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趁机生事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当他们刚刚汇合之时,就听得不远处的宅子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怪叫。

    那声音凄厉至极,几乎不像人声。

    “不好,是五哥!”

    旁人辨认不出,可她的系统里,存着每个哥哥的详细信息,包括声音!

    几人心头顿时一惊,宫五到底怎么了,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

    四人丝毫不敢停顿,疾步蹿到了前厅。

    “五少爷!五少爷!您醒一醒,那是您的曾祖父啊!”

    厅内,已然乱作一团。

    幸好有龙天昱开路,左右扔了几个人出去,瞬间就给他们打开了一个豁口。

    而此时,宫五已经向曾祖逼近!

    “五弟,你要做什么?”

    宫三宫四护弟心切,一下子扑了过去。

    可谁知他们才刚刚接触到宫五的手臂,就被宫五打飞了。

    “噗——”

    他二人本就不擅长武功,哪里是内力身后的宫五的对手。

    何况现在,他出手也不知轻重,一下子把两个人甩到一旁,喷出一口鲜血后,倒在地上,一时之间不能起来。

    不过他们这样一来,也是稍稍的阻碍了一下宫五。

    趁着这么几秒的宫五,龙天昱已经纵身跃了过去。

    两个人瞬间缠斗在一起,此时林梦雅才看到五哥哥的状况。

    双眼上翻,目次欲裂,喉咙中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嘶吼。

    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随手抓了个人,大声质问。

    “刚才发生了什么,说!”

    那人早就被吓傻了,听得眼前女子的喝问,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

    “不,不知道啊...五少爷,突,突然就疯了。想,想要杀老祖!”

    “放屁!五少爷明明是糟了别人的暗算,他怎么会要杀老祖!”

    这话,听得怒火翻腾。

    五哥哥明显是迷失了心智,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她又岂能容忍旁人,随意践踏五哥哥的清白?

    “五少爷被人控制了,可能有人要趁机而入。你们快点去外面守着,别让敌人有可乘之机!”

    宫家人不是不知道作何反应,只是被刚才的事情吓破了胆子,所以反应才有些迟钝。

    如今有她站出来主持,这些人立刻像是找到主心骨一般。

    随着人群疏散,她也不用特意遮掩。

    “清狐!你去帮忙!”

    虽然看不到,但她能感应到清狐就在身边。

    话音未落,清狐便加入了战团。

    二敌一,哪怕五哥哥武功盖世,又是在这种神志全失的情况下,依旧是节节败退。

    眼看着,就要被他们二人压制。

    可没想到,此时,却有一阵似有若无的乐声传入。

    那声音似笛非笛,不如笛声清脆,却比萧多一份清冷。

    但随着那乐声的传入,五哥哥的动作,变得更加狂暴了起来。

    “你们小心!也别伤了他!”

    眼看着五哥哥的表情变得更加狰狞,可同时,龙天昱跟清狐,也不再处处能留着分寸。

    这样下去,纵然五哥哥不被他们伤了,也得成一个废人。

    如今,她必须要让五哥哥停下来。

    电光火石之间,她抄起一根被掌风扫断的椅子腿,“咣咣咣”的敲起墙来。

    如果要是有心人,一定能听得出来,她并非是随意乱敲的。

    那乐声是有节奏的,而她敲的声音,则是处处乱了那乐声的节奏。

    这件事,也唯独只有她才能做到。

    渐渐,五哥哥似乎也受到了影响,他的动作有了几分迟缓。

    而龙天昱跟清狐,也找准了一个破绽,两人合力,把五哥哥扣住了。

    而她也立刻走了过去,拔下簪子,用力在手指上戳了一个洞。

    瞬间,那泛着淡紫色的血珠,就沁了出来。

    她转手,就把血珠抹在了宫五的额头上,画出了一条血色的线。

    刚才还爆裂凶残如同野兽一般的人,瞬间白眼一翻,晕死过去。

    “先帮我把他抬到后面,我先处理其他的事情。”

    她把手指含在了嘴里,舔干净血液之后,伤口也合上了。

    龙天昱招了招手,立刻有人跳进来,跟清狐一起,把人给弄走了。

    “你也回房间去,你身上的伤已经崩开了不少,我那里还有一罐药,你取来匀了。”

    她知道龙天昱这是担心她,但她也并非没有自保之力。

    更何况,五哥哥的情况,是被人提前埋伏了下来。

    龙天昱不肯,她推了推他。

    那人还是拗不过她,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而此时,安置好下人的管家,才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小姐。”

    “说。”

