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二千二百零八章 嚣张至极
    但现在她既然已经被牵连进来,那就由不得她了。

    “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做?”

    现在她心里已经一点也不慌,并且因为她属于局中人的身份,也许还能跟昱里应外合,让事情进展的更加顺利。

    龙天昱也不瞒她,压低了声音说道:“那个杨老板就是圣殿高层安排进来,负责挑拨离间,让他们自行残杀的棋子。”

    怪不得,她总觉得那个杨老板出现的时机未免太过巧合,而且不管是什么事,都似乎少不了他的参与。

    “所以我跟顾城商量好了,下一步就是让杨老板入局。”

    她想了想,立刻反应了过来。

    “你的意思是以其人之道反之其人之身?”

    龙天昱点点头,说道:“一直以来他们的真实目的都隐藏的非常好,那些人只怕是到死都想不到,他们到底是中了谁的毒手。所以这次,我也要让那幕后之人尝到被幽灵盯上的滋味。”

    看着自家男人眼中露出的丝丝寒意,她禁不住有些好奇。

    “虽然这事的确可恶,但……”

    “顾城跟我都怀疑,这幕后之人就是囚禁师父的那个人,所以我们这么做也是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最好让他自乱阵脚。”

    如此,她才算是彻底的明白了。

    既然能帮上自家人,这种事情她当然责无旁贷。

    “这么做的确不错,最好是在继任大典开始之前有所行动。我猜想他既然想要对付你,那所要准备的定然不少,如果我们现在给他们百上加急,打乱他们的部署的话,我们救出师父的行动成功率才会更高。”

    龙天昱就知道,自家的夫人不仅聪明绝顶,而且善谋略。

    所以一些事情,他也愿意跟对方商议。

    如果说贤内助只会起查遗补漏的作用,那么他们家的就是一根“顶梁柱”。

    他毫不怀疑,如果真的有自己倒下去的那一天,那么他可以放心的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给自家夫人。

    他们之中的任何一方从来就不是菟丝花,而是两颗相伴相依的夫妻树。

    解除了心中疑惑的林梦雅,连觉也睡得踏实了些。

    两人就在这间不算宽敞的屋子里相拥而眠,如同过去的那些个日日夜夜,温暖且安全。

    第二日天将将亮,外面就传来了采茹的敲门声。

    “小姐,杨老板派人请您过去议事。”

    听到这话,林梦雅跟龙天昱瞬间清醒。两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几分诧异。

    按说她之前如此落对方的面子,杨老板不说将她除之后快,但至少也不会如此的轻描淡写,还有那个闲情逸致邀她去议事。

    或许这就是杨老板的打击报复?

    两人对视了一眼,龙天昱朝着她轻轻点头。

    也是有她家男人在,她还怕什么杨老板?

    “让杨老板稍等片刻,我这就来。”

    这话说的底气十足,要多狂妄有多狂妄,外面跟采茹站在一起的小童,也忍不住变了脸色。

    要知道经过昨晚的警告,还能这么横的她也是头一个了。

    待她梳洗完毕,就被小童带到了客舍的大堂。

    今天的气氛可跟昨晚不同,杨老板坐在最中间,蔡九虎这个蛮横不讲理的人居然肯坐在杨老板的下首。

    看来昨天晚上受到“特殊照顾”的,也不是她独一份。

    蔡九虎倒是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只不过牛不喝水强摁头,瞧他一脸的郁色,肯定昨晚也没少发脾气。

    也难怪如果被杨老板断了粮,像是他们这样的人,肯定没机会从外面获得给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一屋子的人都看上向了她,奈何这些对于她来说都是小场面。

    无视了所有人的视线,她自顾自的坐在杨老板的对面。

    “早啊杨老板。”

    对面的人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只不过看到她这般轻松还是忍不住开口试探道:“白老板早,不知昨晚白老板过得如何?”

    一听这话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有几个脸色不好的揉了揉干瘪的肚皮。

    他们都是之前不肯归顺于杨老板的,谁曾想被饿了一个晚上之后也就想通了。

    现在这样的情况,有奶就是娘。

    不跟着杨老板,难道他们还要被饿死不成吗?

    现在他们倒是觉得,那些死去的同伴,至少还不用被如此折腾。

    可不管是冲出去还是自裁,他们都没有这个胆量,因此只能苟延残喘,屈服在杨老板的威胁之下。

    她挑了挑眼皮,笑得一派轻松。

    “这又不是自己家,在外面到处都要凑合。”

    说着她还揉了揉自己的腹部,打了一个小饱嗝。

    “就是昨晚吃的太好,到现在还不消化。”

    一屋子的人都听傻了。

    要知道哪怕是杨老板这边也只能保持最基本的温饱,更别提吃好吃撑了

    但很快大家就反应了过来,这是白老板在嘴硬呢!

