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浔阳旧事
    对面的荀子阳,却显然没预料到这一点。

    他本以为对方至少会气势汹汹的来找自己算账,谁知道对方竟然比他还淡定。

    准备好的那些话,瞬间就没了说出去的机会。

    那边,丝毫不知道他底细的白麓,还在颇为热情的说道:“我一看阿龙兄弟,就知道他是个仗义的人。这一次,你们可是帮了子阳的大忙了。”

    白麓越说,荀子阳就气得越厉害。

    “行了!”他有些失控的呵斥了一声,随后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忙缓和了脸色,脸上带着假惺惺的歉意。

    “抱歉我有些情绪激动,多谢你们,尤其是这位阿龙小兄弟,我一定会记住你的恩情。”

    最后这半句话,说得有些咬牙切齿。

    林梦雅十分乐于给这样的人添堵,只挥了挥手说道:“无妨,这点小事何足挂齿。倒是我们来这里之后,荀公子也是百般照顾。我们能帮上点忙,也算谁给荀公子的一点回报。”

    除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白麓,其他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荀子阳只觉得一口气梗在喉咙里,半晌说不出话来,只瞪了他们一眼后就拂袖而去。

    倒是让白麓一脸懵,皱着眉看向了荀子阳的背影。

    “二位,子阳可能是最近心情不好,请二位多多谅解。”

    林梦雅微笑点头,端的是一副从容大度的模样。

    可心中,却不禁冷笑涟涟。

    这就沉不住气了么?那接下来,这人最好是能自己学乖,否则,有他生气的时候。

    转过头来,她看向了旁边的汉子。

    虽然之前那人是帮着荀子阳找东西的,但后来的一切行为,倒是让她觉得他人很不错。

    “白麓兄弟是吧,您跟这府里头,好像也很熟悉的样子?”

    “在下粗人一个,不过在几年前,曾经得过浔阳先生的一次教诲罢了。唉,先生一生坦坦荡荡,却不想竟然落得今日的状况,当真是让人觉得世事无常。幸好,子阳他们请来了神医。”

    真情还是假意,林梦雅一看就能分辨得出来。

    荀子阳控制着府中的一切,她就连想要去见病人一面,怕是都难。

    不知在这个白麓的身上,能不能找到突破口。

    “是,我们也是为着老先生的病况而来。对了,不知老先生所犯的是何种旧疾。”

    白麓闻言,倒是多看了他们几眼。

    想来是觉得,明明他们是大夫,怎么还会问他。

    林梦雅立刻做出一副愧疚的模样,说道:“实不相瞒,我们刚来就碰上了神医用秘法治疗老先生。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看到病人的样子。我也知道,我才疏学浅,只是想要略进绵薄之力而已。”

    她说的话都是真的,因此也初步取得了白麓了信任。

    “原来是这样,其实先生之前的身体倒也没什么大碍。不过,自从三年前,他生了一场大病之后,情况就不如从前好了。我想着,许是怒急攻心吧。”

    三年前?她敏锐的捕捉到了重要的信息。

    “不知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何事,才会让浔阳先生,病得如此严重呢?”

    但这一次,白麓却没有回答。

    只是含糊不明的说,是因为某些事,气得浔阳先生卧病在床半月有余。自此之后,就落下了病根。

    之后,白麓就借着还要巡防的理由,向他们告别了。

    “这么神秘,只怕其中,必有什么古怪。”

    她眯了眯眼,瞧了外面藏在墙角,鬼鬼祟祟的监视他们的管事。

    “走吧,我们回去休息。”

    不过是三年前的事情,她一定能挖出来。

    钱袋事件的第二日,白实安就收到了他们两个的邀约。

    又是那间酒楼,又是那间包房。

    不过林梦雅跟龙天昱二人,却改换了另外一套伪装。

    包房,是白实安这位白三年,常年订下来的。

    但外人不知道的是,这间酒楼的幕后老板,也是这位传说中不学无术的白三爷。

    看到他们两个来,白实安立刻着急的问道:“事情,可有什么眉目了?”

    林梦雅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大致的讲述了一遍。

    听得白实安,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照你们的意思,害了浔阳先生的,居然是荀子阳?这不可能,荀子阳怎么会害先生呢?他们,他们可是亲生父子啊!”

    居然,还有这样的内情!

