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挑拨不成
    龙天昱闷闷的笑了。

    抱住她的手臂,也微微收紧。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那院子她占就占了吧,不过我早晚会让她自己还回来的。曾祖他们,你给挪到哪里去了?”

    有他在,她倒是不担心曾祖他们的安全问题。

    只不过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的,实在是不利于曾祖他们的病情。

    当然,这笔账,还是要记在那个所谓的王妃的身上。

    龙天昱伏在她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已经都被我挪到后院去了,跟孩子在一起,很安全。”

    “后院?”

    她记得,后院的许多后续设施可还没修缮完毕呢。

    龙天昱笑了笑,薄唇不经意的划过她敏感的耳垂,痒得要命,却因为在他的怀抱中,怎么也躲不开。

    这家伙,好像现在分外黏人。

    “嗯,藏书楼。”

    可是藏书楼内进进出出的,难道他就不怕被人发现?

    不过很快,林梦雅就明白了过来。

    正因为如此,那些人才不会怀疑到藏书楼那边。

    龙天昱手下的能人那么多,藏个把人,自然是小事。

    “那我就放心了,老师说,曾祖他们清醒就在这几天了。我想着,过阵子还是把孩子跟曾祖他们,都接回来养身体。”

    没想到,那人却把颗脑袋,垂在了她的肩窝内。

    林梦雅轻轻的推了推,发现推不开。

    “那我呢?”

    隔着衣服,她依旧能感受到龙天昱呼出来的热气,倒是一时,让她没反应过来。

    “什么?”

    “你们都走了,那我呢?”

    这可怜巴巴的样子,活像是给人抛弃了的大狗。

    林梦雅都给气笑了。

    从前哥哥们横档竖拦的,不还是给他每夜都钻到了空子,来自己的房里睡?

    如今,又是再卖什么可怜?

    “你自然是跟从前一样了。”

    “可是,你都不给我一个名分!我这样无名无分的跟着你,孩子也生了,长辈也给你养着,你总该给我一个名分吧?”

    这话,说得她牙都酸了。

    这货,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

    林梦雅用力的扯开他的脑袋,脸色凝重的在他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

    “没发烧啊,怎么脑子还坏了呢?”

    话刚说完,林梦雅一下子就趁机退出了他的怀抱。

    一扭身就跑了。

    独留下卖惨不成的龙天昱,脸色阴晴不定。

    “薛华呢?让他给我滚进来!”

    要不是这个窝囊废说,女人就吃这一套,还给他写了好多肉麻兮兮的话,他又何必冒着脸抽筋的危险,蒙骗他家娘子答应成婚?

    可是,他脸都要丢光了,可他家娘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该死的!一定是给那个不要脸的耍了!

    不多时,外面才传来仆从战战兢兢的回应。

    “回禀殿下,薛公子,跑了。”

    好啊,敢跑?

    龙天昱顿时露出了一抹冷笑后,沉声吩咐。

    “去给他那位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发信,就说薛华,在这里有了相好。”

    “是。”

    这回,保证薛华不死也得被扒层皮!

    这一边,逃出来的林梦雅,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扬起的唇角在看到那些来往恭贺之人后,才落了下来。

    白苏站在她的身边,之前她并未正式出现在这些世家的面前,所以认识她的人倒是不多。

    也是因为这里的女宾太多了,她们两个可并不显眼。

    本想择一个好日子,再去会一会那位王妃。

    可计划哪有变化快,她们刚想要走,就看到一个打扮精致的侍女,冲着她们两个挥了挥手。

    “你们两个,过来帮把手!”

    林梦雅顺势看了看后面,发现并没有下人。

    侍女又叫了一声:“别看了,就是你们两个,过来帮一把手。”

    跟白苏对视了一眼,她们两个虽然衣着不见得有多华丽,但身上穿着的,也都不是一般的布料。

    难道就是因为太素净了,所以才会被当成下人?

    两个人原地不动,那侍女也没强求。

    只是奇怪的看了她们一眼后,嘴里头不知道嘀咕了句什么。

    人多嘴杂的,林梦雅倒是没听到。

    “主人,她说这里的下人架子真大!”

    脑海里,一直与她保持联系的小药,突然说道。

    她方才想起,小药可以读唇语的。

    这就更奇怪了,她们两个明显就不是下人好吧?

    那姑娘看样子也是世家的侍女了,怎会眼光差到这种程度。

    直到那侍女的身后,迎面走来金瑶跟她的心腹侍女。

    她本以为金瑶要进去院子,却不知道那女人想起了什么,居然走到了她的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心里头,不好受吧?”

