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马大煞星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位大夫大喊冤枉,还哭着求饶,说自己以后再也不敢了,一定好好的治病。

    没想到,从那天开始,这位少爷就见天的来。

    人家的理由说是不放心这个色欲熏心的庸医,非得来亲自看着才行。

    屠老爷怕他把人打死,可马公子却说了,他不打人。

    只是大马金刀的往屋子里一坐,瞪着一双牛眼,死死的盯着那个大夫瞧病。

    他不闹,反而流水似的送些珍贵的药跟补身体的好东西。

    所以屠爷就算是烦透了,也只能暂且忍着。

    好说歹话说了一车,人家就是不理。

    终于,屠老爷实在是受不了,就命人不许应门。

    没想到这位爷更绝。

    找了几个非叶城内,杂耍卖艺最精彩的草台班子过来演。

    把个大门是堵得水泄不通,比菜市还热闹。

    当管家气急败坏的去找人的时候,马公子却说,这些都是他找来给老祖表演的。

    自己进不去,就让人在外面热闹热闹,好让老祖听着声儿也高兴些。

    况且,他用的是自己的银子,也没碍着宫家什么事,怎么屠老爷连他要尽点孝心也要阻止?

    大庭广众之下,这番话说的,差点让宫准给他捂上嘴。

    不过隔天他又来的时候,屠老爷没办法,只能让他进门。

    导致他们这些下人一看到的这位爷,只能嘬牙花子干上火。

    主子都搞不定的人,他们能怎么办?

    眼看着这位爷带着得瑟的笑容,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两个门房对视一眼,决定回去继续装死。

    而此时,马北辰这个煞星又来的消息,如同瘟疫般,在整个宫家炸裂开来。

    “又来了!他怎么又来了!”

    首当其冲的,便是小院内,宫舞请来的那个大夫。

    他当真是欲哭无泪。

    他发誓,自己只是看这几个伺候病人的丫环太水灵了,所以才没控制住自己的爪子。

    再说,他也只是摸了摸小手,也没想干点什么过分的。

    怎么偏偏,就让这位爷抓了个现行。

    好家伙,这顿毒打,简直要了他的命。

    他不自觉抽动的嘴角,此刻还带着片片淤青,一碰还疼得他龇牙咧嘴。

    怎么今天,人又来了呢?

    林梦舞一听,却差点当场气炸了。

    “该死的马北辰!他老来干什么!”

    本以为把马北辰送来的两个碍眼的人打发走了,她就能顺利的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反正那个所谓的老神医留下来的方子,她已经送去给别人看过了,根本就没用。

    她之所以这么着急的换人,就是想要迷惑宫屠,让对方以为自己慌了神。

    到时候,宫屠的人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药。

    只要宫乾丰他们出了事,那么一切就都是那方子的祸事。

    而她找来的这个废物,也就成了最佳的见证。

    谋害宫家老祖,此事要是传扬出去,宫屠即便是有十分的能耐,他也没有那个资格染指家主大位了。

    她暂时可以留着他,可是当宫家的大权到手,她手中握着的证据,便是永远套在宫屠脖子上的绳索。

    一只被锁起来的恶犬,还不是只能乖乖听话。

    可没想到,一切都被马北辰这个家伙给搅合黄了!

    她怒火中烧,翻手把桌子边上的热茶,一把给扣到了侍女的身上。

    “废物!把他给我赶出去!”

    茶水飞溅,杯子落地碎成尖锐的瓷片。

    可侍女却不敢捡起来,甚至“噗通”一声,跪在了碎瓷片上。

    碎片刺入皮肉,疼得那侍女脸色一白,浑身轻颤。

    但是如果她不这么做的话,只怕会成为二小姐发泄怒火的靶子。

    到时候,她的下场会更加凄惨。

    “行了,你下去吧。”

    上官晴从门外走了进来,瞥了一眼那个还算是懂事的侍女一眼后,冷淡的吩咐道。

    侍女立刻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血腥的气息。

    林梦舞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之中,却带着恶鬼般的贪婪。

    “娘,那个马北辰,简直就是个祸害!”

    她咬牙切齿的骂道,那张还算是美艳的脸蛋,此刻,却被妒恨扭曲到狰狞。

    只是上官晴并不觉得女儿这样有什么不对,相反,她跟女儿的感觉是一样的。

    马北辰跟宫屠一样,都是来妨碍她们的。

    摸了摸女儿的小脸,她倒是淡定得多。

    “这样下去的确不是办法,我倒是想好了一计。”

    “什么?”

