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告别过去
    “行了,该散的都散了吧。”

    三哥哥神色之中有些古怪,顺势驱散了人群。

    林梦雅也有意落在了后面,跟宫三耳语了数句。

    “你跟老四,也没安排这一出啊。现在怎么办,曾祖已经说要把老四驱逐出去了。”

    她瞥了瞥前面,跟在曾祖身后,不慌不忙的四哥哥,语气之中颇带着几分无奈。

    “你没听曾祖说么?要是这事是四哥哥办的,那他就得被驱逐出宫家。”

    宫三似乎若有所悟,看向她的眼神里,也带了几分询问。

    林梦雅撇了撇嘴,小小声的说道。

    “看来,咱们家的那只老狐狸,眼光依旧独到呢。”

    “老狐狸”恰在此时,转过头来,眯起眼睛看了看她。

    林梦雅立刻露出一个乖萌的笑容出来,这才让曾祖,不再盯着她看。

    能撑起偌大的一个家族,若是没有实力,早就被人家吞吃得骨头都不剩了。

    在这件事情上,也许他们都小瞧了家里的这一宝了。

    很快,他们一行人都到了老宅的内院。

    在这里,没有人敢围观。

    更何况有宫家老祖在此,下人们就连好奇张望都不敢。

    大哥哥跟梁晴把梁怡送到了屋子里,而他们,都在外面的厅里等着。

    气氛,有点尴尬。

    她一直站在最角落的地方,但从进屋开始,她知道曾祖的视线,就不曾离开过她。

    良久,也无人开口。

    “你们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威严的声音,隐藏着丝丝怒意。

    林梦雅知道,曾祖这一次,怕是真的生气了。

    心头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这次怕是混不过去了。

    二话没说,先跪在了曾祖的面前。

    “都是我的错,请曾祖责罚。”

    宫三跟宫四也紧跟着跪了下来,说出来的话,也是一模一样。

    “不关小妹的事,是我主动要求的。”

    老祖在上,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孩子们,心中颇有几丝无奈。

    “我知道你们都长大了,做事情也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拿宫家的清誉来开玩笑。你们可知,今天的事情,会让外面的人,如何说我们宫家?”

    曾祖显然是动了真怒,她知道,曾祖凭生最为看重的,就是宫家的名誉。

    哪怕是在落难时,宫家也没有做出违背家训的事情出来。

    谁知,如今她却让宫家,成为旁人嘴里的笑话。

    曾祖如何能不气?

    “曾祖,我知道此事对咱们家影响不太好。但是,我必须要这样做,请曾祖责罚。”

    她也不想如此,可情势逼人,唯有兵行险招,方能出奇制胜。

    “你——唉,孩子大了不由人。你们想做什么,我也管不了了。但愿,你们能够对得起宫家。”

    曾祖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担忧。

    对此,她只觉得更加的抱歉。

    “行了,地上凉,你一个女孩家仔细着些,起来吧。”

    终究,曾祖还是疼她。

    林梦雅立刻起身,甜笑着凑到了曾祖的面前。

    宫三跟宫四见状,也松了一口气。

    可刚想要起身,就听得曾祖冷冷的说道。

    “你们给我跪好!她年纪小可以胡闹,你们呢?难道平时我教给你们的东西,你们都忘了不成?既然忘了,今日就好好的给我记住!”

    这区别待遇,简直要把兄弟两个给弄得哭笑不得了。

    对视了一眼后,他们只得认输。

    没办法,谁让宫雅才是家里的宝,他们只是无人要的草呢?

    林梦雅知道曾祖在气头上,赶紧的说了几句甜死人不偿命的好话,宽一宽曾祖的心思。

    宫乾丰哪里不知道,这是雅儿在给她两个哥哥求情呢。

    反正他气也气了,训也训了。

    终究手心手背都是肉,何况老三跟老四,不像是做事没有分寸的孩子。

    他们能跟着雅儿胡闹,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

    如此,他又怎么能真的罚他们?

    “行了,都起来吧。扣你们三个月的月钱以示惩戒,看以后,你们还敢不敢再胡来了。”

    “多谢曾祖。”

    两个人立刻起身,看着在曾祖旁边,一点损失都没有的小妹,心头不由得直冒酸水。

    到底谁是捡回来的孩子?

    明明他们只是“从犯”,却被扣了月钱。

    那真真正正的“主谋”,可是在一脸悠闲的喝茶吃糕。

    唉,他们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要是个姑娘家,该有多好?

