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痛苦忍耐
    也有赖于龙天昱这“娴熟”的技艺,两个人几乎没受到任何阻碍的,就摸到了主人家所居住的地方。

    比起宫家可以居住好几代人的大宅,郑家的主宅显得有些冷清。

    在这里,只有家主的直系亲属,才有资格住到主宅里,但也是亲疏有别。

    比如说郑家的家主跟她的女儿,是住在靠近东边的院落里的。

    显然,这里不管是摆设还是占地面积,都比别处的要精致要大一些。

    而稍稍次一些的,则是住在靠近西边的院落内。

    院子虽然也各有千秋,但总体来说,是比不上家主一家的地方的。

    剩下的,就是一些客房跟下人居住的院子。

    他们来的时候,正好是从下人们所住的那边过来的。

    这里的巡逻相对比较松懈,两个人兜兜转转的绕了一圈之后,才大致确定这些。

    两个人如同两只捕猎技巧无比高超的夜猫,轻而易举的潜入了应该是那位小姐所居住的院落。

    而此时,让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位郑家家主,也在郑蓉蓉的房间内。

    “咳咳,父亲,天色已经不早了,您还是早些休息吧。”

    女子的闺房,本应该温馨而美好。

    但郑蓉蓉的房间内,却常年积聚的一股子浓烈的药味。

    郑蓉蓉躺在床上,俏脸惨白惨白,却还是勉强着露出一抹笑,企图安慰已经为了她操碎了一颗心的父亲。

    郑家家主郑从恩,正握着女儿的手,眼中涌动着浓浓的关切。

    “你这傻丫头,明知道这事有蹊跷,为何还要...”

    “父亲,没什么的。清者自清,女儿不怕。”

    话虽是这样做,但看着女儿比一日憔悴过一日,做父亲的如何不心疼。

    只是,他也是身不由己啊!

    父女两个一时相顾无言,许久之后,郑从恩才拍了拍女儿的手,无奈的说道:“我知道你委屈,但为了以后你能平安,我们只能暂时忍耐了。蓉蓉,是父亲对不起你。”

    郑蓉蓉摇了摇头,露出了一抹令人心疼的笑。

    郑从恩想到郑蓉蓉需要更好的休息,因此并没有多待。

    又嘱咐了下人一句,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小姐之后,就起身离开了。

    但他们父女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落在了正在房檐上观察的那两个人的眼中。

    林梦雅看到郑丛恩离开后,本想着跟龙天昱一起去看看那位郑家家主。

    没想到,郑蓉蓉却并未睡去,而是挣扎着坐起身来,看向门口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苦涩。

    有侍女走了进来,一看到自家小姐如此的表情后,忍住了哭腔,走上来替小姐拽好了被子。

    “小姐,您这又是何必呢?”

    郑蓉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紧握的双手,泄露出她并不平静的内心。

    “我已经够忍让他的了,可他为何还要对我苦苦相逼?纵然我是父亲唯一的女儿,可我又不能继承家主之位。他怎么就不能,容我还喘口气?”

    字字句句,沾染着血气。

    林梦雅看着下面那个瘦瘦弱弱的身影,心中却升起了几分欣赏。

    如果说,她先前以为郑家小姐只是胆怯,是懦弱的话。

    那么现在,她敢肯定,其实郑蓉蓉,是在因为某种理由,而在极力的忍耐跟退让。

    可惜,背后之人用心险恶,郑蓉蓉根本没办法靠着忍,就能度过这样的难关。

    “小姐,您千万要小心身子啊!”

    侍女担忧的说道,而郑蓉蓉仅仅是失控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又恢复了她平常那副柔弱可欺的模样来。

    “都是我命不好,父亲一直没能生下一儿半女,我又是个不中用的,一点也帮不上父亲的忙。”

    “小姐,可不能这么说!老爷是真心实意的疼爱你,绝对不会在乎别的事情。”

    “我何尝不知,可是一旦家主之位落入他人之后,我跟父亲那里还能有安生日子过?如今,我倒是十分羡慕宫家。要是,我也能跟宫家家主一样的手段,说不准,现下的困难,就迎刃而解了。”

    林梦雅有点意外,没想到在这里,自己还能被点名。

    而且听郑蓉蓉的意思,居然对自己还挺欣赏。

    心里头稍稍有点小骄傲,没准还能遇到个自己的迷妹什么的。

    丝毫不知正主儿就在屋顶上的侍女,却撇了撇嘴说道:“小姐可别被那个女人给骗了,奴婢听说,这位宫小姐实在是行为不端。听说跟不少人,都有些说不清的事情。小姐要是学,也别跟这样的人学呀!”

    卧槽,这谁造的谣?

