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本殿在此
    冯启却只是再三摇头,一副悲愤不已,受了千般委屈的小媳妇的样子。

    林梦雅心中冷笑,但冯父却是急的差点就失了风度。

    奈何自己的儿子一直不说,也不能强迫他。

    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既然你执意不肯透露,那为父也不问了。你妹妹现在在哪里,我想早点把你们接回来。”

    冯启此时,却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低声说道:“妹妹如今病着,怕是一时半刻的,难以离开。”

    “病了?文媛得的是什么病?可要紧么?”

    冯启闻言,却再度看向了林梦雅。

    他看到后者依旧高傲美丽,又想到自家妹妹憔悴可怜的样子,怒声道:“我妹妹,是被人推下水的!现在,她正躺在病床上,无人医治!”

    “什么?”

    冯父一听,忙一把抓住了儿子,着急的询问,

    “是谁?文媛现在怎么样,她在哪里?”

    “妹妹现在就在宫家,至于那个推了妹妹下水的人,我到现在还未找到。”

    但他一直盯着林梦雅,用意昭然若揭。

    此时,冯父才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看向了宫雅。

    他强压着火气,问道:“宫家主,贵府收留我的儿女,冯渊感激不尽。但为何我的女儿居然无人医治,我想,你得给我一个交代!”

    眉头挑了挑,林梦雅好整以暇。

    “冯老爷想要一个什么交代?前阵子我宫家是如何对待你们冯家的公子小姐的,众人皆有耳闻。现在冯小姐病了,我好心留她在我府上养病,难道我还做错了不成?”

    看她这般狡辩,冯启险些咬碎了牙。

    “宫家主的好意,我们心领了!父亲,我们还是不要跟她再争论下去了,还是先救妹妹吧。”

    冯父此时也是一脸的义愤填膺。

    在他看来,自家的两个儿女可是最温和不过的好孩子了。

    那宫家看着就像是一个飞扬跋扈,半点道理也不讲的人,自然,会欺负为难他的一双儿女。

    “好,为父立刻就去着人请大夫回来。”

    两人刚想要进宫家的大门,却被林梦雅一声呵斥。

    “站住!”

    旁边看门的小厮也应声而出,拦住了他们父子的去路。

    林梦雅转身,冷声道:“这是我宫家,岂容你们想进就进?”

    冯启则是气得俊脸通红。

    “宫雅,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又怎么样,你能奈我何?还有,你给我说清楚,我到底是如何苛待你们的?”

    要是让他们进去,从今以后,她这个宫家家主,还怎么抬起头来?

    冯父一把把儿子护在了身后。

    儒雅斯文的样子,转眼就因为愤怒,而变成了一头护佑自己孩子的雄狮。

    “宫家主,我敬你是宫家家主,才一再忍让。若是你执意要欺侮我的孩子,我冯渊愿意奉陪到底!”

    “冯老爷这话说得我就不明白了?你大可以问问,前几日你儿女来到我宫家,我是如何待他们的?”

    眼瞧着她寸步不让,甚至眼中也带着几分坦荡,冯渊不由得顿了顿。

    随后,旁边便有人说道:“我是不信宫家主会欺负那两人的。前几日,他们兄妹不还是跟着宫家大公子同进同出的么?”

    “可不。我还亲眼看到那位冯小姐跟在宫家大公子的身边,倒像是这家的小姐似的。当时我还以为,宫家又多了一个表小姐呢!”

    越来越多的议论,让冯启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

    他猛然间看向了林梦雅,后者从刚开始到现在,眼中始终没沾染上慌张。亦或是愤怒这样的情绪。

    难道,她早有准备?

    “冯老爷,你都挺清楚了吧?”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但足以让周围的人都听到。

    “你家的公子小姐到了我府上,我曾祖亲自把他们安置在府中,我大哥哥与他们亲近,甚至会客都带着他们二人。冯小姐失足落水,也是我宫家第一时间找了大夫来探望,不然,她还能等到你们二为来做主么?”

    她说的这些,外面的人都是见证。

    此时冯启才明白,为何之前宫雅一直隐忍。

    却原来,她等的便是这一遭。

    不可能!她绝对不会知道自己的计划!

    瞬间,风向逆转。

    或者是从一开始,那些围观的人的心,就是向着林梦雅的。

    冯启头一次有些无措。

    从前他经历过的场景,那些围观的人,都会自然而然的同情身为弱者的他们。

    但现在,他却错了。

    “呸!忘恩负义之徒!”

