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继任仪式
    阳光下,苏梅那张不算是动人的小脸蛋,在此刻却露出了两个淡淡的梨涡。

    一双眼睛明亮清澈,偏偏里面,却似藏着千回百转的计谋,让人看多了,就觉得自己仿佛要深陷其中似的。

    马北辰怔了怔,从前入了他眼的,都是一些绝色美人。

    就连宫雅之所以能够引起他注意,刚开始也都是因为容貌。

    但面前的女子,姿色一般,可做出来的事情,却让他这个大男人,也有些敬佩。

    她今日只穿了一件素色的裙子,明明只用了一指宽的布带系住,却显得腰身曲线玲珑。

    比那些腰肢柔软,走路也摇曳生姿的女子,却多了几许浑然天成的柔美。

    她就像是一株,破土而出的花苗。

    也许并不能长成倾国明花,却带着清醒蓬勃的生命力,让人想要不注意都难。

    “马公子,马公子?”

    她看到这人不知为何,看着自己出了神。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易容没问题啊,那这人,又是怎么了?

    被她一叫,突然回过神来的马北辰,难得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很快就掩饰了过去。

    “我觉得苏梅先生说得很对,就凭宫舞的资质,想要继承宫家,不过是在痴心妄想罢了。”

    这一点,不全是恭维。

    对于他们这样的人而言,从一生下来,就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他在马家,曾看过多少人野心勃勃,最终只能溃败而逃。

    宫舞不过是一个被人惯坏的富家小姐而已,在卫国这个地方,没有了宫家的庇护,她会被吃得渣都不剩。

    不过他心里头也是好奇的,为何这两姐妹一点都不同。

    姐姐之前可是给他传过来消息,说了在龙都内的许多事。

    在姐姐的信中,宫雅简直狡诈如狐。

    如果真的是亲姐妹的话,那宫舞也未免太狂妄自大,一眼就能让人看透她的野心。

    这样的两个人,真的是亲姐妹么?

    林梦雅不知道马北辰心中的疑问,她现在想着的,都是如何在那一天,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痴心妄想,也不过就是一场梦而已。马公子,我知道你对我家小姐的心意。但是那一天,我想求您,还是让宫家人,自己来处理此事吧。您若是实在想要帮忙,那就请您,敲一敲边鼓。”

    四哥哥跟她,必须亲自赢回宫家。

    这不仅仅事关颜面,也是让那些人明白,纵然宫家乱了,可也没有其他人置喙的余地。

    不知怎么,一直努力表现自己的马北辰,听到这话的时候,却稍稍有些别扭。

    可解释的话,憋着嘴里头半天,他也没吐出来。

    这情况,怎么有些奇怪?

    他有些惊诧,但更多的,却是一抹释然。

    林梦雅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回答,待得那人回过神来之后,则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好,我答应你。”

    “那就多谢马公子了。”

    她粲然一笑,一双眼睛微微眯起,给她的那张脸,也增添了三分丽色。

    马北辰摇了摇脑袋,今日他这么怎么了,怎么偏偏会有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呢?