    这话,明显就是带着刺。

    林梦雅当然知道她话中所指。

    “无妨。”

    人是她的,心也是她的,何况,那所谓的王妃,可是跟龙天昱一点关系都没有。

    除了戒备,她可不会吃这种毫无理由的飞醋。

    可金瑶,却认定了她是在死撑。

    嗤笑一声后,高傲的说道。

    “按照你的家世出身,当个妾室也有些勉强。到底是正主儿,人家一来,你还不是要腾地方?”

    林梦雅却无所谓的笑了笑,漫不经心的说道。

    “正主儿?”

    她颇为不在意的说出这三个字来,眼里满是戏谑。

    仿佛这三个字,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金瑶的心,被刺了一下。

    她很想用最恶毒的语言,才刺激这个无耻的狐媚。

    不过可惜,这贱人还有别的用处。

    她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似乎完全没被林梦雅的态度所影响似的。

    “哼!我虽看不起你,但殿下那样的男人,哪里会属于一个女人呢。看在我跟你同病相怜的份上,我便好心的提醒你。那里面的,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她才来多久,就来宫雅都被她踩在了脚底,你——”

    金瑶露出一副鄙夷的神色,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你顶多就是个宫雅带进来的通房丫头,你家小姐都比不过人家,何况是你了。”

    通房丫头?呵呵,她是正妻,唯一的一个好么?

    林梦雅一点也不生气,因为她已经听出来金瑶的挑拨了,自然不会轻易的上当。

    当下,只是淡然一笑。

    顺手把两鬓的发丝,往耳后掖了掖,不经意的露出妩媚的风情。

    “谁在他心上,谁就是正主儿。我跟我们家家主,可跟旁人不一样。至少殿下的心里头,我们可是有着一席之地的。倒是金小姐你,啧...”

    她这话,可是直戳金瑶的心窝子。

    被不如自己的人不屑,金瑶心中的妒火,蹭蹭的往上冒。

    “我倒是要劝金小姐一句,好在我跟我们家家主,都是殿下点了头的房里人。可金小姐,以后要是想要进门,可就难上加难了。您还是,好自为之吧。”

    说完,她带着白苏扬长而去。

    在她身后,金瑶的目光已经阴沉如墨。

    她死死的盯着苏梅的背影,直到对方消失,又转到了儒馨苑内。

    “小姐,您可别听那个贱人的挑唆。”

    金瑶的侍女悄悄的扯了扯自家小姐的袖子。

    因为小姐眼中的愤恨可太露骨了,万一要是被王妃的人看到,岂不是要节外生枝。

    “我知道,可是她有一点说得没错。那个王妃,的确是碍眼。”

    金瑶之所以屡次针对苏梅,无非是因为知道她与宫雅,会是她最大的敌人。

    但现在,她们争抢的东西,居然无声无息的落在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头上。

    打得她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说,更是让她觉得自己,仿佛成了一个笑话。

    “可是,要是您亲自动手,万一要是引起别人的怀疑,进而牵扯出您的家世来...怕是会有麻烦。”

    面对侍女的担心,金瑶却一点都不在乎。

    “怕什么,不是还有她么?”

    金瑶往苏梅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

    一丝精光划过她的眼睛,随后,她又恢复了平常那副阳光开朗的样子。

    “让她们争去吧,争来争去的,最后还不都是落在我的手里?”

    金瑶笃定的说道,仿佛一切,已经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侍女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脸上带着讨好谄媚的笑容,不停的称赞着。

    “还是小姐厉害,从前在家的时候,那几个贱人,不都是被小姐这样调教的么?”

    “走吧,我们也该去给那位王妃,提一提这里的风土人情了。”

    金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仿佛刚才那个嫉妒得快要发疯的人不是她似的。

    等那主仆两个进到儒馨苑里之后,林梦雅跟白苏,却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主子,她这样挑拨你,应该是想要坐山观虎斗。”

    白苏的理解分毫不差,可惜,林梦雅却没有上当的打算。

    只是讥讽的挑起了嘴角,笑着摇了摇头。

    “世人总以为自己才是黄雀,殊不知自己在算计别人的时候,就已经掉入了自己用妒恨挖成的陷阱。”

    就连她自己都知道自己是棋局中人,又怎能妄想,成为掌控全局的上帝?

    “可是,主子打算怎么做?”

    白苏并不担心,林梦雅却只是转了转眼睛,似乎没什么想法的样子。

    “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就算是我不去,麻烦也会找上我,到时候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