    人群的情绪渐渐被挑了起来,已经开始有人,毫不留情的唾骂着冯启。

    林梦雅微微眯了眯眼睛,冯家兄妹的确很会装可怜。

    但他们却忘了一件事。

    整个非叶城的居民们,都受了她的恩惠。

    她的手里头,也掌握着这些人的生计。

    也许在外面,吃瓜群众们大概会因为那些同情心之类的站在看起来稍稍弱势的一方。

    但并不适用于这里。

    “我,我没有!”

    冯启急急的辩解,但他哪里是那些乡民的对手。

    眼看着情况就要失控,却听得一道尖细凉薄的声音,嘲笑道:“呵,今日咱家算是见识到了。宫家调教人的手段,果然一流。不过,娘娘的眼中,可是半点不揉沙子。宫家主,你可知罪?”

    林梦雅转头,正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默不作声的那个内侍。

    她扬了扬唇角,无所谓的笑了笑。

    “是么?可惜我不认为我有罪,而且,就凭你,也敢定我的罪?”

    内侍大概是没被人这样怼过,顿时一张无须的脸,就有些青白。

    “宫家主胆子倒是不小!不过,咱家既然奉了娘娘的旨意,就代表着娘娘的威仪。既然冯家小姐是在你府上出的事情,你就脱不了干系!这里的事情,咱家会一五一十的禀告给娘娘,宫家主还是好好的想一想,如何跟后尊娘娘解释吧!”

    林梦雅眉头一皱。

    纵然她不喜欢后尊,可现在她若是跟后尊公然作对,名不正言不顺。

    她眼角余光膘到冯启,忽然看到那人隐在嘴角的笑意。

    这一切,豁然开朗。

    从开始到现在,冯家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大哥哥,而是她!

    他们先隐藏了身份,挑拨大哥哥跟她的关系,又做出这这种种,目的就是为了彻彻底底的激怒她。

    只是他们没预料到,她行事会那么出人意料,居然差点要了冯文媛的命。

    也让他们投鼠忌器,没办法再继续兴风作浪。

    而今日,后尊的那个内侍官,本来就是来找自己茬的。

    若是她想要暂避锋芒,就必须把此事压制下来。

    到时候,自己可就只能任由后尊搓扁揉圆了。

    但若是她不妥协,那后尊就师出有名了。

    呵,可真是逼得她进退两难了。

    不过可惜的是,她从来就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主儿。

    正当她想要公开撕破脸的时候,人群忽然间被人分开。

    一队轻甲兵,把那些人团团的包围了起来。

    “大胆!咱家乃是后尊的使者,你们居然敢”

    “那又如何?”

    内侍官的话没说完,就被一道醇厚的声音悍然截断。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从人群里,缓步走出来的男子。

    一身玄衣,黑发黑瞳,眼眉若刀锋,俊美清冷得好似天上仙。

    他走到林梦雅的面前,带着满身的矜贵,却又冷冽至极,令人只能低头,不敢言。

    他看也没看那些个碍眼的人,只是牵起了她的手。

    “在等我?”

    他朝着对方笑了笑,语气里带着几丝暧昧。

    林梦雅稍稍有些震惊。

    这人不是昨晚托人捎了口信,说今天有事不过来了么?

    但随后,她也不再计较被这人给哄骗了。

    “嗯。”

    短短的一个字,带着对他的无比信任。

    龙天昱心情大好,所以连带着对那几个人,也没有方才那么厌烦了。

    “敢问阁下是?”

    冯老爷并不认识眼前的男子,但冯启从刚才开始,却是浑身一震。

    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龙天昱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刚才,是谁要欺负我夫人?”

    他的眸子一扫,冯家父子连带着那个内侍,觉得一股子凉风,从脖子后面窜起。

    那是被死神盯上的滋味,今日,他们的命都掌握在这人的手上!

    “太子殿下真会说笑,宫家主是您未来的太子妃,我们敬重还来不及,怎么敢欺负呢?”

    内侍瞬间变了眼里,但嘴角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僵硬。

    林梦雅一直没放松警惕。

    她怎么觉得,从昱出现的那一刻起,不管是内侍还是冯启,都跟见了鬼似的?

    很显然,今日这一场,他们是做梦也没想到,龙天昱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看来,这其中定有什么古怪!

    “不敢,就最好。”

    他丝毫不给这些人的脸面,而且在他出现之后,冯启跟内侍也知道,今日这一遭,怕是难以实现他们的企图了。

    那内侍官是个狡猾的人,当场就笑着说道:“都是误会一场,还望宫家主宽宏大量。殿下,咱家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

    冯启偷偷的瞪了一眼内侍,很显然地方这种见势不好就要开溜的行为,很是不够义气。

    但龙天昱的手下,却挡住了他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