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接踵而来
    其实她也没那么过分啦,之所以不让五哥哥出门,是因为他的蛊发,在宫家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现在正值多事之秋,五哥哥少出现,至少会少一分混乱。

    至于流言蜚语,她相信管家早就下了封口令。

    但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她相信,用不了多久,有人就会用这件事情大做文章。

    “小姐。”

    一直侯在门口的管家脸上也带着不少淤青,想来五哥哥发疯的时候,他也曾经奋力阻拦过。

    “辛苦你了。”

    “不,一点也不辛苦。小的生于宫家,长于宫家,为了宫家我可以肝脑涂地。何况,小姐是我救命恩人。我就算是死了,也要报答小姐的恩德。”

    “救命恩人?”

    管家稍稍抬起头来看她,那双眼中的感激,绝非作假。

    “是,小的福薄,只有一个儿子。是小姐让人把他给买回来的,小姐对小的一家,恩同再造。”

    她倒是想起来之前在回购那些沦落成奴隶的宫家人的时候,还顺手把之前也被宫哲拐过去的不少宫家家奴也给买了回来。

    他们因为宫哲才被卖的,所以她才会让人一并买回来。

    没想到,其中就有管家的儿子。

    “那是你的福气好,我只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对了,现在我曾祖的情况如何?”

    曾祖并没有被五哥哥伤到,只是一时情急,再加上受了些惊吓,所以才一时支持不住昏过去了。

    管家也立刻收起了自己的婆妈,利落的回禀。

    “老祖他老人家情况还好,只不过您处置五少爷的时候,那边来了人。”

    “那边?”

    “就是,外面的那一支。”

    “他们来做什么?”

    说起来,对于宫家的那一个外支,她是十分不待见的。

    况且他们又跟林梦舞搅和到一块了,那更是让她烦上加烦。

    “说是来拜见老祖的,不过,让小的给挡了回去。”

    “嗯,你做的很好。阿秀,你让管家给你挑几个得力的人,从后门偷偷的出去,去把我老师给接进来。”

    “好。”

    阿秀点点头,脸上也满是凝重。

    黄鼠狼给鸡拜年,外支那一伙人,准是没安什么好心。

    管家跟阿秀离开,她也到了曾祖的院子。

    里面,不少伺候的老家奴都忧心忡忡的看向屋子里,显然是在担心曾祖的身体。

    看她进来之后,那些人也纷纷行礼。

    他们纵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在宫家,几乎人人都清楚,这位苏梅先生,是家主信得过的人。

    因此,对她也就多了几分的恭敬。

    而此时的林梦雅还未曾感觉到,她在宫家的威信,一天比一天牢固。

    挑起帘子,她嗅到到了一丝苦涩的药味。

    到了内室,正好赶上有人,在给曾祖喂药。

    只是曾祖牙关紧咬,这药也不能强喂。

    “我来吧。”

    她轻柔开口,那喂药的人抬起头,看到是她,却是松了一口气。

    “是,小姐。”

    没想到,竟是个熟人。

    林梦雅接过宫平手中的药碗,这药只是一些寻常的补药,对于曾祖来说,聊胜于无。

    双指搭上脉息,片刻之后,她已经明了。

    其实曾祖,就是被一口气憋得。

    “你把曾祖扶起来。”

    宫平立刻照做,眼中带着对她的全然信任。

    这样的目光,她经常在几个哥哥的脸上发现,因此也早就习惯了。

    她小手握成拳头,瞅准了曾祖身上的某个位置,稍稍用力的捶了一下。

    只听得“咯”的一声,曾祖瞬间坐直,打了个响亮的嗝。

    之后,紧闭的双眼,也缓缓睁开。

    “曾祖,您觉得现在怎么样?”

    她低下头,柔声询问。

    曾祖刚从昏迷中清醒,眼中尽是迷茫。

    不过在看到她之后,渐渐的恢复了神志,只不过,又被焦急所取代。

    “雅儿啊,你五哥哥不是故意对我不敬的。那孩子被人控制了,他,他不想伤我!其实,他有几次冲过来,拳头几乎要落在我身上,最后都打偏了。你知道,你五哥哥武艺超群,我一个老头子,绝不是他的对手...”

    “好了曾祖,我都知道。您安安心心的养好身体,五哥哥那边,我来办。”

    她温温柔柔的承诺,比任何安慰都管用。

    曾祖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是眼中,还带着对子孙的关心与担忧。

    这便是曾祖,用尽了全心全力去爱护他们,所以五个哥哥,才会兄友弟恭。

    “好,我知道你一定会能处理得妥妥当当。雅儿,你要曾祖怎么感谢你才好?”

