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模糊线索
    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何不让人觉得悲恸?

    侍女也跪在地上,哭作一团。

    “小姐,这可怎么办啊小姐,老天爷,为何要如此对待我家小姐!”

    外面,管家也用袖子擦了擦眼角,不住的劝道:“老爷,咱们家小姐一定吉人天佑,小的这就去给小姐找大夫!”

    看着这一家人的愁云惨淡,林梦雅突然觉得有点心虚。

    “那个,可是,遇到了我家先生,那才真真是郑家的福泽庇佑。”

    她这句话,让内外的哭声都戛然而止。

    郑家大老爷更是扑到了门前,颤抖着看着她,一双眼睛瞪得血红。

    “你是说,你家先生有法子治?”

    “正是,也幸亏我家先生来的及时,不然再拖下去,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是无力回天。”

    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功夫,林梦雅煞有介事的从药箱里头,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玉质的盒子来。

    双手捧着,走到了郑家大老爷的面前。

    “这盒子里头装着的,乃是我家先生苦心造诣、呕心沥血十余年的成果。这药,您拿好,每日用凉开水化开一粒,给小姐服用。且记得,一定要刚烧开的水,太热了不行,剩下的也不行。”

    郑家大老爷赶紧接过这小盒子,他原本是不怎么信的。

    但见这外面的盒子,都是用羊脂玉做的,里面的东西,还指不定有多金贵呢。

    赶忙的交给了侍女,感激的看着他们俩个。

    “多谢神医相助,即便是小女的病不能好转,在下也是感激不尽。只是,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请神医跟小哥先行留在府中,时时照看小女可好?”

    郑家大老爷可不是个傻子。

    别看在旁人面前他做事不够果断,但实际上,那只不过是他为了权衡家族势力的手段而已。

    对于他们,他自然是不能全信的。

    可想要让爱女康复的拳拳之心,又让他放不下任何的希望。

    是以,他想要把他们留在府上,也不过是想要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什么真本事就是了。

    “此事,且待我先问过我家先生。”

    “是是是,还请神医能体谅我的一片爱女之心。”

    林梦雅恭恭敬敬回到龙天昱的身边,后者看着她,片刻之后才微微颔首。

    “郑老爷,我家先生同意了。”

    郑家大老爷立刻像是送了一口气似的,忙不迭的说道:“那就好那就多,多谢神医,管家,快去让他们把最好的客房打扫出来,千万,不能怠慢了神医!”

    “是,老爷,神医请。”

    管家也有些激动,对待他们的态度,比刚才更加殷勤了。

    林梦雅跟龙天昱也没客气,两人谢过郑家老爷后,到了郑家的客房,随后,林梦雅就以神医喜欢清静为由,遣走了所有的下人。

    等到偌大的客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之后,林梦雅跟龙天昱一起进到了内室,关起了门。

    “呼,这一天,装得可真累。”

    揉了揉肩膀,她瘫坐在椅子上。

    龙天昱也一改之前的面瘫本色,带着浅笑,给她揉捏肩膀。

    一整天了,她都一直维持着瑟瑟缩缩的随从样儿,别说,还真的挺累人的。

    龙天昱自然是心疼,一双大手力道适中,舒服得让她像是小猫似的,直打呵欠,就想要打一个盹。

    把自己塞进他的怀中之后,林梦雅舒舒服服的靠着对方,心里头想着的,却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要是当初,她母亲生产的时候,也有这个凤血丹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想到这里,她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都想什么有的没的是,她母亲又不是郑夫人,又怎么可能会有凤血丹——不对!

    林梦雅立刻坐直了身体,一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急速的运转着。

    凤血丹的药方虽然难得,但材料并不难寻。

    就算是有些材料在大晋寻不到,可外祖家,却是有一种极为特殊的培育技术的。

    也就是说,如果母亲有凤血丹的药方,那么那些药,她绝对是可以用外祖家的技术培育出来的。

    母亲那么爱父亲,爱哥哥,也爱她,又怎么会不给自己的生产,做一个完全的准备?

    凤血丹明明最是适合失血过多的产妇,那么母亲绝对没有理由会遗漏。

    除非,母亲不知道药方!

    但那可能么?如果母亲并不知道青筝谱上记载的东西,那她只是守护着一本,表面上看起来,被墨迹涂抹得压根看不清楚任何字迹的旧书而已。

    可既然如此,为何母亲还要大费周章呢?

    要知道院子里的那只龟,可不是凡品。

    一时间,纷杂的思绪,让她的脸色风云变幻。

    龙天昱揽着她,只觉得她的身体忽然变得僵硬了起来,忍不住收紧了手臂,悄声问道:“怎么了?”

