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信以为真
    吃了她的,喝了她的,还这般不识礼数,还真当她是个纸糊的菩萨了么?

    林梦雅放下酒杯,玩味的看着萧王妃。

    “王妃这句话说得不对,这些酒菜都是我掏了银子的,要感谢,也该感谢我吧?”

    本就假装出来的热络气氛,在此时就像是被戳碎的肥皂泡泡,瞬间化为虚无。

    萧王妃冷笑了一声,一双眼睛看向她时,也多了几分的不耐。

    “我肯来,已经是给足了你面子。要不是有宫家在,你以为我会给你这个机会?”

    “哦?既然王妃这么不想来,那为何还要巴巴的送了帖子呢?”

    “你以为是给你的么?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出身,真当所有人,都被你蒙蔽了么?”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这话,说得她就更听不懂了。

    “我是宫家义女,家主的义妹,此事所有人都知道,难道王妃还不清楚?”

    萧王妃本来不想跟她撕破脸,但一看到她还在这里狐假虎威,就忍不住要嘲讽她两句。

    “你这些谎话,也就骗骗连夫人还成。家主的义妹?你们宫家家主,可是对你恨之入骨呢!”

    此时,除了早知道内情的顾盼跟上官慧之外,就连连夫人,也微微蹙起了眉头。

    “萧王妃,我敬重您是长辈,又跟家主有些交情,所以我才一再的忍耐。可这里是宫家,不是您的萧王府,我劝您,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林梦雅沉下了一张脸。

    她本是好心好意,却不想人家一而再再而三的践踏她的心意,如何让她不生气?

    萧王妃也脸上,也沾染了几分冷色。

    她那副笃定的样子,倒真像是有几分把握。

    “本来我想着给你留些余地,想让你自己知难而退。既然你这般不识抬举,那我也就替宫雅好好整顿一番宫家的风气。佳儿,去请宫家公子过来。我倒要看看,证据确凿,你还怎么抵赖!”

    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

    那萧王妃往那里一座,好似这里真的是她的天下。

    林梦雅差点给她气笑了,喧宾夺主也没有她这么张狂的吧?

    难不成,她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宫家的亲家了?

    “好,我倒要看看,萧王妃如何越俎代庖。来人,去把几位少爷都请过来。”

    比腰粗?她就从来没输过。

    很快,齐柔佳就带着得意的笑,跑了进来。

    “母亲,四公子来了!”

    萧王妃看了一眼自己的庶女,只觉得这丫头还真是机灵能干。

    有了四公子在,看那个丫头,还怎么跟她叫板!

    宫四一张俊脸阴沉如墨,才刚进来,还没等任何人说话,他就把一张纸,用力的砸到了桌子上。

    “这信,是谁写的?”

    “砰”的一声,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但离他最近的齐柔佳,却是抿着嘴,笑得欢畅极了。

    萧王妃瞥了苏梅一眼,脸上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林梦雅却暗暗有些纳闷,四哥哥可是极少会为了什么事情而动怒,这信,到底是什么来历?

    “这信,自然是宫家家主所写。四公子不会连家主的笔迹跟印鉴,都认不出了吧?”

    萧王妃一字一句,说得再清楚不过了。

    顿时,周围的人都伸长了脖子,想要看清楚那上面写得是什么内容。

    但宫四却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冷冷的扬起了唇角,扬起手中的那一片单薄的信纸。

    “谁告诉你,这是我家家主亲笔所写?”

    “是我亲眼看到的,四公子,你们都被这个女人给蒙骗了,她根本就不是家主的义妹,她就是贪图宫家荣华富贵的骗子!”

    齐柔佳尖细的嗓音里,带着点揭破事实的迫不及待。

    宫四扭头,看向了那个陌生的少女。

    “这封信,是假的!”

    “不可能!是我亲眼看着宫家家主所写,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四公子,该不是你真的被她所魅惑了,所以才包庇她的吧?”

    齐柔佳瞪大双眼,愤怒的喊道。

    宫雅说得没错,她就知道这个苏梅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这才多久,就把四少爷迷得神魂颠倒!

    幸好她留了个心眼,把信给宫家的几个公子都送去了一份。

    不然,这事就得让四公子给瞒过去。

    看到四公子对那个女人维护,齐柔佳更恨苏梅了。

    一双水眸几乎要喷出火来,烧死这个贱人!

    另一边,林梦雅却抓到了一丝线索。

    “你亲眼看到的?难不成,你见过我家家主?”

    “对,没错!怎么样,没想到吧。这世上,还有人能拆穿你的谎言!”

