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二千零七十九章 惊人发现
    不过,让龙天昱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尽管外面的声音清晰可闻,但林梦雅眼中清明,没有半分迟滞。

    她侧耳细听,一会儿,也听出了几分门道。

    “你曾经遇到过?”

    龙天昱微微点头。

    “当时我带着人清剿一路匪徒,在一处山谷内遇到过如此异响。当时我只是以为是谷中的风声,直到大部分的人手都中了招,方才醒悟过来。”

    声音,总是最容易让人忽视,却又能够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系统内,一直在录音分析的小药,也反馈出了结果。

    “这段音频有辅助催眠的作用,我想,他应该是通过这样的声音,控制住整个镇子里的人。”

    这倒是很有可能。

    越是润物无声的影响,其实起到的作用就越大。

    这些年来,镇子里的人的记忆,只怕早就七零八落。

    “一个镜像的小镇,全体被催眠的居民。你说这幕后之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一点,她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答案。

    龙天昱见她不受影响,反而微微有些吃惊。

    “也许,是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吧。雅儿,你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

    见他好像很想知道答案,林梦雅笑着说道:“嗯,你知道我的脑袋与其他人的不同。一般这样的暗示,很难影响到我。有小药替我守着,基本上只要不是遇到生命垂危的状况,我都能够保持头脑清醒。”

    龙天昱听她说,也似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

    “倒是你,怎么也对你没反应?”

    那人摸了摸她的头,轻轻松松的说道:“我武功高,内力深厚,自然不怕。”

    呵呵,武功高好了不起哦!

    林梦雅瞥了他一眼,怎么之前没觉得,这货脸皮那么厚?

    外面的声音,持续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

    好在只是起辅助的作用,哪怕是正常人听了,也只会有些昏昏欲睡,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别看作用不大,但此时正是敌人可以趁虚而入的最佳时机。

    两人迅速的吃完了烤红薯后,回到了之前柳伯家的院子。

    林梦雅拿出一枚小小的骨笛,放在唇边,用力吹响。

    “吱”

    略有些刺耳的声音响彻夜空。

    瞬间,那些被声音影响得浑浑噩噩的人,如梦初醒。

    “我,我刚才是怎么了?”

    不少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最为清晰的记忆,还停留在寻找证据,好去救治亲朋好友。

    却是一晃神,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却是觉得仿佛是蒙上了一层阴影,怎么也想不起来。

    林梦雅立刻安抚众人,告诉他们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好在她的话,大家还是比较相信的,因此才没有引起什么恐慌。

    此时,龙天昱也招来了守在外面的暗卫。

    从他们的口中得知,刚才他们在外面,并没有听到任何特别的声音,也没有觉得任何异常之处。

    难道这种声音,只会在这个镇子里出现么?

    她想了想,出去绕了一圈。

    但她才刚刚踏出镇子,就看到外面晨光熹微,回头,却是一片黑暗。

    一脚黎明,一脚深夜。

    这样的奇观,也是她生平仅见。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是新的柳河镇了。”

    旁边,龙天昱也前后看了看,明白了她话中含义。

    “的确。能找到这样的地方,也怪不得他们能够控制镇子里的人了。”

    周围的地势,造成了这个新的柳河镇,是个完全封闭的小小凹地。

    所以,那些声音只能在这里出现。

    再加上有困阵的存在,导致这里,成为了类似于桃花源的闭塞村落。

    这里的人又不记得许多常识性的东西,常年累月的机械重复的日子,麻木了他们所有的感官。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如果她没有来这里,只怕再过个三五十年,不,或许是等到那幕后之人不再有闲心“饲养”的时候,这里,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成为一座真正的空镇。

    她摸了摸自己的双肩,稍稍抵抗一下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寒意。

    这是一场异常残酷的实验。

    他们在认为的干预控制下,忘却时间、情感、回忆,甚至于自我。

    但是,当一个人没有了这一切的时候,不过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生与死,已经没有了分别。

    她不由得,想起了仙城,在对待陆地上之人的态度。

    一样的灭绝人性,一样的漠视生命该有的尊严。

    “走吧,我们回去看看情况怎么样了。”