    “咱们是一家人,不说那些见外的话。”

    曾祖心疼的看着她,但却也有欣慰。

    还好,宫家没有负了雅儿。

    “小姐!老祖,您醒了!真是太好了!”

    管家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可是在看到曾祖已经苏醒,又立刻转忧为喜。

    “怎么了?”

    “回小姐的话,那边派了人来,说是要探望老祖,在床前尽孝。小的拦了半天,他们就是不肯走,当真是气人!”

    呦,来得可真快。

    林梦雅勾起一抹凉薄的冷笑,今儿真是好生热闹,这该来的,不该来的,全都走马灯的来了个遍。

    这一出好戏,当真是一波三折,精彩至极呢。

    “我看他们不是来探病的,是想看我死没死吧?哼,可惜了,不能让他们如愿以偿了。”

    曾祖也是一脸的怒气,看在同族的份上,他对那边也是一再忍耐。

    却不想,这些人却是蹬鼻子上脸,痴心妄想得厉害!

    “曾祖别急,我跟您去会会他们。”

    她神神秘秘的笑了笑,曾祖他们也不知道,她到底安排了怎样的后招。

    那些人想要趁乱分一杯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已经恢复整洁的大厅,此刻坐了不少人。

    尽管宫家下人极力掩饰,可还是露出了一些痕迹。

    林梦舞坐在这群人里头,始终垂着一张脸。

    偶尔抬起,也是忧色满满,眸子里噙着无限惆怅,似乎在担忧着某些事。

    但有些人可没这样的好演技,时不时的有人看向门外,幸灾乐祸的神色,几乎掩藏不住。

    宫屠清了清嗓子,挑起眼皮,横了一眼旁边伺候的下人。

    “咳,不是说去请人了?怎么这么半天,还没有人出来?”

    宫屠这一次,可是有备而来。

    他身为宫家的长辈,却被那几个小崽子压了一头。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翻身,怎可放过?

    负责伺候的下人哪里敢怠慢,只得客客气气的回答。

    “回屠爷的话,先前家里头来了些客人,几位少爷都忙着其他的事情没办法接待。老祖他老人家年纪大了,跟客人说了会儿话之后有些困顿。管家已经去请了,这会儿,应该已经起身了吧?”

    宫屠冷哼了一声,不怀好意的瞥了一眼下人。

    “什么客人?”

    “这,小的不知...”

    “啪”的一声,宫屠一抬手,就甩了那下人一巴掌。

    脸上带着三分狠色,冷冷的瞪着被打懵了的下人。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陪在我的面前嚼舌头!我问你,老祖到底怎么了,你再敢说一句谎,我就拔了你的舌头!”

    “屠爷,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下人吓坏了,立刻跪地求饶。

    可宫屠却觉得不解气,又狠狠的踹了那人心窝一脚。

    “好个刁奴!以后宫家,可容不下你这样的玩意儿!”

    那老家伙明明就快死了,他们居然还不识时务。

    想着自己以后就要掌管偌大的家业,宫屠自然有些飘飘然。

    看那不听话的东西,也更加的暴虐。

    “我今日就让你知道知道,宫家的家规!”

    宫屠冷笑着,抬脚就要去踩。

    却不想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怒气十足的声音。

    “我还真不知,这宫家何时,轮到你来做主了!”

    宫屠浑身轻颤,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门口。

    只见那个本应该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的老家伙,此刻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希望自己看错了。

    “老祖,您的身体——”

    “托祖宗的福,我这老不死的,还能再混几年。免得有人趁家主不在,想要篡权夺位!”

    跟在老祖身后,林梦雅冷眼瞧着宫屠的所作所为。

    好一个张狂的鼠辈,当真以为宫家无人了么?

    只是这里,不是她该说话的地方。

    她快走几步,走到了被宫屠踢打的男孩的身边,把他扶起来,又帮他掸干净衣服。

    “还疼么?”

    男孩不过十六七岁,生的文弱清秀,哪里是宫屠的对手?

    “不,不疼了...”

    怯懦的看了她一眼后,林梦雅看到他脸上通红的指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什么狗屁长辈!

    从今天开始,他宫屠彻彻底底的跟宫家的权力中心说永别!

    “你跟着我,一会儿我回去给你上一些药。”

    男孩正是无依无靠的时候,怕得瑟瑟发抖。

    如今有了她的话,立刻像是一只听话的小羊羔,感激的点点头。

    她把那孩子归在自己的身后,看谁敢再欺负他!

    宫屠知道,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怕是被老东西看到了。

    但他也仅仅是稍稍紧张了一下,之后也并不在乎。

    不过是一个小家奴而已,难道老东西还能因此发落了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