    大概,是最近真的素了太久。

    好好的一朵雏菊,都能看出玫瑰的艳色来。

    今晚,他真该去一趟温玉阁了。

    纵然宫屠不愿,可他也不知打得什么主意,竟然真的筹备起继任家主的仪式。

    此时在非叶城内,一夜之间已然传遍了。

    但非叶城内的居民们,可是说什么的都有。

    毕竟他们还是最看好那位宫雅家主。

    对于宫舞此人,之前的要账风波,已经让她成为了非叶城的名人。

    只不过,扬得是臭名而已。

    此时的林梦舞,早已经把自己看成了宫家的家主。

    她不仅要求宫屠给那些世家发帖子来观礼,居然还想要继任仪式后,就搬入宫家家主的院子里。

    对于这些事情,宫屠竟然也都一一忍下了。

    倒是那些下人们看不过眼,连带着活计也做得拖拖拉拉,半点不上心。

    这可惹怒了正在兴头上的林梦舞,她一连发了好大的脾气。

    最后还想要发卖几个刺头,好好的立一立她的威风。

    只是,却被宫平劝下了。

    而且宫平,居然主动接下了筹备的差事。

    有他出面,宫家大部分的人老人,还是给这么面子的。

    只是这么一来,宫平就成了叛徒。

    每日,都有人在人前人后的辱骂他,说他卖主求荣。

    关于这些,宫平从来不反驳,也不管。

    一心想着,如何早点去筹备好这个继任仪式。

    此事自然是让林梦舞无比的满意。

    等到七月初二这一天,继任仪式也就都准备好了。

    本来宫家家主的继任仪式,是需要宫家的上一任家主,先去告慰先人,然后再在所有宫家人的面前,宣读继任家主的功绩。

    然后,再由家族里面,比较有权威的管事人,提出自己的异议。

    这一点至关重要,如果继任家主在人品、性格上有不妥之处,或则是行事不端,一旦解释不清楚,得不到这些管事的谅解,那么也就不能才承认下一任的家主。

    可惜林梦雅回来的时候,宫家已经败落了。

    且她回来是众望所归,自然也就没有这么个繁琐的仪式。

    但林梦舞却不是这么想的。

    她觉得自己,一定要处处都比林梦雅强。

    林梦雅没得到的东西,她一定要得到。

    而林梦雅得到的,她一定要很好!

    所以,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继任仪式,如今居然声势浩大。

    不仅大部分的宫家人,都回到了本宅。

    就连那些来观礼的世家,也都到了个齐全。

    一大早就起来梳妆打扮的林梦舞,听了手下人的回禀后,笑得花枝乱颤。

    瞧啊,一切还不是都归了她?

    “二小姐,人都到齐了,可以开始了。”

    宫平垂手,恭恭敬敬的站在她的面前。

    穿金戴玉的林梦舞,在侍女的搀扶下,优雅起身。

    “你可是说过,继任仪式结束后,你就会把钥匙,交给我。”

    “是,钥匙只能交给家主。”

    宫平的声线,没有任何的起伏。

    而此时的林梦舞,早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家主。

    挑了挑精致的眉毛,她笑了笑。

    “说得有道理,这钥匙,只有家主才配,我们走吧。”

    林梦舞一步一晃,摇曳生姿。

    把她在晋国学来的那些贵族礼仪,用了个十成十。

    宫平一直站在她的身后,待得那些人全部都消失在他的眼前后,才幽幽抬起头来,冷冷的看着那一群人离开的方向。

    此时的宫家,一片热闹的场景。

    宫屠心中烦闷,面色便显得有些阴沉。

    他连日来被此事烦得心乱如麻,连带着也没怎么睡好。

    眼下,已然是一片淡淡的青色。

    幸好这一切的迎来送往,都有宫准忙前忙后的打理。

    有了他在,倒是省却了宫屠不少的事情。

    这才刚刚喘口气,宫准就端了一杯茶,放在了他的面前。

    “爷,您先喝口茶歇歇吧。一会儿,您还要开祠堂,进去告慰先人呢。”

    宫准一如既往的殷勤,而宫屠此时也真的觉得渴了,端起茶来,一口饮下。

    “这里你就先招呼着吧,我得去看看后面。”

    宫准立刻点头,谦卑的端着茶杯,退了下去。

    一转身,宫准扬起的唇角,就落了下去。

    手中的杯子,也被他一扬手,扔到了角落里。

    嘲讽的冷笑了一声后,宫准继续站在门口,迎来送往,当好他管家的角色。

    这一场啼笑皆非的继任仪式中,却不知隐藏了多少人的秘密。

    林梦雅跟马北辰,也到了宫家的大门外。

    今日,他们特意打扮了一番。

    马北辰本就出身高贵,如今一身青灰色的袍子穿上,更显得他风度翩翩。

    而且这人生的俊朗,若是不调笑的时候,自有一股子凛冽的劲头。

    不同于那些世家公子的儒雅,这样直接爽朗的人,更是让不少的姑娘家,错挂了一颗芳心。

    而站在他身旁的女子,则是脸上噙着淡淡的笑。

    身上也只着了一件嫩黄色的一群,一头乌发也盘起,戴了几枚玉簪罢了。

    这样的打扮,放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实际上是有些朴素到近乎寒酸了。

    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却都不敢轻视她。

    那女子的气度从容淡定,仿佛天地之间,无人能入得了她的眼,夺得了她的气势。

    明明她来这里并不合时宜,可却没人敢说什么。

    她就是这样,淡然而来,携裹着她的笃定,她的自信,让人,不得不觉得,她便是天生该如此的。

    马北辰倒是有些意外,他还以为苏梅会混在人群里进去。

    却没想到,这人居然大摇大摆的来了。

    忍不住多瞟了几眼,这女人一打扮起来,只能又有种与众不同的味道了呢?

    很快,就有人挡住他们的去路。

    宫准一脸笑容可掬,拦人的举动,也没那么无礼。

    “马公子,苏梅先生,您二位,好像并不在此次观礼的贵宾名单里吧。”

    马北辰眯了眯眼,十分高傲的说道。

    “马爷能来这里,那是给你们家面子。再说了,前任家主乃是我的未婚妻,我又不算是外人,如何不能来观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