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二千一百一十七章 耳畔私语
    见阮莹把她的话听进去了,林梦雅也让她去好好想一想。

    阮莹垂下头,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多谢你门主,要不是你提醒我,恐怕我会每天被自家耳边的声音烦死。”

    林梦雅心头微微一动,不动声色的问道:“哦?是什么声音,竟如此神奇?”

    阮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伏在她耳边,悄声道:“大概是我的心声吧,只是有点奇怪,它一直在告诉我,其实我跟你是一样的,甚至我还年轻,资质比你好,可以超过你。”

    小丫头是顶着一张大红脸说完这些的,最后,她还是十分诚恳的说道:“但是我渐渐发现,这些都是我用来自我安慰的话。不管哪一点,我都比不过你。可是哪怕是我样样比你好,他也不见得会喜欢我。毕竟,你我是不同的人。”

    这话,倒是让林梦雅对她刮目相看。

    这世上能活明白的人可不多,没想到这小姑娘,居然能看得如此通透。

    将来,必定不是池中之物。

    她有意培养,所以又多跟她说了几句话,这才让人离开。

    旁边,白苏跟采茹也都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以后,必定会对那姑娘多家留意。

    “不过,小姐当真觉得这姑娘可堪大任么?”

    白苏只当她是在意那个姑娘,但林梦雅在意的却是其他事。

    “能不能成大事,就要看她自己以后的选择了。不过有件事,我倒是现在就想知道。”

    她看向两人,表情有些严肃。

    “你们在船上的时候,可曾听过耳边有类似于窃窃私语的声音么?”

    白苏立刻摇头,倒是采茹,迟疑了一下。

    “主子,我曾经有过。”

    林梦雅立刻看向她,问道:“是什么时候?内容是什么?”

    “我记得就是那次我保护阮莹被砍伤的时候,当时有个声音在我耳边问我为何要拼命去保护一个无用之人,还说您根本就不在乎我的生死,总之都是一些挑拨离间的话。当时我还以为,是对方的奸计呢。”

    “那之后呢?”

    “之后就没有再听到了,主子,有什么不妥之处么?”

    按照阮莹的说法,她是在那声音的怂恿下,渐渐针对她的

    但因为阮莹本身就很清楚这件事是错的,所以那声音也就失去了作用。

    如此一来,是不是能说明,其实声音,只是一种引诱的手段?

    若是当时采茹有一些这样的想法,那么正好可以顺从这个声音的诱惑,渐渐与她离心。

    只不过她跟白苏一样坚定,所以根本不受这声音的影响。

    “那你还记得,你受伤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采茹低下头,认认真真的回想。

    “特别的倒是没什么,就是当时我觉得眼前有些恍惚。不过那是短短一瞬而已,我以为是自己受伤的缘故。”

    的确,这算是一种异常之处。

    但林梦雅还是不能确定,这声音为何会出现。

    倒是采茹,面带几分忧虑。

    “主子,我还是跟老大说一声,最近暂时调离您的身边吧。万一哪天有什么异变,我对您不利可怎么办?”

    闻言,林梦雅倒是摆了摆

    手,不甚在意的样子。

    “不用担心,你的心智可比阮莹坚定多了。就连她都能轻易摆脱的事情,何况是你了。”

    采茹也渐渐打消了疑虑。

    她是对主子绝对忠诚的,这一点,任何人都不用怀疑。

    由阮莹的事情在,林梦雅不得不想得更多一点。

    她找到了师叔,询问他在宋达死之前,是不是也有类似于这样的怪事发生。

    “说起来,宋达死之前,有几日都在自言自语。我当时也是觉得奇怪,所以才调查他。小侄女,你又找到什么线索了?”

    林梦雅想了想,把在阮莹跟采茹身上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师叔。

    后者的脸色,也渐渐的沉了下来。

    但林梦雅却敏锐的感觉到,师叔似乎没那么震惊。

    难道,师叔之前就知道什么线索?

    吴恙却没说话,只是嘱咐道:“此时非同小可,你跟你身边的人多留意些。对了,过几日等到这里的事情了解了,我先回家一趟。”

    很明显,师叔有事瞒着她。

    林梦雅点点头,没询问任何事。

    谁都有秘密,如果师叔觉得可以说的话,那么早晚有一天,她会知道。

    阮莹的事情,不过是个小小的插曲。

    她目前面临的困境,可着实不小。

    首当其冲的,便是毒门的归属问题。

    虽然她在客栈内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但那边,却未必肯屈服。

    果然,第二日的傍晚,她就又收到了一封信。

    这信上的言词态度还算是温和,但内容,却让林梦雅连连冷笑。

    “知道争不过我,所以就准备打苦情牌了么?”