    曾祖已经被宫五的掌风给打晕了,现下早已经被人扶回了房间。

    三哥哥四哥哥也是如此,现下清楚情况的,也就只有管家一人了。

    看着面有风雷之色的大小姐,管家的心中,也是一片复杂。

    “您出去不久,五少爷就说他头疼,老祖好心让他回去休息。可谁知五少爷才刚刚走到门口,就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就在大厅里乱打乱闹。伤了好几个下人,也吓晕了老祖。”

    那乐声已经不知何时悄然停止了。

    她知道龙天昱在她的身边放了不少人,若是有人听到笛声或者是看到可疑之人,定然会前去追踪。

    她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五哥哥的突然发疯,肯定跟笛声有着莫大的关联。

    而且,也跟他身体里的那只蛊,脱不了干系。

    “去学院,请阿秀跟白苏姑娘回来。顺便,把两个孩子都带回来。”

    “是。”

    她不再,所以宫五才发病。

    不然有她血液的压制,那蛊又岂敢猖狂?

    但拔除蛊并不难,难得是,她想要那下蛊之人,得到点教训。

    真当全世界,就他们会用蛊么?

    待会她就让他们知道,蛊,她也会用,而且,玩得更凶残!

    敢伤她的家人,她是真的,生气了!

    从浑浑噩噩之中清醒过来,宫五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坐在他身旁,悠闲喝茶的小妹。

    “我,我这是...”

    稍稍一动,身上就疼得厉害。

    宫五诧异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他这是怎么了?

    林梦雅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冷冷淡淡的说道。

    “你倒是长能耐了,曾祖你都敢打!是不是想要被逐出家门!”

    什么?

    宫五瞪得双眼比牛眼还大,一副无比吃惊的模样。

    “这不可能!我就算是向天借胆子,我也不敢对曾祖不敬!”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咱们家下人。当时的事情,可是所有人都看到了,你还想抵赖!”

    宫五陷入了震惊之中,良久,他也没缓过神来。

    倒是一直站在一旁的阿秀,忍不住扯了扯她的袖子,小声说道。

    “他也是被陷害的,雅姐姐,你...”

    林梦雅翻了个白眼,她当然知道了。

    只是,这家伙也太不小心了,多少,也得给他一个教训。

    “现在想不起来不要紧,等曾祖醒了,你就等着被扒皮抽筋吧!”

    这事,也不能怪她生气。

    刚才管家快手快脚的请来了阿秀,小姑娘一听情况,二话不说的来帮忙了。

    彼时林梦雅还在忧心忡忡,直到阿秀来了,这才拉着她一起,探查五哥哥的状况。

    但最终得出的结果是,这蛊,居然是通过酱酱酿酿才能传播的。

    MD!旁的没学会,居然学会跟人乱搞了!

    林梦雅最气这种不知检点的男人,还以为她五哥哥根正苗红,心思全放在练武上,半点花花心思都没有。

    谁知,事实就给了她一记响亮的嘴巴,扇得她七荤八素找不到北。

    活该!让他乱来!

    “这...我...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小妹,我当真对曾祖不敬了么?”

    林梦雅鼻孔朝天,简直要鄙视死面前的那个家伙了。

    “岂止是对曾祖不敬,你还打伤了三哥哥跟四哥哥,还有我...我心上人!”

    最后的这个,罪不可赦!

    她男人她都舍不得打,为了这个大猪蹄子,居然伤口都崩开了。

    早知道,让他去shi好了!

    宫五瞬间没了血色。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眸中已然是一片死灰。

    “我知道了。”

    他语气带着些许的死意,小妹说得对,就算是他是被人设计,可终归是他做下的。

    他,应当负起这个责任。

    “你知道什么?你想要以死谢罪,还是自我放逐?”

    眼看小妹一言道破了他的打算,宫五的脸上,只剩下了苦笑。

    “我已经无颜面对曾祖,面对兄弟。小妹,你说我该如何?”

    “你当然是要振作起来,抓出那个谋害你的人,然后,对你的错误进行撕心裂肺的检讨!五哥哥,你要我说你什么好?是,你是男子,又出身世家。可是怎么不把心思用路上,反而...反而...总之,我希望你好自为之。若你再有下次,我绝不姑息!”

    宫五垂着头,早已经没有了半分的神气。

    阿秀总觉得气氛越来越尴尬了,而且这种事情,也不是他们兄妹适合谈的。

    “雅姐姐,既然五少爷已经知道错了,那你就大人有大量,暂时先原谅他吧,解蛊要紧啊!”

    总之,还是阿秀的话起了作用。

    宫五立刻赶紧的看了一眼阿秀,谁知那姑娘,却瞪了自己一眼。

    刚刚清醒的他,越发的糊涂。

    他总觉得,小妹跟这位阿秀姑娘对自己的厌恶,似乎,有点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