    “口是心非可不是什么好事,白老板,你一介女流之辈本就无根无凭。依我看,你不如跟了我家杨老板也好不饿肚子。”

    赵思满眼中带着几分不怀好意,说出来的话也脏得不能入耳。

    周围几个大老粗也都跟着“嘿嘿”笑了起来,显然调戏这俩个女子成为了他们为数不多的娱乐。

    但还没等他们得意多久,采茹踹了一条板凳过去,砸向了他们几个。

    只听到瞬间大堂鸡飞狗跳,赵思满几个人哪里是她的对手,立刻被砸的嗷嗷直叫。

    林梦雅瞥了那边一眼,“杨老板,养狗也得看看品种。都说会咬人的狗不叫,这只会叫的狗,怕也不是什么好狗。有那点余粮还不如节省下来,让你活的时间更长一些。”

    她简直嚣张的令人咬牙切齿。

    饶是以杨老板的定力,也忍不住变了脸色。

    “看来即便是没有我的协助,白老板也能活的下来。”

    她微微一笑,眼角眉梢尽是挑衅。

    “哎呀呀怎么说呢,我这人别的长处没有,就是一点,命硬。”

    她看了杨老板一

    眼,视线转了个圈。

    “所以呀,命数不如我的就别学着人家以卵击石。”

    这话明显是对他的警告,周围那几个蠢蠢欲动的也不敢轻举妄动,值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他,最后一起看向了杨老板。

    杨老板在心中暗骂这几个怂货,不过就是个会武功的女人而已,竟然轻易就把他们唬住了。

    但现在还不是除去他们的时候,既然这个女人要当一个刺头,那他就拿她开刀。

    “白老板果然不输男子之勇,其实杨某请你过来并非是存心为难,而是想要跟大家共同商议对策。”

    杨老板一脸的严肃,话说的也是颇为义正言辞。

    “今日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路就是杀出去,跟他们拼的你死我活!”

    所有人都沉默了,如果说几天前他们还一心盼着这事结束,那么现在他们更多的是绝望,深深的绝望。

    他们早就看透了治安官的心狠手辣,那一日被打成重伤的同伴在后半夜就被人生生的拖出了客舍。

    想来肯定是凶多吉少,说不准现在已经在哪个乱葬岗上被野狗啃食。

    反抗,那不就是死得更快些吗?

    杨老板看到大家没有做声,心里就知道他们已经做出了选择。

    他不动声色的说道:“这第二条嘛,就是按照治安官的话找出杀人的凶徒。毕竟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是不会对我们动手的,如果我们找到了凶手,他就必须得放我们走,否则我们就算是他杀的。”

    杨老板说完众人眼前一亮,立刻生出了对生的渴望。

    林梦雅没有拆穿他的谎言,实际上按照原本的计划,是要煽动这些人内斗,然后找到机会暗算杨老板。

    可这么做难免会留下什么证据,现在有了她在,这一步就可以更加完善。

    果然众人听到杨老板的提议,马上就动了心思。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赵思满,则是恶狠狠的看向了她们主仆二人。

    “东家说的对,只是有人能无声无息的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杀了人,那肯定是个武功高手。”

    他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采茹,显然是想要暗示众人,她就是真凶。

    但林梦雅哪里会让他在其中搬弄是非,“看好你那双狗眼,要是再敢乱瞧,我就给你挖出来!怎么着?会武功的就是凶手,那你是怎么苟延残喘至今的,难不成咱们还是同伙吗?”

    眼瞧着她要拉自己下水,赵思满立刻否认。

    “谁跟你是同伙!我告诉你,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之前不知道谁说我是凶手,还绑了我一夜!现在又要把罪名扣在我的人头上,难不成你是觉得我们好欺负吗?”

    说着两人就要打起来似的互不相让,此时的杨老板有些不悦。

    他警告的瞪了赵思满一眼,语气不是很好的说道:“叫你们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吵架的。二位若是想要在口头上分个高低,那不如出去吵。”

    自己的主子发话了,赵思满自然不敢过分。

    只可惜林梦雅却不给他这个面子,“我可是付了房租的,即便是你盘下来这个店面,你也没权利赶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