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他想要她
    林梦雅回到儒馨苑,不巧,四哥哥已经提前走了。

    她独自坐在窗前,手中还拿着夜蔷薇。

    只是离开了能够发光的叶子,这花也就没什么特别出奇之处。

    靠在窗口,她翻来覆去的,想着今晚的事情。

    夜风浮动,似有幽香掺杂在其中。

    她稍稍抽动了一下鼻子,以为是哪家姑娘用的香粉香露这样别致清幽,可那味道,却又渐渐清晰了起来。

    忽然间,有一丝柔软,落在了她摊开的掌心里。

    林梦雅低下头细细的瞧着,竟然,是一片梅花的花瓣。

    奇怪了,现在是秋季,哪里来的梅花呢?

    她不由得站起身来,往窗外望去。

    可梅花的幽幽冷香,就似在身边。

    窗口,忽然间飘进来无数的白梅花,那轻柔的触感,让她觉得更加的意外。

    下意识的循着来源向上看去,只看到一个身影,正站在房檐下,手中拿着一只木编的筐子微微倾斜,任由风把其中的梅花,都吹入室内。

    那人也看到了她,脚步微移,灵巧的翻身进来。

    几乎是一眨眼间,林梦雅就看到,眼前多了一道身影。

    “你...”

    她刚想要质问对方为何会在这里,可对方却掬了一把梅花在手,笑着问她:“你可喜欢?”

    清冷低沉,却又带着令人难以抗拒的霸道。

    跟龙天昱的冷峻不同,眼前的男人行事荒诞,似乎更像是一只五彩斑斓的眼镜蛇王

    。

    她立刻吐出三个字:“不喜欢!”

    往后连连退了几步,戒备的看着重双。

    这人,怎么又找上来了?

    不过,跟放才她拒绝他面具的时候的反应,又有些不一样。

    那人姿态慵懒,放松的靠在椅子里,一双黑眸带着些许的笑意,落在了她的身上。

    “那你喜欢什么,我给你寻来可好?”

    “多谢你的好意,不过,还是不麻烦公子你了。”

    她可不觉得,重双是想要追求她。

    这人的行为举止可太怪异了,在没有摸清楚底细之前,她可不想跟这人扯上什么关系。

    重双也没恼,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敲了敲桌面。

    “梅花不行么?为何独独只喜欢蔷薇呢?”

    而且,那样子好像是颇为不解。

    林梦雅不动声色的,让门口移动。

    外面有龙天昱的人,只要她发出什么动静来,就会有人来救她。

    “我喜欢什么,这不是我能决定的。再说,我既喜欢蔷薇,那也必定有人喜欢梅花。公子,不妨去找找喜欢梅花之人。”

    “可是,我独独想要你。”

    霎时间,林梦雅只觉得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她震惊的看着对面那个家伙,如果她的听觉没出现幻觉的话,这人是,对她表白了?

    “怎么?欢喜的傻了?”

    重双起身,一步步的向她走了过来。

    林梦雅只觉得嘴里头发苦,她是真的不想跟对方扯上什么关系。

    尤其是在,这样诡异的情况下。

    “公子,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没有误会,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便知道,你就该是我的。”

    这话,让她有几分不爽。

    她又不是什么物件,怎么就是他的了?

    “可我已经有了心上人,而且,我们两情相悦。”

    她一边观察着重双的动作,一边测算从这里到门口,几步才能逃脱。

    但重双几步就走到了她的面前,伸出手来,眼看着就要触碰到她的脸颊,此时,她腰间突然缠上一只手臂,几乎瞬间,就被人护在了怀中。

    “叮”的一声,武器相接之声,让她觉得心头一震。

    那熟悉的体温与气息,让她瞬间放松了下来。

    “找死!”

    龙天昱一手抱着她,一手持着长剑,冷冷的看向那个带着面具的古怪男人。

    后者也抽出剑来,此时却只是退到暗处,死死的盯着他们两个。

    “呵,又是你!”

    不知为何,林梦雅只从这话中,听出了狰狞的恨意。

    龙天昱眸色一沉,丝毫不客气的说道:“她是我的人,动她者死!”

    这人对雅儿的心思昭然若揭,断然不能留。

    但重双却并没有选择跟昱硬碰硬,瞪了他们一眼后,转身就顺着窗子逃跑了。

    “追!”

    龙天昱疾呼一声,藏于暗处的护卫们,立刻顺着那道黑影追了出去。

    林梦雅终于能松了一口气,此时她才感觉到,昱的手臂,似乎是在发抖。

    “怎么了?”

