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 当年旧事
    看着冯晨为难的脸色,林梦雅知道,这事急不得。

    “那你的养父母呢?”

    冯晨的脸色暗淡了下来,脸上流露出一丝悲恸。

    “三年前,我被冤枉成杀人凶手。我的养父母不信我会做出这种事来,又申诉无门。想必是承受的打击太大,一年之内,就先后撒手人寰了。”

    现如今,关键的证人要么是死了,要么就是把当初的事情给忘了。

    确实,想要翻案可实在是太难了。

    白家要是强压着荀子阳承认,反而会落下仗势欺人的话柄。

    但她总觉得,宋行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就认定荀子阳是自己的外甥。

    “那你可知道,荀子阳是如何说明自己的身世的么?”

    提到这个问题,一旁安静当个旁听者的白麓,突然开口。

    “其实除了那枚铜印之外,荀子阳还私下里拿出另外一件证物。”

    瞧着一屋子里的人,都被自己吸引了过来,白麓反而有些不太习惯。

    清了清嗓子之后,才继续说道:“那是先生的孩子走丢的时候,穿的一件外衣。我也是因为如此,才会认定他是先生的亲生子。”

    林梦雅眉头一皱,还有这一出?

    冯晨却愣了愣,随后冷声道:“既如此,那他当初为何不拿出来?反而让大家误会是我想要抢夺属于他的一切?”

    确实如此,如果当初荀子阳拿出那件衣服,就更能证明自己是真的。

    她在来之前已经看过卷宗。

    如果不是发生了冯晨企图谋杀荀子阳的事情,那么他们两个的身份,怕是还没那么轻易的确定。

    “因为在你们俩发生争执的头一天晚上,荀子阳就拿着那件衣服来找到我。他说自己根本无意跟你争,如果你跟先生能够幸福的话,那他可以永远的隐瞒这个秘密退出。他还拿出那件衣服,告诉我他是真的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才觉得你”

    后面的话,白麓不说林梦雅也明白了。

    好一个以退为进,这荀子阳,把个小白莲的手段,也玩得是炉火纯青啊。

    先是表明自己与世无争的态度,后又陷害冯晨杀他,别说白麓了,就算是她,在没有了解真相前,怕也会以为那位才是受害者吧?

    但现在,呵呵!

    真是要想走,自己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多好?

    “想必宋行,也是因此才确信无疑的吧?”

    白麓朝着她点头,算是确定了她的话。

    另外一边,冯晨沉默了下来。

    他以为白麓是不分青红皂白,还背叛了他们之间的友情。

    可现在看来,好像他也是受人蒙蔽。

    林梦雅拍了拍冯晨的肩膀,感叹道:“这样的心思跟手段,你败在他手里头,不算亏。”

    随后,她想到了切入点。

    “按照你的说话,当时你因为受惊过度又高烧不止,所以对小时候的记忆并不强。我可以确定的是,荀子阳一定是那时候,拿到了你的信物跟衣裳。而且后来,他一定知道你所有的行踪,才会在你被浔阳先生认下之后,来这里演一出大戏。”

    其实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一切,都有可能是当初拿走冯晨东西的人,甚至故意把他拐走的人安排的。

    但是,对方这样大费周章,甚至不惜布局十几年,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她可并不觉得,那个倔强固执的浔阳先生,拥有这样的价值。

    嘱咐白麓保护好冯晨,林梦雅跟三哥哥,回到了家中。

    她到了家就给分堂的人传了消息,让他们去查冯晨养父母跟荀子阳的身世来历。

    经验告诉她,也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

    另外一边,她授意白实安先不要过多的在意当年的旧事,而是要集中火力,先把荀子阳的杀人罪给夯实了。

    只有在人设崩塌的情况下,大家伙才会痛打落水狗。

    跟她玩舆论战,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

    事情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纵然还有人不遗余力的传播着关于宫、白两家的不利舆论,但是在两家坦坦荡荡的,丝毫不回避的状态下,所掀起的波澜也是微乎其微,根本不能影响到大局。

    这些人也不傻,白家到底还管着他们的口粮。

    得罪太过了,他们难道要去喝西风风么?

