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原物奉还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梦雅笑着拉过了郑蓉蓉,在众人的面前,丝毫不掩饰对她的看重。

    “郑小姐这样聪慧的女子,自然是人人都喜欢。以后在学院里,但凡有什么不习惯的,你都可以来找我。”

    至于郑蓉蓉本人,则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其中的欣喜,绝不是骗人。

    看着女儿这幅喜出望外的模样,郑大老爷在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在下已经提前把您几位要住的地方安排好了,还请苏先生赏脸。”

    有了女儿的这一层关系,郑从恩的邀请,底气就足了几分。

    林梦雅也很想搞清楚,郑大老爷这样做的原因,因此点点头,又冲着陈家家主告罪了一声,方才跟着他们一同离开。

    身后有多少人艳羡的目光林梦雅并不关心,反正她这次来,也不是跟他们虚以委蛇的。

    等到他们到了一处提前被包下来的客栈之后,郑大老爷亲自送他们到了上房。

    “这里条件有限,不知苏先生是否能住得惯。”

    粗略的看了一眼,其实已经算是不错的。

    况且她这次,也不是来观光的。

    林梦雅安然的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郑大老爷。

    “我喜欢有话直说的人,郑家主,您这次费尽心思的邀请我过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明明对面的,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女子,可郑从恩从刚开始到现在,心就一直提着。

    执掌郑家多年,他太清楚一个大家族内勾心斗角。

    何况,是宫家那样的家世。

    苦涩一笑,郑从恩的脸色,显得有些颓废。

    “没想到,苏先生早就看透了。的确,我这次请您过来,是有要事相求。还请苏先生看在咱们两家往日的情面上,能帮我这一回。”

    林梦雅没有立刻回答。

    她是在考虑,也是在等待着郑从恩亮出他的目的。

    气氛有些沉默,而站在一旁的阿秀,则是轻轻的揽住了郑蓉蓉的肩膀。

    “以后你去学院,我可以带你去各处看看。如今到了你这里,郑小姐是不是也该带着我去游玩游玩呢?”

    郑蓉蓉有些不放心,但她明白,有些事情不是她可以搀和的。

    只能一步三回头的,跟着阿秀蹭出了房门。

    等到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二人的时候,郑从恩幽幽叹了一口气。

    “不知苏先生,可曾听过郑家跟宫家的一个约定。”

    果然是因为这件事。

    林梦雅继续做出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而郑从恩,也是犹豫再三后,方才慎重的开口。

    “原本这件事,只是两家先祖的一时戏言。只因为郑家先祖,替宫家先祖保存一件物品,所以才有了这个约定。如今,已经是完璧归赵之时。在下不求宫家能够履行诺言,只求宫家能看在我们郑家信守承诺的份上,在必要之时,帮我们一把就好。”

    这话,却让林梦雅不得不高看郑大老爷一眼。

    原本,她以为郑从恩之所以甘愿让女儿受委屈,也要让郑鲁希继承家主之位,是贪图宫家的权势。

    但现在,她却改变了想法。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郑大老爷却能够保持本心,不去肖想那滔天富贵,已然极为难得。

    这样的人,的确是值得结交。

    “郑家主说的是哪里的话,咱们两家是亲邻,我家家主也时常念起,当初家里遭难的时候,郑家给予的帮助。您有什么要求,我们家主一定会应允的。”

    “原本,两家先祖是定下了一门婚事。实不相瞒,就连婚书都是写好了的。如今,我把婚书带来,归还给宫家。我只求,我郑家老小的平安便可。”

    郑从恩看来是铁了心的想要退婚。

    郑重其事的,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红布包着的东西。

    略有些陈旧的红布一层层剥开后,露出的东西,居然是在赵家看过的那面铜镜。

    “这是...”

    “这就是当年,宫家先祖托我们郑家先祖保存的东西。”

    郑从恩拿着铜镜,心思有些复杂。

    多少年了,自从他继任家主的那天开始,这东西就成了悬在他头上的一把钢刀。

    郑家的前几任家主,都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可他们只看到了宫家的富贵权势,却没有看到,这权势背后,藏着的凶险。

    郑家如今的地位,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犹如一个垂垂老矣的病人用上猛药,那不是幸运,而是灾祸啊!

