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 说服殿主
    不过这次副殿主看起来却是胸有成竹,而且她感觉副殿主知道的东西,应当比她知道的要多些。

    除了好奇之外,她更多的是对这种意识转移的疑惑。

    要知道哪怕是现代科技,也暂时无法做到意识转移,更何况像是这种一代传一代,最后变成老妖怪的转移技术,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不过她也没有武断的就此认为这东西就是骗人的,毕竟这个世界跟她之前所有的认知有些不同,有些东西绝对不可以用常理来判断。

    林梦雅想想,还是决定先把话题转移到这次的继位庆典上来。

    “殿主师父,您知道副殿主的计划是什么吗?还有他为何要让圣巫族的人控制住您?”

    关于这个殿主师父知道的并不多。

    “他始终还是防备着我,不过他留着我应该是想要名正言顺的继承殿主的位置,毕竟他一直以为是我抢走了他殿主的位置。”

    提到这些陈年旧事,殿主师父的脸颊露出了一丝丝苦涩。

    毕竟师兄弟反目成仇,甚至还背地里插刀的行为,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龙天昱却在此时沉声说道:“我相信师父。”

    虽然在他的记忆里,师父所留存下来的东西并不多,但他的感觉是不会骗人的。

    殿主师父笑中含泪,深感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让我失望。”

    但敏锐的林梦雅从殿主师父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其他的意味来。

    “殿主师父除了昱之外,您的那些徒弟呢?”

    在某些方面来说,林梦雅的感觉准的可怕。

    殿主师父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垮了下来,他看似想要用漫不经心的态度,但眼中的失望却出卖了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不怪他们。”

    看来她猜测的的确没错。

    以殿主师父的警觉与能力,副殿主即便是潜伏多年也不敢动手。

    但如今殿主师父却毫无反抗的能力,只能说明副殿主是捏住了殿主师父的软肋,或者是有他亲近的人背叛了他。

    现在看来应该是他的某一个徒弟了。

    怒火点亮了龙天昱的黑眸。

    “是谁?”

    他生平最恨背叛,而且师父对待每一个徒弟都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这次出卖师父就等于直接葬送了师父的性命。

    这根本不是情非得已,而是早有预谋。

    见到自己的徒弟如此的激动,殿主师父并没有将此人告知他们,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除了你们彼此之外,你不要轻易的相信任何人。圣殿能在一夕之间被颠覆,看来他们筹谋多时了。我如何都不要紧,重要的是你们的平安。”

    龙天昱的黑瞳内,寒光烁烁。

    他并没有追问师父,那个叛徒的下落。

    看样子,从此以后师父也不会在对那个人顾及到什么师徒之意。

    这是师父的仇,自然要由他自己来报。

    当下缓了缓心神,将自己想跟雅儿在仪式上将师父偷偷运出去的计划说了一遍。

    虽然师父一再强调一定要以他们两个的安全为主,必

    要的时候可以将他扔在这里,两人去逃生。

    但林梦雅跟龙天昱都没有答应,尤其是林梦雅,还甩出了自家的终极武器。

    “殿主师父,我们两个的孩子,还等着叫你师祖父呢!你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聪明的很,也因此十分的顽劣,家里的那些武师父被他们…。都是练武的好材料,就是怕打不牢基础以后就糟了。”

    对于老人们来说,萌娃是谁也无法抗拒的强力武器。

    尤其是他这个当娘的,喜欢随身都携带着两个宝宝的小相。

    这是四哥哥亲手所画,跟那些基本看不出原来相貌的画像不同,四哥哥是按照她的要求,把两个宝宝的可爱之处都描绘了出来。

    墨言宝宝的是他骑在小马上,圆滚滚小身子十分的利落。

    尤其是那两条又粗又长又黑的剑眉,虽然还只是雏形而已,但他微微挑起的时候,已经有了祸水误国的资质。

    英气的枣红色骑马装,把墨言宝宝衬托的更是一个粉雕玉琢,让人看到就想要拜倒在他肉乎乎的小短腿之下。

    而宁儿宝宝,则是抱着一只小黑猫,安安静静的坐在窗子旁。

    粉嘟嘟的小脸蛋综合着他们两个人所有的优点,比起他哥哥的倾国倾城,更多了几分幽然的冷意。

    可是当他抱着小猫咪乖巧的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却又忍不住激起所有人的怜惜之心。

    一个妖孽系,一个治愈系,光是每天看着她都忍不住羡慕自己,真是个人生赢家!