    林梦雅稍感意外,不过因为她之前经历过的事情太多,父子相残,倒也不是第一次见。

    有的人为了利益,别说是亲人父母了,就连自己都可以出卖。

    在他们的眼中,哪里有底线二字?

    “可是,既然他们是父子,那为何荀子阳,还只是称呼浔阳先生为先生呢?”

    提到这个问题,白实安的脸色,稍稍有些为难。

    “这个事,牵扯到当年的一个旧案先生本来有一个儿子,却在五岁的时候,意外走散。后来有人来寻亲,父子两个才相认。只是没想到,那儿子却是假冒的。三年前,从外地来白家求学,浔阳先生惜才,便收下了他。但没想到,荀子阳发现,浔阳先生的那个儿子,竟然是他童年的玩伴。而且,是那人套了他的话,拿了他的信物,才抢了他的位置。浔阳先生多方查证,证实了荀子阳的话,只是那假儿子,却一口咬定,是荀子阳在胡说八道。

    先生对那个儿子也十分的用心,本来若是他承认,至少也会收他当个义子。没想到,那人非但不思悔改,竟然还想要趁机杀了荀子阳。因此浔阳先生才气得卧床不起,生了一场大病。后来,是荀子阳主动提出,可以不认祖归宗,只以学生的身份,侍奉在侧。先生觉得对他愧疚良多,便给了他首徒的地位跟荀子阳这个名字,来显示他的独一无二。”

    这故事,着实有些曲折。

    可林梦雅听到耳朵里,心中却有着不同的猜测。

    “那浔阳先生,是个倔强的性子。心里头认定的事情,哪怕是刀山火海,怕也难以改变。如果假儿子不假的话,倒是跟他一脉相承。”

    其实她也没证据,不过是纯粹恶心荀子阳的为人罢了。

    白实安倒是跟她的想法差不多,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见过那个人,说实话,我也不觉得他是个坏人。只是当初,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荀子阳动手。不然,只怕事情还会有转机。”

    “我看未必。”

    林梦雅摇了摇头,撇了撇嘴。

    “他连我们都容不下,又怎么可能容得下一个,可以影响他地位的人呢?再说了,栽赃嫁祸这种事情,他怕是早就做得驾轻就熟了。”

    所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荀子阳敢明目张胆的的对他们下手,未必就不敢陷害那个人。

    “对了,这个假儿子之后,去了哪里?现在,可能找到他?”

    白实安疑惑的看向了她。

    “你找他做什么?”

    “当然是要问清楚当年的事情了。”

    “可是,这跟浔阳先生的病,有什么关系?”

    “我可以肯定,浔阳先生之所以会犯病,就是受了别人的暗算。若我们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就算是现在救了浔阳先生的病,只怕以后,也会再次被人利用。”

    不管浔阳先生,有没有跟那些人同流合污,至少如果把他府中的人都拔干净了,就算是他想要做什么,也没有帮手不是?

    白实安想了想,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不过脸上,还是有几分犹豫。

    “有什么问题么?”

    “这个...其实此人在哪,我的确是清楚。但是,他未必肯见你们。”

    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过,她更加好奇的是,怎么白实安,会知道此人的下落?

    想必是她眼中的疑惑太过露骨,搞得白实安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

    “你们也知道,我在家里头并不管事。跟他相交,也是觉得他这个品行不错。他以伤人罪,被白家的护卫队处罚,打断了一条腿。之后,就被扔到城外去了。好歹我跟他好友一场,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他命丧黄泉,这才给了他一个去处。”

    这解释,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意思。

    但林梦雅并不想搞得跟刑讯逼供一样,再说了,谁还能没有点小秘密了。

    “那他人,现在在何处?”

    “就在你们宫家,现在住的那个庄子上。他有一手驯马的好手艺,我觉得荒废了是在可信,就让他去庄子上养马了。”

    原来,竟然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林梦雅不经意的跟龙天昱对视了一眼,从后者的眼中,她看到跟她所想相同的东西。

    这庄子,可是白家老家主的私房嫁妆,当初因为她招了女婿入赘,便一直没有用上。

    怕是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所以白家主,才敢让他们来住。

    但白实安,却知道这个地方,并且还能往里面塞人。

    这位白三爷的秘密,还真是不少呢。

    知道了人在哪里,他们却又不着急了。

    因为他们光知道这件事,却没有证据。

    毕竟是三年前的旧事,只怕能留下来的证据,不会太多。

    从酒楼里出来,他们再度换回了伪装,回到了浔阳先生的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