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圣人犯错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古,许多文人便看不起女人。

    觉得女人是祸水,天生便低了男人一等。

    但在宫家,女人却是跟男人一样,能够获得出人头地的机会。

    她还想着,到底是宫家家风如此,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现在看来,有这样平和温雅的启蒙先生,看来教育,也是比较重要的因素。

    对这个温和儒雅的老先生,她多了不少的好感。

    “是。”

    看她优雅温柔,谈吐举止也都落落大方。

    对于这位女先生,梁先生的第一印象倒是不俗。

    “好了,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进去看看吧。”

    几个人刚刚转身往学院里走,却听得人群里,传出一道冷哼。

    那声音,分明带着恶意。

    林梦雅循声望去,却看到了一张冷若冰霜的脸。

    梁先生也听到了,不过他仅仅是看了一眼后,权当做没有察觉到。

    带着几个人,参观了一下学院。

    童学是不分男女校的,因此都是放在一起。

    再往里面走,东边是南校,而西边则是女校。

    不管是各部分的设施,现在看起来都很完善。

    至于在建的,则是备用的校舍,以备不时之需。

    一行人参观得差不多了,则是回到了梁先生的书房——雅室。

    “这些日子,真是辛苦先生了。”

    宫四感激的看着梁先生,其实按照先生的年岁,早该回家安度晚年,让儿孙承欢膝下。

    只是,当他游说先生出山时,仅仅陈述了一番小妹对于学校的构想,先生就迫不及待的答应了下来。

    他知道,先生看重的不是钱财,而是这所学院,对于天下人的意义。

    梁先生笑了笑,摆了摆手说道。

    “算不得什么辛苦,说起来,还是要感谢宫家的那位家主。若不是她有远见,只怕这学院,是说什么也建不起来的。”

    宫四笑了笑,偷偷的瞧了一眼被夸奖的正主儿。

    只见她正襟危坐,但眉眼却带着笑意。

    这丫头,怕是正在得意呢。

    “梁先生太过谦了,她一个妇道人家能有什么远见?我看,怕都是四公子的主意吧。”

    此时,一道不太和谐的声音响起。

    宫四的笑容稍稍收敛,转头看向的说话的那人。

    稍稍一打量,宫四就想起来,此人就是方才在外面冷哼的人。

    对于任何对他小妹不敬的人,哪怕是有天大的本事,他也看不上。

    当下,声音冷了冷道。

    “宫家向来以家主为尊,宫四不过是家主的马前卒。兴办学院之事,乃是家主胸怀宽广,为天下莘莘学子着想而已。”

    他的话,有些不太客气。

    气氛冷却了不少。

    谁知那人闻言,却是不屑的看了宫四一眼。

    “可惜了,我丛宗可不愿意在一个女人的手下教书。诸位,告辞了!”

    说完,那人转身欲走。

    这一下子,可是大大的折了宫四的面子。

    “站住!”

    宫四冷声喝止,那副谦谦公子的模样,此时却多了几分冷意。

    “四公子,还有何指教?”

    “人各有志,我们这里留不得丛先生不要紧,可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丛宗挑了挑嘴角,冷嘲道。

    “我说得很明白了,我丛宗虽不是什么名仕大儒,但男子的气节我还是有的!女人掌家,鸠占鹊巢,牝鸡司晨,乃是阴阳颠倒,混淆黑白!学院自古便是读圣贤书的地方,可如今却让女人进入,难免会藏污纳垢!这里,早已经不是清净地,丛宗不待也罢!”

    这话,说得还真是难听。

    屋子里,除了她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宫四更是被气得想要把这人给丢出去。

    而林梦雅也终于明白,这人,原来是冲着自己的来的。

    挑了挑眉头,她就知道,此事,又怎么会如此的顺利。

    想了想,赶在四哥哥说话之前,开了口。

    “四公子,丛先生要走,你就让他走吧。”

    宫四转头,欲言又止。

    毕竟,小妹才是当事人,这些话,更是冲着她砸过去的。

    “四公子,听到没有,你们宫家请来的女先生,现如今可发了话。”

    那人继续嘲讽,但宫四的涵养也不是一天积累而来的。

    何况他清楚,自家小妹出手,丛宗怕是也捞不到什么好。

    “丛先生说得有道理,四公子尊师重教,对待先生自然是尊敬。我听闻,梁先生曾经是四公子的启蒙老师。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梁先生不管是才学跟人品都是一流的,所以才叫得出四公子这么品行高洁的人。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丛先生留在这里,的确是不合适。”

