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 见到殿主
    龙天昱觉得不太可能。

    最近,刚才雅儿几乎摸遍了整块门板,而且他相信以雅儿的实力绝不可能会弄错。

    况且除了这一处之外,整块门板几乎毫无破绽。

    他偏偏不信邪,用尽全力使劲往上提,但还是徒劳无功。

    “该死的!”

    他在心头咒骂一声,拳头不受控制的捶向了下面的门板。

    就在此时只听咔嚓一声,随后龙天昱就立刻抱着她往后滚了一圈。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她忍不住低声问道。

    然后,她就看到她家汉子一脸的古怪。

    随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只看到刚才还严丝合缝的大门,现在竟然翘了起来。

    没错,就是翘了起来。

    就像是一个翻板,只不过是上下翻的。

    喵喵喵?确定不是在逗她?

    大门这么安,是给人进出的吗?

    相比于她的一脸懵,她家汉子显然更气。

    既然是上下翻板的门,那他刚才是在干嘛,是在累傻小子吗?

    顿时龙天昱整个人都不好了,幸好周围没有手下跟着,不然他的一世英名就彻底翻了。

    “我们快进去吧,巡逻队一会就该来了。”

    她用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用密码轻轻的安抚着对方。

    好在龙天昱是一个自制力十分强大,且情绪很少失控的人。

    上面的门板翻下来正好可以让一个人通过,本来他是想着先让雅儿进去自己垫后。

    但林梦雅又怕这门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机关,他们这次打开只是误打误撞,于是坚持非得让他跟着一起,两人一同滑入。

    不得不说在机关这方面,她的确是点满了天赋技能点。

    现在两人刚刚滑入进去,门板再次翻下来的时候,又传来了那一声脆响。

    然后两人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推门,就又推不动了。

    她就说吧,这门绝不会那么简单。

    不过既然能进来,他们就能出去。

    两人并没有在门板的问题上浪费太多的时间,而是朝着里面走去。

    这里没有任何巡逻队的动静,想来也是,做了那样的布置,连门都是机关门,而且最重要的是,在副殿主那一伙人的认知里,殿主已经被圣巫族大长老控制住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殿主就变成了他们的人,自然是不需要多加防范的。

    里面有一张简陋的石床,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在确定那里没有什么机关,绝对安全后林梦雅就想着去救殿主。

    “师父、师父你醒醒!”

    他把自己随身携带的药,灌入了殿主师父的嘴里。

    终于殿主慢慢的清醒过来,只不过还是一脸的呆滞,在看清楚两人的面容还是维持着之前的样子。

    “殿主师父,是我们呀!”

    她赶紧向

    殿主师父比了一个,后者这才清醒过来,不再假装。

    只不过显得有些激动,抓着他的手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冒险?副殿主他们早就已经布下了陷阱,就等着你们来呢。对了,昱儿呢,他没来吧?”

    “师父,我在这里。”

    龙天昱才刚刚说完,就得到了师父的一记暴栗。

    “你这孩子胆子怎么这么大?还把雅儿也带了过来,你可知道,她又不会武功,这样做难道不是将她置于险地吗?人家姑娘嫁给了你,可没说是陪你来闯龙潭虎穴的,你、你简直气死我了!”

    刚才对她还是一副和风细雨的样子,现在一脸担忧的老父亲转眼就变成了恨铁不成钢的严师。

    这差距,就算是汗血宝马也赶不上。

    最后还是林梦雅看不过自家汉子被怼,立刻开口将殿主师父的一腔怒火拦截了下来。

    “师父、师父不怪他,是我自己主动要求的。再说,你老人家对我们恩重如山,如今你有了困境,我们怎能不来呢?而且对于昱来说,您就是他的父亲。如果自己的父亲有了危难,他都不管不顾的话,那这样的男人我不要也罢!”