    相比于齐柔佳跟萧王妃的为难,林梦雅更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

    要说非叶城内,还能有人冒充她的身份,又能让人这般深信不疑,甚至还鼓动她们来宫家闹事的,也就只有一个了吧?

    “你是在哪里碰到她的?她现在在哪?”

    面对林梦雅的逼问,齐柔佳还以为她是恼羞成怒了。

    趾高气扬的冷哼了一声,不屑于回答她的问题,只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等着苏梅被揭穿身份之后的狼狈。

    一旁,上官慧跟顾盼,却觉得有些诡异。

    齐柔佳,该不会中邪了吧?

    “谁敢在我宫家,造谣生事?赶紧给我滚出来,小爷我还能给他个全尸!”

    一道暴怒的声音传来,众人只看到一道身影闪过,瞬间,宫四的身边,就站着一个面容英俊,但横眉怒瞪的青年。

    那人手中也同样的捏着一张纸,不过眼神却可怕得厉害,好像是要杀人似的。

    齐柔佳心中暗笑,连忙指着那个恬不知耻的女人说道:“就是她!是她编造谣言,蛊惑人心,欺骗宫家上下!”

    而暴怒之中的青年,却是冷哼了一声,把那张纸团成一团,当着齐柔佳的面,扔了出去。

    “看来,给我这送这东西的人,就是你了!真以为小爷我不打女人么,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归西!”

    “五公子,住手。”

    林梦雅冷喝一声,阻止了暴怒之中的宫五。

    齐柔佳被吓傻了,她从小就长在王府,哪里见过这样活阎王似的人物,被人瞪一眼,就浑身一僵,生怕拳头朝着自己个儿招呼下来。

    当场,就没用的浑身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随后,宫斌、宫三以及宫家老祖,纷纷赶了过来。

    这几个人的态度倒是空前的一致,进来就质问到底是谁写了这封信来污蔑自家人。

    情势急转,就连萧王妃也有些招架不住。

    她立刻拽起那个没用的庶女,气急败坏的问道:“你不是说,那是宫家家主亲笔信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齐柔佳也是一脸的惊慌,她也不知道啊。

    这信是宫家家主亲笔所写,他们、他们怎么能不认呢?

    “我,我说的是真的!那个苏梅就是个骗子,是宫雅亲口跟我说的!母亲,你要帮帮我!您别忘了,那信上可说了,她已经同意跟咱们家结亲,还说要送给咱们不少聘礼呢!难道说,是宫家心疼钱,所以才否认的?”

    这边,萧王妃也觉得可能是这样。

    毕竟宫家家主提的聘礼,数目可是不小。

    当下,她也就重新安定了心神,沉声说道:“宫老前辈,您不是口口声声说,这宫家以后就由宫家家主做主了么?这可是宫家家主的亲笔信,您不会不认吧?”

    宫家老祖到场以后,宫家的那四个兄弟就安静了下来。

    但同时,他们也是一个比一个的生气,尤其是宫五,一直恶狠狠的瞪着齐柔佳。

    宫家老祖倒是没说什么,可表情看起来明显的有些不悦。

    “敢问萧王妃,这封信,真是宫家家主所写么?”

    萧王妃其实也不那么确定。

    但之前齐柔佳可跟她信誓旦旦的保证过了,绝不会出错。

    那丫头虽然跋扈,心眼却没那么多,胆子也没那么大,绝对不敢诓骗自己。

    当下,就对宫家有些看不起。

    “是不是,前辈心中也应该有数。我敬您是长辈,才劝您一句。自己家的晚辈,还是要好好教一教,什么叫做礼貌尊卑。别出了门,被人笑话。”

    “萧王妃,这是我们宫家,想要教训谁还不劳烦您费心。把写这封信的人交出来,我们可以当今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但如果您不交,那就多有得罪了!”

    宫五上前一步,脸色阴郁的威胁。

    萧王妃哪里被小辈这样顶撞过,当场就气得发抖,咬着牙恨声说道:“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我是萧王妃,还是马家人!你们敢对我做什么,萧王府跟马家,绝不会放过你们!”

    可宫五哪里管这个。

    这信根本就不是小妹的笔迹,不仅冒充宫家家主的语气,而且字字句句,都是对小妹的侮辱。

    到了最后,竟然还威胁他们,要是不娶齐家女,就让他们好看。

    方才,请他们过来的下人,更是把萧王妃那嚣张的气焰,学了个十成十。

    跑到他们家里还欺负人了,难道当他们宫家人,都是死的不成?

    “王妃,我五弟鲁莽多有得罪,还请您见谅。但您未免欺人太甚了,我不知道您是受了何人的蒙骗跟挑唆,但如果您不能尊重我宫家人,那以后就请您以后,不要再踏入宫家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