    看着前几日还喧嚣的流言,近几日已然失去了当初的那股子势头,林梦雅这边,却开始反击了。

    还是之前跟白实安偷偷会面时候的那间酒楼,不过这一次,他们却是光明正大,丝毫不避讳旁人。

    林梦雅坐在楼上,眯着眼看着底下忙活的人,显得心情着实不错。

    而刚刚走入包间的白实安,看到就是那女子活像是一副精明的小狐狸的贼笑。

    不知为何,他竟有些挪不开眼睛,站在原地看着她。

    林梦雅察觉到了有人来,随意的准过身去,打了声招呼。

    白实安一下子被惊醒,有些狼狈的避开了她的视线。

    好在后者注意力不在这上头,倒也没发现。

    “你这是要做什么?”

    白实安猛地想起自己要说的话,忙不迭的问道。

    林梦雅心情大好的放下了茶杯。

    “当然,是要报仇了。你当我是什么好性子,被人追着骂都不会还嘴的么?”

    提到这事,白实安的确是心有余悸。

    别看对方报复的主体从来都不是自己,但旁观过几次之后,他算是得出了一条

    金规铁律,惹天惹地,都不要惹苏梅姑娘。

    否则,死无葬身之地都算是轻的。

    殊不知就是这条颇有警醒意味的准则,成为了他安身立命的根本。

    下意识,他开始有些同情那些家伙了。

    很快,包间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

    宫二大大咧咧的闯了进来,拿起小妹手边的一杯茶,就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妹子,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可都做完了。这些酸秀才,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

    林梦雅没说话,反而是饶有趣味的看着下面的场景。

    这几日,除了城内的那些消息之外,她还让分堂的人,给她把所有的流言蜚语,都收集了起来,并且还都抄录了一遍。

    此时,就贴在酒楼的外面。

    并且上面写着,宫家并非没有容人的雅量。

    如果说这些话的人,能当场举出来证据,证明他说的是实话,那宫家立即认错不说,还要奖励给对方五十两银子。

    可要是说不出来,那便是污蔑宫家!

    他们不仅仅要告知白家,还要上告皇尊,证明自己的清白。

    别以为嘴巴子动一动,就不用为了自己的话而负责任了。

    她就是要让那些喷子知道,人人都要为了自己的言行负责,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得知真相后的白实安,无奈的摇了摇头。

    且不说这些人没几个敢来当面指责宫家的,就说那些流言的内容,可都是宫家自己抄录的。

    要是真的有错,他们还能放出来?

    苏梅这一招,根本就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好么?

    果然,把这告示贴出去之后,那些往日里头凑热闹凑的最厉害的那伙子人,却悄悄的退了出去。

    而看到那些一个字都不错的话,被宫家工工整整的亮出来之后,心里头又瞬间发虚。

    既然知道得这么清楚,那肯定知道这些话是谁说的。

    这群人开始慌了,他们生怕被宫家惦记上,然后被人报复。

    要知道在庞大的宫家面前,他们可连屁都不是。

    被吓软了手脚的这群人,胆子大的已经打算跑路了。

    但让他们绝望的是,隔天城门口就又贴出了一个告示。

    上面的内容还是他们说的那些话,只不过这一次,连时间、地点、名字,都一清二楚。

    白家护卫队大马金刀的拦住了每一个出城的人,并且要对过身份后,才会准许放行。

    这下子,他们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不过林梦雅倒是无视了这群人的下场,而是转过来,跟白实安聊起了正事。

    “对了,你哥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林梦雅虽然在暗中调查,但出于对盟友的信任,她还是把白淳安的事情,交给了白实安来做。

    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她不好直接出手。

    白实安闻言,面露苦涩。

    他握了握手中的茶杯,低声问道:“就算是我求你,你能不能给我大哥一条生路?”

    他的声音里,带着近乎绝望的祈求。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问道:“给我个理由。”

    “他、他毕竟是我大哥”

    “可他不是我大哥。”

    林梦雅的回答,近乎无情。

    但白实安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大哥自己作死,怨不得旁人。

    良久,他叹了一口气。

    “就算是你不动手,他也活不了多久了。你夫君的那一下,几乎断绝了他所有的生机。现在,不过是在勉强维持罢了。”

    这件事,她当然清楚。

    可在龙天昱的手中,那些试图对她不利的人,无一例外的都付出了代价。

    纵然有没死的,可他们终究逃不掉龙天昱的追讨。

    在他们的仇人里头,能痛痛快快死的,已经算是优待了。

    “算了,这件事以后我再也不提了。我大哥身边的所有人我都排查了一遍,除了几年前他意外结交了一个来历不详的好友之外,倒是没有其他可疑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