    郑从恩稍稍稳定了下情绪,小心翼翼的托着红布,把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然后,他按着手柄的下端镶嵌的一颗红宝石。

    只听得“咔哒”一声的脆响,手柄跟椭圆形的镜面,就断成了两截。

    林梦雅好奇的紧盯着他的动作,看到那人,从手柄的部分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直筒来。

    “婚书在此,还请苏先生验明。”

    林梦雅轻轻的接了过来。

    婚书的材质不是普通的纸张,虽经历了不少岁月,但捏在手中,却依然韧性十足。

    她缓缓展开,一行清隽的字体,出现在她的眼前。

    婚书写的很明白,正正好好是她这一代的人,要跟郑家联姻,来换取郑家人手中的这面镜子。

    她看着婚书,心里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告诉她,宫家的那些先祖,是有着无上智慧的聪明人。

    但当她看到那一纸婚书的时候,才实实在在的体会到,后世的一切,几乎都被先祖们,算无遗策的制定好了。

    她就像是一枚小圆球,按照既定的轨道,一个个的激发了早就被布置好的机关。

    这种感觉虽然有些被人当提线木偶似的别扭,却又有一种敬佩,油然而生。

    到底,她们是为了后世之人能够逃离被扭曲的命运,而并非仅仅是为了自己。

    她郑重的收起了婚书,站起身来朝着郑从恩深鞠一躬。

    “郑家之人,果然不负先祖所托。郑家主请放心,从此以后,宫家与郑家互为一体。”

    郑从恩终于彻彻底底的松了一口气。

    他就知道,对于现在的宫家来说,与其拿着这封婚书来要挟,不如换取更能握得住的利益来的方便。

    笑了笑,他指了指铜镜。

    “从此以后,物归原主,小女还要仰仗苏先生多多照顾。”

    “这是自然,不过这婚书上面说,若是下一代的家主是为女子,是要嫁给宫家男为妻。可若是男子的话,就可迎娶宫家家主。不知郑家,是如何打算的。”

    提到这个,郑从恩忽然间失了笑意。

    林梦雅也不急着催,只是静静的等待着郑大老爷的回答。

    “也是我迂腐了,女子为主,从来就不是一个家族覆灭的原因。不知先生觉得,我家蓉蓉如何?”

    林梦雅有些意外。

    说实话,她到现在为止,都不觉得郑大老爷会真的把家主的位置,传给郑蓉蓉。

    但现在,她却不那么笃定了。

    “郑小姐虽然看起来有些柔弱,但若悉心调教,未必不能堪当大任。”

    她琢磨了很久,才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其实无非是告诉郑从恩,只要他想让郑蓉蓉当家主,那么她就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郑从恩却没直接回答她,也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打转。

    两人又客套了一番后,郑从恩才心事重重的离开。

    林梦雅并没有急着拿出铜镜来研究,反而是镇定自若的接待了那些不少想要来巴结的人后,才让人把着门,摸出了铜镜来反复的看。

    “这一把,跟之前的有什么不同?”

    毫不意外房间里,会有人突然出现。

    林梦雅朝着龙天昱招了招手,后者,立刻坐在了她的身边。

    “你瞧,这把铜镜的手柄,跟镜面并不十分的匹配。”

    龙天昱也跟着看了过去,甚至他还接过来,用拇指细细的摩挲了一阵子。

    “的确,这两个物件的材质,并不完全相同。”

    “哦?”

    这一点,林梦雅倒是没看出来。

    她之所以有这样的猜测,是因为看出手柄跟镜面的花纹,有些细微的不同之处。

    但龙天昱涉猎深广,眼力自然比她要强上不少。

    “这个手柄,要比这个镜面,早上不少的时间。而且,它们的制造工艺也不同。”

    关于这点,龙天昱几乎可以打包票。

    林梦雅摸了摸下巴,如果仅仅是一面铜镜的话,宫家先祖没必要许出这么大的一个承诺,让郑家先祖来保存。

    她看着手柄跟镜面,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她给忽略了。

    而且,一个旧的手柄,却镶上了一面新的铜镜。

    这手柄上的花纹,也不是十分的瑰丽难得,岂不是多此一举。

    除非,真正要隐藏起来的,就是这个手柄!

    她再度拿起来,里里外外的看了一边。

    手指头探进去,她正想着摸一摸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的时候,却猛然感觉到,手柄的中段,有些凹凸不平。

    “这里面,好像刻了字!”

    她惊呼一声,而龙天昱也猛地盯着手柄瞧。

    只是手柄里面黑乎乎的,她怎么摸也感觉不出来。

    龙天昱看她一脸纠结的模样,却不知道想起点什么,急匆匆的离开。

    片刻之后,他端了一个小盆子过来。

    林梦雅往里面瞧了瞧,竟然,是一坨已经揉好的面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