    明里暗里的,无非是希望她能“回头是岸”。

    在列举了一些毒门的老规矩老例子之后,所有的中心思想,不过就是为了让她退位让贤。

    而且那语气,就好像是如果她不答应的话,就成了毒门的罪人。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哪里来的厚脸皮,这样的事,也能推到她的身上来。

    “主子,要不别跟他们废话。”

    白苏的眼中杀意涌现。

    林梦雅看了看自家冰山小美人,哎呀呀,她从前到底有多残暴,怎么手下的人,一个比一个彪悍?

    旁边,采茹笑了笑,说道:“动手多难看,要我说,直接把他们扔到山里了,好生吓唬他们几次,先让他们章张记性再说。”

    这倒是个好主意。

    “白苏,以后咱们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要知道,人死是最简单的,活着才不容易呢。”

    后者显然没有林梦雅跟采茹的心眼子,不过主要意思还是明白的。

    当下点点头说道:“主子放心,以后,我会尽量先砍断他们的四肢,然后再杀。”

    林梦雅的笑容有点心虚。

    好吧,以后她真的稍稍注意一下言行了。

    说干就干,一连好几日,不管对方怎么给她写信,她都当没看到。

    甚至于到了后来,送信的连大门都进不去,可着实气坏了毒门的那些长老。

    奈何比赛的马上就要到了

    ,他们,也得好好准备一番才行。

    反观林梦雅这边,装备就齐全多了。

    “这次进山,凡事一定要小心,不管遇到什么危险,安全是最重要的。”

    老师亲自给她备上了不少的驱虫药。

    虽然她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药,但一来她不能暴露,二来老师也觉得还是带上一些比较保险。

    “您放心。要是他们敢对我不利,我就把您给我准备的都用上,看看他们还敢不敢造次。”

    林梦雅笑眯眯的说道。

    这次老师可是下了血本,给她准备的毒药,有迷烟,有粉末,还有其他完全可以当做暗器来用的稀奇玩意儿。

    这下子,她几乎是可以称霸整个烟霞山了。

    但人嘛,还是要低调一点,免得成为众矢之的。

    “知道就好,不过,要是他们敢对你下手,你什么都不用顾忌,知道么?”

    老师的一句话,暖了她的心房。

    拉着老师的手撒娇。

    说实话,尽管父亲对她也是真心疼爱,千依百顺。

    但那种被父亲耐心呵护的感觉,她是老师的身上获得的。

    “您一个人在这里,凡是也要多加小心,千万千万,要平平安安的等我回来。”

    她抱着老师,一字一句的嘱咐。

    百里睿有些舍不得的拍了拍自家小丫头的头。

    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想要跟雅儿一起进山,至少在危险来临之前,他还能为她阻挡一些,给她逃生的机会。

    “那是当然,不过你进山,我要担心的怕是其他人。”

    尽管知道老师是口是心非,可林梦雅还是装作不高兴的朝着老师做了个鬼脸。

    “我这般楚楚可怜的柔弱女子,哪堪得风霜雨打?”

    老师却很嫌弃的白了她一眼。

    “你哪里可怜了?我这个老头子才可怜好不好?你看看你身上,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只怕啊,以后你连我的棺材本都得用完了。”

    林梦雅冷哼一声,道:“且不是您好几十年都用不着那玩意,我可知道您的家底,丰厚着呢。怎么留着给儿子娶媳妇,还是发展第二春啊?”

    百里睿佯装要打她,却被她一下子闪了过去。

    “好个没良心的丫头!我那些老底给他做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想要就去赚。我是留给我小外孙的,你是不知道,我家宁儿的资质,比你这个庸才好太多。”

    林梦雅有点吃儿子的醋。

    但老师一提起宁儿,就开始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

    平心而论,宁儿的确是个毒医的绝顶天才。

    他可以毫无顾忌的使用研究任何毒药,但完全不会有中毒的风险。

    而且随着他年龄的增长,这种能力会变得越来越强。

    至少现在,用老师的说话,凡是市面上流通的毒药,对宁儿一旦作用都没有。

    所以,她跟老师更把这件事瞒得死死的。

    一旦公开,只怕天下人,都会为了他而疯狂。

    两人斗嘴了好一阵子之后,白苏前来寻她了。

    “主子,外面有裁决会的人来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