    信息太多太杂,从前没注意过的细节,此刻也都纷至沓来,让她有些受不住。

    下意识的抓住龙天昱的手臂,她喃喃自语般说道:“我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龙天昱迟疑了一下,他搜寻了一圈,脑海中却丝毫不见有关于这件事的信息。

    “抱歉,我一时想不起来。”

    林梦雅却摇了摇头,就算是昱,当时也不过是个幼/童而已,哪里会知道一些细节。

    无论如何,母亲的确是去世了,现在想这些,不过是因为她一时被触动了的缘故。

    “没什么,也是我想得太多了。大概是我跟蓉蓉一样,都在年幼时被迫失去了母亲的缘故。”

    龙天昱岂会听不出她语气之中的酸楚,恨不得把人揉进怀中,驱走她心中的阴霾,让她永远平安喜乐。

    “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

    他低声在她的耳边承诺,生生死死,不离不弃。

    林梦雅心中凝集起来的酸疼,一点点的,被他熨帖得妥妥当当。

    她的命,是用母亲的命换来的。

    既然已经改变不了,那她就要努力向上。

    “嗯,我知道。”

    二人相拥,屋内满是缠绵静谧的爱意。

    不过好在他们时刻谨记,这里是郑家,有些事情还是要避讳一些的好。

    黏糊了一阵子之后就分开了,不久之后,就有人敲开了他们的房门。

    “神医,这是您之前让小的给您取来的包裹,您看,里面可少了什么东西没有?”

    来人是个看起来十分机灵的小厮,手中提着两个青花布的包裹。

    这是他们提前放在一处客栈中的,他们早在几天前,就用伪装的身份,在客栈投诉。

    并且还在林梦雅的指挥下,把客栈掌柜的旧疾治好了。

    老板感恩戴德,同时也在老板的宣传下,使得这个神医的人设,更加的真实可信。

    她相信,不管是郑家大老爷还是那些有心人,在明天过后,都会去查他们的底细。

    好在,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

    “多谢,不知小哥可知道,这府里头,还有些什么人呢?”

    她笑呵呵的接过包裹,像是闲聊一般的提起。

    那小厮看到她跟自己的年龄相仿,又是贵客,立刻笑着说道:“我们府里头啊,除了大老爷跟大小姐之外,还有一位大爷,只不过咱们大爷这几天不方便,走不开。”

    “哦?想必就是那位郑鲁希郑大爷吧?”

    小厮显得有些惊讶,林梦雅立刻解释道:“贵府的这位大爷,在外面可是出了名,我跟先生多多少少的,也听了一些。不过我倒是觉得,流言不可信。”

    她这番话,倒是让那小厮的心思多转了几圈。

    当下就打了几句哈哈,把她给糊弄过去之后,离开了客房。

    林梦雅看着小厮的背影,嘴角却勾起了一抹冷笑。

    再度合上房门,她打开的包裹检查了一番。

    尽管对方做得很隐秘,可她还是能察觉到,包裹里的东西,都被人翻过了。

    尤其是那些伪装用的瓶瓶罐罐,都被人打开过了。

    拿着东西,回了内室。

    “没想到,郑家二老爷的手脚这样快,看来还真是个谨慎的人。”

    她跟那个小厮的对话,自然也没逃过龙天昱的耳朵。

    “他在进来之前,趴在窗下偷听过一阵子。”

    “方才我有意试探他,这人倒是个机灵的,在我的面前,摆出一副对郑家大爷不屑一顾的模样。可他要真的是郑老爷或者是郑蓉蓉的人,是绝对不会主动提起郑鲁希被困的事情。”

    郑老爷是怕家丑外扬,如果是他的人,只要提点介绍一句就好,反正人被圈着,他们也接触不到。

    如果是郑蓉蓉的人,那更加不会提了,毕竟郑蓉蓉这些人如此隐忍,她的人想必也是如履薄冰,最是谨慎不过。

    而且拿包裹,是她跟管家开口提的。

    能左右管家手下之人,除了郑家家主之外,也就只有这位郑家二老爷了吧?

    “郑家二老爷,是个高手。”

    “你怎么知道?”

    他们就之前见过一面而已,甚至连话都没说,怎么昱就认定他是个高手了?

    “他的气息很稳,但脉搏跟脚步,却几乎让人听不到。”

    这一点,之前龙天昱倒是跟她讲过。

    真正的功夫高手,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追求的就是一个“藏”字。

    如果说之前的那些气势都是“表”的话,那么真正厉害的一面,才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