    丛宗见她开口,话中的冷意不减。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品行高洁之人,看浊浊红尘,亦如清风明月。能跟这样的人共事,乃是我三生有幸。”

    她讲话不紧不慢,稍稍压低的声音,自然带着几分淡然优雅。

    梁先生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眼中带了几抹欣赏。

    “你这话,就是再说我品行不端了?身为女子,不好好的当一个贤妻良母,跑这里来妖言惑众,也不知你父母,是如何教你的。”

    相比之下,丛宗就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了。

    毕竟,他从来没跟女人吵过架。

    在他的眼中,女人就该成为男人的附庸,就该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才是“贤良淑德”。

    “我父母教我,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我父母还说,若是正人君子,则世间处处坦途,人人都是君子。若是小人,自然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则世间处处都是不公,人人都是小人了。”

    她这话,就是直冲着丛宗去的。

    偏生她声音温软,丝毫不带冷讽,可这话,却是在明晃晃的骂丛宗是个小人。

    顿时,那人就气得失了风度。

    “你!我不与你诡辩!圣人言,男为阳,女为阴。各司其职,才能阴阳调和。你如今所作所为,不过是在越俎代庖,早晚会出大事!”

    危言耸听!

    林梦雅冷冷淡淡的看着面前万股不化的家伙,开口说道。

    “圣人言?圣人是男是女?既是男子,评价女子自然有所偏颇。既如此,女子为何要听?若是圣人不了解女子,就妄下断语,背后语人,那岂是君子所为?”

    “荒唐,荒唐!”

    到底只是个学究,诡辩起来哪里是她的对手。

    只不过这么一来,她得罪的,可就不只是一个丛宗了。

    当下,便有几人同时站了起来,一脸的怒色。

    “既然姑娘如此不尊圣人,那我们也就告辞了。”

    宫四跟梁先生对视一眼后,有些着急。

    就连梁先生,也不由得有些埋怨苏梅。

    这姑娘,怎得如此的不稳重?

    “几位,苏姑娘并不是那个意思。”

    可那几个人,态度却有些坚决。

    丛宗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外得逞的神色来。

    显然,这几个人被激怒,对他却是大大有利。

    “姑娘,我们对你并无恶意。可你刚刚,却侮辱圣人,我等实在是无法忍耐,还请四公子,另请高明吧!”

    “几位,请留步。”

    她再次出声挽留,可那丛宗,却在此刻跳了出来。

    “四公子,却是你不让我们走的话,那她,就得离开!否则,我们是没办法,跟此人一起共事!”

    宫四只是冷眼瞧了他一眼,并未说话。

    倒是林梦雅,却开口说道。

    “几位,敢问圣人可教你们如何面对质疑了么?若有人质疑我的先生,我必定会叫那人知道,我先生乃是正道,断不是别人能轻易侮辱的。”

    林梦雅倒是不慌不忙,只对着那几个人说道。

    “姑娘,你方才说的话,已经触碰到了我们的底限。我们读书人,尊圣人为师父,若是有人对尊师不敬,我们断断不会忍耐!”

    林梦雅自然清楚,那些人对于圣人的崇拜。

    可是,她的学院内,不需要这种东西。

    “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也知道你们对于圣人的崇拜。只是我请问,圣人便不会犯错么?”

    那几个人显然以为她还是在狡辩,立刻有些生气的说道。

    “圣人乃是天下人的表率,何错之有?”

    林梦雅却摇了摇头,说道。

    “圣人也会犯错,圣人也是人,也是如同你我一样,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这世上,唯独有一种人不会犯错,那便是刚出生的婴孩。请问,婴孩可是圣人?”

    这话,对方自然强烈反对。

    “姑娘,你这是在强词夺理!”

    “你们也清楚,我并非是在强词夺理。其实圣人也犯过好多的错,也看过许多人犯错。若不是如此,他又如何能分辨,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呢?”

    这话说出来,对方的底气,显得就不那么足了。

    林梦雅看着他们,继续循循善诱。

    “我记得从前,我看过一部典籍,便是关于你们口中的那位圣人所说。圣人犯了错误,没有推诿,也没有欲盖弥彰,而是选择公之于众,警示众人,所以,他才是圣人,而我们则是庸人。”

    她说的那本典籍,在场的读书人没有没看过的。

    所以,她才得以能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