    林梦雅瞪大双眼,差点想从屋顶下蹦下去。

    这是污蔑,赤果果的污蔑?

    她可是清清白白的已婚妇女,坚持对爱情对婚姻的忠贞不动摇,只爬龙天昱一个人的床,并且坚决杜绝一脚踏两船的行为。

    但没想到,那些出于各种各样目的,而肆意诋毁她的流言,居然都传到郑家人的耳朵里了。

    哼!早晚有一天,她要向那些人,讨要一笔精神损失费的。

    郑蓉蓉却不像是她那个侍女一般的糊涂,摇了摇头说道:“无论她被人传成什么样,但有一点,宫家是因为有了她,才从之前的颓废里,一路扶摇而上。我要是有她一半的能耐,父亲又何必,把家主之位拱手相让呢?”

    郑蓉蓉真是太太太聪明了!

    林梦雅恨不得现在下去,狠狠的亲一口郑蓉蓉的小脸蛋。

    果然迷妹们都是有滤镜的,在她听到郑蓉蓉一字一句的反驳侍女,并且肯定自己成绩的时候,林梦雅的心情,突然变得更好了。

    今天,就冲着这句话,郑蓉蓉的事情,她也管定了。

    侍女虽然不同意小姐说的话,但显然眼前的困难,更加实际一些。

    “奴婢知道小姐欣赏那位宫家的家主,可远水解不了近渴,咱们郑家的事情,宫家家主怕也帮不上什么忙。要不然,您何必还要受这份委屈呢?小姐,要不您就找个人嫁了吧。不然这样下去,只怕还会有更多的事情呢。”

    林梦雅在上面,撇了撇嘴。

    这是什么破方法,哦,为了躲避一个人,急匆匆的把自己推入一个陌生的火坑。

    这么一来,只不过是把矛盾给转移了,最根本的却从未解决。

    下面,郑蓉蓉也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此事,以后再说吧。我乏了,你去前门收着点,不要让他们任何人进来。”

    “是。”

    等到侍女离开,郑蓉蓉是真的合上了疲惫的双眼。

    此时,林梦雅跟龙天昱,也准备离开。

    不过,他们却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本来是想要按照原路返回的,毕竟下人居住的旁边,正正好好的挨着大街。

    他们只要越过围墙,到时候不管是谁,都猜不到他们之前是去做什么了。

    但在他们即将要靠近围墙的时候,却看到几个同样身着夜行人的人,也从围墙的另外一段跳了过来。

    周围静悄悄的,屋子里连一盏亮灯都没有。

    林梦雅环顾四周,刚才他们进来的时候,偶尔还有几个仆人在外面的样子。

    怎么到了现在,这里连一个人影都不见了。

    至少也应该有人去上夜,有人去巡逻才对。

    那些黑衣人鱼贯而入,训练有素的模样的,显然是早有预谋。

    林梦雅跟龙天昱躲在黑暗中,轻轻松松的躲避过了这些人的探查。

    不过他们十分机警,在确定周围没有危险后,分成了几组。

    林梦雅捏了捏龙天昱的大手,后者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是怕这些人,是冲着郑蓉蓉跟郑家家主的。

    看着那些人都消失在暗黑中之后,林梦雅跟龙天昱再度回到了郑蓉蓉的房间。

    她被龙天昱推到安全的地方躲藏了起来,然后,昱就机警的把周围都检查了一遍,却并未发现那些黑衣人的踪迹。

    林梦雅眉头一皱,他们是跟着过来的,要是真想对郑蓉蓉不利的话,那么现在至少应该看到人才是。

    看着龙天昱空手而归,林梦雅朝着龙天昱做了个口型。

    郑家家主!

    龙天昱立刻揽着她往郑家家主的院落走了过去,但让两个人惊讶不已的是,这里,居然也没有黑衣人的踪迹。

    难道,他们都化成泡沫飞了?

    林梦雅静下心来,她忽然想起来什么,朝着龙天昱的耳朵边上,轻轻的问道:“这些人的武功如何?”

    “不怎么样,这里几乎没有什么高手。但是他们的轻功不俗,以前,说不定是做梁上君子的。”

    这些人,居然都是小偷?

    难道现在的小偷胆子都这么大了,不仅敢组团来,而且这里还是郑家家主的宅邸。

    她想不通,而龙天昱就像是嗅到了味道的猎豹,拉着她就找到的其中的一个小队伍。

    这个小队伍一共三个人,此刻他们当中的一个站在门口放哨,而其他的两个人,则是潜入了院落里的其他屋子。

    林梦雅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因为他们都是空着手出来的。

    而那个放哨的看他们出来之后,也没有开口,只是跟着自己的同伙,去了另外一个院落。

    她狐疑的看着这一切,这些小偷给她的感觉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