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被人救回
    车夫冷喝一声,警告得毫不留情。

    但对面却不曾退缩,只是冷冷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跟着她一起,为你们的错误付出代价!”

    车夫闻言却并不慌乱,他知道小姐的身边隐藏着不少人。

    马鞭重重一扬,却是抽在了马屁股上。

    但令他意外的是,马儿居然一动不动,反而失去了痛觉一般。

    他刚想要动,却发现身子已经麻痹掉了。

    糟了!中招了!

    车夫瞪大了双眼的,歪在了车厢外面。

    那些人刚想要上前,却听得从马车里头,传来一道毫不留情的鄙夷。

    “都说医师堂是毒医的克星,但我看来,你们这毒药用的,倒是比我都利落些。”

    她淡然的掀开帘子,缓步走了下来。

    车夫努力的瞪大了双眼,担忧的看着自家小姐,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本应该跟在小姐身边的几人,为何没有出现?

    “我们用药,是为了救人。哪像是你们,各个都是心狠手辣。”

    对面,站着五个人。

    其余四个都躲在石青色的袍子下,唯有站在前面的那一刻,穿着月白色的衣袍。

    他们都围面,看不清楚样貌。

    但从声音上来判断,为首的应该是个年纪老者。

    她挺直了自己的脊背,仿佛丝毫不曾畏惧。

    “我心狠手辣又能如何,反正你们医师堂也不是个讲理的地方。想要治我的罪,你们配么?”

    林梦雅的“不识抬举”,一下子激怒了对方。

    月白色衣袍的老者立刻后退,随后那四人当中的一个,掏出一个火折子吹了吹,就扔在了地上。

    顿时,一条火舌瞬间包围了她。

    此时此刻,她正在火舌的包围之中。

    但这,并不是她面临的最大的危机。

    “主人,他们身上有一种特殊的药物,经过高温的催化后,可以彻底的解开一些剧毒。”

    小药疑惑的声音,从她的脑海之中响起。

    而且周围的人,居然拿出一包包的药粉,投在了火中。

    顿时,一股子怪异的药香混合着焦糊的味道,在她的周围飘荡。

    林梦雅还以为他们是想要烧死自己,但那火根本就没有冲着自己蔓延,而她的身体,却有了新的变化。

    一丝丝刺痛,从身体的内部传来,之后,便是绵绵的冰冷。

    她仿佛坠入冰窟,力气被一点点的抽干。

    “怎么回事?”

    她飞快的问道,而系统内的小药,也急的团团转。

    “不可能的呀!主人,我模拟不出这种药物的功效!”

    随着药物的增多,她觉得自己身体内的血液,似乎是要沸腾了起来。

    此时此刻,她终于意识到,那些药一定有什么问题。

    对了,解毒!

    她脑子猛地一震,突然明白了小药为何找不到原因。

    因为小药唯一无法探知的,便是自己的血毒!

    难道,这些药就能解开她的血毒么?

    林梦雅暗骂了一声,她千算万算,怎么就偏偏漏了这一点。

    但也不怪她,她的血毒在之前遇到的那些敌人中,根本就是一个无敌的存在。

    以至于她已经渐渐觉得,自己的血毒无药可解。

    却没想到,居然今天在阴沟里翻船了。

    “姑娘,回头是岸。你若是现在放下执念,我们可保你一命。不然,只能送你上路了。”

    “休想!”

    林梦雅忍着全身的疼痛,快步向后退去。

    阿大他们平常都是跟着她的,而且这些人身怀绝技,平常绝对不会让自己落单。

    除非,他们也遇到了一些躲不开的麻烦事。

    医师堂的手段,连她也有些看不透。

    看来之前,还是她不够重视敌人。

    “好,既然你不知悔改,那我就只能净化你,让你重新做人。下辈子再投胎,可莫要再走上这条邪路了。”

    说完,那人就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来,在里面挑出一样东西,扔进了火中。

    顿时,一股子檀香味飘散开来。

    林梦雅再也支撑不住,瘫坐在了地上。

    她只觉得自己身体内的每一个部分,都像是融化了一般,疼的厉害却也使不上半分力气。

    她知道,血毒强行被解开,也就意味着她生命的终结。

    她并不恐惧,但她却怕那些人的手段如此偏激,怕是会对她的亲人朋友不利。

    但她更恨的,是自己的无能为力。

    对待别的敌人,她占据着天然的优势。

    可是这保护她无数次的优势,此刻却全然成了她最大的溃败。

    不得不说,是对她的一种讽刺。

    恍惚之间,倒在地上的林梦雅没看到,而五个已经觉得胜利在握的人也没看到。

    倒在地上的女子,眼中微微泛起了紫色。

    冶艳、妖异的紫色,在她的瞳孔上渐渐扩散,最后,整双眼睛犹如两只完全的紫宝石。

    只看一眼,就让热觉得那紫色仿佛有何无限的吸引力。

    那是全世界最美丽的一双眼睛,但却美得宛若罂粟,带着致命的危机。

    林梦雅只觉得呼吸,渐渐变得困难了起来。

    她无力抬起手,只能趴在地上。

    在她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刻,她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来了。

    “主人,是我们办事不利!”