    殿主师父其实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两个孩子,只不过之前他让龙天昱早早的将画像传了过来。

    可那些画师所画的,却只是形似而已,哪里有亲娘跟亲娘舅画的这般传神。

    当下忍不住接过来不停的看,就差想要抱在怀里稀罕个够了。

    “不急不急,孩子这时候正是需要玩闹的时候,瞧瞧我们这两个小宝贝儿,以后一定是人中龙凤!”

    爱孙成痴协会会员之一的殿主师父,立刻就被两个小家伙俘获。

    对于自家儿子夺走了自己师父的喜爱,龙天昱表示他一点都不会吃醋。

    嗯,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会因为多一个需要安慰的爷爷而少了跟自己争夺雅儿的机会。

    这笔买卖划算的很!

    有了两个乖孙的吸引,殿主师父很快就同意会拼尽全力配合。

    不为别的,就为了能抱着那两个小金孙,他也要从这里冲出去。

    林梦雅收起两个宝宝的画像,朝着自家男人递了一个“快夸我”的眼神。

    龙天昱只觉得自家夫人实在是太可爱了,忍不住伸出手来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她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等会儿!这可是一张平平无奇的男人脸吧!

    自家男人是不是因为她常常易容,所以审美上有了什么偏差?

    完蛋了,她陷入了深深的恐慌与自责当中。

    唉,好好的一个大帅哥,怎么就让她给拐带到了无法挽回的境地。

    这点显然不知自家夫人的脑洞已经开到天边的龙天昱,跟师父沟通着最后的流程。

    他们的计划是趁着人庆开始的那三天,偷偷的将师父带走。

    而他们行动的那一天,正

    好是人庆的最后一日。

    因为接下来的三天,师父就要在一处隐蔽的宫殿内祈祷魂灵的安宁。

    如果他们筹谋得当的话,会有三天的时间逃跑。

    不过林梦雅跟龙天昱更倾向于让人先把师父送走,然后他们装成来参加庆典的样子,这样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如果副殿主怀疑他们的话,那他们正好可以倒打一耙。

    这里人这么多,就算是副殿主狼子野心,他也留不下这么多的人。

    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安全的撤退。

    而这就需要师父的全力配合,其中可能遇到很多凶险跟意外的情况,到时候他们也只能见机行事。

    在跟师父交代完之后,两人顺着原路返回。

    别看他们在里面耽误了不少的时间,但是外面确实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行踪。

    高台上依旧有人在跳祭神舞,但更多的人却被吸引到了边缘。

    林梦雅跟龙天昱并未声张,而是跟着圣巫族的人一起到了那一处。

    “你们看,那就是宫家的队伍!”

    “天呐,宫家不愧是卫国首富!就连一个下人都穿着绫罗绸缎,那宫家那位家主,指不定奢侈成什么样了!”

    “奢侈”的宫家家主本人表示,其实也没有多好,差不多跟他们一样。

    除了宫家家主之外,引人注目的还有十大世家跟其他大势力的代表。

    这些人平常的时候都难得一见,而且只有他们才有资格,近距离的观赏祭神舞。

    等到那些人整装完毕准备上来的时候,圣巫族的人才不情不愿的,赶紧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所以他们圣巫族的神秘、高贵、优雅,其实全是靠装的?

    林梦雅暗自在心中摇了摇头。

    传说这种东西就像是爱豆。

    离远了看光芒万丈,让人心生敬仰离近了才知道,原来也是稀松平常。

    等到那些人到达这一层的时候,所有的圣巫族人都裹在白色的斗篷下。

    她才发现了这件白色斗篷的好处,站着有帽兜的掩护,她可以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外面的人。

    里面的确有很多让她十分熟悉的人,譬如说他那风流倜傥、浪荡不羁的五哥哥,还有的就是一个穿着紫色华服但脸却被蒙得严严实实的女子。

    要是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她自己”。

    不愧是她的好姐妹,白苏这家伙伴扮她来还真是惟妙惟肖,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像。

    在小心翼翼打量了一圈后,她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尽量不想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就是那个传说当中的圣巫族?我看也很一般嘛,跳的还不如我家舞姬好!”

    哪里都少不了脑残这种存在。

    林梦雅耳朵尖,一下子就听到人群里有人这样说道。

    本来她也不是很在乎。

    但她林梦雅,什么都可以接受,唯独不能被别人说不行。

    而且在高台上提心吊胆的跳两个小时的舞,就算是技艺高超的舞姬,恐怕也不会一直保持着完美的状态。

    鸡蛋里挑骨头是不是?看不起跳舞的劳动群众是不是?

    等着,就决定是你了!