    好在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雅儿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扫清障碍而已。

    宫四若有所思的盯着房门,里面,早有大夫跟了进去查看情况。

    而宫三,则是眉头微微皱起,像是有无限烦恼的模样。

    很快,大哥哥的身影,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大哥哥,情况如何了?”

    林梦雅迎了上去,果不其然,在大哥哥的眼中,发现了几分深沉的情感。

    似痛苦,又像是解脱。

    她知道,这是每一段感情最为痛苦难熬的挣扎。

    但之后,就是海阔天空,相忘于江湖。

    大哥哥是真真正正的,对过去做了一个道别。

    “没什么,梁怡她,她是有了身孕。再加上操劳过度,情绪一时过于激动,才会昏过去。现在大夫已经给她开了些药,我也已经让人去请她的夫家去了。她没事,你别担心。”

    大哥哥的眼中,已经满是坦然。

    林梦雅细细的瞧过,空悬在高处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

    说实话,这个计划之中,她唯一觉得有变数的,就是大哥哥对于梁怡的感情。

    尽管她知道,大哥哥绝对不会对已经嫁了人的梁怡产生一些非分之想。

    但如今,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放下心来。

    “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对了大哥哥,那位梁夫人跟梁月,你都叫人看好了么?”

    宫斌点点头,给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

    她自然是信得过大哥哥的,那么接下来她要做的,就是如何挖出藏在梁家母女身后的那个人了。

    宫斌径直的走到曾祖的面前,又把情况都交代了一遍。

    曾祖倒是没怎么责备大哥哥,显然,对于当初他跟梁家大小姐的那点子事情,曾祖比她还要清楚。

    “行了,既然你已经看开了,那我也就放心了。不过宫斌啊,你也该好好的考虑一下你的终身大事了。”

    曾祖看着大哥哥,一脸的惋惜。

    可当初的事情,其中到底有多么的去曲折跟无奈,对于如今的他们来说,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梁怡已经嫁做他人妇,而大哥哥,未来也会找到适合他的那个人。

    突然间,她很想那个让她牵肠挂肚的家伙。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幸运,她爱的人,不仅也恰好爱她,而且两个人早已经相知相守,这辈子都不会再分开。

    她突然很想很想见到那个人,视线不由自主的扫向了窗外,但让她没想到的是,那抹淡紫色的身影,居然真的越走越近。

    她揉了揉眼睛,惊讶的瞪着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

    他是在自己的心里头,放了一个监听器么?

    不然,怎么会真的出现!

    看着他一步步的靠近,林梦雅就愣在了原地,嘴角不由自主的,挑起了一抹灿烂而甜美的弧度。

    那人踏着光,让她的心一时间繁花盛开。

    “我来了。”

    似是听懂了她的心声,又或许是看懂了她眼中的期待。

    他嘴角动一没动,但她就是听到了他只说给自己听的三个字。

    他来了,他真的来了!

    天知道,她是耗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没冲上去紧紧的抱住他。

    他们互相凝望,不管隔着山或是海,他们的眼中,只会映衬着彼此的身影。

    宫三跟宫四也看到了龙天昱,但却是表情各异。

    宫四是知道他的身份的,虽然不敢真的得罪,但始终是没什么好脸色。

    倒是宫三,学院内的流言他是知道一些的。

    更何况,那来历不凡的苏岩先生,为了小妹重建落月斋的事情,还是让他对其多了几分的好感。

    他其实也想过,若是此人小妹真的喜欢,也许也是个不错的夫婿的人选。

    因此,他对于苏岩,也就多了几分客气。

    “苏岩先生,你怎么过来了?”

    宫三迎了上去,语气依旧温和。

    龙天昱收回自己的目光,落在面前的男人的身上。

    “梁夫人的事情闹得这样大,学院内已然是人心惶惶。我过来,不过是想要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多谢苏岩先生的关心了,这是我们宫家的家事,不需要外人插手。”

    宫四那毫不客气的语气,让气氛变得有些僵硬。

    宫三回过头来,责备的看了他一眼。

    他也不知道,为何那个对任何人都不会疾言厉色的弟弟,对这位苏岩先生,却是屡屡针对。

    宫四见状,只得转过身去生闷气。

    宫三摇了摇头,立刻抱歉的对龙天昱说道。

    “苏岩先生莫见怪,我四弟他只是一时不快。若有什么怠慢的地方,我给您陪个不是。”

    龙天昱倒是不怎么在乎旁人对自己的态度,何况他今天来,只是为了他的女人而已。

    “无妨。”

    看他这么大度,宫三的心中越发的觉得对不住人家,终究还是把人给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