    她抬起头,疑惑的问道。

    可是,她却看到了他眼中,没来得及掩饰的惊恐。

    这么多年,她何曾看过昱怕过谁,但今日,却让她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他也会怕,也会心生恐惧。

    没有问他缘由,甚至林梦雅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只是伸出双手,紧紧的回抱住了他。

    “这清狐也真是的,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她假装用埋怨的口吻说道,而龙天昱的手臂,终于在一收再收之后,渐渐恢复了镇定。

    “他有法子能瞒过清狐的眼睛,待会我去派人找他。”

    一切似乎都恢复如常,当她再度与他对视的时候,看到也都是深情如许的深邃眼眸。

    林梦雅笑了笑,同时蒙住了心中那蠢蠢欲动的不安。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龙天昱的人找到清狐的时候,那人正坐在外墙下面,睡了昏天暗地。

    只是等他被人叫醒之后,重新出现在林梦雅的面前之后,清狐却是一头的雾水。

    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睡在那里。

    林梦雅给他仔仔细细的检查完身体后,未见任何异常。

    但他们都清楚,这,本就是异常。

    活活折腾一夜,天刚蒙蒙亮,她又被阿秀和柳倩蓉,从被子里挖了出来。

    洗脸、穿衣、上妆,等到她完全清醒的时候,镜子里,一个清丽的美人,已然准备得妥妥当当。

    “连夫人一大早就派人传话过来,说是让小姐不必紧张。一切都有连老爷跟马、程两位少爷帮衬,小姐只要做应做的一切就可以了。”

    阿秀知道她今天要面临的压力,笑着开解道。

    可林梦雅却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本就是她应该做的事情,就不能老是依靠旁人。

    终究,宫家是要靠着自己的翅膀龙腾九霄,今日,不过是第一步而已。

    有了昨晚夜游学院的底子在,今天的典礼,也让那些家族长辈们,有了不少的期待。

    但在白天的四泰学院,却又跟昨晚看到的全然不同。

    昨晚的夜游,他们见识到了这学院的活力非凡、青春趣味。

    但今日,当厚重的礼乐之声响起,身着学院统一制服的老师与学生们,列队在门口,迎接八方宾客之时,年轻的四泰学院,却又散发着庄重之感。

    待得所有人进入学院的会场之后,便有身穿锦衣的十二个侍从,肩上扛着一个厚重的底座。

    而铺就暗红色绸缎的底座上面,则是一前一后的放置着两封圣旨。

    前面暗金色龙纹底的,是独属于皇室的尊荣。

    而后面月白色波纹底的,则是出自圣殿的荣耀。

    仅凭着这两封旨意,四泰学院便是名正言顺,可以面向整个卫国招生的学院。

    那两封旨意被放置在了学院搭建的台子的最顶端,所有人都带着敬畏亦或是艳羡的目光,看着那两道旨意。

    这从未有过的殊荣,如今居然被一个女子所主导的世家所得,如何让人不羡慕?

    在旨意之后,则是宫家的人,缓步而来。

    林梦雅今日的装束,很是惊艳。

    她虽然易容成别的模样,但骨架却不会变。

    往日里显得有些臃肿的衣裳,今日被合身的礼服所取代。

    腰肢纤纤,风姿优雅。

    她昂着头,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一步步的,走到了众人的面前。

    纵然人群里,有无数人曾经嘲笑过她,陷害过她。

    可那又如何,终究,不还是让她走到了这里?

    旁边的宫家四公子,一身玄色的礼服,越发衬托得他面如冠玉,英俊不凡。

    两人如同画中仙人,吸引了不知多少人的目光。

    “欢迎各位,来到我宫家主办的四泰学院的开学典礼。在下宫徵,谢过各位了。”

    他语气虽然还带着几分客气,但这话却让有些人暗生不满。

    这明明是圣殿跟皇族的主意,怎得如今,功劳全归了宫家呢?

    何况,看着他们这样的风光,那些暗中想要吞并宫家的人,心头已经燃起了暗火。

    林梦雅的视线,转了一周,那些人的表情,都落入了她的眼中。

    不动声色的跟四哥哥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后者继续带着文雅的笑意说道:“下面,有请我们学院新任的院长,宫角!”

    话音刚落,就有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众人一看,那个穿着黑白两色,款式跟学院内的先生们差不多的男子,可不就是传闻中,生了病正在昏迷之中的宫家三公子宫角?

    宫角虽然看着清瘦了一些,可却十分的精神。

    宫四看着自己的三哥,眼中也免带了几分笑意。

    从旁边的侍从的手中,拿出加盖了学院印章的聘任书,双手正要递给宫角的时候,却听得人群里,有人冷哼了一声道:“让他来当院长,老夫看这四泰学院,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