这位客人身份贵重,一定不会跟纵火犯有任何关联!”

    巡逻队的那个头目,却并不相信他的话,而是亲自走进去,看着自己的人翻找。

    “老大,找到了!”

    他们找到什么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而林梦雅她们,也密切主意着那边的动向。

    “我再问你一句,他人呢?”

    伙计脸色一变,但依旧不改口。

    “您真的是误会了,住在这里的客人,绝对跟纵火犯无关...”

    但没想到,那头目却一巴掌打在了伙计的脸上,面色冰冷。

    “你可知道,今晚的大火,三家十六口活活葬身火海!你居然敢包庇纵火犯,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可是,这里的客人今天才到,他又怎么可能去纵火?”

    伙计大概没被人这样为难过,虽然声音渐弱,可却依旧维护着清狐。

    那人,却冷笑了一声。

    “看来,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拿过来!”

    话音未落,那进去搜查的手下,就呈上来一样东西。

    从外表上来看,那好像是一枚火折子。

    不过是特制的,模样跟寻常的还是有些不同。

    “这个,就是我们在众目睽睽之下搜到的铁证!这东西,在北岭并不常见,只有他们从面前来的人才会用!而且,我们在火场里,发现了跟这个一模一样的东西。我们还曾经跟纵火犯交过手,眼看着他往这里逃,绝不会错!我最后问你一次,人呢?”

    只这一句,她就知道此事,肯定跟清狐无关。

    清狐是何等的高手,若他真的有意纵火,别说是这几头蒜了,就是再多来几个,估计连影子都看不到。

    而且,如果是清狐做的,哪里还会留下活口呢?

    这样看来,是有人故意陷害了。

    可是,这又是谁做的呢?目的,又是什么?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伙计被吓傻了,连连摇头否认。

    那人看他这样,命令手下把人扔下,径直来到了柜台,拿出了登记账册。

    她心头一跳,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但那人很快,就把目光投向了她。

    “原来,你们跟他是一伙的!既然他跑了,那就只能先把你们给带回去了!来人,带走!”

    白苏长剑在手,眼看就要冲上前去,却被她给拦住了。

    “我们是清清白白的,走一趟又能如何呢?不过,要是调查清楚我们跟纵火案无关的话,劳烦这位大哥,再把我们给送回来。”

    她既没有惶恐,也没有激动。

    白苏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把长剑往桌子上一扔,束手就擒了。

    阿秀也是睡眼朦胧,但她大概知道,有雅姐姐在,一切都不必太过担心。

    三个女子气定神闲的走到了一群壮汉的包围内,气氛,有些奇怪。

    “但愿如此。”

    那人看了她们三人一眼,率先带人走了出去。

    “告诉你家掌柜的,不妨事,我们去去就回。”

    伙计有些着急,想要阻拦却又没有那个能力跟胆量。

    听到她的话之后,用力点头。

    她们跟着巡逻队出了泰宁客栈,外面夜色深浓,焦糊味也让人十分的不舒服。

    蓦然间,她仿佛看到不远处的的巷子口,停着一抹熟悉的身影。

    可不过眨眼间,那里又似乎没有人了。

    她揉了揉眼睛,使劲的看了过去,确定是没人的。

    奇怪了,难道是她眼花了不成?

    “快点走!别想逃!”

    那些人大声呵斥,白苏冷冷瞪了对方一眼后,习惯性的把她护在了身后。

    “主子,怎么办?”

    她低声问道,而林梦雅却丝毫没有慌乱。

    “没事。”

    在自己家的地盘,谁还能拿她怎么着?

    再说了,纵然是在清狐的房间搜到了火折子,可这也不能证明什么。

    这群人虽然能把她给抓起来,却并不能治她的罪。

    她倒要看看,这群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巡逻队是宫家新建立的,旨在维护封地内城池的安全。

    因为这里是入口之一,所以权力更大,人员也更多一些。

    等到他们被带到巡逻队的驻地才发现,这里差不多有几百人,而且各个看起来都很强悍。

    她们刚到这里,就被关进了一个硕大的木笼子内。

    “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

    林梦雅眼前一亮。

    没想到刚到这里,就遇到了一个熟人。

    白天他们遇到的那个宫询,此刻也带着自己的一群人走了过来。

    只不过他们在看到,关进去的只是三个弱女子后,宫询的脸上,明显带着几分不悦。

    “不过是三个姑娘而已,你们怎么能这么做,快点把人放出来!”

    可是,却有人拦住了他。

    “不能放!这三个人,可是纵火案的疑凶。现在放了,那我们怎么对死去的人交代?”

    宫询脸色沉了下来,看着那个下令,把她们抓来的男人。

    “纵火案那件事还没查清楚,再说,这三位姑娘,白天我是见过的。她们刚到这里,又怎么可能会纵火?陈路,你可别冤枉好人。”

    “我冤枉好人?宫询,别仗着你是宫家收养的义子,就可以在这里无凭无据的污蔑我!我抓她们,是有证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