    三人跪在黑衣青年的面前请罪。

    哪怕面对千军万马都面不改色的三人,此刻却战战兢兢。

    青年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一脚踹开了那些还在烧着的药材,抱起了其中的女子。

    尤其是在看到那双紫色的眸子之后,脸上掠过一抹复杂。

    “你敢打断医师堂的净化,阁下可要考虑好后果!”

    龙天昱把女人抱在怀中,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路过那三人的之后,只留下一个森冷的字眼:“杀!”

    “是。”

    五人刚想要退走,但对面三人的动作更快。

    五颗脑袋飞起,热血浇灭了他们眼前的火。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他们每次净化那些人的时候,里面都会掺杂一些秘药。

    那些东西可以让人放弃抵抗,甚至会生不出一丝丝,想要杀了他们的心思。

    为何,这三人却可以不受干扰?

    难道他们

    那令他们毛骨悚然,却又万分愤怒的猜想,也永远的没了结果。

    三人快速的把东西都结果了之后,这才跟了回去。

    林梦雅是在自己的床上苏醒过来的。

    她一睁眼,就看到了坐在她旁边的龙天昱。

    而此时,她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刚才,怎么有点怪啊?”

    那人转过头来,摸了摸她的脸颊,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是医师堂的独门绝技,没人能抵抗。”

    现在回想起来,林梦雅却恨得牙痒痒。

    她是什么人?不服就干的林梦雅!

    可是刚才,她居然一点反抗都没有,当了一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要知道她除了毒药之外,身上可带着不少暗器呢。

    那五个货色,就不信能躲得过去

    而她刚才,竟然全都忘了。

    更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她刚才那一会儿,心里头居然一点恨意都没有了。

    仿佛那一瞬间,仇恨、愤怒,这样的情感,就像是蒙上了一层薄纱,十分的不真切。

    林梦雅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这些人也太恶心了,杀了人家还不许人家怨恨他们。

    一群狗东西!

    她这边正愤愤,龙天昱就轻轻弹了她额头一下,语气冷冷淡淡的说道:“你这么不经心,以后不许离开我的身边半步。”

    她知道,自己又被秋后算账了。

    可早就习惯了的她,哪里会怕。

    而是十分狗腿的,抱住了他的手臂,软声道:“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他们居然能解开我的血毒。小药唯一不能探查的,便是我的血毒。好嘛,我承认是我情敌,以后再不会了好不好?”

    眼前的美男还是板着脸,虽然点头了,但态度没见得比方才缓和多少。

    林梦雅暗叫了一声糟,这货怕是真的生气了。

    怎么办,他也挺不好哄的。

    “我真的知道错了,那以后我听你了,绝对不会一个人出门了,好不好?”

    其实每天都有人接送,而且是哥哥带队。

    可是今日安置的事情到了最后的尾声,她也是想着让他们早点干完早点能步入正轨,所以把人手都给派了出去。

    而且她的车夫是个高手,身边跟着的三个,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要是他们四个都护不住她,哥哥他们来了,也未必能管用。

    但今日的事情,终究是她做的不对。

    于是,只好乖乖认怂。

    那人依旧正襟危坐,连个眼神都不给她多余的。

    她说什么他就应着,但那语气,一听就是还在怄气。

    林梦雅心头一火,她都做小伏低这么诚恳了,难道非得用出绝招么?

    见那人还是眼皮都不抬,林梦雅觉得,不能再这样怂下去了!

    她又没错,而且受伤的还是她耶!

    然后,她气鼓鼓的爬到了他的怀中,一屁股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颈,娇笑道:“来玩么?大爷!我活好不粘人,关键是价位合理,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人生在世,还是要风流点好,来吧大爷,一刻值千金啊!”

    龙天昱实在是没忍住,一把把她的小嘴给捂住了。

    她拼了命的挣扎,又继续说道:“大爷,我这里有药,一颗保你再展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