    看着这小两口互相迁就亲亲热热,殿主的心里也是深感安慰。

    “好好好,是我太急躁了些,我也是担心你们年纪轻轻会上了那些人的当。”

    林梦雅立刻顺毛。

    “哪里,是因为您担心我们,所以才会这么着急。对了,殿主师父,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那个副殿主,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提起这件事,殿主师父就忍不住一阵后悔。

    “这都是因为我一时心软的缘故。孩子,你们趁着他们还不知道你们的行踪,赶紧走吧,我这把老骨头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龙天昱却抓住了自家师父的胳膊,“要走一起走,我不能把你扔在这里。”

    “唉,好孩子,我知道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但是我不能离开这里,我已经守了这里快一辈子了,绝对不能看着它断送在那些狼子野心之人的手上。”

    对于殿主师父来说,圣殿既是他的家也是他一辈子为之奋斗的目标。

    所以他就算是拼尽了自己的权力,也会跟这些破坏自己家园的人斗到底。

    这是每个人的选择,就算是今日,她跟龙天昱强行把殿主师父带走,相信他也会想办法再度回到这里。

    “师父,我可以帮你。”

    但龙天昱的话音刚落,殿主师父就急切的说道:“不成!他们之所以把我扣在这里,就是为了引你过来,你快走、快走啊!”

    两人要是杠起来一个比一个倔,一个说什么不肯走,一个说什么也要把他带走。

    留下她一个无辜的人,真的好悲桑。

    她等怎么办,总不能打昏其中一个拖走吧。

    “停停停,你们俩这是干嘛呢?昱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制造矛盾的。”

    她转向师父继续苦口婆心的说道:“师父你也知道他的这个脾气,你要是不走的话,除非是把他打晕了扛走,否则他肯定是要坚持救您出去的。要不您就把实情跟我们说一说,三个人至少还有个商量,如果实在不行,那我再把他打晕了拖出去。

    ”

    龙天昱无端端的觉得后脑泛起一阵阵疼痛,就连殿主师父也是考虑了几分钟就答应了她。

    怎么说呢?自家的这个小徒媳,自带一种“她说的都是真话,不相信会死得很惨”的气场。

    所以为了自家徒弟不被打成傻子,他就只能先把这里的情况说一遍。

    “那位副殿主其实是我的师兄。”

    传闻跟事实还是有很大的出入的。

    譬如说这个殿主师父的师兄,其实身体里装的应该是上一任老殿主的意识。

    譬如说,殿主师父的师父,其实并不是上一任的老殿主,而是上一任老殿主的师弟。

    “当初那个小人看中的其实是我师父的身体,只不过因为我师父的年岁稍稍大了些,而且辈分又差着,所以他才收了一个徒弟,也就是我那位师兄。”

    师父肯定了她之前的猜测,果然那些殿主的传承都是阴谋。

    “只不过那个小人下手之前,我这位师兄察觉到了什么,所以连夜逃出了圣殿。只不过,因为圣殿的守备森严,再加上那老家伙想要时时刻刻的盯住自己年轻的身体,所以这位师兄的这次出逃并没有成功,而是被那个老家伙秘密的抓了回去。因为我那位师兄也不是个软柿子,再加上他之前多有提防,所以两人其实是两败俱伤。等到我跟我师父找到他们的时候,那个老家伙已经死去多时,而那位师兄则是深受重伤。连我师父都没想到,那老家伙心机深沉,居然装成了师兄的样子,但由于他的身体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所以不得不放弃继承圣殿殿主的位置。也因此我让他秘密的养在了圣殿内,还给了他副殿主的身份,谁知道那老家伙养精蓄锐多时候,居然想要卷土重来!”

    居然是这么大泼狗血的内幕,林梦雅简直觉得自己就跟看了一场伦理剧似的。

    “那老不死的,他当初盯上了我师父现在又要来盯我的徒弟!哼,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殿主师父被气的不轻。

    也是的,不管是上一辈还是下一辈居然都被别人盯上,差一点就成了别人的口中餐。

    受害者家属还得当两次,那老家伙实在是太过分了些!

    “不过他居然盯上我家龙天昱?难道说他转移意识的宿主是可以随机选择的吗?”

    那这可就厉害了。

    等到一个身体动不了的时候,只需要更换一个身体就能保证自己世世代代的存活下去。

    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这么说的话,岂不是有很多人都是新瓶装旧酒?

    不过殿主师父却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

    “这件事其实也是我师父临死之前告诉我的,到现在我也觉得匪夷所思,如果一个人真的能随意就进入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那他岂不是可以永远的活下去?不过你看之前那些疑似换过身体的殿主,下场都不是很好。而且我师父说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其实到了最后都是神志不清,疯癫而死,所以我觉得这应该不是没有代价。”

    林梦雅也陷入了沉思当中。

    她回想起之前到现在所遇到的疑似被换了意识的人,可以这么说,基本上没有一个是特别完美的。

    不过这也不能证明,这种方法就是错的,如果没有看到胜利的曙光,这件事情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狂热的追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