    她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些复杂的情绪。

    虽然她能以最大的限度,去控制自己的一举一动,但对于龙天昱来说,他还是可以在第一时间内觉察到。

    大手,悄然的握住了她的手。

    十指交缠,密不可分,紧紧相依。

    她深吸了一口气。

    在感受到他的热度与支持后,更加用力的回握。

    “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这一次,我没有草木皆兵。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我不会武断的把这里,归到仙城的头上。毕竟,老是给人家扣锅也不好。”

    他点点头,但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她。

    在确定她真的没有被扰乱心绪后,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心里,既觉得骄傲,又觉得有些惋惜。

    她成长的速度太快了,也许过不了多久,她就能完全丰满自己的羽翼。

    虽不能再为她遮挡风雨,但能比翼双飞,倒也不错。

    两个自我调节能力都十分强悍的人,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此时,新柳河镇的黎明,姗姗来迟。

    “我、我怎么睡在这啊?”

    随着第一缕阳光的到来,这里的人,也渐渐苏醒过来。

    柳伯甩了甩有些酸疼的脖子,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躺在院子里。

    “柳伯,您还记得我么?”

    林梦雅上前,柔声问道。

    柳伯指了指她,半晌才说道:“当然记得,你不是昨天早上来我家落脚的那个姑娘么?”

    见他还记得,林梦雅也就放心了。

    看来,事情果然如同她猜想的一样。

    每次货郎的到来,不仅仅是带来了他们生活的必需品,还会对他们的记忆做手脚。

    这样做,不仅仅会让人思维混乱,而且,搞不好还会对人脑也会有创伤。

    她细声细语的,把目前的情况,简化了一些,说给了对方听。

    柳伯木愣愣的看着她,嘴巴几乎要合不上。

    “姑娘,你是说,我、我们被人关了二十多年?这、这怎么可能呢?我记得前阵子,我还去了我兄弟家喝了他家孩子的满月酒,这怎么,就过了二十年呢?”

    知道他不会相信,她也没强迫,转而问道:“那您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么?”

    “我当然记得。是差不多半个月前不对,好像是一个半月前,也不对,到底是哪天来的?”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

    没有人会去随便的怀疑自己的记忆,所以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柳伯他们,会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来捋顺自己的记忆。

    但那些被人干预的,所以刻意被遗忘的记忆,却不一定能找得回来。

    而这,就是他们清醒的代价。

    没有了催眠,这些人自然会感觉到一些不同。

    比如说他们会比之前好奇得多。

    林梦雅一行人不少,再加上明显又是外乡人,所以那些居民们,都聚在了门外看他们。

    那些倒下的同伴们,也在太阳出来后,准时的清醒了过来。

    看来,清醒的指令,就是阳光了。

    这一次,林梦雅可算是大开眼界。

    谁又能想到,日月星辰、风雨之声,还能被人利用,成为害人的工具呢?

    只能说,这幕后之人,极为厉害。

    她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虽然那些人的目的不可预测,但这一切,都是开始于百里家的胁迫。

    想来想去,她还是告诉众人,柳河镇的事情,如果有人问起,最好也不要透露出任何一个字。

    如果这里是百里家做的,那他们如此苦心经营,却被他们给破了阵,那岂不是等于火上浇油?

    至少现在,还不宜太过刺激那群疯狗。

    她正给大家做检查的时候,柳婶却抱着一个小包袱,红着双眼跑了过来。

    “姑娘!”

    林梦雅回头,看到是柳婶。

    “我家老头子都跟我说了,他不怎么信,可我是信的!”

    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柳婶,您是怎么知道的?”

    后者摸了摸眼泪,语气里却带着深深的懊悔。

    “当娘的,怎么能忘了自己的孩子呢?”

    她颤抖着双手,解开了那个已经褪色的小包袱。

    “每次,我都觉得闺女已经回来看过我了。但我也时常纳闷,怎么总觉得闺女很久没回家。今日我才明白,我那心头的肉,不知去了多久。是我这当娘的糊涂哇,居然一直被蒙在了鼓里。姑娘,我想请你帮我个忙,替我找一找我的闺女,行么?”

    都是当娘的,这要求,她实在是难以拒绝。

    看着她点头,柳婶的眼泪涌出,哭得悲切。

    “您先别哭了,您可以好好回想一下,您闺女去的殷家,到底是在哪里么?”

    柳婶胡乱的擦了一把眼泪,颤颤巍巍的从包袱里头,取出一样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