    上官晴的勾起唇角,笑容里带着几许的冷嘲与不屑。

    “那个马公子不是最喜欢沾花惹草了么?他来这里,无非是想要跟那个小贱人献殷勤罢了。不过要是他在这里,做出点什么不耻之事,你觉得,他还有脸来么?”

    林梦舞一下子,就明白了母亲的想法。

    的确,这可是最好的法子了。

    脸上,渐渐露出了几许笑容来。

    她倒是很想看看,林梦雅那个自持清高的贱人,在得知她的未婚夫跟别的女人苟合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有道理,我看就那个姓柳的小贱人就很好。要不是她不甘寂寞的勾引那个大夫,又怎么被马北辰抓到破绽。事情既然是她引起的,那就她负责收拾残局好了。”

    何况,她几次三番的想要收买那个小贱人,却都被她给挡回去了。

    她这也算是成全她了,毕竟,跟着马北辰不比当个伺候人的丫环好多了?

    上官晴点点头,只是眼中却带着几许冰冷。

    凡是不让她跟女儿好过的人,她也不会让那些人好过。

    转身出了屋子,她招了招手。

    立刻,有个婆子走了过来。

    “去,把你侄儿的那几个朋友,都带到后院来,我有件美差,让他们做。”

    “是。”

    今日,柳倩蓉提醒吊胆的,盼着那位马公子赶快来。

    在得了确定的消息之后,她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

    端着热水盆跟热毛巾进了屋子之后,她拿着干净柔弱的布巾,一点点的给宫斌擦拭起脸跟手来。

    一旁的宫平,却露出了一抹深思。

    这位柳姑娘,似乎对大少爷,总是有些与众不同些。

    倒也不是她对其他人不好。

    相反,甚至在某些方面,这位柳姑娘的心细,远超他。

    自从她来了之后,老祖跟几位少爷每天都干干净净的,眼看着面色都有些红润了。

    但是,她对大少爷,似乎是更加的用心。

    视线,时时刻刻的不离大少爷不说,没事了她就会坐在火炕边上,替大少爷揉腿,揉手臂。

    说是伺候主子,不过,却更加像是他娘当初,伺候他爹一样的感觉。

    想起他的父母,宫平的眼神,就暗淡了不少。

    他娘跟他爹,明明很恩爱的。

    可惜,这一切都是假的,心情,不由得低落了起来。

    替宫斌擦拭完之后,柳倩蓉又替他整理了一下衣服。

    这人是出了名的整洁,从前哪怕是落魄的时候,衣服也是干干净净,板板整整。

    她也曾在街上,见过他几次。

    他的脸上,从来见不到商人的市侩,反倒像是个和气的读书人,总是带着柔和的笑意。

    本以为他们不会有再见面的这一天了,却没想到,今日她竟然还有跟他如此接近的时候。

    只是他醒过来之后,他们也就两不相欠了吧?

    轻轻的抚平了他衣服上的褶皱,她也把自己吹起波澜的心,收拢了起来。

    起身要去照顾旁边的二少爷的时候,却看到宫平,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你再这样下去,五少爷就得让你淹了。”

    她轻声打趣宫平,后者立刻像是只兔子似的,惊了一惊。

    手中那湿溻溻的布巾,已经滴得五少爷的衣领都湿了。

    宫平立刻放下布巾,手忙脚乱用自己的袖子去擦。

    柳倩蓉见状,立刻把自己手边的干布巾递给了他。

    “瞧你每天那个少年老成的劲儿,没想到也有这样的一面。下次见面,我可得告诉小姐了。”

    虽然林梦雅没标明身份,但以柳倩蓉的聪明,哪里猜不出来?

    她惊讶于宫家这位大小姐的行事风格,却在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发生在宫雅身上的事情。

    忍不住,就对这位大小姐,起了几分好奇心。

    在她印象里,像是她这种出身世家的女子,都是千尊万贵,性子多多少少也会带着几分高傲冷淡的。

    可这位大小姐,却像是一团烈阳。

    明明白白,灿烂温暖,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现在,她也算是稍稍明白,为何宫家的人,都会跟随宫雅了。

    谁不想,有一个活生生的,带着人情味的家主呢?

    如果宫家有这样的一人的话,那么宫斌,一定可以找到一个贤惠温柔的妻子吧。

    想到这里,她也就放下了心中的执念。

    等到一切过后,她也该功成身退了。

    宫平听了她的玩笑,却是有些当真了。

    立刻紧张的看着她,有些着急的说道。

    “柳姑娘,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小姐?”

    柳倩蓉被他打断了思绪,浅浅的带了一抹笑,继续调笑道:“为何?”

    宫平却低下了头,显得有些沉重。

    “我不想,让小姐对我失望。”

    原本只是几句玩笑,没想到这孩子,却似当了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